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 ※ ※ ※

迷惑的心

※ ※ ※ ※ ※ ※ ※ ※ ※ ※ ※

章之七 —— 替代品


林中嬉戲露天真,回村一反變陰沉。
巧遇全屬某人意,盼能解放禁錮心。

堅定紫眸震心靈,殘缺之魂終喚醒,
猶豫心中吾定義,懼怕只屬替代品!


= = = = = =


靜靜的降落在一個還未開發的森林中,楊戩用變身術改變自己的衣飾和哮天犬的身型,開始他的尋覓旅程。

現在他正身處在中國一個偏遠的山林中,最接近「天穴」的交界地。
隱約能感覺到附近有少量人的氣息,照估計,這兒大約有一些遊牧民族在居住。


——即使現在已經是二十一世紀,但還是存在著這些久遠時代前已有的族裔啊…
——師叔…想必你會十分高興罷…和你有著極微關係的人…還存在在這個世界上啊…


(…又消失了…)
楊戩失望的放緩腳步,沮喪萬分。

楊戩之所以來到這裡,是因為他隱隱約約從風中感覺到那股熟悉異常的溫暖氣息。雖然常常只是一瞬間,但他還是察覺到了。
氣息總是微弱得確認不出位置,但怪異的是,不像是「那時候」般的故意隱藏…

「汪!!」
哮天的叫聲把楊戩的思維喚了回來。
順著哮天所指示的方向望去,楊戩從密林的空位間,看到了一名身穿全黑的民族服並頭戴黑紗的少女正被一頭巨型野豬怒目盯著;似是氣憤難平,要在少女身上發洩!

「哮天…!…咦?!」
正當楊戩想命哮天犬出擊時,他感覺到一股特別的「氣」正在凝聚!

(…這…這不是「術」的氣息嗎?!)

楊戩驚訝的停下動作,側身躲藏起來靜察一切。

(…她…有仙人骨!!…可惡,不是已叫他們好好仔細找的了嗎?!…)
楊戩生氣的想,但亦奇怪,他記得上次派來中國找有仙人骨的人,是最沒可能出錯的普賢師弟和聞仲啊!!

少女身上的「氣」不斷凝聚,集合成一股強烈異常的氣勢!就連那頭兇猛的野豬亦感到害怕,開始驚慌的往後退。
最後,少女輕輕的踏出一步,野豬就立即慌忙掉頭,向林中逃去。

「嘻…!」
銀鈴般的笑聲,就像是惡作劇得逞,開心的笑著。
但,楊戩卻能從聲音中聽出,少女的內氣很虛…

「?!…誰在那兒?!」
少女驚覺到有第三者在,立即警戒起來!

見自己已被發現,楊戩收起哮天犬,慢慢從藏身的樹後走出。
少女見到他後,似是驚怕的倒退數步,但由於她的臉全被黑紗遮蓋,不能看出她是被嚇著與否…

「…你全看到了?…」
少女異常鎮定,說出並不是問句的肯定句。

見來者只微笑不答,少女迷惑,她怪怪的看著楊戩,像是有所發現的道。
「…你…不是普通人…」
自信的說出這沒頭沒尾,充滿爆炸性的話。

有點驚訝於少女的洞悉力,楊戩錯愕,但不消一會就立即回復往常的冷靜臉孔。
「你知道?」試探性的問道。
少女輕輕搖頭,黑紗亦隨著她的輕微動作而微微飄揚。
「…不…」
相同的天真語音,但卻十分冷漠陰沉…像是在那兒聽過似的,讓楊戩覺得異常耳熟。
「…只是直覺罷了…」
輕笑,但笑聲已不再像剛才俏皮。不知何故,這讓楊戩有股不安的冰寒感。

(…她…到底是何方神聖…)
查覺到少女竟然能把剛才「術」的氣息隱藏得完全再感覺不出來,楊戩開始覺得驚奇且懷疑…

像是看穿了楊戩的心,少女隔著黑紗,直直的看著楊戩。

「…我是『姜』…」

出乎意料,以無感情的聲音回答。

「…一個連自己也不知道是誰的人…」

嘲諷自己般的冰冷話語無奈非常,使楊戩不禁心痛難受。


= = = = = =


「姜姐姐,和我們一起玩!!」

看著姜被一團小孩所包圍,楊戩頓覺好笑。

真的一物治一物,陰沉的她,只有在被孩子們圍住時才會顯得不知所措。

可惜的是,不能看到姜的面容…
因為到目前為止,姜從沒有在人前拿下過臉紗…


回想起來,自己留在這村子也有數星期。
其間不斷打聽姜的事…

——當然是在她毫不知情低下,靠自己的變身術和洞悉力去調查!


