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華胥夢見 第十話

☆      ☆      ☆

「什麼?你們現在就在樓下?!」
拿著話筒的楊戩臉色沉了下來,往窗外一看,果不其然看見那紅髮的女孩一手拿著
銀色的小手機一手摟著她的阿娜答,跟著一年四季都穿著破爛大衣的韋護在拼命向
他招手。

「不,不行,不准上來……我家不招待免費晚餐。」
臉色立刻刷白,楊戩狼狽地瞄了一眼時鐘,晚上七點半。

開什麼玩笑,突然來了三張嘴,桌上煮好的那些菜不就全沒了嗎?
那太公望回來了…吃什麼啊?

更何況,這個月的菜錢先前已經因為縱容太公望的口腹之慾而消瘦太多。
想著想著,大概又要犧牲色相到傳統市場裡面殺價了!
還有要注意最近超市的特價,希望能撐得過這個月月底…………嗚…

早知道就不要買那貴死的桃酒!害他這個月可能入不敷出。
可是那天太公望的眼像是玻璃被穩潔擦過一般閃閃發光………

從話筒的另一端忽地傳來一聲因為怨念爆發而發出強大的聲響,楊戩的頭開始痛。

「好好好,要上來可以,不過,不准逗留太久!」

耳邊傳來高興的叫聲……楊戩有點欲哭無淚。

☆      ☆      ☆

「你好無情喔!楊戩…」一進門,韋護就翹著嘴巴抱怨:
「真不夠朋友,任我們在下面餵蚊子。」

「我可沒請你來。」楊戩的臉色可是臭得可以:
「要來之前,請先有禮貌點在一天之前預約。」

「可是,這樣就沒有驚喜啦!」蟬玉甜甜一笑。

「驚喜?」楊戩皺起了眉。

「呵呵呵呵!」蟬玉朝天化勾勾她的小指:「阿娜答!拿出來吧!」

天化瞇著眼,從背後拿出了一個用紅色緞帶綁好的白色小盒子,像是捧著聖旨般小
心翼翼地遞給楊戩。

「這是什麼?」楊戩接過。

「打開來看看……」蟬玉笑得非常開心。

楊戩環視眼前三人……帶著懷疑的眼神:
「你們…約好的?」

「嗯…」天化點點頭:
「快點拆…免得蟬玉拿刀砍人了……啊!好痛!你踩我做啥?」

楊戩不理會蟬玉狠瞪天化的可怕視線,緩緩地將白色盒子放在桌上,拉開了紅色的
緞帶。

一個小小的蛋糕,白白的鮮奶油上有著兩三顆草莓跟幾片薄荷葉,四個鮮紅醜醜的
字『生日快樂』寫在上面…楊戩頓時瞪大了雙眼。

今天是?!

