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歌盡桃花(3)

※ ※ ※ ※ ※ ※ ※


《亂音:五光石與劍》

「你以為就只有崑崙找你師父、魔教無人尋玉鼎真人?」蟬玉與楊戩穿梭迴廊之間,「太可笑了!你這王爺嫡子還真要笑死本姑娘了!」

「呃…」楊戩被這潑辣姑娘先一陣搶白,神色尷尬:「我…的確沒想過這方面…不過魔教尋人是所為何來?據我所知,光明左使太乙真人已死…」

「沒錯,」蟬玉迴身,正對楊戩:「可是,太乙左使從我教裡拿走的武功秘笈卻是下落不明。」

「也許是跟著太乙真人沈到了湖底…」

「我們不信。」蟬玉抬起頭來:「大家都是認為一定在玉鼎真人身上…」

轉眼間,楊戩和鄧蟬玉來到玉鼎故居,開箱倒櫃。

「哈!找到了!」蟬玉不知從那個箱子裡摸出了一把二十五絃琴與譜子:「這一定就是--」

「呃?什麼?琴譜?」

「與簫譜。」楊戩接過蟬玉失望丟下的譜子:「這是…」手指微動,楊戩在心裡慢慢撥動演練--

『戩兒,喜歡彈琴嗎?』
『待你琴藝再深些,為師就教你彈……』

「這曲子嗎…?」

無名曲,是師父與太乙先生的不顧正邪之份,以音譜情,創下的曲子…

「啊!果然在這!」蟬玉翻倒琴瑟,抄出了一本本子:「這果然就是--」

魔教神功嗎?

楊戩也湊過去看:「這是--……」

※※※

「子牙!這是怎麼一回事!」一拍桌子!道德怒怒不可遏!
「為何你要向崑崙隱瞞玉鼎還有個徒兒之事!?」

姜望緩緩睜開眼睛:「道德師兄…子牙純粹認為…楊侍郎是富貴中人…跟我們這些江湖浪人不同…就算是他曾受教於玉鼎,也只不過學了點皮毛而已。」

「皮毛!?若是皮毛,怎可以砍了天化一劍!」
「不是我愛誇…但是我徒天化的武功修為較諸同輩已是佼佼者,武功修為已是不差,但是那廝一劍就讓天化受傷…那個孽徒絕對不弱!」

「而且…那孽徒使劍兼有三分邪氣,他一定是……」

「夠了,道德師兄。」一抬手,這個崑崙現今實際的掌權者將師兄聲音壓了下去:「子牙自會個評斷的。」

※※※

「呃!?真的嗎?戩哥有修練過?」蟬玉一把脈:「真的耶--難怪我一見戩哥你就覺得親切。原來戩哥身上的氣息和我很像啊!」

「…那是我偷學的。」

「偷學?」

「嗯…少年時我嫌師父教我的內功心法不足,所以就尋到這本書…」
「可是在我領略到崑崙…不,師父的內功心法要訣後,就覺得這譜上所載內功與師父所教的氣理不合…因而就未深習。」

「喔…那戩哥真很聰明哪!」蟬玉一笑:「不瞞你說:這個神教內功的確是很……激烈。如果同時和其他門派的功夫雜修,輕則走火入魔、重則喪命…」

「是這樣啊…」聽著鄧姑娘說的話,楊戩也為年少時的自已捏了把冷汗。

蟬玉看了他半晌:「戩哥想學嗎?」

「啊?」楊戩抬頭。

「戩哥想奪回玉鼎叔叔的遺體吧!如果能向我教中的聖姑請教,更加深入修習這門心法…蟬玉相信戩哥你的武功能大有進展的!」

「可是…鄧姑娘不是說這門武功是極危險的嗎?」

「那是在自已瞎摸的情況下啊!」蟬玉笑道:「現在戩哥可以融會神教與崑崙的兩種武功,正…邪相乘,威力會更大喔!」

看著蟬玉的天真笑容:楊戩下了決心:

「那就有勞鄧姑娘了。」

※※※

《正音:劍與劍》

金鰲王府的世子楊侍郎戩已有三個月沒上朝了。

韋護是很擔心…可是去探望時,府內管事卻以:「少爺病中休養不便見客」這八個字擋了韋護。

--究竟清源兄你在幹嘛啊!

