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怎麼辦?看樣子……撐不下去了。」

  「哦?家屬怎麼說?」

  「他們……說,要不成了,就算了罷。」

  「呼∼∼你幹麼要說得那麼委婉?只怕沒那麼好聽罷。而且我也不是當事人
啊。」

  「唉呀……那種話再怎麼樣我也不忍心複述啊。」這句話只得到同伴的一聲
不相信的輕哼:「不管怎麼說……畢竟時候……還沒到呢。」

  「就是還沒到啊。所以,就等等看吧。那是『他』的決定,我們只能盡我們
的力量來幫助而已。」

  「真像你會講的話啊。」

  「嗟……你這算是稱讚嗎?」

※ ※ ※ ※ ※ ※ ※ ※ ※ ※ ※

繪影 

※ ※ ※ ※ ※ ※ ※ ※ ※ ※ ※


  第三話  羊

  「你好。^_^」

  「呃……你好。」再度因普賢的出現而嚇一跳的楊戩連忙坐了起來,在愣了
好幾秒之後只能這樣呆呆地回答,一面在心裡驚甫未定地揣想:這傢伙是什麼時
候到他身邊的?

  「…………^^」普賢聞言只是微笑著,俯著臉很仔細地把他周身打量了一回
。這眼光雖然比太公望要更含蓄溫和一些,但仍然讓他覺得不舒服──尤其同樣
是處於必須仰頭才能對視的狀態。

  「請問你有什麼事嗎?」想不出該說些什麼客套話,不擅長拐彎抹角的楊戩
乾脆開門見山地問。

  「……很有趣。^^」

  「…………bbbb」有趣是什麼意思?他皺起眉頭。「太公望把我的事告訴你
了?」

  「啊不……我不是那個意思。^^小望還不知道我看得到你的事,而且……我
也希望你能幫我保密,不要讓他知道。」

  耶?什麼?「你是說,不要讓太公望知道你看得見我這件事嗎?」

  「你反應很快呢。是的。^^嗯……你現在是『鬼魂』的狀態是嗎?^^除了我
和小望以外看不到其他的人,也看不到其他的東西?」

  「你知道?」楊戩訝然道,隨即有幾分猶疑:「……你相信嗎?這種事……
」要不是自己遇到恐怕也會懷疑的奇怪遭遇……唉。

  「我相信啊。^^而且我希望你能幫我一個忙,而我……也許有辦法讓你『看
到』這個世界──只是你可能要委屈點就是了。」

  「…………」

  「咦?你不相信我嗎?^_^」

  「呃……也不是。只是因為這樣子……好像太順利了,我覺得有點……難以
適應吧。」楊戩有點尷尬地道,一面說一面小心地揀選用詞。

  「你不要緊張嘛。^^ 突然有人這麼對你說,你會覺得懷疑也是當然的。其實
……我也不是那麼有把握。^^ 而且我剛剛說了,可能會有點委屈你喲。^_^」普
賢又露出那種「有趣」的眸光,那眼光令楊戩覺得全身不舒服:「我是普賢。請
問你叫什麼名字呢?^^」

  「……楊戩。一個晉一個戈。」楊戩正在想要怎麼開口問『委屈』是什麼意
思,還有自己能幫上對方什麼忙,所以答得有點心不在焉。

  「盡善殲滅那個?^_^」

  「…………O_O」

  「你別那麼訝異嘛。^^ 並不是我們村裡的每個人都像小望那麼不學無術的。
而且,你有一個很好的名字喔。^^」

  「……你聽到太公望的回答了?」不然他怎麼知道……

  「不,我猜的。^^小望本來就是那樣嘛,很好猜的。^^」

  「…………」這個村子──如果真的有村子的話──這個村子裡的怪人還真
多。楊戩心裡這麼想。

  「來,這個給你,當作你來到我們村子的見面禮。^^」普賢從懷裡掏出一個
東西遞去,笑吟吟道。他猶疑地伸手接過,仔細一看後猜測是一塊拇指大小的紫
水晶。水晶的色澤因為金屬元素的散布而略顯暗沉,雖然不具透明感,而且在掌
心摩娑起來也因為稜角分明而有點扎手,卻別有一番溫潤的觸暖,深深淺淺的雲
紫色也因分布不均而顯得有種緩緩澱積的、略具不安感的沉靜。

