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 ※ ※ ※

繪影 

※ ※ ※ ※ ※ ※ ※ ※ ※ ※ ※

  第四話  亂流

  他就這樣變成了一頭羊。

  接下來發生的一切混亂到讓他頭昏腦脹。首先是太公望帶著他去看醫生(四
隻腳走路的感覺……呵呵∼∼-_-;;),對方的眼神詭異,以一種一直很想(他猜
之前的那隻清源一定也受過相同的精神虐待)把他的眼睛解剖研究的瘋狂蠢動。
要不是太公望堅持不讓那醫生碰他半點,和普賢不停地在他的意識進行勸解的話
,他肯定自己會不顧一切地去嘗試用四隻腳逃跑的感覺。

  但情況並沒有好到哪裡去,因為太公望代替了那位名喚雲中子的醫生把他全
身上下摸過了一遍,他也從頭掙扎了到尾,全然沒有用處。該摸的地方摸了,不
該摸的地方也都摸了。等到醫生終於不情不願地宣布「無傷無病」的時候,套個
古代女子的說法,他也覺得自己差不多「失身」了。

  什麼跟什麼啊!比起待在那個空間溺谷,他覺得在這裡會更快瘋掉。

  「清源,你是不是餓了?很累嗎?」

  不要叫我清源,我是楊戩!楊戩賭氣地掙脫太公望的手,想繞到別的地方去
,卻不偏不倚地看見太公望眼底一閃而逝的、受傷的神色。


  (小望現在需要你,所以……求求你,暫時當一下清源。清源就是小望一直
在找的對象,可是牠早在一個月以前就死了,我沒有別的辦法……)


  不知怎地心軟了,停下了腳步。

  「清源會不會餓?」

  太公望追過來問,語氣是安撫而溫柔的……甚至有點小心翼翼,彷彿並不介
意他剛剛情緒化的舉動。這種語氣使他更軟化了幾分,還產生了一股莫名的嫉妒
──對於清源。

  「咩∼∼」算了,反正除了普賢,也沒人知道他變成了一頭羊嘛,他也用不
著擔心被笑……既然這樣就認份一點好了。他想著,一面努力嘗試著把頭埋進太
公望的懷裡磨蹭,逗得太公望癢得嘻嘻笑了出來。

  「好啦,我就知道你餓了!來,你跟著我去吃草吧,我幫你找到了一個很棒
的地方喔!^^」

  其實這種被重視的感覺……也不算太差啊,就算他重視的是那隻叫做清源的
羊。楊戩不知憶起了什麼,沒有多想就迷迷糊糊地跟了過去。

  不過……吃草?

  另一邊,陪立一旁的普賢,唇邊始終噙著微笑,靜靜地看著眼前的這一幕,
不曾插口置言。

*  *  *  *  *

  他想他大概是第一個吃下那麼多草的「人」。

  其實他吃得不多,而且草的味道──他以前沒吃過草(雖然吃過生菜沙拉,
不過那畢竟和羊吃的未加工食物不一樣;何況他從來就不喜歡沙拉醬),不知道
身為人對草是什麼感覺;但當他變成一頭羊之後,草的味道——不能說甜或者說
澀之類的五味來判定,因為他不是美食家,可是……

  很順口。

  剛開始有點排斥,不過在好奇心的驅使之下(這叫苦中作樂吧?-_-;;),他
努力裝作若無其事地咬了一口草,然後讓它在嘴裡嚼──那種滋味隨著一次次試
驗的咀嚼中和唾液分化、軟爛……等到他感覺到的時候,他已經不由自主把草吞
了下去。

  好吃。

  在太公望躺在旁邊一邊不住口地吃著桃子,一邊口齒不清地鼓動著「多吃一
點」,以及覺得味道還不壞的情況下,他多多少少吃了一些,然後就停止了。吃
得不多是原本的飲食習慣,不完全是因為對「吃草」這一件事無法適應的關係。

