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魚人

※ ※ ※ ※ ※ ※ ※


如果可以選擇,你要不要帶一隻連下澡盆都要再三思考的『旱鴨子』下『海』?
……沒人想吧。

但是,甩也甩不開、賴也賴不掉,你能怎麼辦?
是要回家挨拳頭,還是叫那隻鴨子扛整桶氧氣下海去?

章之五

「旱鴨子……」太公望兩眼佈滿血絲,蓬頭亂髮,現在正以頭下腳上之姿倒掛在床上的他,似乎是一夜不得好眠。

昨天在海邊聽到這個驚人內幕的太公望,雖然沒有像之前兩次氣到昏倒,但是他的精神仍舊受到了相當大的打擊;等到一回到皇宮,太公望便先離開了楊戩的身邊,跌跌撞撞的回到自己的房間內,為自己可憐的際遇獨自悲傷。

「為什麼……為什麼我這麼倒楣……」先是遇上男人不說,他好不容易下定決心要奉獻自己的初吻給楊戩之後,他居然又抖出這種足以讓人抓狂的消息……

是流年不利嗎?還是他真的在無意之間做了太多壞事,報應轉著轉著就報到他的頭上了?

「沒有想到,楊戩居然是個旱鴨子……」唉,不諳水性的他,若是變成了人魚……天啊,那不是就只有被淹死的份嗎?他雖然很想、很想快點把楊戩給拖下海交差,但是,他怎麼樣也不能讓楊戩因為自己的緣故而讓他葬身海底啊!!

……沒錯,不管會發生什麼事、也不管會遭到什麼處罰,無論如何,他都絕對不能害死他。

上岸來的這兩天來,自己已經給楊戩帶來了這麼多麻煩,再加上,昨天又花了他這麼多錢……(雖然說,那時的自己是一點歉意也無,但總還是會對對方有一絲愧疚)

楊戩可以對一個僅僅認識兩天的自己這麼好,而他,又怎麼可以在這個緊要關頭只為了自己著想而枉顧楊戩呢?

現在,是該好好想想,他,能夠為楊戩做些什麼的時候了。

「楊戩……」

腦海中一有了這個念頭,在無形中更促使著太公望加快了自己穿衣的動作;等到穿完衣服之後,太公望便立刻奪門而出。

被一片和煦的暖陽照撫,清晨的皇宮長廊顯得十分的寧靜,只有三三兩兩的侍女在打理廊道上的清潔。太公望一見到有人,便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向她們詢問楊戩房間的『方位』,也不過那些侍女們的反對(說這麼跑去會打擾到她們心目中的夢中情人的安眠),就頭也不回的直衝向楊戩的房間。

「楊戩!!!!!」也不管房內的人兒是否沉睡著,太公望仍然大剌剌的一掌拍開楊戩的房門,三步併做兩步的走向楊戩的床邊。

「……太、太公望?」楊戩揉了揉惺忪的紫眸,對於這名貴客會一大早出現在他房內的理由感到相當不解。

昨天晚上,他不是才無精打采的獨自回房嗎?(甚至連晚飯也沒有吃……啊,不過那也許是因為他在市集吃太多的關係吧……)怎麼現在,突然一大早跑來找他不說,他的那張臉……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嗎?怎麼,嚴肅得讓人寒毛直立……?

「太公望……你是不是哪裡不舒服?」他現在也只能做出這一個推測了……

「不是。」太公望看著眼前的楊戩,努力揮去了滿腦子的邪念(?),轉身向衣櫃並且開始動手翻了起來。

「你是不是昨天吃壞肚子了?我這兒有五哥昨天給我的腸胃藥……」

「擱著。」太公望從衣櫃拿出了楊戩平時最常穿的那一襲青衫,但好像還是不太滿意似的,又再度往衣櫃的最深層翻去。

「你究竟是怎麼了,還是……你又餓了?」不會吧……

「安靜。」終於找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太公望嘆口氣,再度轉身走向楊戩的床畔,並且自動的落坐在楊戩的身邊。

不是很習慣別人的突然靠近,楊戩眨著紫眸,一瞬也不瞬著看著太公望那一頭被陽光映得火紅的髮,一時之間,竟又迷炫了起來。

這是第幾次,對太公望有這樣的感覺了?