韋護修書一封,送給楊戩時,信上筆墨只寫了這句話。

看著韋護不甚端正的字跡,楊戩笑了。

「戩哥你看什麼?」蟬玉靠過來。

「沒事…我的好友送來的信。」楊戩將信箋壓在紙鎮下:「蟬玉…現在…就去吧!」

※※※

崑崙山。

「子牙!那名孽徒來了!」

「哦!是那名有玉鼎的徒兒嗎!?讓我去會會他!」廣成子戰意甚旺。

「且慢!你是師兄還我是師兄?長幼有序,給我閃一邊去!」赤精子則是無架可打,閒得發慌。

「等等,該教訓他的應該是我,我家天化被砍了一劍哪!」道德則是心有不甘。

「唔∼∼子牙!?」爭執不下,三人齊看向代祖父坐在掌門之位的長孫,姜望:

「赤精子師兄、廣成子師兄。還有道德師兄,」姜望起身:
「讓子牙下山見他吧!」

「可、可是…」

「我要讓他走。」

門外,普賢抱著一個骨罈和一把軟劍,與姜望相視相笑一眼,即跟著姜望下山門去看踢館的人了。

※※※

「你又來了。」姜望看著楊戩一身藍絲綢緞,儼然是一名精裝貴公子。
他,本來就是一位貴家公子呀!實不該…實不該上這崑崙山門的。

「你…師父在這嗎?」

點頭:「沒錯。」拋給楊戩一個骨罈:「去吧!」

去過你的富貴生活吧!

急忙接住--那是師父啊!楊戩一接那骨罈,淚眼盈眶,但隨即燒紅眼:「別看輕了人!」

師父被你們燒成了灰!這大仇自是非報不可!

將師父骨灰托給了蟬玉,楊戩抽出了斬仙劍,疾如閃電!

「你…!?」姜望閃了閃,「你的武功…?」

運氣,桃枝若硬鐵,連連接下劍招。

「邪氣…魔教之氣…」

一瞇眼,看向抱著骨灰罈的蟬玉:「你學了魔教武功!?」

笑,恍若桃花花精,絕豔成妖魅:「是又如何!?」

「你…」格開,姜望首次感到腕口一麻:是魔教內力!
這一劍分得辛苦,姜望首次感到吃力。

「妖孽…已成了!」

抬頭,一抿唇,似乎下了決心:「那麼,就無法放著不管了。」

「普賢!」

喚來清麗人兒:「是,小望師兄。」

普賢師弟拋給姜望一把軟劍,劍身捲曲,似劍又像鞭。

普賢向楊戩輕柔一笑:「打神鞭…你是小望師兄近三年來第一次動用這口劍的人呀^^」

楊戩心存顧忌,退了幾步--後--被劍氣所傷!

好強!比持木杖桃枝的姜望更強!

「戩哥!」蟬玉急叫:「危險--」

危險?當然危險!

他被姜望打落了斬仙劍--

「返回崑崙,重新修習崑曲武功吧!」被姜望打彎雙膝、打神鞭格在肩上、姜望聲音落了下來。

恥辱!

恨意!

「不!誰要去崑崙!」不顧自身,他拿手去握打神鞭--

「要我楊戩去崑崙,除非成仙!」鮮血淋漓…打神鞭染上了楊侍郎的血。

除非他死--

否則他不會踏進崑崙山門一步!

「你…」被這灼熱紫眼燒灼到般,姜望困惑的退了幾步--後--

然後,讓楊戩有機可趁--

「小望師兄!」及時地,普賢擋下了楊戩不要命的反擊!