  他相當喜歡生的蔬果。也許就是吃蔬果那樣的感覺吧。

  好不容易檢查過身體,吃了草還喝了泉水,這才回到了村莊裡。在經過了這
麼一場混亂之後,他才知道這個村莊是位於一大片草原之間。在這個村莊裡,有
幾十處從地底湧出的泉水,一大片望之無際的草原,和數不清的、各種顏色的帳
蓬以及簡單卻看起來十分堅固的羊欄。

  據他估計,這個村莊說不定比他以前住的那個擁擠的城市還大。

  回去的路上碰見幾個人,服裝樣式都差不多,只是男子腰配小刀,女子繫著
絲質的彩色纓穗,都戴著頭巾或氈帽,背著弓箭。而他們看到太公望的同時,幾
乎每一位都對找到「清源」這件事感到訝異和高興,因此也拖延了一些時間。等
到終於回到羊欄的時候,他也累得差不多要睡著了。

  「清源晚安。」太公望抱著他的頭,輕輕在他額上烙下一個吻,淺淺的溫暖
。連本能的反抗意識都被疲倦所侵蝕,他被動地接受了這個吻,然後閤上眼睛─


  沉沉睡去。

*  *  *  *  *

  「…………」

  他又回來了。

  如同不久前那般浮在半空中,楊戩開始覺得頭腦有點昏亂。不過方才那種灼
熱的疲倦感已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平緩而清涼的感覺。

  眼前依舊是透明的空境。

  不知想到了什麼,楊戩下意識地摸摸懷裡,紫色晶石的粗糙表面在掌心微微
摩娑著皮膚,不規則的漸層淡淡地發出柔和的光華。

  還在。難道是因為睡著了所以才回來的嗎?

  不由自主地看了看四肢,又看了看身體,再摸了摸長髮——如果現在有鏡子
的話真想看看映在上面的是楊戩還是一隻羊?

  「喲,楊戩你怎麼在這裡?我還當你回去了呢。」

  他仰頭看(他實在不習慣也不喜歡在這種地方還要往上看──簡直像是見鬼
了似的=_=),不意外地看見太公望笑嘻嘻的臉。

  「你今天一整天都跑到哪裡去啦?^^」

  都跟你在一起啊。楊戩在心裡道,斜睨著太公望。「你今天好像很高興嘛。


  「對啊,因為清源回來了!^^」

  從他的口吻裡實在感覺不出清源只是一隻羊而已。楊戩想。「清源?清源是
誰?是你要找的那個東西嗎?」裝傻地問道。

  「清源是我母親的羊。」太公望躺在半空中(他猜大概是在炕上)道:「因
為清源當初出生的時候是難產,是我母親親手接生的……清源的母親在生了他之
後就死了,所以對清源而言,我母親就是他的母親。」

  「哦。」他應著,敏感地覺得故事應該不止這樣而已。

  「因此……清源對我而言也不同於其他的羊──他就像我的親人一樣。」太
公望以「就是這樣」的口吻道。

  只是因為這樣嗎?這個懷疑從腦中一閃而過,卻不曾深思。「那清源就是你
要找的『那個』嗎?」

  一抹困惑從太公望的眼底掠過。「應該……吧。剛開始看到清源的時候,我
高興得不得了;可是現在……又覺得好像還有什麼東西掉了沒找回來,空空的那
種感覺。」

  「我也常常會這樣啊。」學太公望一般仰躺了下來,楊戩略微思索後道。

  「是這樣嗎?」

  「嗯。就是那種……明明應該沒有掉東西,可是卻空空落落的,失了魂那樣
的感覺……等到我回過神以後就已經過了好一段時間了。而這段時間我在做些什
麼?卻一點也想不起來。」

  「……有點像,可是好像又哪裡不太一樣。」只苦思了一會便放棄去想這種
瑣事的太公望正眼看向楊戩:「你為什麼要自殺?可以告訴我嗎?」

  「…………」楊戩沉默,方才臉上的微笑也消失了,變得凝肅。太公望見狀
聳聳肩,帶著歉意:「對不起,我不該問的。」

  聲音就這樣陷落,被死寂徹底地吸收了進去。應該還是夜吧?待從空白的陷
落裡回來時,楊戩抬頭看向太公望的方向,只見後者已經安靜地睡熟了,深沉的
鼻息緩緩地遞換著,臉上稚氣詳和的神情彷彿更符合實際年齡。