「祝你生日快樂!」韋護拿出了一疊各個超市商家的折價卷跟集點卷,不好意思地
抓抓自己零亂的頭髮:「我沒什麼東西好送的,但我想這些你會用到。」

「這是我親自烤的喔!」蟬玉一副自己很厲害的模樣:「啊!還有卡片!也是我親
自挑的喔!顏色不錯吧?」

「對了!這是我老爸親自挑的特級高梁酒,啊…還有腸胃藥,在吃蛋糕之前先吃一
點比較保險…嗚哇!」
天化遞了一瓶的酒跟正露丸給楊戩,不其然後腦勺又被蟬玉狠狠巴過去。

楊戩愣愣地拿著手上的禮物…感覺手上傳來的重量。

從來都沒有……

從來都沒有…

感受到朋友的溫情過。

「十八歲生日本來想要給你大大的慶祝的說…」

「但我想,最近你很忙嘛!」

「所以就只好趕過來送你生日禮物嘛!」

三人忽地同時閉上嘴巴,瞪大了雙眼。

眼淚,一滴一滴地…
從臉頰滑落,像斷了線的珍珠般…

「楊……楊戩?」三人的舌頭像是打了結一般。

「啊?」
楊戩頓時回過神,趕忙用袖子擦過臉頰:「我…我只是太高興了…」

「只是,小禮物啦!」韋護裂嘴一笑:
「改天跟太公望說一聲,我們再補辦一個party給你喔!別再哭了喔!」
否則你的監護人會以為我們欺負你而會發狂的。

「不,不用了…謝…謝謝……」楊戩笑了:「你們的心意,我會珍惜的。」

「對了!說到這個不良少女漫畫家,怎麼沒看到他的人影?」
蟬玉向屋內探頭探腦。

「喔!他啊!跟普賢出去了還沒回來……」

「難怪你看起來沒什麼精神,要是有天太公望走出你的生命,不知道你會變成
什麼模樣?」

楊戩的臉色猛然刷白,瞪向說出這話的韋護。

「哎呀!楊戩跟太公望又不是戀人……你說這種話,小心引人誤會喔!」
蟬玉無心機地拍拍楊戩的肩膀,無視楊戩越來越蒼白的臉。

「他們倆是朋友,那我覺得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這不是早就知道了嗎?」

「阿娜答答應說要永遠留在我身邊的喔!」
蟬玉甜甜一笑,眼中只有看到天化的模樣。

「沒錯!」天化的眼睛也瞇成一線。

「………這裡不是你們的愛巢,收斂一點!」韋護受不了地嘆了一口氣。

☆       ☆      ☆

結果是,還是沒有回來。

楊戩瞪著時鐘,十點。

………

連通電話都沒有。

是發生什麼事嗎?
明明說吃晚飯之前要回來的說…

拿著保鮮膜緩緩地包著盤中早已冷卻的食物。

紫眼裡滿滿盛著失望跟不安。

去年生日時,太公望興致沖沖地說要煮份大餐給他。
結果是……
太公望瞪著冒著黑煙的烤箱,幾乎快要哭出來的表情……
好像連稿子交不出來時都沒有那麼慘的模樣,讓他覺得心疼…
於是他走過去拍拍太公望的肩膀說:『那…出去吃吧!回來我再來處理好了!』

他們倆,在楊戩的強烈堅持下,挑了一家便宜的自助餐館解決了晚餐。
回家途中還拉住了太公望想要進入麵包店的腳步,說是自己烤就好…

『不要浪費錢在我身上。』他那時幾乎是低著頭在太公望耳邊細語:
『我欠你的已經夠多了…』

那時太公望的眼中有著一股難以解釋的情緒,他注意到了卻什麼也不敢說。
不敢問。
一切攤開來說了是不是會很糟糕?

『為什麼?』那麼簡單的三個字,竟然像是禁忌般地藏在心底。

不敢說。

剛剛他們的話突然讓他發現到自己的心結。

因為他發現他沒有太公望不行,但他根本沒有可以正大光明待在他身邊的理由。

當管家?任何人都可以替代他,不是嗎?
所以如果問出口了,是心中那早已為自己找好的答案…那他根本沒有臉再繼續待
在太公望身邊了。

像太公望那麼好的人…那麼隨遇而安,那麼特別的人。

『沒有消息就是好消息。』太公望曾經像是開玩笑般地跟他說:
『如果有一天我不畫漫畫跑去出流浪的話…你啊!這裡就全部都是你的喔!』

『我才不要,而且在連載結束之前不准逃!』
他順著太公望的語氣,假裝嘻皮笑臉地回答。

就是因為知道太公望待他的好,雖然有時候有些莫名……

可惡,他變得非常膽小。

最近因為約束ソ花的連載已經到了高潮之處…
妖魔在傷重的人類面前將自己真實的身分顯示出來。

身為責任編輯,他可以很清楚地感覺到太公望最近的壓力很大…
所以他才沒有阻止太公望跟普賢出去。

他想,也許是這樣所以太公望晚歸……即使是自己的生日,他八成也忘記。
嘴角勾起了苦澀的笑。

在奢望什麼呢?

