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你在什麼地方?

  我掉落在意識的深層裡,緊緊地被夾住,動彈不得,走投無路──所以,不
管在什麼地方都是一樣的,一樣的。

  所以,無所謂在,無所謂處。

  無立足境。


※ ※ ※ ※ ※ ※ ※ ※ ※ ※ ※

繪影 

※ ※ ※ ※ ※ ※ ※ ※ ※ ※ ※


  第二話  第三個人

  「這裡到底是哪裡?」

  「我不是說了,這裡是納瑟爾族的村莊麼。」

  不論問了幾次,少年都這樣笑嘻嘻地、不以為意地回答他。這種散漫的態度
不只使這整個狀況顯得格外沒有真實感,更使他氣悶地覺得自己成了被玩弄的對
象。

  可是他又能怎樣?就如同這個無意義的對話一般,無論他走往哪一個方向,
(他甚至無法確定這個方向有沒有走過!)都無法標示起點,也看不見終點,簡
直就像團團轉的迴轉木馬──木馬還有停的時候,他卻不知道自己何時能「停」


  人死後的世界就是這樣的嗎?

  因為往哪裡走都沒有用,他乾脆坐在少年的旁邊,偶爾抬著頭看他有時好整
以暇、有時茫然自語著四處找尋那個「很大很溫暖很柔軟」的東西。後來他看不
下去,詢問「那個東西」的樣子,但少年支吾其詞,怎樣也說不出一個所以然來
,所以他找了一下也就懶得幫忙找了。(有誰會在一個明知道是空蕩蕩的房間裡
找一個講不出形狀的東西?)

  由於不服氣的關係,他試著分辨剛剛走過的方向後,再度走了一次;這次當
他回到原地時,他聽見那個紅髮少年正在說話。和初次見面時的情況相異,遠遠
地,他就聽到紅髮少年清澈、帶點慵懶的聲音,劃破紙片般的響起:

  「對呀,我又在找了……不是啦,我沒有在偷懶……呃,這個……我是溜出
來的沒錯啦……欸欸∼∼天祥你小聲一點,別給你爸爸旁邊的冷面鬼聽見了,他
的耳朵可靈得很,我才不想被他用鞭子打……呃呃,這……我說的不是你聞大叔
啦……」

  待他走近的同時,他愕然地看著少年一個人在那裡自言自語,還回答得暢快
俐落得很,簡直就像真的有人在跟他說話似的!

  因為猶疑,他徘徊著始終沒有走近,遠遠地看著聽著少年一個人在那裡「招
呼」:

  「哈!你說你聞大叔被你老爸拖去喝酒了?呼呼∼∼我就知道,那個冷面鬼
唯一的剋星只有你爸而已,他要抓起狂來咱們村莊還可能會跟著他毀掉……什麼
沒有那麼嚴重!我告訴你天祥,我們村裡有三個有名的『究極破壞人員』,一個
是你聞大叔,一個是你二哥,另外一個就是……」

  暫時的停頓之後,少年的聲音重覆性地響起:

  「啥?很強?哇呀∼∼」

  他看見那個紅髮少年狼狽地跳開方才站著的位置,在同時眼光與他愕然對上
後立即轉開:

  「喂喂,什麼很強的傢伙,這裡又沒人,你看天祥也沒看到……用聞的?哪
吒你搞錯了吧,根本就……哇呀呀∼∼!!天祥你快阻止他,哪吒又開始了,趕
快叫他媽媽過來,否則這裡會被他燒掉……」

  簡直像真的一樣!他在那裡看得瞠目結舌,幾乎到了佩服的地步。要不是自
己根本沒看到人的話,他還真的會以為有人在跟那個瘦弱的小鬼講話……沒看到
人?

  「什麼很強的傢伙,這裡又沒人……」

  ……不會吧?難不成……難不成是……

  有問題的是自己嗎?他死了沒到該去的地方,卻闖進一個不知道是哪裡的村
莊,而且還什麼都看不見,也沒人看見他……難道這是所謂的……

  異次元空間?

  不會吧……這麼爛的設定……怎麼會給自己遇上了?何況他都已經死了欸…
…算什麼啊?