——姜——

原本是這村族長已逝女兒的名字,但現在卻是「她」的名…
村民對這個姜的事也不太清楚,只知道是族長在一年前前去拜祭女兒時所救回來的「義女」。

姜被族長抱回來時,也著實的嚇壞了所有人。
當時還是處於昏迷不醒狀態的她,即使被布包裹著身體,亦能見到血滴如泉的不斷湛出裹布。

但使村民們最為震驚的,不是她的傷,而是她的樣子!!

——因為實在太像了!…她的樣貌和族長那因意外死去的女兒「姜」一模一樣!!!

因為頭部受過重創,使她完全失去了記憶。
順理成章地,族長完完全全地把這名少女當成了自己那己死去的女兒,並為她起名「姜」。
雖然大家都知道這只是在自欺欺人,但族長那因失而復得而再次展露的笑顏使大家都沒有辦法忍心把話說出。

最後,在村民們私底的請求下,姜留了下來。


現在,楊戩終於知道姜內氣很虛的原因。
照估計,那時姜的傷勢應十分嚴重,不止外傷,還有很厲害的內傷。
即使現在像已康復,但內傷卻還是影響著她,使她不時貧血頭昏…

——但,楊戩在意的並不是此事!


平日的姜總是十分沉默,不太會理睬別人,但楊戩很清禁,這只不過是她保護著自己的虛假面具。

真正的她其實是個心思細密,善良的孩子。很關心大家但卻只在暗地裡幫助他們…

…不斷欺騙隱瞞,就和以前的他很像…

這個楊戩能理解的…在大家的期盼下,她逃不脫代替著「姜」的影子…
——「替代品」這名詞,讓她受到了無形亦最狠的嚴重傷害!
於是她只好一味把自己否定,把心緊緊的鎖上。

楊戩不期然覺得,這很像伏羲的感受。

…不斷否定自己的存在,厭棄一切…

——所以,他必需要去確定一件事!

——但…他卻害怕…


「喂!」
姜的聲音把楊戩從沉思中喚了回來。
「在想甚麼?清源!」〔注:清源是楊戩在人界用的名字。〕
姜不知在甚麼時候已和小孩們道別,並來到楊戩的身旁。
聽聲音,姜應該在笑著,但楊戩卻聽得出那是偽裝的笑聲…

楊戩沉默不語,神情複雜的看著姜。
看著那雙沉重的紫眸,姜洞悉一切般的靜待。
「你還記得嗎?…我來這裡的目的…姜…」
試探性的語氣,有著決要知道答案的急切。

「你是說找人的事??」
姜有點迷惑於楊戩的語氣,心中有股必需快逃的不明衝動。

「…沒錯…」
楊戩的聲音變得低沉,並有些沙啞。
「…你可能會覺得很可笑…因為我要找的人,已有可能不再在這世上……但我還是堅持著要找他……」
像是嘲笑自己,楊戩乾笑了兩聲。聲音中盡顯悲痛之情。
「…以前的他…是我最重要的人……但是,因為發生了一些事,他變成了另一個人…變成了一個我似是熟悉,但又陌生的人……」
把聲音放得很輕,確定只有他們兩人聽到。
「…你可能會覺得很奇怪罷,我也不知道要怎樣解釋你才會明白…但他真的已變成了另一個人——一個有著我最喜歡和最恨的靈魂的人……」
無奈的語音使姜的心微微的隱隱作痛…
「…可能是他亦受不了這樣的身份,他在所有事情告一段落後就裝死來騙我們,讓我們不至於在他身上追尋回以前的『那個人』…但是,紙總包不住火。我們還是發現了他還在世的這個真相,並且不斷拼命努力的去尋覓他。但是…他卻就像是故意躲避我們一樣,消失無蹤,讓我們想盡辦法也無可奈何……」
感覺到身旁的人兒像是有點錯愕並且微徵顫抖,楊戩壓抑著心中那巨大的漣漪,繼續平靜的說下去。
「…我常會想…為何他要這樣做?難道他真的想永遠這樣躲避著我們?…其實,就算他變了,他還是他呀!——雖然永遠夾雜著我們不認識的部份…」

「…是嗎…」
沉默了好一會兒,姜終於開口。
「那還不是一樣嗎…他被你們當成了『替代品』——你口中的那個最重要的人的替代品!!」
冷刺的聲音,像是毫無感情,但話中隱含著的憤慨卻瞞不過楊戩。

「你是這樣想的嗎?」
楊戩全神貫注的注視著姜的動靜。
「…其實…早在那個時候我就清楚知道了,不能把他和「那個人」相提並論!但是,即使是這樣,我還是不能丟下他不管!!」
姜聽後不由的驚愕,茫然的呆立。腦海的思維開始混亂,留戀的零碎畫面卻怎樣也抓不住…


——我能夠再次相信嗎?
——不是「替代品」的這個信念…


突然,楊戩暗下了決定似的,以瞬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橫抱起姜,向森林方向跑去!