「楊戩,你……現在給我聽好了。」沒有注意到楊戩的注視,太公望壓下了他滿腹的笑意,刻意忽略過楊戩身上『品味獨特』的睡衣,對楊戩正色說道,「我一定會對你負責的,但是,你……也要給我爭氣點,知道嗎?」

「…………啊?」楊戩聞言,這才回過神來,但是……負、負責?

什麼東西啊???

「這,」太公望看著楊戩的表情,不禁莞爾,頑皮的性子在此刻又油然而生;他沒有預警的執起了楊戩的手,輕輕地在他的手背上印下了一吻,「…就是約定。」

海風吹撫過微啟的落地窗上,那上好絲綢製的水色窗簾;當紅髮公主的唇輕撫過青髮王子的手背時,天地瞬間無聲。

就連青髮王子此刻胸臆中,那急躁鼓動而不能有片刻止息的心跳,亦清晰可聞。

「太、太公…望……」他、他、他……他知道他在做什麼嗎?被這麼突如其來的一吻,楊戩不由得一愣,滿腦的思緒也在瞬間全部糊成醬糊,無法轉動。

「吶,把衣服換上吧。」太公望對不知所措的楊戩眨著眼笑道。

現在……他真的覺得,能夠讓他遇見楊戩……或許,並不是一件很糟糕的事情。

*   *   *

《同一時間.海底.人魚國》

「找不到太公望的蹤影?這是什麼意思?」聞仲坐在辦公室,冷眼看著天化與蟬玉兩人呈上來的報告。

「呃……就、就是太公望他……」幾番琢磨,蟬玉還是決定據實以告,「他不見了。」

「不見?」聞仲的音調逐漸拉高,手上的禁鞭也開始蠢蠢欲動,「你們到底有沒有好好交代我給他的任務?」

「有啊,我們全都告訴他了,」天化抓著頭髮,一張不勝煩惱的表情,「而太公望自己也跟我們說『沒問題的』……」

「……他該不會以這為藉口,連夜溜走了吧?」蟬玉撫著下巴,緩緩的道出她的看法。

「蟬玉!!!!!」天化急急忙忙摀住蟬玉的嘴巴,這女人,難道想被老大的鞭子掃到嗎?這麼老實的話居然也敢說出來?

果然不出天化所料,聞仲此刻的殺氣漸漸凝聚,第三隻眼也陡然爆睜,「妳、說、什、麼?」

「不過說不定,太公望他是去工作也說不定喔。」被天化的眼神警告,蟬玉這才又換了另一種,也許不會被挨罵的說法。(真是有備而來啊,蟬玉……bbb)

「……這是什麼意思,妳說清楚。」

「太公望很可能是吃了變成人類的藥,上岸去找一個準備要帶下海的人類了。」

多虧他們有先見之明,在太公望失蹤後的第二天,她和天化就已經找到了雲中子,警告他若不說出那些藥的藥效,他們就要把他給扔到牢裡吃牢飯;幸運的是,他們不但得到了想要知道的事情,還意外知道了太公望為了任務,竟也服下了變成人類的藥,上岸去了。這個消息,可是從賣藥的那傢伙口中逼供出來的,所以,可信度應該挺高的才是。(←想必一定又用了什麼恐怖的逼供法了吧)

「……他就這麼不想把太乙抓回來,寧願一個人上岸?」聞仲越想越不對勁,太乙不是丟下了太公望自己上岸去了嗎?不管是誰,應該都會很痛恨對方的背叛才是啊,怎麼……「難道,太乙的走和太公望有關?」

太、太、太厲害了!!!天化和蟬玉聞言,不禁向聞仲後退了三大步。
就連這樣子,老大居然也猜的出來!?