「戩哥快走!」遠處,蟬玉提醒,楊戩退去了。

※※※

受點了輕傷。

「那孩子…」普賢幫姜望包紮好後,關了藥箱,喃語道:「剛剛小望師兄的對他所說的那一番話,就是小望師兄的決定了嗎?」

要他--重返師們--嗎?呵--

「一定要。」
「已經是不能放著不管了…若不重整心性,遲早會成為在武林危害的一代妖邪。」

「我會帶他回崑崙的。」

※※※

「我會殺了他!」楊戩恨恨的發誓!「遲早!」

從來沒有如此恨過一個人…

他讓他的高傲屢屢斷折…

他總是如此淡然、平和、不當一回事的接下他的劍招!

所以!他必須殺了姜望才能挽回…

保不了師父、劍被打落、如此悲慘的…自已。

「戩哥…」蟬玉看著他,心裡也難過了起來…
她知道,楊戩無論如何,一定要殺姜望才行…

「那麼,蟬玉要幫戩哥了囉?」

※※※

「噯,那麼,就用那個吧(心)」甜甜嬌笑:「如果單比劍招的話,戩小弟能勝過崑崙吧?」

「因為,崑崙掌門是不會對他下殺手的。」

「嗯,蟬玉的眼光很利喲(心)」

「那麼…聖姑們的想法是…?」

「噯,不是有那個絕世琴譜嗎(心)」

※※※

《再奏:毒與劍》

崑崙山脈中:

「妳是明教的教徒,跟著楊侍郎的那位姑娘?」

「嗯?你剛才稱我是什麼?」蟬玉從樹上下來:「你好奇怪。」

「什麼?」

「你說『明教』。」

姜望微微一笑:「何苦要對姑娘惡言相向?」

「啊,你是好人來著。」蟬玉點頭:「可是,我不會幫你的。」

「那麼,楊侍郎會入日月神教嗎?」

「嗯…也不一定啦!」蟬玉翻出琴譜:「這是玉鼎叔與太乙左使的合作的琴譜,給你吧!」

琴譜?姜望翻了翻,遇到有發霉黏起來的部分,就用手沾口水化開:「是師兄的字啊…楊侍郎不要了嗎?」

「不是不要啦…」

「唔?」

鄧蟬玉身後,銀光一閃,一把劍快速疾出!

「楊侍郎?」姜望又隨手折枝,擋開。

「蟬玉,妳為到崑崙山裡?」楊戩從樹叢裡走出:「妳不知道很危險嗎?」

「因為,要拿東西給他啊!」

「拿東西?」

蟬玉迴身,在楊戩身邊俏聲道:「戩哥,你要殺他嗎?」

殺?

殺姜望?

「這…」楊戩遲疑,雖說他想殺…可是姜望又不是想殺就能殺的!姜望的武功高出他許多呀!
再者,雖然楊戩是想殺姜望,但他畢竟是金枝玉葉的貴族子弟,和時時刀口舔血江湖中人畢竟不同、也無法立刻將「想殺人」這個思考輕易轉成「要殺人」的實際行動上。

「戩哥要殺他,就趁現在吧!」

「你要殺我?」姜望聽到他們的談話,不可思議道。

楊戩轉頭看向姜望:「對!殺父之仇不共戴天,我楊戩拼了命也要讓你死!」

唉…「魔障太重了!」
「少林慈航大師!」姜望忽然報出個人名:
「武當的黃龍真人。衡山派的定靈師太、還有華山岳掌門、以及…」姜望連報了二十來個人名。
「這些全部都是明教左使和玉鼎師兄的殺孽…父債子還,你還得起嗎!?」

「這…」

姜望抬高頭:「玉鼎師兄是非死不可,無論如何!」

「……為了崑崙嗎!?」

「對了,為了崑崙對武林的一個交待。」姜望放下枯枝:
「楊侍郎若能了解,就回去京城吧!」

「不!」楊戩舉劍又剌!
「是你殺了師父…殺了他…」

他是…我的父親啊!
比親生爹爹還親的師父…

「你為何要從我身邊奪走他!」
「師父他在王府,大隱於朝,已經夠了!你又何苦要他死!」

「因為,他必須要死啊。」姜望輕嘆一聲,避不過劍風,枯枝被橫掃了一截了。

「若不是被我找到…玉鼎師兄也遲早會被其他人找著…」一個翻身,姜望連使輕功,踏上遠處竹梢:「那時,你認為會如何?」

「我那知道!」氣極!追上,再連發數劍!