  因為一時的恍惚無力,他沒聽清楚接下來他們又說了些什麼。不經意回神之
間,遠遠地,看見有一抹纖細的影子,搖搖地正往這個方向移來。

  正在好奇那個人是誰,卻聽見那個紅髮少年壓低了聲音在對他旁邊看不到的
人(他估計至少有兩個)說:

  「噓∼∼普賢來了,我還要去找東西,所以別告訴他我在這裡喲……嗯,謝
謝,天祥你最好了,回頭我一定會陪你玩……」

  還來不及反應,紅髮少年就一溜煙以極為驚人的速度往旁邊竄入。在同時,
他捕捉到少年丟過來示意的眼神。微微一怔後,遂什麼也沒想,直接跟了過去。

  好不容易在一個地方停了下來(由高度判斷,那個少年大概是爬到了樹上)
。費力地仰頭看著不知在吃什麼水果而嚼得滋滋有聲的奇怪少年,他好奇地問:

  「你幹麼要躲那個……普傑啊?」

  「是普賢。」少年糾正他的錯誤,一面又咬了一口:「雖然聞大哥也很可怕
,不過一向我只拿普賢沒辦法;噯,太了解自己的人有時候是很麻煩的,雖然他
在適當的時候會保護你,但在必要的時候也會把你逼得走投無路……普賢對我而
言就是這麼危險的傢伙。」

  「哦。」他聽了並不感興趣。「你叫我來要做什麼?」

  「反正你沒有地方可去嘛。而且我覺得你的情況還滿好玩的。」少年滴溜的
眼珠四下轉啊轉的,趴在高處垂著頭,對他很仔細地打量著:「我看得到你,但
是天祥和哪吒看不到,你也看不到他們;還有你說,這個地方是空的?」

  「對啊。」他不太自在地應道。對他而言,剛剛的「逃跑」只是在一個巨大
開放(抑或閉鎖?他皺眉想著)的空房間裡從這邊轉到另一邊而已,完全沒有方
位和座標上的意義。

  「而且很奇怪……聽說鬼啊、神啊都會飄浮在半空中的不是嗎?為什麼你看
起來比我矮?」

  「不是我比你矮,而是你站的地方比我高。」他沒好氣地說。

  「哦。」少年笑嘻嘻地不以為意。「你叫什麼名字?你總有名字的吧?」

  啊對喔,他都忘了交換對方的名字了──有點愧疚地想。「楊戩。你呢?」

  「呂望,不過大家都叫我太公望,看你要怎麼叫都成。楊──戩──?哪個
戩?」

  「盡善殲滅那個。一個晉一個戈。」他早就習慣解釋自己的名字了。

  「晉?哪個晉?」

  「……魏晉南北朝的晉。」

  「魏晉南北朝?」

  「…………我寫給你看。」

  「啊不用了,好麻煩,反正是個不常用的字就對了。」太公望做了個鬼臉,
一仰頭就躺了下來,一副很愜意的樣子。「你說意思是盡善、殲滅?好矛盾的名
字。欸……叫楊──戩?對吧?」不確定的語氣。

  「……對。」真沒禮貌。

  「嗯,反正你暫時也沒地方可以去,就乾脆住到我們村子裡吧?反正大家也
看不到你──就算看得到也應該不會怕啦。你可以住在我家哦。」

  「謝謝。」心裡突然覺得有點溫暖,起碼有個地方可以去。「不過……我不
習慣看到太多的人。」

  「哦,說得也是。」太公望眼珠一轉,很順口地應道。

  什麼說得也是,不曉得在打什麼主意。雖然看不到太公望的表情,但從回答
之中也使他本能地湧起懷疑。

  「對了,如果你不想被發現的話,要稍微離哪吒遠一點;他剛剛好像聞得到
你的氣味。」

  「聞?」什麼意思?