當然,在四周看到的人也吃了一驚!在這一瞬間,四周靜得異常,連落葉的微音亦能聽得清清楚楚;但,不消一會,村內又回復往常的熱鬧嘈吵。


雖然不是十分明顯,但大家也看得出來,自從那個叫「清源」的冒險家來了後,姜不再陰沉,顯得更有朝氣!

雖然姜從不曾說出口,但大家也深知姜其實是很在意自己究竟是誰,她絕不希望自己只是個「替代品」!!
即使大家(族長除外)從沒有把她當成是從前的那位「姜」,但姜就是不能從那陰影中走出來…
直至到那名清源的出現,大家才真真正正看到姜那毫不做作的一面!

——即使這意味著姜的永遠離別…


「清…清源…你…?!」
感受到姜因被搞亂情緒而隱藏不了的深藏氣息,楊戩放下心頭大石的微笑。
(…果然!)

來到林中的最深處,一條的小河的旁邊,楊戩才把還在混亂狀態中的姜放下。並在她還來不及反應時,強行撥開一直遮著臉的黑紗!

「!!——不要!!」

當黑紗落下,一直隱藏在後的神祕面容終於被看到了!
略長的暗紅黑髮飄揚空中,清秀的娃娃臉孔和翠綠的晶瑩大眼全顯露出來!

姜驚恐的水晶綠眸看著楊戩,想逃走,但卻被楊戩搶先一步捉住,嘴更被吻瞬間封住,叫不出聲。
被嚇著的同時姜亦不忘使力反抗,但不知何故,她使不出力來…

「——啪!!」
深紅的掌印狠狠的留在楊戩的俊臉上。

姜後退了數步,喘著氣,不忘用手抹著嘴唇。充滿著怒意的雙目憤怒的瞪著楊戩。
「你這是甚麼意思?!清源!!」
慌亂氣憤的向楊戩怒吼,完全不像是平日沉著語氣的姜。

「生氣了麼?…終於都不再悶在心裡了麼?!」

「?!…你…」

楊戩緩緩的再次步近姜,把姜迫到一塊巨型岩石前。
「…看來你真的甚麼也記不起來呢…」
看到那雙注視著自己的迷魂紫眸,姜動不了。


…這…這是甚麼感覺…
…好熟悉…也好遙遠…


「…那麼就讓我令你回想起來吧!師叔——不,伏羲!!」
緩緩的變化,楊戩以原本的道服姿態兩手橫腰的緊緊抱著姜!
並忘情的再次吻上姜,不,應該是伏羲的脣。

「?!」


* * * * * *


…滴…

…滴…

…這是甚麼地方…

…漆黑一片…伸手不見五指…


『——你還要逃避到何時?!…』


…誰?…

…逃…我?…


『…沒錯…你…』

『…是時候醒過來了…夢終有完結的一天…但…未來是要靠自己去創造的…』


…未來…?…創造…

…我…有可能嗎…


『…有…只要你有勇氣再次相信「希望」…』


…希望??…這個本屬於「我」的名字…?…


* * * * * *


…以前的他,是我最重要的人…

…但是,因為發生了一些事,他變成一個我似是熟悉,但又陌生的人…

…我們不斷拼命努力的去尋覓他…

…但是,他卻就像是故意躲避我們一樣,消失無蹤,讓我們想盡辦法也無可奈何…

…為何他要這樣做?…

…其實,就算他變了,他還是他呀!…


『那還不是一樣嗎…他被你們當成了『替代品』——你口中的那個最重要的人的替代品!!』


…你是這樣想的嗎?…

…其實,早在那個時候我就清楚知道了…


…但是,即使是這樣,我還是不能丟下他不管!!…


* * * * * *


「——不!!…」
姜痛苦的叫喊,不知那來的力氣把楊戩推開!
「…不…不要再說…」
按著頭,悲泣。
強大的氣在姜的四周產生,其壓迫力能和楊戩匹敵!!