  「紫水晶在我們村子有另一個特殊的名字,叫作『清源』,剛好很像你眼睛
的顏色呢。^^ 歡迎你來到我們村子,只要你把這個水晶放進懷裡,你應該就看得
到這裡了。^_^」

*  *  *  *  *

  他看向普賢,有些猶疑。後者淺淺地微笑著,那微笑溫淨如水泉,具有一種
讓人安心的力量。

  輕吸一口氣,他依言把紫水晶揣進懷裡。就在這時,眼前無盡無色的空間像
壁紙般剎那間被剝掉了。

  一大片袤綠的草原向另一端延展過去,天空以絕不真實的晴藍和軟雪般的潔
雲組成不規則的幾何圖案,在微風裡悠悠淡淡地浮動、飄游──清涼而柔軟地讓
他霎時有股想撲上去的衝動。

  那個衝動只如光速般從他的腦子裡掠過,以下是一片空白。

  好美麗。心頭的震動超過了往昔曾經接受過的幅度,雖然倏起的激情使他再
也不能多感受到一些更細微的脈搏,卻讓他鼓鼓地聽見了自己的心跳聲。

  他終於明白太公望和普賢……在說到他們的「村子」的時候,為什麼臉上能
夠流露出那股自信的、近乎依戀的神采……原來如此。如果他也是在這片原野長
大的話,想必也會為這點而感到驕傲吧……也許,他就不會那麼輕易地,選擇以
那樣的方式結束生命。

  想到過往的際遇、和死後所在的那片無盡無色的空間溺谷……他不禁黯然了
會,正想回頭說些什麼,卻發生身後空無一人。

  普賢到哪兒去了?

  他呆在那裡,腦子裡不禁編構起當自己能重新看到這個世界的時候,卻從此
看不到人影這種電影般的情節(而人實際還在,但只有他看不到)……楊戩用力
地搖搖頭,他在胡思亂想什麼啊!大概是普賢剛剛有事離開的時候他沒有注意到
吧……就在這時,他發現了一個奇怪的景象。

  地面很近。

  儘管死後在連地平線都沒有的透明空白地域待上一段時間,但他的記憶還沒
有流失掉從自己的視界往下看時應該有的大概距離……楊戩在剎那間覺得混亂起
來:怎麼一下子就短少了這許多?

  還有……他的手和腳?

  ……

  …………

  ……………………

  「普賢,你今天真的要幫我找?你不怕那個冷面鬼罵人嗎?」

  「當然。^^ 仲哥要罵就罵,有事我幫你擔就好。^^」

  「……我到現在還搞不清楚你怎麼一點都不怕那個冷面鬼,雖然他對你是很
客氣啦……」

  「因為仲哥在某方面跟我很像呀。^_^其實仲哥是很好的人,只是面冷心熱罷
了。^^ 而且你也知道,其實仲哥他很欣賞你的。^^」

  「他不要看到我就生氣罵人就好。-_-;; 我又不是故意找機會偷懶的……」

  「小望是常常偷懶沒錯呀。^^」

  「……普賢你可不可以別這麼誠實?+_+說點話安慰我會怎樣?」

  「小望已經很會自得其樂了,不需要我的安慰吧。^^」

「……你是來幫我還是要找麻煩的呀?^^;;」

  「當然是來幫你的囉。^^」

  「嗯……可是連我都不知道我要找什麼呀。我只知道我掉了一個很重要的東
西……」

  聲音愈來愈近,愈來愈近……楊戩不由自主地抬起頭,在仰角三十度左右的
視界裡,正面撞見太公望驚愕的面孔,和普賢一貫的和煦微笑。

  還來不及、也無力地辨視那驚愕的成份和理由,他的整個頭和身體就被緊緊
攫進懷裡了。

  「啊啊∼∼清源!!清源你回來了!!」

  他聽到太公望的歡呼聲,也嗅到後者身上淡淡的原野氣息和薄汗的味道。甚
至貼近到幾乎可以感受對方興奮的心跳和溫暖的體溫。

  清源?