  「是啊,他還說是什麼很強的氣味……喂,你身上是有什麼東西很強啊?」
太公望調侃地說。

  「我怎麼會知道啊。bb」

  「嗯……還有要小心聞大哥……他那人敏感得過份,很難說會不會被他發現
……不過我想他的禁鞭應該打不到你啦。:p普賢你也離遠一點好,那傢伙最近腦
子裡不曉得在想些什麼……」

  「什麼?小望你在叫我嗎?^^」

  「哇呀∼∼!!」事出突然,太公望被嚇得叫了好大一聲,差點從樹上跌下
來:「你想嚇死我啊?每次都這樣不聲不響地出現……」

  「啊……嚇到小望了嗎?對不起……^^ 咦?我還以為有人跟你在一起,你剛
剛不是在跟什麼人講話嗎?^^」

  「誰……我哪有在跟誰講話啊。從頭到尾只有我一個,普賢你搞錯了啦。
^^;;」

  「哦。^^」

  聽著兩個人的對話,驚甫未定的楊戩(普賢的出現也嚇了他一大跳──尤其
在他確定自己看得到他的時候)亦抬頭打量那個剛剛跟著爬到高處的新訪客:短
而亂翹的淡青色頭髮,秀麗纖細地難以辨別性別的五官,和臉上那抹讓人看了就
覺得舒服適意的淺淺微笑,以及與太公望相同的服飾打扮──在這些容易感受的
表相下,瞬間直覺裡所隱藏的深沉思緒與勻細考量──他微微一怔:是錯覺吧,
這樣的一個少年怎麼可能……

  等一下,這兩個人──楊戩微微有些訝異地發現:在某方面給人的感覺,真
的非常相似……

  兩個年齡相彷的少年就這樣坐在樹上聊起天來,幾乎忘記了他的存在。他想
這樣偷聽別人的閒聊不好,正打算抬起頭跟太公望打個暗號後要往另一個方向暫
時離開時,不偏不倚地,和普賢的眼光「恰」的一聲碰上了。

  淡淡的紫色,溫柔偏藍,帶著一股奇異的透明感……令他突然想起周遭沒有
邊境的虛白空間。

  突地覺得狼狽起來!!他連忙躲開那樣的凝視,逃離的同時,心中撲通撲通
地跳,彷彿偷竊或窺視當場被捉到般的心虛。

  這個少年看得見他!尤其剛剛眼光交會的同時唇角泛起的那抹意味深長的微
笑……

  就在那瞬間,楊戩的心中泛起了一股很不好、很不好的預感。不知是來自那
個普賢、太公望,抑或是二者皆是……

*  *  *  *  *

  「唉。」

  總覺得這一切的情況……好混亂……

  而接下來自己該做些什麼?

  覺得頹喪而疲倦的楊戩(儘管身體並不累,但他覺得自己需要休息一下整理
思緒)坐在半空中,看著眼前一成不變的漫漫空境,不由得苦笑了一下。

  其實他感覺得到:這一切是自己一時無法去改變的。那是超過能力所及的事
情,不管要想什麼都只能夠從同一個地方開始,然後毫無收穫。而就如同他對這
裡的第一印象相同──待久了以後,記憶和感覺會逐漸流失是一回事,思考的邏
輯,還有腦子裡一個在維持著秩序的什麼,以及情緒的自我控制……的錯亂,才
是他開始在擔心的事情。

  就感覺和分佈的氣味而言,這是他熟悉的地方。還能維持只是因為習慣的緣
故。

  雖然自我審視覺得現在還算滿正常(也許是剛剛碰到太公望的關係吧?畢竟
有人可以講話),但他並不曉得這種狀況能夠維持多久;而且……也許現在已經
有錯亂的先兆了,只是自己還不曉得而已。

  呵。不管到了什麼地方,他好像也沒有什麼改變。他倒有點想要看看……自
己完全失去理智發瘋的時候是什麼樣子?也許會整個兒變了形吧?

  自嘲地笑了笑,楊戩不自覺地學起太公望往後一仰就躺了下來(其實這是他
第一次做,以前覺得不雅,但看太公望這樣做好像很舒服愜意的樣子)。就在這
時候,他看見了後方,有一個飄浮在半空中的,正在對他微笑的影子。

(待續)




_________________
<Re: 繪影 第二話  by晴晴> 

老實說剛開始看的時候,有一點點害怕。

有那種…啊…好像很深奧,如果看不懂在寫什麼怎麼辦…的感覺。
其實也不算熬過來啦…只是一直認為翎殿很久以前貼過的第一回,那時候感覺是
「大部分都看不懂」,所以潛意識中有點戰戰兢兢。
但是事實證明時間是可以改變一切的﹝笑﹞

