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你喜歡上他了嗎?

桃花林中,落英繽紛。

他看向背對他的綠裳少女,少女蹲在淺溪旁,撩弄溪流桃花花瓣。

這…怎麼可能呢……?他是名…公子呀…遲疑顫抖,掩蓋真心的語氣。
不過,妳可以見他啊,他是個好人。故作開朗的台詞。

他一定能讓妳離開這的。最後,下了如此結論。

少女仍然背對他,沒有轉頭看他--少女一向都不曾也不能看他:即然哥哥這麼說的啊……

那,我就去見他吧,

去見那名白石郎。






桃花雨(五)





【緣溪行,忽逢桃花林,芳草鮮美,落英繽紛】
(∼∼扉頁插畫:斜坐於溪石上的綠裳少女。)


相約在湖岸。

春綠湖上,

盪著一葉小舟,春綠女子搖曳至面前:

楊公子嗎?

搖著搖著,少女頭上的碧綠琉璃珠飾盪出春天的新綠。

妳是……?
是春雨後新萌的鮮綠嗎?少女大眼眨啊眨的,聰慧機敏,好似傳說中的山精仙女呢。

我是呂望的妹妹,呂邑姜。
哥哥有事晚到了,在此之前,楊公子和我就互相作陪吧。

啊……是這樣嗎?輕巧一點,點至少女扁舟上,足並未完全踏上,不把身子壓在扁舟之上。
小小扁舟,茶具點心倒是一應俱全,少女不慌不忙的沏了茶:楊公子,請用薄茶。

那楊某就不客氣了。落坐在少女對面,扁舟不搖,少女的心也不搖。

果然是兄妹,長得極相似。
同樣是一雙水靈靈的淺藍,但呂望是清澈中有抹陰沈之色,少女眸子則完全的清靈無邪。

他同這名及笠姑娘談了許多,大至古今天地陰陽,小至柴米油鹽醬醋茶。

我聽哥哥說了很多楊公子的事喲。少女語氣沈靜中又帶有點天真味道。

少女仰頭望著楊戩:楊公子好俊。

嗯?笑意。

也是個好人。



小望師兄,且慢。

至親警語,

讓他錯過了使出輕功,踏點至湖上小舟的時機。

你看看。

他在與姑娘說話呢。

抬頭望去,遠處春綠耀眼,少女面目不真切,但一身水綠,搖搖曳曳倒像春綠江水、春風一陣。

最後,還是姑娘好吧?師弟至親的話,輕輕不著痕跡的挑起:

心痛。

某個地方,隱隱疼了起來。
不是那時那種泛泛鈍痛,

而是錐心之痛。接口:小望師兄啊……
我不攔你與他在一起,但有些事,你必須要看清的。就趁這時,好好的看得清楚吧。

姜望眨眼:清楚?
遠處,姑娘輕盈優雅的動作,搖搖曳曳成初春之色。而戀人像個尋常貴公子,與船上仕女談談笑笑。

像個他不識的人。

那麼遠,他還能清楚些什麼?
還是,那麼遠,他才能清楚些什麼?



與之相談,甚歡

少女水靈靈大眼望著他.良久,悠悠嘆息:楊公子,今天哥哥大概要失約於你了。不過邑姜很高興見你一面。

嗯…說得也是。楊戩起身:雖然今天沒見到呂弟,但是楊某很高興能與呂姑娘同舟一遊。

邑姜輕輕的笑了……笑得淡雅,笑得不像一名及笠少女。

笑得楊戩一愣,你們兄妹都很像一個我認識的人呀。

我們不就與楊公子相識了?不料邑姜回嘴:既然都是相識,為何我們像他?或許應是他像我們。

出乎意料的伶牙俐齒。

啊,說得也是…不過那人與我先相識,而且他比你們也比我都年長數歲。他不知為何,辯護。

少女抬頭:這有差嗎?楊公子?

那裡有差?







差在那裡?

夜歸,看著一室悠靜。

普賢的事出乎意料的麻煩呀…而且那名神捕又是奉帝命來探查……

嘆了一聲,去見見他吧。
想說不回來、想說在事情了結前不見他……他逾越多次。意志薄弱的自已啊!

月上西山,已入東,夜已深,

他也在睡吧,

說來,這樣看看他就好了……醒著的他,自已總覺得窮於應付……
明明知道他不解,可是卻也說不出能讓他了解的話…

於是沈默。

想到今日春綠之遊。
是啊,他怎麼看都是那個地方的人呀……
不會感到憤怒,只是,在心裡自嘲。

說要永遠在一起彈琴吹蕭,這不是謊話。

但也不可能是真的。

真的嗎?怎麼可能呢……?

總是在疑問著…在他擁抱自已,說著情話的時候。

疑惑成真了嗎?

那也好啊……

只是……只怕是……

只怕自已連看著他的資格都失去。

--你在做什麼?

如妖怪精魅的一雙純紫,睜開。



一室內,有了兩個人。

沒什麼……

不悅,怎麼像偷兒似的。不說一聲回來了,你是不願看見我是不?

沈默。

你說話啊!轉過戀人脖頸:你說說你為何一個月半都未歸呀!

別開臉。我在辦事。

辦事--氣上心頭,他捉住戀人的瘦小臂膀:你竟然這樣--
突地,鼻孔裡鑽進一絲荷花甜香。

腦裡現出那藍髮菩薩身影--那是什麼?不悅加深:你一直與你師弟在一起?