「組、組長……你就別管這些無關緊要的事情吧,現下最重要的是太公望的行蹤去向啊!」天化連忙轉移話題,就希望老大可千萬別再把問號兜回自己的身上。

「……你說的沒錯。蟬玉,妳知不知道太公望什麼時候會回到海底來?」

「只有三天的藥效,我想他今天就會回來了。」

「……好,命交通課全面封鎖陸海之間的各個通點,只要太公望一回來,馬上帶他來見我。」

「是。」好險,難得老大沒有多為難他們;天化和蟬玉領了命,就要轉身去找交通課的組長。

「慢著,」聞仲依舊沒有忘了他最愛虐待下屬以及讓他們工作超時的嗜好,「你們兩個,現在給我去海岸邊駐守,想辦法給我找到太公望,並且監視他,別讓他在緊要關頭又溜了。若是時間到了找不到人,我唯你們兩個是問。」聽說那個太公望是以愛開溜著稱,不過,他倒是很想瞧瞧他的能耐,佈下了這麼多重防線,相信太公望今天是插翅也難飛了。

「什麼!?」我的天啊………

*   *   *

究竟是他會錯意,還是他想太多?沒有想到,太公望所謂的『負責』……是……

「楊戩!你在水裡手不動怎麼浮得起來啊!!!你想當一隻垂死的天鵝嗎?」太公望站在游泳池畔,一手拿著教鞭手舞足蹈的對楊戩揮舞著。

「咕嚕嚕……呼……(啪沙啪沙)」當池中的楊戩快要滅頂的時候,他勉強聽到太公望的狂吼聲,才努力的四肢並用,想要讓頭快點脫離那片恐怖的池水,以免真的一命嗚呼。

「楊戩!!!誰叫你手腳同時一起揮的!你是想早點死啊?有節奏一點,好嗎?就像跳舞一樣,游泳也是講究節拍的!!」

「咕嚕嚕……呼……(啪沙啪沙)」這個,楊戩可就聽不懂了,他現在滿腦子就只有一個念頭,就是想要趕快游上岸!

他作夢都沒想到,學游泳居然這麼恐怖!他才剛剛換好衣服,太公望便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把他拉到最深的池邊,連一聲招呼也沒打,就一腳把他踹下去。太公望在岸上叫罵,他在水底掙扎,這部《垂死的天鵝》戲碼已經上演了三十分鐘(這樣還沒事?),他好累,他……他不要再練了……

「楊戩!!不要在原地打轉!!!你想讓自己累上加累嗎???」完全不知道楊戩已經萌生退意,太公望不解的看著楊戩打轉的動作。

「咕嚕嚕……呼……(啪沙啪沙)」為什麼……為什麼他在轉圈圈呢?他……他想要游到岸邊啊!!!

楊戩一緊張,手腳的動作就顯慌亂,本來在水裡游了三十分鐘就已經很累了,再加上現在的這一個動作,讓楊戩瞬間四肢產生了不適;掙扎的動作慢慢停止了,但是楊戩的身體也漸漸的沉下水去……

