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還沒回來……
到底是和普賢先生去了哪裡呢?
明明說好晚餐之前會回來的……

已經數不清是第幾次看錶的藍髮少年微微皺起了眉頭。

現在該做些什麼呢?
晚餐只等他回來再加熱一下可以了。
而其他家事和作業早就完成了,嗯……
要去看從圖書館借來的書嗎?
還是……

打量對現在的自己而言已然十分熟悉的客廳週遭,視線最後停駐在一房門上的楊戩若有所思地喃喃道:
「還是去看看他的稿子好了,不知道約束ソ花現在進度到哪裡了……」



從那位老先生手上接過、翻開那本厚重大書的時候起……
就一直一直縈繞在腦海裡的不可思議故事……

一個戀上妖魔的人類故事……
一個遇上人類的妖魔故事……

一個失去了結局的故事……


華胥夢見 第九話

※ ※ ※ ※ ※ ※ ※ ※ ※ ※ ※


『……"約束ソ花"沒有結局?』

『正確來說是失去了原著的結局,因為……』


趁著等待太公望回來的空檔,翻著"約束ソ花"草稿的楊戩想起了不久前和邑姜在電話中的一段對話,撇開身為責任編輯(即使只是暫時的)理應對劇情有所了解,故事的結局也是楊戩自身一直很感興趣的,只是沒有想過會從邑姜口中得到這樣的答案,一個不在預期中的答案……


※ ※ ※ ※ ※ ※ ※ ※ ※ ※ ※

『……因為原著的書本缺了最後結局的頁數?』
聽了邑姜說明沒有結局理由的瞬間,浮現在楊戩眼前的是幼時曾經擁有的書本。

不過,應該沒有那麼巧合的事情吧……


『嗯,"約束ソ花"的原著本來是舅舅在舊書攤大拍賣時,為了湊齊可以打折扣的本數而隨手買下的……發,我說個電話而已不會出事啦。』
感覺似乎邊談邊應付身旁操心老公的邑姜在電話中這麼說著:
『不過在舅舅看過那本書後他就對"約束ソ花"的故事很感興趣,即使缺了結局也想把它改編成漫畫。』

『那後來……應該有去調查"約束ソ花"的結局吧?還有相關版權的問題等等……』

『嗯,不過那本書的年代久遠,市面上早已絕版,追查後只知道內容可能取材自鄉間傳說,原作者不明,出版的公司也已經倒了很久,決定連載時編輯部也爭議了許久,最後因為舅舅的堅持加上先刊出說明的但書才決定連載。』
電話中的溫潤嗓音停頓了一會兒後繼續道;
『楊戩對"約束ソ花"的故事似乎也很感興趣的樣子呢!你也喜歡這個故事嗎?』

『我確實對這個不可思議的故事很感興趣,不過……』

不祇有喜歡而已……



『楊戩?怎麼了?』
擔心話筒另一端久久沉默的聲音這麼問著。

『沒什麼……只是在想沒有結局的話,故事是打算只畫到中途嗎?還是……』

『唔……這說起來有些複雜,編輯部方面的想法,讀者的意見等等眾多紛雜,上次在雜誌上請知道這故事者提供結局參考的啟事回函也是各說各話,不過……』
話筒那端夾雜了姬發擔心話語的邑姜聲音停頓了好一會兒才緩緩重新開口,語氣明顯冰冷了幾分。

『造成情況複雜化的最大問題來源則是望舅舅。』

※ ※ ※ ※ ※ ※ ※ ※ ※ ※ ※


「問題來源呀……」
喃喃重複著回想中邑姜話語的楊戩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看著手上草稿主角對外甥女述說回憶時意味深長的表情想著。

對邑姜,不,對許多人來說望提及結局的說法確實很有問題吧!
就連自己在和邑姜電話談完後不久從他口中聽到時也是如此……


※ ※ ※ ※ ※ ※ ※ ※ ※ ※ ※

『等待他們告訴你?』
注視著面前捧著一疊圖稿笑著的太公望,左右張望了一會兒後楊戩才疑惑地開口道:
『你的意思是……你在等候紙上的人開口告訴你結局嗎?』

『是呀。』

『……』

『喂,你別一副想要準備溫水、冰枕、叫醫生的表情好嗎?』
兩眼可以媲美貓熊的太公望這麼說著:
『我除了趕稿過度很想睡以外,身體一切正常,沒發燒也不是在說夢話。』


微微皺眉把手中加了些酒的溫熱牛奶遞給太公望道:
『既然如此就請你認真回答……』

『我是很認真呀!』
搖搖欲墜的身子讓人感覺隨時會倒下的他這麼回答:
『當然我不是指他們真的會開口說話,只是一個感覺而已……唔!這東西蠻好喝的,可以再來一杯嗎?酒加多一些……』