你是說普賢?我與普賢--遲疑,他真的要說嗎?這事,與他無關的…

但楊戩誤解了他的遲疑,他怨怒的想到了戀人與那藍髮菩薩的曖味,氣上心頭,捏住他下巴,強硬吻上--

--嗚?

戀人不明究理的呻吟讓他更憤怒,直將他推上床。

楊戩…?戀人想脫走:沒閒暇--

那與你的普賢師弟就有閒暇了?粗魯拉下他的深衣,吸吮他肩膀:今夜,我不會讓你走。

楊戩?戀人掙扎,不,現在不是這個時候--

一震,楊戩狠狠捏了他胸前的紅點。
那是什麼時候?紫眸語氣險惡:你倒是告訴我啊,現在是與你師弟幽會的時候嗎?

你在--戀人想說什麼楊戩已聽不到,現今,只想把他的全部啃咬拆骨入肚!



唔……吐出難受呻吟。
他迷惑,今夜的楊戩並不是他所熟知的楊戩。他見過這樣的楊戩一次,就在那一夜--

可是,現今的楊戩比那夜更加恐怖。他的身軀處處是淤痕。
不行,他並不想要這樣的戀人行房!
楊……放手,我不願。想叫他罷手。

楊戩不答,但他的動作說明一切:他一邊吮吻姜望半裸身軀,另一隻手想拉下他的褻褲。

下體被侵犯,姜望一咬牙,使勁推開--

喘息,兩人的呼吸聲都很沈重
人前,那名花香四溢的貴公子已不復存,紫眸仍不減瘋狂,仍直直盯著姜望看。

我不想這樣。姜望蹙眉:我不要與你做。
不要與現在的你。

呵……紫眸無笑意:你倒是說出真心話是不?果然,你一直不願我碰你是不?他拒絕了自已的求歡,倒好,倒好……該死!

再皺緊眉頭:什麼?

你一直都像條死魚躺在那,狡好的唇溢出扭曲笑意:告訴你,現在我也受夠你!我楊戩也對一根爛木頭沒興趣!

僵直。
被重傷了。

起身,隨便你要去哪吧!
獨留衣杉凌亂的姜望啃蝕。



木然。

是的,他的身體……
一次也沒回應過楊戩。

他不喜雲雨之事,以往,都是勉強…
他知道,楊戩也知道了……

可是,他也不知怎麼啊……

明月皎潔,似乎滴得出淚水般,皎潔。

明明、明明是這麼牽掛的人呀,為什麼,為什麼就是不能……?

呵……微微的笑了:原來,自已已經被他厭惡了是不?

那也好。

理衣起身。走了。







--妳不喜歡他!?

因為喜歡楊公子的人是你呀。少女依然在淺溪旁撈著粉瓣。

為什麼妳不喜歡他呢?他是個……

好人好公子。少女接口。
可是呀,世上的好人好公子那麼多,你又為什麼只喜歡他一人呢。

被堵了話頭,無話可答。







楊公子,楊公子?
行到窗櫺邊,少年抬眼望向室內。

今日跟以往一同,和和煦煦的春日。

空無一人。

可是…--雖說他疑惑,但仍想見楊公子。
嗯,麻煩的事不想再想,他只想見楊公子罷了。

轉個方向,再看各廂房。
尋到楊公子是在一個昏暗的廂房內。

坐在床榻旁的人影動也不動。

楊公子,你怎麼在這,外頭天氣多好,來,出去玩吧。

少年開了門,走近。

還是動也不動。

楊公子?

有異。

我……只有他啊!

少年突然被擁抱。腰快被折斷似的強烈擁抱。

我只有他一人……為什麼他不能只為我一人呢?我想要他一直看著我呀!眼裡只有我一人……為什麼,連那麼簡單的事,他也做不到呢--

楊公子……
果然、果然他不想理的心意,最終還是--……
少年用力回抱楊戩:
如果是我……就會全部給你。

我喜歡你,楊公子。

喜歡……原來喜歡楊公子的,向來不是別人,而是自已。
一旦說出口,就發現了自已的愛意。
那麼絕望又深切的心意呀……

明明知道、明明知道,他是不配愛任何人的……就算楊公子也愛著自已也不可能--
更何況,眼前這名美公子只想要個安慰呢?

真的嗎?抬頭,紫眼綻出邪麗之美,悽悽慘慘快要破碎般的微笑。
真的全部給我?起身,修長手指已拂上他的臉頰。

真的……少年別開眼,別開自已的意識。
他下定決心,什麼都給楊公子,那怕……那怕楊公子是負心人。
不…其實無所謂負心。因為自身已沒有心,楊公子也不能負他了。



氣息,就要相觸。

--呂望!?

神教小魔女啪搭啪搭的撞門登場!

你是呂望--你竟然在這裡--喂!本姑娘找了你好久了,你別給我逃!





--


後記

這回的劇情,三角關係正式形成了嗎?(笑)
不過好像沒人能快樂過生活的。

蟲本人,寫得算是很高興吧…應該吧。

這回想表示的,應該是所謂「愛的方式」吧。
宥於自身立場,不輕易表現自已的姜子牙、
愛得任性的楊戩。
以及目前要逐漸解謎的呂望。
他們都可說是一心一意的…嗯,蟲只想表現這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