「太、太公望……」

「啊!糟了!!!」看到楊戩發生異樣,太公望慌張的馬上跳下水,憑藉著自己高超的泳技,很快的就把楊戩給帶到岸上。

「咳、咳咳……」楊戩的頭後靠在牆上,頭轟轟做響,讓他感到非常難受。

「楊戩,你還好嗎?」太公望遞了一條毛巾給楊戩,看他這個樣子,太公望不禁有點心疼。

「太公望……你、你是第一次教人游泳嗎?」

「是啊。」在人魚國多好啊,每個人都會游泳,根本就不用教嘛。

「你知不知道,你的教法……很不溫柔?」這哪算是教?根本就是謀殺……

「可是,這種方式卻是成效最高的。」

「太公望……」楊戩一直很想搞清楚,「你為什麼突然要我學游泳?還說……什麼『負責』之類的話?」

「我……」面對著楊戩的疑問,太公望一時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他。

……早就知道他會問起了,但是……該跟他說實話嗎?說,還是不說?
若不說,楊戩恐怕不會甘心情願的學游泳;不過……
若是說了………楊戩他,會不會……

「……楊戩,你先休息一下,我下去游幾趟,你要仔細看了。」終於,太公望還是不決定和楊戩說明,他身形一閃,便躍下了水;平時,他是最討厭游泳的了,但是,現在他卻寧願逃避到水中,逃避著楊戩的問題。

之所以會對楊戩這麼執著,究竟是任務,還是自己的私心?
他……已經搞不太清楚了………

「太公望……」楊戩坐在岸邊,看著太公望的泳姿,一方面,心底也在疑惑著。

為什麼,為什麼不和他說呢?
太公望,究竟是在對他隱瞞著什麼?此刻,關於太公望的一切,楊戩都慢慢地回想了起來。

三天前,他在海邊第一次遇見太公望、談及『家人』時,他那僅僅而一瞬難以察覺到的複雜神色、在市集時,他那些奇怪的問句、一說到『人魚』,便不知為何的義憤填膺。還有……

『難怪……太乙才第一天上岸就帶著全身的傷來找我哭訴……』

莫名其妙的關心起玉鼎師匠和太乙的事,並且,那種在乎與薄怒,都在在的顯示出太公望一定和師匠或是太乙之間曾有過什麼過節……

「和太乙……之間?」楊戩撫著額沉吟微思,當他將上列疑問皆再一次的統整之後,心中自行理出一個極不可能但卻又極有可能的答案。

「不會那麼巧吧……」楊戩吶吶道,再度抬首望向此刻泳池中,太公望那矯健流利的泳姿。仔細一看,他手與足的擺動都出乎意料的自然,並沒有激起很大的水花,但是無論速度或是動作都極為流暢無阻……

他就像是原屬於河流中的水一般,潺潺流動……

沒錯。太公望與水之間,契合到像是自然而然、也像是相生相屬。看著眼前的太公望,一個想法不自覺的流入楊戩的腦中。

太公望簡直……簡直就像是……

「太公望很像是一條魚吧?」五王子不知何時走到了楊戩的身邊,對楊戩這麼說著。

「五哥……?」

「哎呀,那位可愛的Baby在教你游泳嗎?」長王子也從五王子的身後探出頭來,「小五說的沒錯,真的就像一條魚一樣,很會游啊。」看來他小弟找到了一個很好的老師了。

「……魚……」楊戩反覆的重複著這一個字,心裡不知為何漸漸地越來越煩躁。

太公望,和……人魚……之間……

他曾經聽師匠說過,人魚在一生中可以變成人類一次,而能夠在岸上待三天,等到時間到了,人魚就必須回到水中,並且永遠不能再次上岸……

如果……如果太公望他真是人魚……那麼,是不是就代表著……
他,再也不能見到他了?

「小弟?」長王子和五王子不約而同的出聲喚了楊戩。怎麼,今天的楊戩傻傻的?

「啊……?」楊戩聞言,才正要抬起頭的時候,突然發現了在城堡外不遠處的岩岸(城堡內的游泳池有一片面海的落地窗),有著兩道極為奇怪以及……詭異的人影;而待楊戩仔細一看的時候,便二話不說的轉身跑出,留下仍然逕自游泳的太公望和對於楊戩莫名行動一頭霧水的長王子和五王子。

*   *   *

「老大那個沒有『魚』性的冷血動物……」蟬玉倚在岩礁旁,懶懶地玩著手中的貝殼。

剛剛領了命,要到岸上來監視太公望的天化和蟬玉,不知道是運氣極佳還是上天眷顧,他們才剛浮上水面,就看到不遠處的某座城堡內,太公望正拿著教鞭蹦蹦跳跳的模樣;沒有想到首次出師就這麼順利的天化和蟬玉,此刻緊張的心情也舒緩了大半,於是他們兩人便找了一處較為隱密的地方藏身,順便執行任務。