『不行!』
楊戩飛快打斷太公望的話語道:
『除非你把事情解釋清楚,否則所有酒類禁喝,包括剛買回來的桃子酒。』

『喂喂!』
看著楊戩一副沒得商量的表情,太公望搔了搔頭後開口緩緩道:
『你這麼在意結局呀?我記得你不是說過知道這個故事嗎?還是你所知道的也是失去了結局的故事?這樣的人似乎很多……』

楊戩輕微地幾乎無法察覺的點點頭低聲道:
『既然知道故事的開頭當然會想知道後來怎麼了,而且……』

我對那消逝在紫藤香中的魔物……


『而且?』

『而且……』
楊戩猶豫了一會兒後表情認真地道:
『我現在是你的責任編輯,當然有責任弄清楚劇情的發展。』

『唔……只有這個樣子嗎?』
太公望放下手中的圖稿道:
『不過劇情會怎樣發展並不在我的預料中,就像我剛剛所說的……』

『你在等待他們告訴你嗎?』
這樣說著的楊戩指著桌上太公望的圖稿人物,一雙直視著太公望的紫眸仍帶著疑惑且等待著他的回答。

『就算腦子裡想好了要怎樣呈現書中的內容,畫出來的結果也不見得會和所想的一樣,更別說要把他們硬套進某個結局……』
太公望若有所思地凝視圖中淺淺笑著的藍髮魔物喃喃道:
『對我來說他們就像是活著一樣,有著自己的性格,有著自己的想法,有著自己的心,像你、我一樣會哭、會笑、會迷惑……所以我用不著刻意去想故事會有怎樣的發展,只要去想他們說那些話語和作那些舉動時是怎樣的心情,是怎樣的表情就足夠了……』

『不像是說明的說明。』
楊戩略為思索後這樣說道。

『簡單來說……』
聳了聳肩的太公望打了個哈欠道:
『就是順其自然的意思,只要去理解他們就能發現隱藏其中的結局……我是這麼想的啦!』


『聽起來比較像是還沒想到或是想保密結局的推託之詞。即使相同事物,怎樣理解也會因人而異吧,不過……』
楊戩若有所思地喃喃道:
『我並不討厭這樣的想法……那麼、太公望,在你理解之中的他們是在想些什麼呢?』

身處不同世界的妖魔和人類……


『唔?』

『像是彷彿早就知道了"他"的真實身分卻什麼也不說的主角,還有"他"遲遲沒讓約定履行的理由……』
楊戩盯著靠在桌上的太公望緩緩說著:
『想要知道珍惜的心情,獨占的念頭,守護的願望……"最重要"所代表的意義……他只是這麼希望嗎?還是……太公望?』
楊戩朝著低頭沉默不語的太公望伸出疑惑的手,然後---


『睡著了……』

接住了只是輕輕一碰就往後滑下去的太公望,楊戩露出苦笑看著枕在自己膝上呼呼大睡的他低語:
『真是,這樣一來就不知道你覺得他們是在想些什麼了……』

是不想改變嗎?
如果什麼都不說、如果約束之花不開的話……
就可以繼續笑著待在彼此的身邊吧!可是,那終究是不可能的事情……
沒有永遠的秘密,約定的時刻終會到來,就算明瞭了最重要的意義又能如何?
不去明瞭的話就不會有失去時的痛苦……我是這麼想著的……
而在你心中的他們是怎麼想著的呢?

太公望……


※ ※ ※ ※ ※ ※ ※ ※ ※ ※ ※

「最近再找個機會向他詢問吧……」
從過去記憶中回神的楊戩嘆了口氣想著。

問題能解決一個是一個,比起最近原因不明的心情煩躁與……
太公望待自己的奇怪態度,"約束ソ花"的問題還比較容易解決吧!
總覺得不太好向太公望詢問那些像故意一般的行徑是為了什麼……

呃……等等!為什麼我會覺得不太好問出口呢?

這樣想著的楊戩表情迷惑地自言自語道:
「應該不是害怕他的回答吧,那到底是為了什麼說不出口呢……」

是害怕知道了答案後會改變什麼嗎?
怎麼可能……又不是"約束ソ花"故事裡的妖魔和人類……
自己和太公望之間的關係不會有任何改變的……



「鈴!鈴!鈴!」
「鈴!鈴!鈴!」

突然響起的電話鈴聲中斷了楊戩的思緒。
連忙放下手中圖稿的他匆匆趕往客廳接聽電話。

會是太公望打回來的電話嗎?還是其他人呢……
他已經比預定回來的時間遲了許久……


這樣想著的楊戩飛快地拿起電話應聲,
隨即因聽到的話語將方才還未尋得答案的問題拋諸腦後……



(待續)

後記

嗯……這算是有所進展嗎bb
大半部都是在回想畫面(反省)
增加的進度似乎只有那通神秘電話(再度反省)……

by嚴重拖稿的竹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