算了!讓太公望知道,依照往例恐怕會造成不可收拾的後果…
那,乾脆讓他不知道。

楊戩緩緩步入了自己的臥室。

思考了一陣子,楊戩望向了堆在自己書桌上,屬於眾人的心意,臉色有些蒼白。

「對不起了!」

☆       ☆       ☆

撕碎了蟬玉給的卡片,扔進了垃圾桶。

楊戩嘆了一口氣。

感覺好像在做壞事般!但…

「你在做什麼?」

轉過頭去,一個鬼頭鬼腦的太公望就在自己身後,不知何時出現的。

「啊!!!」發現是他,楊戩連忙用手蓋住垃圾桶。

「抱歉我回來晚了!」太公望有點驚訝於楊戩詭異的動作,但是還是把自己的歉意第
一時間說出口:「有點事情,耽誤了……」

楊戩瞪著太公望,發現他身上穿的是一件大得有點不像話得汗杉,不禁脫口就問:
「你的毛衣呢?」

「呃……說來有點話長……」

「喔!既然如此,那就不用急在這時說。」楊戩淡淡一笑,掩住心中異樣的刺痛:
「飯菜還擱在餐桌上,餓的話就拿去微波爐熱一熱喔!」

「嗯!」太公望沒注意到楊戩的掩飾,聽話地點點頭。

「我去洗澡了喔!」

「呃……楊戩…」

「什麼?」

「洗澡不需要抱著垃圾桶吧?」

聞言,楊戩沒多想什麼便立刻丟下垃圾桶,急忙地拿了自己的衣服便衝進浴室裡。
太公望不禁微笑。

奇怪楊戩竟然不聽他的解釋,太公望低頭看著穿在自己身上的衣服。

他在回家之前跑去邑姜家中看他的外甥跟外甥女這對龍鳳胎,卻沒想到邑姜見他一進
門就硬叫他抱一隻才不過兩個月的小白狗。

起初是真的很可愛,所以他也沒有介意地抱在手上。
但怎知小狗還不太會控制,太興奮,就灑尿在他最心愛的毛衣上(開玩笑!楊戩第一
次送他的生日禮物耶!親自挑顏色親自編的耶!)。
害他差點沒把那隻狗整隻活生生拆了!

邑姜見狀趕忙在屠狗命案發生之前,把小狗從他懷中抱走,並拿了姬發的衣服叫他先
換上。他那件心愛的毛衣現在還濕答答地掛在邑姜家的後陽台上晾乾。

……等一下,他好像忘記什麼…

太公望甩甩頭,把異樣的感覺從心頭趕走。

啊啊!最近真的太忙了!等連載結束後……一定要好好地休息!!

不過,剛剛楊戩的神色真的很不對!
太公望沉吟了一會兒,終於決定……

好奇心殺死貓。

管他!

太公望做了一件他從來沒做過的事情,翻垃圾桶!

一片片的紙…拼成了Happy Birthday……
猛然地瞪大了雙眼,太公望立刻趕到月曆前……

啊啊啊啊啊啊!

難怪普賢神色有點曖昧地拿著一個紙袋,說要託他交給楊戩……
難怪邑姜硬是要他今晚把小白狗帶回家(不過被他狠狠地拒絕了)…
該死!為什麼沒有人提醒他!

今天是楊戩十八歲生日!!!!!!!

太公望不自覺地咒罵了一聲。

瞪著垃圾桶裡那破碎的卡片,楊戩一定是不想讓他發現。
小羊竟然那麼體貼他………更顯得自己的無意中所犯的錯誤多麼地糟糕。
該死該死!他真的是罪該萬死!!!
太公望差點沒拿自己的頭去槌牆壁,以死謝罪。

現在他該怎麼辦?晚上十一點要他從哪裡找禮物給楊戩啊?
而且,現在準備已經來不及了。

對了!找小賢!