  「普賢你看你看!清源回來了!清源回來了耶!」

  「我看到了,小望。這真是太好了。^^」

  這是怎麼回事?剛剛普賢不是說……清源是紫水晶的別名嗎?為什麼……

  『清源是紫水晶的別名沒錯。^_^不過它同時也是小望他……最喜歡的、一隻
羊的名字,因為清源有一雙很漂亮的紫色眼睛。^^』

  普賢不急不徐的聲音從意識裡響起,雖然一般的溫緩不突兀,卻成功地激起
了他跟著理智呆滯掉的怒氣。

  『你是說,你把我變成了一頭羊?』

  想要大吼出來,卻發現出來的只是「咩∼∼咩∼∼」的、聽似憤怒的羊叫聲
。他扭動著身子,想要掙脫太公望的手臂,但是力量相形之下太小掙脫不開。就
在此時,他又聽到普賢帶笑的聲音繼續響起:

  『你真的很聰明呢。^^ 對了,就是這樣。很抱歉必須委屈你,可是這是我所
能想到的最好的辦法。^^』

  『什麼最好的辦法!你快點把我變回來,我不要變成一頭羊!』

  『我知道這樣很過份……所以,我一定會幫你變回來的,不過不是現在。^^


  『你這是什麼意思?##』

  『小望現在需要你,所以……求求你,暫時當一下清源。清源就是小望一直
在找的對象,可是牠早在一個月以前就死了,我沒有別的辦法……本來我以為,
要拖一天算一天,等到小望明白過來為止,但這時候你剛好就出現了……所以…
…』

  普賢傳過來的聲音已不再和煦了,口吻近乎哀求。

  楊戩聞言一怔。他想到初次遇到太公望的時候……

  (你掉了什麼?)

  (掉了……嗯……掉了……)

  (你形容一下是什麼樣子吧?這樣比較好找。)

  (嗯……是個很大……很溫暖……很……很柔軟的東西……)

  很大很溫暖很柔軟的東西……說的就是……那隻叫清源的羊嗎?

  他抬起頭來凝視著太公望,後者正在試著撫摸他的臉和背部,想要讓他安靜
下來。那雙迷離的碧綠眼珠此時清澈透亮,帶著一股狂喜的神情,在他的耳畔喃
喃地說些安撫的話語,而那因興奮而燙熱的體溫是他所熟悉的……剎那間,他的
記憶回溯到在數年前因故……去世的、最喜歡也最疼愛他的玉鼎老師,那個在渾
噩中、依舊感覺得到的、糟糕至極的葬禮,以及不只一次在夢中流著淚驚醒的情
景……

  『你不可能……一直欺騙他下去。說不定他早就知道了,只是不肯承認……
』他咬著牙道,卻已不再那麼堅持。

  『是的,大概吧。可是我不忍心讓小望難過下去,因為小望對我而言是最重
要的人……你知道這種心情嗎?』

  他知道,因為他曾經有過。只是那個對他而言最重要的人,早就已經不在了
……

  『……好,如果你答應我會讓我變回來,我就……答應你暫時當清源。』

  『謝謝你,我就知道你會答應。^_^你放心,小望是很聰明的人,他一定很快
就會明白過來的。^_^』

  只能希望如此了啊。楊戩在心裡嘆了口氣。其實當一隻羊……也滿新鮮的啦
。=_=畢竟他也不喜歡回到原本那個什麼東西都沒有的空間溺谷……

  「普賢,你一個人在那裡笑什麼?什麼事那麼開心?」

  「沒有呀。^_^看到小望高興,我當然也高興嘛。^^」

  是啊,算了。當一頭羊也沒什麼,又不會被怎樣;何況他都已經死了,也沒
什麼好計較的吧?所以……

  …………

  「咩∼∼咩咩∼∼>_<」

  「喂,普賢,你看清源是怎麼了,怎麼一直亂動啊?」

  「嗯……我想清源大概是在外面流浪太久,有點怕生了吧。^_^不要緊,過幾
天應該就好了。^^」

  才……才不是這樣!為什麼太公望那傢伙要在他身上亂摸?就算他外表是一
頭羊,可是也不能這樣被……嗚∼∼

  「咩∼∼咩∼∼>_<」

  「清源好像沒有受傷耶……是不是餓了啊?怎麼會掙扎得這麼厲害……」

  「小望,你這樣看不準,還是回去仔細『檢查』一下會比較妥當喔。^_^」

  「說得也是。那普賢我們回去吧。^^」

  「好。^^」

  「咩咩咩∼∼」誰來救救他啊∼∼

(待續)

後記

  嗯……今天我才發現,寫自己不喜歡的角色還是可以找到樂趣的。^^我第一
次覺得普賢也很可愛嘛∼∼^^///

  (天音:妳確定這一話的重點是這個嗎?|||||||)
                        by Lie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