楊戩看不下去,他深知現在以「姜」的這個身體,伏羲是絕對承受不了這強大的力量。
不理身上因氣流而受的傷,楊戩衝上前緊抱住「姜」。
「…相信一下罷…不要再傷害自己也傷害了別人…好好的再嘗試相信一次好嗎?…伏羲!!」
楊戩輕柔的聲音把「姜」的思維平靜下來,氣漸漸的開始受到控制。

「請再次相信吧…你絕對不是『替代品』啊!」

「…楊…戩…?」
心中閃過的稱呼,不自覺的脫口而出。
「姜」眼前一黑,虛脫倒下,但在糢糊中感覺到被人輕輕抱起。

* * * * * *


…即使已再沒有舊有的感情交集,但這兩顆相似的悲創心靈,還是會再次的互相吸引吧…

…所以,沒有甚麼好迷惑的,就試著去相信吧…

…我可愛的孩子…


* * * * * *


「…嗚…」
緩緩的睜開眼,看到的是再熟悉不過的臉孔。

「啊!姜醒了!姜醒來了!!」
其中一人高興萬分的衝出房門,像是報喜似的向門外的大家報告!
聽到外面的歡笑聲,姜深深的感受到一股暖流從心低燃起。

「…我…睡了多久…」
轉頭,問在身旁照顧著自己的一名女村民。
「…三天!快把我們嚇昏了!姜…你可知道,族長慌極了,還罵清源先生罵得很凶啊!」

默默的聽著聽著,心慌亂無比。

「…那…楊…不,清源他怎麼了?…」
有點心虛的問著。

「…他啊…」
女村民故作神祕的頓了頓,姜著急了!

「真有他的,他反過來把族長指責回去啊!還說他根本沒想過你的感受又甚麼的…把所有人嚇著了呢!…不過,這也是我們大家一直不敢說的心聲…」

「?!」
不明所以的看著那位女村民

「…姜…對不起…我們一直也是知道的,知道你很介意我們把你看成以前的小姜…也知道為何你要故意一直戴著臉紗遮住樣子……」
姜青色的眸子瞪得大大,不敢相信的看著快要哭出來的女村民。
「…我們真的沒有把你當成是姜的替代品……請你一定要相信我…其實…其實大家也很關心你…即使你是不是姜也好……」

「…不用再說了…」
姜阻止了女村民繼續說下去。
「…我明白的……謝謝…」
輕聲的一句說話,包含著的意義重大非常…


= = = = = =


明月高掛,銀光反照在一旁小河的清澈流水上。
溫和的銀白柔光像雪般灑落在站在河旁的兩個身影。

「你真的要走了?」
嬌少的漆黑身影以平淡無波的聲線問著眼前的深藍,有點留戀的看著。
「…沒辦法…丟下工作太久,現在那兒應該大亂了吧!」
藍色身影轉身面向漆黑的人兒,微笑。
「我會派人來的,那時才給我答案吧。」

「嗯!」
黑影不忘俏皮的淡淡笑著回答。
「好呀,但我會先作弄完他們才再回答你!」

「隨你喜歡!」
藍色身影無所謂道。

「可以告訴我一件事嗎…」
沉默了一會,黑色人兒才緩緩的問出他一直想知道的事。

「甚麼事?」

「…你是怎樣認出我的…楊戩。」
綠晶的眸子認真的看著深藍的溫柔紫眸。

楊戩低下頭,看著臉微撥紅的人兒,微笑。
「我說呀伏羲,你應最清楚,變身術可是我的強項啊!即使『他們』把你改變成另外一個人多完整也好,也是逃不過我的眼睛…而且…」

「?」
伏羲愈聽愈不好意思,因為他也沒想過會被「他們」當玩具玩。
封住他的記憶之餘還故意把他男變女…

但,他亦很感謝「他們」的苦心。
…即使真的有點過份…

楊戩輕輕的在伏羲的耳邊道。
「…而且在『姜』的身上,我確實感覺到你的氣息啊…即使真的微乎其微…」


——《待續》——


【後記】

天…燕子在寫甚麼啊…汗…bb
我想大家應一早猜到姜是誰吧…這個設定真的有夠爛了…但為了滿足自己同人女的欲望,燕子還是這樣寫下去。
其實這篇已改了六次…這是第七版,希望不會太差吧…
如果看不明白,那燕子建議重新再看一次,不過這次是把姜完完全全當成伏羲!
下章應是結尾了,希望還有人看吧…

不知是否愛上了Ivy殿所寫的虛幻幽煌,燕子也學著在頭頭寫詩啦…寫得不好請不要見怪。因為燕子的中文只有小學程度…爆汗

大家不如猜猜看,到底是誰救了伏羲又這樣玩他。^^bb

海燕子 Aug 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