  還是個孩子啊。楊戩想著,「掉了東西」……那是否跟他的狀況一樣?倘若
真是的話,在這個美麗寧定的地方,只要不具明顯的傷害性,也許可以完滿地度
過一生;但若處在他那樣的環境,那就……

  一抹無意識的苦笑綻在唇角,壓抑著不願回想的記憶卻不受控制地、如水般
從剝離的罅隙汩汨地流出,宛若泡綿膨脹著塞滿了原本蕩蕩落落的心房,剎時擠
得讓他幾乎要喘不過氣來。

  糟糕。習慣性地摸索後才想起在這裡沒有藥可以吃,也無法用睡覺消耗掉發
作的時間,他得自己想辦法「回來」才行……怎麼辦?現在是「楊戩」的身份,
他找不到東西可以暫時分心,而四周拼了命延伸的空白和無聲無息無形的吸洞彷
彿在發出飢渴的呻吟,在他的耳邊嗡嗡嗡嗡地響,等著他分心鬆懈的瞬間將他整
個人徹底吞沒……

  他下意識地捧住心臟,抓住衣衫;明明是在喘息,也能夠呼吸,口鼻之間卻
沒有氣流在交替,也沒有聲音佐證存在的事實。

  神經逐漸敏銳了起來,打從來到這裡之後一直保持理智的栓子在內外壓力不
平衡的情況下開始鬆脫——一幕幕混亂卻能一一辨析的影像從腦子裡掠過,欲嘔
的感覺在胃裡翻攪著,湧出一陣陣的酸意;眼淚不受控制地滾了出來,灼濕了冰
涼的臉頰……然後在滑過面頰之後冷卻成無溫的水滴。

  閉上眼睛,只有忍耐,如以往一樣沒有求救的意願──雖然旁邊就有一個人
在,但就算這樣也沒有用吧──只要忍過就好。只是,每次發作時,那種痛楚讓
他幾欲立即死去的絕望又浮現了上來,而這次卻讓他想笑──他不是已經死了嗎
?為什麼……

  「?」

  指尖彷彿碰到了什麼……硬硬的,涼涼的。他下意識地握住,粗糙的表面在
掌心摩擦出奇異的觸感,也產生一股淺淺的暖意,緩緩漫延擴散。

  體內的亂流逐漸平穩了下來。

  等到他發現的時候,才知道自己摒住了呼吸很久。而這段時間,他已經慢慢
地恢復了正常的狀態。

  沒事了。他掏出懷裡的硬物,是紫水晶,依然是淡淡的瑩華,彷彿什麼也沒
發生過一般的寧定。

  他抬起頭,望向投影的方向。在不遠的地方,普賢浮在半空中,正在對他微
笑著,在此刻顯得異常溫暖、撫慰般的笑容。

*  *  *  *  *

  「你還好嗎?^^」

  「好很多了。」

  「希望這時候不會打擾到你。^_^」

  「不會。」經過剛剛的情況……他暫時還不想一個人獨處。身邊有人還是比
較踏實些吧。

  「能不能告訴我,你是從什麼世界裡來的?」

  「……」該怎麼形容呢?「一個到處都被破壞的……世界吧。」想了一下後
,楊戩苦笑著道。「我說的不準,因為在那裡,我不能算是很……『正常』的人
。」

  「何必這麼說呢?^^我想,你只是屬於『少數』而已。」

  「……」好溫柔的人,他想。也許剛剛的情況他也看到了一些,不過卻什麼
也沒問……這是一種體諒的方式吧。

  跟普賢比起來,太公望的問法雖然略嫌莽撞,但他感覺不到惡意(只有初次
見面的時候例外,但他不能不承認那時候的自己也沒什麼禮貌)——較類似一種
關心的好奇,而且不是廣泛無差別的那種,而是針對「楊戩」。

