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魚人

※ ※ ※ ※ ※ ※ ※


常言道:『前人種樹,後人乘涼』
那……若是『前人造孽』的話呢?
哼哼……那麼,那個後人就給我把皮繃緊一點……
『師債徒還』,王子殿啊王子殿,你欠我是欠定了!

章之四

──太公望……我想和你說一件事……

──我想……我喜歡上了人類……

──我……只能相信你了……

──拜託,幫助我上岸,好嗎?

「好………」

一聲低喃自太公望的口中逸出。他輾轉的在床鋪上翻來覆去,總覺得頭上的傷一個沒好又再多了一個,讓他感到好不難受;沒辦法,只好藉由睡眠來遺忘疼痛。
但,太公望正再度闔上雙眼繼續補眠時,他在模糊恍惚間,突然看見兩個人影。他們手牽著手,相互依偎著,感情好的令人稱羨,但……

兩人空閒下來的另外一隻手,正不約而同的朝太公望揮舞著,好像在對他說:『來吧來吧來吧來吧………(以下無限)』

「太乙!!!!!玉鼎!!!!!」太公望被這個影像給激起怒意,不一會兒痛一全消,急急地從溫暖的被窩中起身。

這兩個……招手是在幹什麼?和他炫耀他們有多逍遙啊!!!

啊啊,不行!不能抓狂……
呼呼呼………不要生氣……
太公望,冷靜、理智、冷靜、理智……

良久,太公望像是平撫了情緒後,摸了摸自己額頭上的繃帶,「真是沒想到啊……」

自己之所以會對於『楊戩』這個名子這麼熟悉,原來……他就是玉鼎口中那名讓他讚不絕口的弟子啊。還真是久仰了……

不知不覺的,太公望的眼神閃起了一陣讓人不寒而慄(?)的目光。

呵呵……這,可真是命中注定啊……
玉鼎拐走了太乙,自己跑到大陸的那一邊過著快活的日子;不過……好在老天有眼,他在離開前最最疼愛的弟子,現在就活像個躺在粘板上的魚,任他宰割。(梨:師叔……你、你好歹也是一條魚吧?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啊……)

好哇,真是太感謝長王子二王子三王子四王子五王子六王子了,讓他知道了事情真相,也更堅定了他要把楊戩給帶到海底的決心!

走了一個太乙,讓他們海底世界雞飛狗跳;如果,岸上走了一個王子呢?
呵呵………他現在已經開始期待那天的到來了。

看著太公望這一張蓄勢待發外加躍躍欲試的臉孔,唉……看來他根本就遺忘了一件事……

當初幫助太乙上岸、替太乙裡應外合、還有湊合玉鼎和太乙兩個人的不是別人,正是太公望他自己啊……(bbb)

*   *   *

「你已經可以起來走動了嗎?」

當太公望拆掉了繃帶,離開房門後遇到的第一張臉,就是倚在陽臺前迎著晨風的楊戩;當楊戩看見太公望之後,便有些憂心的走向前,詢問著太公望的情況。而原本是氣焰高漲(?)的太公望看見楊戩為自己擔心的模樣時,心中火氣也頓時消去了大半。

「呃,我已經不要緊了……」不知不覺地,太公望的臉上閃過了一分難以察覺的窘色。
「不要緊就好了,」楊戩對著太公望一笑,但是眼神堳o帶著一絲愧疚,「你才光到宮堣@天就昏倒了兩次……我……」他的身體是不是真的很弱啊?還是……

仔細想想,太公望兩次之所以會昏倒,一是與他初遇,二嘛……好象也是因為他?
楊戩想著想著,臉色越來越陰沈;而站在一旁的太公望注意到楊戩的表情,心媟t叫不好。

他現在這一張好像被遺棄的小狗表情……是在自責嗎?自責自己上岸昏倒兩次全是肇因於他?
等、等等……萬一楊戩真的因為這什麼鬼自責感而把他撇到一邊去的話……那、那他……

不行不行不行……

「楊戩……」太公望試著輕描淡寫的帶過自己之所以會昏倒不是因為他的理由(雖然事實本來就是如此…bbb),「其實,是我自己身體不好的緣故,你是我的恩人,但是昨天卻一直給你惹麻煩,我心堹u的很過意不去……」

「……這種事情就不用在意,畢竟身體的事情是不能勉強的啊。」楊戩聞言,心堛漱@顆大石終於放下。

聰明如楊戩,他當然有注意到太公望語氣中的刻意略過,而他自己也十分明白太公望會昏倒的理由和自己或多或少也有點關係,但是,太公望的話卻間接的告訴他:不用太過於自責。
太公望這樣說,讓楊戩的心媟P到十分高興。