唉…姜望避開…
姜望無意傷楊戩,但是楊戩對姜望是存有殺心,一心纏鬥!姜望雖然格開招架時有餘裕,但卻無法脫身。

到底該如何呢?思考間,一個運氣不順,姜望竟失了平衡!

成功了!蟬玉追上,在姜望與楊戩下面,看見了他們的劍鬥,也看見了姜望的落下--

然後,看見了琴譜的從姜望懷中掉出!

不能失了琴譜!那是玉鼎叔的遺物!蟬玉直覺去接,卻踏進了懸崖--

「鄧姑娘!」見蟬玉有難,姜望猛一提氣,拉住了蟬玉,體內運氣卻叉了--接著被楊戩剌了一劍--

剌進他的心口了嗎?楊戩把斬仙劍拔出,血流--不,是噴的--灑了蟬玉滿身滿臉,楊戩一身藍衣也濺了幾滴血污。

「姜--崑崙掌門!」蟬玉驚叫,穩住了他的身子--只是一時,畢竟她也是瘦小女子,要撐起姜望身子還是有點困難--

「死了…嗎?」這時,楊戩的眼睛才由佈滿殺氣的紫紅變為平和不安的清紫,看向沾血的斬仙劍,他似乎有點恍惚。

「還--還有心跳!」蟬玉一摸姜望胸口:幸好戩哥這一劍剌偏了還是姜望的心長偏了?總之,沒剌進心臟。

「…那麼,把他丟在這吧!」冷靜下來後,楊戩就知道他大仇已報,可以回京城了。
他也沒有再補一劍讓姜望完全斃命的想法…畢竟他不是江湖中人,對生殺一事畢竟還有遲疑。

「可是…戩哥慢著!」蟬玉叫住了楊戩:
「他、他救了蟬玉呀!他是因為要救蟬玉而讓戩哥有可趁之機的…」

楊戩回頭。

「我、我要救他!」蟬玉費力的撐起姜望:「神教人做事是有仇報仇、有恩報恩…我要救他!」

「蟬玉…」

「戩哥、我…」

蟬玉難過的抱著姜望,與面色難看的楊戩僵持著。

「別說了。」一聲嘆息。楊戩將姜望接過:「我救他就是。」

攔腰將滿身是血的姜望抱在懷中,奇異的感覺到姜望的瘦小。

--奇怪,他是如此瘦小的人嗎?

雖心裡微微的感到疑惑,但隨即使出上乘輕功,急掠而去。

※※※

後記…

嗯…帶劇情的一回。
好像每次總是會有那麼一回是「起承轉合」的「承」
既沒看頭又必須要寫的一回。

說來,蟲寫文的格式簡直就像小學生般嘛!
還「起承轉合」呢…

如果沒有意外(通常是不會有),那麼,下一回就是「轉」了吧!

然後就是「合」…好,五回結束。

@本篇稍稍應用到的武俠人物:

…李慕白與玉嬌龍。(電影:臥虎藏龍)

嗯…蟲不知該怎麼說…不過師叔和楊戩在這篇文中的身家背景是有這兩名的角色的影子在的。

蟲很喜歡李慕白迫玉嬌龍拜師的那一段。

然後,又看過look(看電影)雜誌的介紹,
裡面有一期電影雜誌一篇文引起了蟲重看一次電影、
研究這兩名角色的興趣。

嗯,因為和劇情有關,所以下一回再細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