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你又來了。沒什麼用處的嘆息。

怎麼,我愛來就來,你攔得住我嗎?月光皎潔,照得少年黑髮烏亮,邪美異常。

嘆息,你別來了,我在閉門思過。

喲,你在「閉門思過」。少年嘲諷地咯咯笑著,啐道:偽君子。

被啐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他默默別開臉:隨你怎麼說,總之,我不見你了。

你不見我?語聲提高,忽變淒厲:說得倒清高,我太乙能來這崑崙山顛找你就來找,要不然,你叫你的師父師姑師叔師伯師弟師妹攔我呀。

你……怒瞪,如果手邊有什麼物事的話,他早早扔過去砸了少年的那幅張狂嘴臉了。

可惜沒有。

吸了口夜晚寒氣。冷卻了火熱怒氣,轉成冰涼悲哀:
他不知如何對待少年,每一次,少年的出現都像是要挑戰什麼物事的嘲諷著他。
為什麼他得要遇上這種事?遇上少年--?
一直想這麼問,可是,卻也知道這沒什麼解答。

如果說錯,就說波濤江湖、人心險道全都是錯吧。
沒錯,他自已知道太乙沒錯。
錯在他不該與這忽邪忽正的少年相識。

太乙,你別來了。終於,正經地:我玉某不是能你交遊之人。說完,轉身入閉關自省之所了。

獨留少年不甘、不甘咬唇:為啥又是這樣了呢?
解開身上包袱,攤開,裡頭是醇酒美食:我,本來是要與你一同賞月的啊……

神色悽悽惶惶,在不到十尺見方的山顛;明月照著,同意卻又不同心的兩人.一生悽悽惶惶。





桃花雨(四)





【叔兮伯兮,倡,予和女】
(∼∼扉頁插畫:一葉扁舟,載著是楊戩與呂望兩人。)


楊公子,你看這玩意。
市集中,看看逛逛。
少年瘦小身影輕靈,閃閃躲躲穿梭市集中。

楊戩禮貌性的微笑。 

他對少年有好感。
他不否認是因為相似。

你總讓我想起一個人。茶館品茗閒聊時,楊戩起了個話頭:

誰呢?少年.呂望笑著問,有點輕浮兼玩世不恭。兩人靠近得似乎在調情。

老是覺得,他能如此笑著就好。捧起少年的臉,笑得淡淡。

你心儀於他。呂望回拂他的手,說得淡淡。

楊戩倒僵了:是啊……
萬縷情絲,只在心裡繞,從未向他人說予……這紅髮少年,是第一人。







火光沖天,他愣愣看著。動也動不了。

快走吧。少年把一個飾物投進火場中,與那自戎女子作伴。

等等…你做什麼?

少年回過頭:她的丈夫你也見過了,雖然是個官家隱士,但也不好惹。
我剛投進的,是我們神教教主給我的信物,遇火不化,定能讓他知道。

知道什麼?疾行,他急切問著。明知問了是--……

少年回過頭:人是明教殺的。

自尋死路。

(因而,他自省。)







小望師兄要走了嗎?開窗:去報平安也好吧,你說是不是?

姜望搖頭:你不是已經託西歧王府傳了音信?他會了解的。

唔,師弟但笑不語:小望師兄太高估師姪了。

普賢?

相信人是很好,可是別太一廂情願呀………窗帘吹拂,遮住了普賢半邊臉,浮浮動動:玉鼎師兄的教訓,你還沒學起嗎?

普賢……清秀五管淡淡表情,兼有一點訝異黯然:誰學得會呢?他捫心自問:他向來就不是這塊料啊…
我知道你為此受苦了…我知道…
牽起普賢的手:我想,在事情未解決前,我就不回去罷。

小望師兄……依著普天之下,唯一可依之人:我怕啊……

不語,拂著至親之人的淡藍髮絲,說不出一個安慰話語。

沒事的……一切……

都將雨過天晴。

(想說,但說不出。)







雨過,天晴。

閒來無事,把宅子裡的典籍藏書都拿出來曬了。

楊公子。

一襲月白,翩然至眼前。

他眨眨了眼,似乎,以前也有過這樣場景。
算了,太過模糊。
他抬頭看著逆光人:呂望。

楊公子,今日晴朗,去玩吧。

少年活潑的語調。

無法說不。

寵溺。
他寵溺少年。
因為他無法寵溺那個人。

今天真是好天氣,楊公子,你看春日多暖。
少年比那人開朗愛笑、至少今日在笑、笑得像湖上覓食的白鷥鷺般,閒然自得。

湖上泛著桃花瓣末,是上頭山林裡沖下來的吧?

是桃花雨的季節啊……

遠處傳來唱和之聲。
春日,男男女女在河邊唱和答歌,是古時傳下的禮俗,給平時受禮教束管的人們一年一次奔放的時日。

遠處傳來歌聲:

擇兮薯兮,
風其吹汝,
叔兮伯兮,
倡,予和女

擇兮薯兮,
風其飄汝,
叔兮伯兮,
倡,予要女

--落葉啊落葉啊,風吹沙沙如歌起。哥哥啊哥哥啊,唱歌吧,妹妹來和你……
--落葉啊落葉啊,風吹沙沙如歌起。哥哥啊哥哥啊,唱歌吧,妹妹在邀你……

純真天真的情思瀰漫在一葉扁舟上,遊湖的兩人之間。
也許是受到遠處歌聲唱和之故吧,楊戩紫眼平靜悠遠,開口唱了:

是詩三百中的一首:

有汝同舟,
顏如芙蕖,

將翱將翔,
佩玉瓊琚,

彼姜孟子,
洵美且都。

有你同舟與之遊湖,面容像盛開的蓮花般,
身姿輕盈如飛鳥,名貴玉石身佩掛。
一個姜姓高貴公子,真是優雅……

聽著聽著,噗赤一笑:你在讚你自已嗎?楊公子。
聽聽,「顏如芙蕖」、「佩玉瓊琚」,「洵美且都」不是在說楊戩這貴公子是誰啊?

楊戩停下,我那是姜姓公子?
這少年也挺遲純的。

呂氏,古姜姓之國之一。
意會過來,不禁呆愣。

你不喜歡,那我要再唱一首嗎?

不、不是的…而是--你是唱給我的聽的嗎?

那天,在湖上那天,你的歌是不是為我而唱的?楊戩一笑,洵是芳華正盛之芙容顏。

不--楊公子你……呂望別開臉,一陣羞紅。

呵呵……楊戩朗聲笑了,笑得開懷。

看著眼前美公子麗顏,呂望也慢慢解眉:一同笑了。

(真戀上了,無計可施。)


後記:

文中的詩詞,是出自楊書案先生的「韓非子」

第一首沒改,第二首為了符合楊戩與呂望的情形,改了。

沒作詩天份,連改個字都戰戰兢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