他不喜歡,太公望因為這樣子而對他懷著芥蒂,甚至開始避著他……
楊戩自己也覺得不可思議。僅僅才一天的時間,他就已經變得……這麼在乎太公望了……

「現在覺得怎麼樣?」
「嗯……已經沒問題了。」只要楊戩別再抖出一些足以讓他氣到上氣不接下氣的聳動內幕的話……

「那麼……」楊戩的眼神瞄向了窗外,「你想不想到市集走走,透透氣?」
「市集?」嘴邊反復咀嚼著這兩個字,太公望這才注意到自己的肚子還真的有點餓……

「宮埵Y飯的規矩多,而且又麻煩。不如去市集上填飽肚子,既不用勞師動眾也吃得自得其樂,」或許是宮堛漕熊弘}仗嚇著太公望了吧?楊戩憶起昨晚太公望對著桌上的刀叉發愣以及折斷叉子的模樣,覺得好笑又覺得恐怖,「你覺得怎麼樣?」

「好啊!」太公望對楊戩漾滿了一個大大的甜笑,「楊戩,你真是好人。」
「這沒什麼……」楊戩不好意思的回答,不知不覺間,他又紅了一張臉。

「那麼,我們走吧。」
「好。^^」

跟在楊戩身後的太公望看著楊戩的背影,唇邊慢慢地躍上了一抹笑容……

就連太公望自己也沒有發現,這一抹笑是自他上岸來從來未有過的,純粹的微笑。

*   *   *

原來人類的生活這麼急急忙忙外加慌張混亂啊,這還真是給他上了珍貴的一課。

自上午太公望跟著楊戩出宮,來逛逛城中的市集後,太公望的上唇與下唇就一直處在脫離的狀態下;雖然自己一直緊緊跟隨在楊戩的身旁,但是眼前所見,那份人類生活獨有的忙碌,著實讓太公望吃了一驚。

市集中,人來人往的來回穿梭,各個攤販皆努力吆喝著,向人們推銷著自己所販賣的東西;有人忙著和老闆殺價、有小孩和媽媽吵著要吃蘋果糖、也有人一手提著菜籃一手拿著明細表,一副擺明是第一次上市集購物的模樣,臉上的慌張之色不以言明……

人類的世界,好有生氣……

太公望不禁拿海底世界與人類世界作比較;海底雖然悠閒自在,人與人之間的相處也十分的快活愜意,但是,或許就是太過平和了吧?除了投身警界,日復一日的工作之外,他從來就沒有覺得,自己有任何存在的實際感覺……

說來諷刺,但是無庸置疑:第一次讓他真正覺得,自己也有能力為他人作出一件,能夠證明自己存在的事情,正是太乙和玉鼎的私奔事件。

然而現在,他站在岸上,和這些忙碌的人們生活在同一個空間堙K…

一種前所未有的雀躍以及愉悅注入心稍,讓太公望的唇又再一次浮起了一個完美的弧形。

「太公望?」楊戩注意到了太公望的笑,「你怎麼了?」從沒見過他這麼笑,楊戩心堣ㄧT好奇──究竟是什麼事可以讓他笑得這麼開懷?

「楊戩,你們岸上……」太公望興奮的對楊戩說,但才一開口就發現自己用錯了辭,連忙改過後又繼續問道,「呃,你們的市集……一直都是這麼熱鬧的嗎?」

「是啊。」雖然覺得太公望的用詞有點奇怪,但是一時沒有想那麼多的楊戩還是笑著回答了他的問題,「這時候,所有新鮮的蔬果都會拿出來賣,很多人在這時候出來購齊一天所需。所以說,這時候的市集是最熱鬧、也最好玩的時候了。」

「好有生氣、好有活力……」太公望越笑越開懷,「或許我可以向老大提議一下,也改改咱們海底的風水……」

「什麼?」因為人聲越來越沸騰而沒聽清楚太公望說什麼的楊戩,不自覺的傾低身子。

「嚇!」突如其來的臉部特寫,讓太公望一時忘記先前的野望(←即以奪得楊戩的吻為職志bbb),慌張的向後退了一步,「你……別、別突然靠那麼近!」心臟差點從嘴巴跳出來!

「喔……不好意思。」也許是自己的長相給太公望太大的壓力了吧?(←喂喂!)楊戩摸摸鼻子,也往後退了一步。

「別說這麼多了,」太公望抹了抹臉,高興地搭起楊戩的肩,「來吧,夥伴(←?),咱們也快點來玩吧!」呵呵,太好了……有了這個家堸嚘〞髐s銀山的楊戩錢包(?),怎麼大吃特吃、大玩特玩,他也絕對不會心疼的!