「算了,蟬玉,妳就少說兩句吧。」天化的兩眼仍然盡職的凝視著城堡內,「放心吧,咱們的任務就快要結束了。」

「說到任務……」蟬玉原本渙散的意識又被天化集中了起來,她挨到了天化的身邊,搶過天化手中的望遠鏡(出發之前到太乙家A來的),也往城堡方向看過去,「那個青色頭髮的男人,就是太公望的『目標』嗎?」

「看太公望的行動,我想……應該是的。」呵呵,真慘哪,對象居然是個男人……

「奇怪……太公望為什麼在教那個男人在游泳?教到一半之後,他還自己跑下去游?」就她所知,太公望不是出了名的討厭游泳嗎?怎麼現在對水又這麼懷念了?而且,最重要的是,太公望他……不會是忘了任務吧?

「看這個樣子,太公望似乎還沒有去吻那個男人。」天化再也忍不住想要狂笑的衝動,「不過如果換做是我的話,我可能也是會再三猶豫吧。」

「這不一定。」她想的可不像天化一樣,「依我看哪,太公望搞不好和那個美人是來真的哦。」

「來、真、的?那個把食物看的比任何事都重要的太公望?」天化的興趣被蟬玉勾起,「呵呵……那我可要好好仔細瞧瞧。」

人與魚之間、還有男人與男人之間……沒想到那小子談起戀愛來還真是天雷勾動地火外加驚世駭俗咧!

「天化,望遠鏡給我。」蟬玉說什麼也不能放過這麼正點的畫面。

「才不要,妳一個姑娘家看這東西也不知道害臊?交給我比較保險,我保證會幫妳實況轉播。」

「黃天化,他們兩個又還沒做,你那麼猴急要幹什麼?給我!」

「鄧蟬玉,就是還沒做才值得期待!別碰!」

「給我!!」
「別碰!!」
「給我!!!」
「別碰!!!」

為了想要當場目擊太公望獻吻的情景,天化和蟬玉此刻已經不顧一切的拉扯了起來,兩人由於太過專注於你爭我奪,所以完全沒有注意到一個向他們走近的身影。

「嗯,請問……」楊戩興味的看著眼前的一男一女,唇邊帶著一抹假意的親切笑容。在城堡中就覺得這兩個怪怪的,沒想到,前一刻還躲躲藏藏的他們,下一秒居然就光明正大的大聲嚷嚷……

他們……是希望別人趕快來發現他們嗎?

「………」
「………」

在聽到第三者的聲音後,天化和蟬玉陷入了一模一樣的沉默中;沒有想到事件的『男主角』會親自找上門!在互相大眼瞪小眼一陣過後,兩人很有默契的斂了斂神色,二話不說的就要潛回海底去。

「等等。」想溜?楊戩動作很快的向前跨了一步,在他們鑽到水底之前,輕輕地抓住了蟬玉的沖天髮辮,「我,有些事情想要和兩位談談。」

「痛、痛痛痛───!!!!」蟬玉的動作因為楊戩的舉動而頓時停擺。原來,被人揪住小辮子就是這種滋味?

「………」見苗頭不對,天化摸摸鼻子,想趁楊戩還沒把腦筋動在他頭上時,趕緊求個全身而退。

「黃天化,你別想溜!!!!」非常喜歡拖別人下水的蟬玉,此刻說什麼也不能讓她現在唯一可以依賴的人給跑了!