好,廢話不多說。


我很喜歡這種點子。^^

有一本叫做「如果這是真的」﹝我忘了作者和出版社…據說之前史堤芬史匹伯要
拍成電影的樣子﹞的小說和這篇有點像,女主角因為車禍重度昏迷,然後租下她
房子的男主角在洗澡時聽見歌聲,循著聲音過去發現有一個不認識的女人在衣櫃
裡。
那個女人,就是還在醫院昏迷狀態中的女主角的意識。
女主角欣喜若狂,她說,你是這個世界上唯一能感覺到我的人。
男主角無法接受,他說,為什麼是我?
沒有辦法,事情就是這麼發生了,我們無法阻止。

﹝啊啊,扯了一堆bb﹞

其實我覺得這種題材寫出來的,可以成為很輕鬆的作品。但是又不像那種平常的
喜劇…唔,怎麼講?舉上面那個例子,男主角是唯一看得到、聽得到、摸得到女
主角的人,那麼他們兩人就勢必會強制性的親近﹝:D﹞,這個基本上我認為是愛
情喜劇的手法之一…可是對女主角來說,男主角就是她此時的唯一,所以雙方的
關係和普通人之間就不相同,也像是套上鎖那樣,比較沉重的感覺?

看了兩回…感覺上會是很有趣的故事。:)
王子殿的過去﹝算過去嗎?姑且吧,在死之前?﹞,很大很柔軟的東西﹝^^﹞,
那個看不到的佈景﹝王子殿看不到的村莊﹞等等,都很有吸引力。

題外話…
如果我是王子殿,可能會覺得相當恐慌吧﹝笑﹞
在那種好像只有自己被排除在外什麼都不知道的環境裡,感覺會很不安呢。:pp


anyway
我不會寫感想,還請翎殿見諒了。﹝拜﹞

期待下回貼出的時候^^


﹝啊,還有感謝翎殿這麼認真的完成這部作品>_<﹞ 



_________________
<Re: 繪影 第二話  by Lieng> 

  先說,謝謝。

> 老實說剛開始看的時候,有一點點害怕。
> 有那種…啊…好像很深奧,如果看不懂在寫什麼怎麼辦…的感覺。
> 其實也不算熬過來啦…只是一直認為翎殿很久以前貼過的第一回,那時候感覺
是「大部分都看不懂」,所以潛意識中有點戰戰兢兢。
> 但是事實證明時間是可以改變一切的﹝笑﹞

  很抱歉曾讓晴殿,還有秋水,以及其他可能相同情況的訪客有「看不懂」的
情況,那是我的錯誤。看不懂是我寫不好的關係,與深奧無干;不能體會是一回
事,但「看不懂」就不一樣了(雖然有時兩者很難分開關係bb)。不過這篇,第
一話看不懂,一方面是放了太多的謎面,一方面是因為,自己最初為情緒所驅使
所寫,所以,寫得不好。第一話可以說是我修改最多的部分,而且曾經想全刪掉
重寫……不過基於某種理由還是留下來了。

  如果全部讀完,還有餘裕回頭再看一遍的話,應該會比較明瞭某篇片段,還
有,理由吧。^^;;

> 其實我覺得這種題材寫出來的,可以成為很輕鬆的作品。但是又不像那種平常
的喜劇…唔,怎麼講?舉上面那個例子,男主角是唯一看得到、聽得到、摸得到
女主角的人,那麼他們兩人就勢必會強制性的親近﹝:D﹞,這個基本上我認為是
愛情喜劇的手法之一…可是對女主角來說,男主角就是她此時的唯一,所以雙方
的關係和普通人之間就不相同,也像是套上鎖那樣,比較沉重的感覺?

  看到這段的時候,我先想到的是,全部寫完之後才貼的挑戰。

  怎麼說呢?我本人有一個毛病:如果寫到一半被讀者猜到下一步預想的結構
,除非那是不可改的,或者重點完全不在那裡,否則我會非常任性地丟棄那個點
子。

  所以很慶幸的是,啊,還好,還沒被猜中。

  至於兩者的差異,晴殿可以等讀完再一併討論。^^(如果看完覺得有討論的
價值的話啦……bb)

> 啊,還有感謝翎殿這麼認真的完成這部作品>_<

  哪裡。我才要感謝晴殿一直以來的等待和鼓勵。m(_ _)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