「喔、喔……」

一路上幾乎是被太公望拉著跑的楊戩,望著眼前那個不停『衝鋒陷陣』的嬌小背影,楊戩的臉上雖然是掛著笑容,但是一條條黑線也慢慢的佈滿了他的俊容。

好、好、好心痛啊……(淚)

雖然他一向都不是很在乎錢這種生不帶來、死不帶去的身外物,但是……
親眼看著它們一個個陣亡在桃子、桃酒、肉包、豆沙包、小籠包、水煎包、珍珠餃、糖葫蘆……等這些食物跟前,楊戩真的很想搥心肝外加仰天長嘯一聲……

哪,瞧瞧,啊!這該死的小子又拿了三個紅豆餅……
唉……他的錢袋在不斷的失血,他的心也在不停的淌血……
嗚嗚,出來一趟就花了這麼多錢,回宮後五哥不用他的笑臉攻勢逼著他自掏腰包充公才怪……

不過,楊戩看著身旁嘴邊沾滿了豆渣的太公望,心堣S不自覺的覺得暖和。

值得吧?
出來一天,能夠讓他這麼高興……這個相對條件對他而言,還是滿划算的。

*   *   *

接近黃昏時刻,廣大的海岸被即將沒入的夕陽染的一片豔紅;楊戩兩手捧著剛榨好的桃汁,走向坐在碼頭旁欣賞海面夕景的太公望。

「太公望。」楊戩將桃汁遞給太公望,並揀了一處在他的身旁落坐。

「啊,謝謝。」太公望帶著笑接過,「楊戩,不好意思喔,害你花了這麼多錢…」

聽起來像是道歉的字句,但是楊戩看來,在太公望那雙頑皮的眼神下,好像根本就找不到絲毫的『歉意』;充其量,那也只能算是一點點的……不好意思。

「不要緊。」反正他也不在意。畢竟,他只要太公望能玩得盡興就好了,「咱門先歇一歇,等會再回宮吧。」

不要緊?太公望聞言,不免有點驚訝。
雖然,他老早就知道,楊戩就算再怎麼心疼也應當不會對他發脾氣才是,但……
想像歸想像,當他真正聽到那句『不要緊』時,心媮椄O會有些不自在……

自己明明就是和他非親非故,為什麼,楊戩可以對一個素不相識的自己這麼好?
若是再說的深入些……太公望想起楊戩昨晚在餐廳與其他王子們的對話。

他……為什麼可以容忍那兩個人……這樣對他?

太公望喝著桃汁,在帶有絲絲鹹味的海風吹拂下,他不自禁地仰首看著楊戩那張面海的美麗側臉。

「你對每個人,都是這麼寬容的嗎?」

「啊?」不明白這個問題的楊戩,回過頭看著太公望的臉。

「楊戩……」太公望一直對於昨晚的事情耿耿於懷,所以他儘量壓下自己激動的情緒,試著用旁觀者的口吻提出問題,「昨晚……就是你師匠的事……」

「怎麼了?」好端端的,沒想到太公望會提起昨晚的事情,楊戩一臉興味的看向他。

「你不生氣嗎?」想不出來什麼婉轉的辭,太公望只好直說。昨天,他雖然把話說的很漂亮,但是……楊戩那種淡淡的遺憾,還是存在著啊……

「生氣……」楊戩在唇邊喃念了許久,最後才對太公望露出一笑,「被你察覺到了嗎?我還以為我藏的很好呢……」

因為自己也有和你相同的情緒嘛……太公望苦笑。
如果楊戩對玉鼎的憤怒最後化為淡淡的遺憾,那麼……他對於太乙的憤怒也許就是變質為破壞性的舉動了吧……
現在想想……自己的所作所為真是羞恥……(||||||||)

「其實……不瞞你說,太乙剛來的時候,我的情緒真的滿激動的喔。」楊戩頗難為情的搔搔頭,憶起那天自己和太乙那劍拔弩張的氣氛,現在想想就覺得丟臉。

「難怪……太乙才第一天上岸就帶著全身的傷來找我哭訴……」原來罪魁禍首就是這小子。

「你說什麼?」

「喔……沒什麼。」太公望揮揮手,又想轉移楊戩的注意力,「既然如此,你為什麼現在又容忍了他們兩人,還願意讓他們私奔呢?」

「嗯……可能是拗不過太乙的纏功吧?」楊戩對太公望一笑,「我說了你也許不相信,不過太乙的真正身分是一個人魚,聽說他為了師匠、為了上岸,可花了不少的功夫,不但公假私用,而且好像還拜託他的一個朋友替他媕野~合咧。」

「是人魚啊……」嗯……你說的那個朋友正巧就是區區不才敝人在下我,「你……就為了這個原因?」會不會太薄弱了些?