拿起手機,找到那組熟系的號碼便按下去。
「小賢,我忘了今天是小羊的生日…」電話一接通,太公望立刻用哭喪的聲音說
出自己的問題。

『終於想到啦!小望……等等,仲哥,不要脫我衣服…我在跟小望講電話…啊!』
普賢本來調侃的語氣忽地被打斷,仿佛傳來那護草使者那低沉的嗓音說『不要管他
…』,太公望意識到普賢跟聞仲正在打得火熱。

聽著耳邊傳來普賢已經抑制不了的嬌喘,太公望的怒氣瞬間爆發到最高點:
「普賢,你最好現在馬上撇下你床上的那位仁兄,馬上滾上來,否則從今以後我
將永遠不認你這個朋友!」

☆        ☆        ☆

「普賢先生?」楊戩有點驚訝地看到擋在自己房門前面像天使般的男人。

「楊戩啊!你的眼睛跟鼻子都好紅喔!」普賢用著平常的語氣,面露無害的微笑。

「啊!可能是洗澡洗得太熱的關係。」
楊戩沒料到普賢突然的一問,隨口便謅了一個藉口。

怎好意思說自己哭了呢……
原本以為自己的眼淚已經流乾了,但卻為了…

他想,過了今日,他就要自己獨立。搬出去…卻捨不得太公望,所以才哭的。

「你長高好多喔!」普賢故意不戳破楊戩笨拙的謊言:
「跟兩年前一比,果然不一樣喔!」

「啊?」

「我要回家了!」
普賢揮揮手,走過楊戩的一瞬間,曖昧地眨眨眼,伸手用力推了楊戩一下:
「生日快樂喔!對了,好好享受我送的禮物喔!啊…還有小望送的…(心)」

楊戩還沒意會過來,便被普賢推進了自己的房間。
也在同一時間看見了在自己床上被一堆包裝紙包著,只露出一顆頭的太公望,非常
狼狽地回瞪著楊戩。

「太公望??!!」楊戩瞠目。
「不准笑!」太公望臉紅得像是被火燒過一樣。

「我…我沒有笑啊!」楊戩連忙上前把太公望從那堆包裝紙中救出來。

「我知道我太混帳了!」

「啊?」

「我…我竟然忘了你的生日!」

「你知道了?」楊戩皺起了眉頭:
「算了!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請你不要放在心上!」

「可是…是十八歲!十八歲生日耶!!!!」太公望嘟起嘴,但還是乖順地讓楊戩
扶起自己:「你…因為我忘記,而難過不是嗎?」

「……那你這樣又算什麼?」
楊戩別過臉:「把自己包起來做什麼?」

「禮物啊!別人都有送不是嗎?我知道我想起來的時間已經太晚了,但是……哎!」
太公望不好意思地抓抓自己火似般的紅髮:
「我說我把我自己送給你,如何?」

「什麼?」猛然轉過身,楊戩完全地被太公望的話語嚇住了。

四目交接,兩人頓時什麼都說不出話來了……

是不是照在他身上的月光太撩人了?
是不是映在他眼裡的倒影太陌生了?
是不是散在他鼻尖的氣息太溫暖了?

還沒來得及想清楚…

太公望踮起腳尖,用自己的唇觸碰了對方的…
閉上眼睛,呢喃著…

「我喜歡你…讓我待在你身邊,好不好?」



待續 



_________________
<我覺得小戩好可憐...  by白影子>


我覺得小戩好可憐...
他還為了太公望的粗心而撕掉天化他們送的卡片......
太公望真是太過分`太太太過分了...連嬋玉邑姜普賢都記得耶!!!
實在是罪無可赦!

還有一點 , 我覺得進展似乎太快了
不過好像不那麼快的話...............小戩不會真的走吧?
那...假如小戩在聽了太公望所說的話之後還是堅持要走呢?
(小戩會那麼固執嗎?)
嘿嘿嘿嘿......
呀~~~一想起來就好興奮~~期待期待喔~~ 

_________________
<m(_ _)m  by FW>


有時候太親近的人反而會因為粗心而犯下過錯
不過就是現實面囉~!

啊!進展會有些快速是因為有想說再這樣下去不知道要寫到幾話
所以就稍稍加速了

但看來似乎效果不彰,太過突兀,下次會改進 
受教了 m(_ _)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