「………可以請你放開你的手嗎?」唉,不能溜了……接受到了蟬玉的怒視,天化嘆了口氣向楊戩提出要求,「還有,只要你不為難,我保證,我們會回答你的問題。」

「謝謝。」楊戩一笑,之後,便馬上切入問題中心,「你們……是人魚吧?」

「………」天化和蟬玉對視一眼,認為這件事沒有什麼好隱瞞的,所以蟬玉在回視楊戩的目光時,抬起了她的鰭以表示自己的身分。

「你們……沒事跑上岸來,還一直往我這邊看是在幹什麼?」

他……發現了?天化和蟬玉兩人暗叫不好,他們還以為,他們監視得天衣無縫!(梨:只有你們以為……bbb)

「沒、沒有啊,我們只是看今天天氣這麼好,想要一起浮出水面賞……賞……」蟬玉邊說,邊從天化的手邊搶過望遠鏡,「賞鳥。」

「……賞鳥?」楊戩再從蟬玉的手中拿過望遠鏡,「妳拿著這玩意直往我家看,還說在賞鳥?怎麼,我家是鳥籠啊?」那他不就成了鳥?

「我……」蟬玉嘟起嘴,索性就和楊戩耍賴到底,「反正,眼睛長在我的臉上,我愛看哪兒就看哪兒,不關你的事。」

「妳……」哪有人這樣的?理虧還理直氣壯?

「好了,」蟬玉對楊戩伸出手,「把東西還給我吧。」

「………」心不甘情不願的楊戩瞪了蟬玉一眼,再看了看手中的東西後,心裡忍不住又嘆了一口氣。

他是怎麼了?就算……就算這兩個人是人魚,又能夠代表什麼?他們不一定和太公望認識(更何況,太公望的真實身分都還有待商榷),再這樣問下去,恐怕也問不出個所以然來……與其花時間在這裡磨蹭,倒不如趕緊回城堡去再向太公望問問比較實際。

唉,剛剛的自己也真是太魯莽了,居然就這麼沒頭沒腦的衝了出來……

「好吧,還妳……」在無可奈何之下,楊戩終於決定要把望遠鏡還給蟬玉。但是就當楊戩舉起望遠鏡時,眼角的餘光卻意外瞄到了一個寫有名字的記號,「……『太乙』?」

回想起那個發明狂太乙的怪癖,楊戩的心臟瞬時急劇地跳動了起來。
這個東西……這個東西也是他作的?

不知道楊戩為何突然提起太乙的名字,天化本能的回答了楊戩,「怎麼,你也認識太乙嗎?」

『也』?楊戩的注意力集中了起來,「你的意思是說你認識太乙囉?」

「是啊,」渾然不知自己被套話的天化,健談地向楊戩介紹,根本就沒有注意到在一旁對他猛使白眼的蟬玉,「太乙他不但是咱們海底難得一見的機械人才,還是太公望那個倒楣鬼的搭檔喔。」

「太乙的搭檔是……太公望?」太重要的消息了!!!

「黃天化!!!」蟬玉抖著身子,揪起天化的耳朵大吼,「你……你怎麼可以把太公望的身分和這個人類說啊!!!你這個豬頭─────!!!」他忘了這個男人就是太公望的目標嗎????

「可是,他不是……認識太乙嗎?」

「重新和各位自我介紹。我叫做楊戩。」說著,對天化及蟬玉投以一個看似溫和,實則讓人毛骨悚然的微笑,「的確,我認識你們口中的太乙。不過,我對於太公望的事情……更有興趣。」

「你、你、你想幹嘛……?」

「沒、什、麼,只是想和二位聊聊,嗯……比方說,太公望為什麼上岸……之類的話題。」楊戩從身後掏出了三尖刀,抵在天化和蟬玉兩人的脖子上,「你們以為如何?」

「你……冷、冷靜一點……」

「呵呵……」楊戩笑得好不燦爛,「我相信,我們一定會聊得很『愉快』的。」

*   *   *

玩完了……

一切,都玩完了……

才剛剛從泳池裡爬出來的太公望,在不見楊戩的人影後,甚至連身子頭髮都沒有擦乾,草草換上了原來的衣服後,便無神地往自己的房裡去。

「唉……」這幾天的他,怎麼總是在嘆氣?