「……」楊戩一愣,一會後才回答,「……其實,我最主要是為了師匠。」

楊戩自太公望的身邊起身,「自師匠教育我時算起,有十幾來年了吧?我們七個兄弟自幼失去父母,所幸大哥能力出眾,不但穩定了國家秩序,還請了當時暫居我國的劍士玉鼎真人進宮護衛,並且擔任起照料最年幼的我的工作;現在說來,我對於師匠的感情,或許早就已經遠超過於幼時記憶模糊的父母了吧。」

「……所以,越是在乎,越不希望隨便將他交給別人,讓他的生命埵A也不是以你為中心,是不是?」太公望頑皮的對楊戩眨了眨眼,唇邊儘是曖昧的笑意。

「或許吧……」楊戩沒好氣的看向太公望一眼,「不過,請你別說得這麼曖昧好嗎?我對師匠只有孺慕之思而已,才不是像你說的那樣……」

「哦?這咱們就心照不宣了,自個兒怎麼想只有自個兒才知道啊。」

聽著太公望的話,楊戩真是哭笑不得,「太公望……你真是一個奇怪的人。」

「怎麼這麼說?」雖然他本來就不覺得自己有多正經,但是這句話從楊戩口中說出來,還是覺得有點奇怪。

「我說了,太乙他是一個人魚,怎麼你還一副無所謂的樣子?你難道……都不會覺得很奇怪嗎?」那時,他可是聽師匠對他整整勸說一整天,才接受了太乙是人魚的這一個事實耶!

「……怎麼會奇怪?難道你不知道人類和人魚是同時存在於地球上的嗎?」他們人魚沒覺得人類奇怪就好了,現在他這一個人類居然敢覺得人魚奇怪!?

「知道是知道,我也沒有要貶低人魚的意思,但……」楊戩注意到了太公望口氣中的些微怒氣(雖然不知道為什麼),連忙澄清,「也許是人與魚之間隔離太久,生活方式迥異,以致於有種難以言明的隔閡吧?」

雖然是生活在同一個地域,但是……畢竟是落差極大的環境,不管是哪一方闖入了另一方的生活,都會顯得突兀吧?

「但是……」太公望對著楊戩一笑,「在玉鼎和太乙之間,並沒有看見這一層隔閡,不是嗎?」

「……嗯。」這也就是,他一直覺得很不服氣的地方。(←……楊戩好像被我寫成有戀師情節||||||||||)

「你所謂的隔閡,只不過是因著時間而漸成的,同樣的,你只要願意去正視他,願意用時間去消弭他,那麼這些隔閡障礙,終究會化為子虛烏有之說的。」太公望一手搭起了楊戩的肩,「像現在,你不也正是消除了對於太乙的那層隔閡感了嗎?」

只要願意說出來,就代表願意去正視;若願意正視,那麼,疙瘩也就不會存在了。
楊戩,你……懂了嗎?

一方面是說給楊戩聽的,但是……
也許在另一方面,這是用來說服自己的……對吧?

「………」瞭解了太公望話中的意涵,楊戩緩緩的抬首,將自己的手掌闔上了太公望的手背,唇上露出了一抹極美的笑容,「謝謝你,太公望。」

算是禮貌性的,太公望也回給了楊戩一個笑容;映著夕陽餘暉,楊戩腦後的青絲彷佛就像是被火撩過野原一般,染上了十分妖魅冶豔的色澤。

………等等!
『夕陽餘暉』!?

太公望看向海面,發現太陽早已不知不覺的沒入海洋,徒留一片墨色的闃黑……
那、那、那………
他不是只剩下………一天的時間嗎?(泣)

「太公望,咱們得快點回宮了……天都暗下來了。」

「………我。」

「別我啊我的,快走了吧,不然我又要讓二哥刮了。」楊戩拉起太公望的手臂,就這樣急急忙忙的要回皇宮。

「呃……」不知道怎麼開口的太公望,現在只想找個法子讓楊戩停下腳步(好讓他強吻=__=bbb),「楊戩,我一直忘了問你,咱們見面的第一天,你到底是在海邊幹什麼?」

如太公望所願,楊戩果然是停下了腳步,但是……

「……我,我在練習適應水……」終於,楊戩還是對太公望老實招了。

不過楊戩的老實,卻讓太公望瞬間當機。

啊、啊?
練習適應………水?
不會吧……

「你……不習慣水嗎?」太公望突然有種很不好的感覺。

「是啊。」楊戩尷尬的回頭,「其實,我是一個旱鴨子……」

待續

後記

這一集的約會部分,是從《小美人魚》堶捧Q到的。市集那段、河邊那段在卡通中都非常的浪、漫^^////(只不過又被我寫成這個樣子……|||||||)

還有,『楊戩錢包』其實是來自《東京天使保鑣》中的『龍二錢包』……(爆)

下一集就可以完結了,但……
正在為著結局煩惱中啊……=___=

總覺得,不管怎麼寫都不能滿意……(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