  普賢對他的關心和溫柔,也約莫是這樣的。雖然並不深,但已經足夠讓他感
覺到溫暖。

  「怎麼樣?當『清源』還習慣嗎?^^」

  「還好,只要不去想我是一隻羊就行。」有點寥落地嘆了口氣,想想又覺得
有點好笑:「其實蠻神奇的……用四隻腳走路的感覺竟然和當人的時候一樣習慣
──我還以為多出一倍會絆倒呢。」

  「每種動物都會有他長成的適性的。這是我們生活累積下來的經驗。^^還有
,別把『清源』弄丟了喔,你的世界我們不了解,也許水晶可以幫助你。^^」

  「『清源』並不是普通的水晶吧?」

  「……是的。它現在可以算是……我們村莊的守護石。^^所以你不用擔心,
每件天然的事物都會有必然的路徑,不管你為什麼會來到這裡,還有為什麼會被
『清源』選中……我想都會有理由和結果的。^_^」

  「換句話說,你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是嗎?」唉。

  「是的。^^我只是抱著試試看的想法在做而已,所以等到答案出來之前,小
望要拜託你幫忙照顧了。^^」轉頭不知看著什麼,普賢的聲音有點縹緲不真:「
我想,你對小望……應該也是很重要、很特殊的人。」

  他沒有回答。因為那最後一句話,不知怎的讓他有一種奇異的、悲傷的意味
……讓他一時發不了聲。

(待續)



_________________
<Re: 繪影 第四話  by螢火蟲>

呵呵…要說什麼呢…

翎殿,好久不見,新年快樂>v<

自此上回在晴殿家驚鴻一瞥後,又過了幾次春秋…(喂!)

能再見到翎、翎的作品真是太好了。(人生真美好。)



然後呢,

唔,

然後…

對了,是感想。


第一個反應:汗顏。

翎殿好認真呀……認真到令蟲汗顏。
平平都是要寫hit文,翎殿的認真讓小站自有設hit後,老是想混過去的蟲汗顏。
hit文要寫三回以上那時蟲就要呼天搶地了,翎殿一口氣寫了十四回啊!怎麼不令
人汗顏!

而且……品質控制嚴格,字字珠磯。

以上.↑這些其實不是感想…而蟲的私事。

接下來要講真的感想了吧?





這個嘛…

很有趣。

楊戩的狀態設定得很好喲,被普賢誘騙陷害成一隻羊的部分真是令人絕倒。


「我想,你對小望……應該也是很重要、很特殊的人。」

  他沒有回答。因為那最後一句話,不知怎的讓他有一種奇異的、悲傷的意味
……讓他一時發不了聲。

↑第四回最後這段蟲很喜歡喲。
被遺忘的記憶…冥冥之中的緣分…(100%少女化)

啊啊,總算是可以重拾看文者的樂趣了,蟲很久沒有此項樂趣了呢。

翎殿,加油喲。

(不過翎殿不像走一步算一步的愚蠢蟲子,早早就寫完了嘛…需要加什麼油嗎…
…?) 




_________________
<Re: 繪影 第四話  by Lieng>

  螢殿新年快樂。^^然後,感謝螢殿回覆這篇小說,還有自覺過譽的稱讚。bb

  我對hit文的態度沒有那麼認真,所以才不常設啊。(汗,我並不擅長去依照
一個主題來寫,簡單講就是任性)會寫到十四話,是不得不然,因為要那樣才能
完成一個故事。

  因為已經造成那樣,我只是奉命去完成而已。我也沒想到會寫到那麼多的…
…(呆)

  至於這篇小說到底在寫什麼,作者本人也得掛上謎樣字號。到底是什麼,給
各位還在的讀者們決定吧。

  只是,不要抱著期待比較好。因為這不是怎麼正常的故事……(汗)

  總之,感謝螢殿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