距離藥效消失的時限,只剩下不到三個小時。就算他再怎麼天才,他也絕對不可能教會楊戩那個小子游泳的……

老實說,如果以常理判斷的話,這其實是一份很容易的工作──畢竟在他一上岸的時候,他的『目標』就已經乖乖的站在岸上等著他了。楊戩沒有因為撿到他就跑得老遠,也沒有把他扔到一邊去放他自生自滅;相反的,他對他的照顧真的可以說是無為不至(這也就是為什麼他每天都要遭受到一堆殺人目光洗禮的原因),照理來說,他應該是可以有很多機會可以下手才是啊……

如今演變到這種情況,看來,他的失敗的確是他咎由自取,玩過了頭……誰都怨不得……

唉,罷了罷了!雖說這一次任務失敗,不過看在他之前的輝煌戰果上,聞仲老大應該是……不會對他怎麼樣的……吧。(←說的真是沒信心……bb)

但是……

楊戩呢?

如果照雲中子的說法,他……這一次回到海裡,就再也不能到岸上來了耶。這是不是意味著……他……

不能再見到楊戩了?

太公望晃晃頭,想要甩掉滿腦子的奇怪想法,「……不能再見到那傢伙關我啥事?」幹嗎好像……他很捨不得楊戩似的……

捨不得……?

唉。
老實說,若是以後真的再也不能見到楊戩的話……他還真的是會有點寂寞…

楊戩怪雖怪,不過,他對他是真的滿不錯的。
不但為他打理一切,楊戩還有鑒於怕他在宮中吃的彆扭及不習慣,甚至還親自帶著自己到市集去逛逛……

能夠上岸遇到這麼有趣的人,的確是滿難得的。

「這……就算是我沒白來岸上這一遭囉。」太公望直視著窗外那片雖湛藍如昔,但卻不知為何隱上一層濛濛紅焰的天色,唇邊有著一抹難以理清的笑意。

「很高興,能夠認識你……」

看來,他該結束這一切了;太公望整理了心情,以一絲絲眷戀及不捨的目光再次流連著四週。

「看來啊,沒辦法和你道別了……」

太公望望著自己的房門一會兒,而後,離去。

*   *   *

有時候,命運就是這麼奇妙。當你很努力地要找尋著某人時,卻始終都和他擦肩而過;但是,只要心底真正決定放棄後,兩人之間的磁場又會……牽引住彼此。

而將他,引導到你的眼前……

「……楊戩?」

給你一次,能夠重新挽回的機會。

*   *   *

「太公望。」楊戩背著海,對著太公望一笑。

這裡……似乎就是他們初遇的那個海岸嘛!

「楊戩?」太公望一臉的驚訝,「你怎麼會在這裡?」

「嗯……因為,誰叫你一跳到泳池裡之後就一直游泳,我很無聊啊,所以就自己出來走走了。」

「是嗎?」太公望皺皺眉。他無聊……?那他笑的一張很諂媚的臉幹什麼?

「你是出來找我的嗎?」楊戩說著,便向前一步拉住了太公望的手臂,帶他到了一處礁岸前坐下。(當然,楊戩仍然是離海水很遠……b)

太公望睨了楊戩一眼,「才不是呢。」這傢伙果然還是很自戀……「我還沒審你呢,居然連一聲招呼都沒打就自己跑掉,害我在那游得跟白癡一樣。」

「什麼嘛,是你自己先沒頭沒腦的跳下水的好不好……」楊戩漫不經心的回答著,之後,他試著不去看太公望的眼神,裝做若無其事的再次重複他方才在泳池旁問的問題。

「對了……太公望,你還沒回答我之前問你的問題耶?」

「嗯……?」什麼問題啊?

「你……為什麼要教我游泳?」楊戩說著,一邊以尷尬的神色用眼神瞄向太公望的手背,想要讓他想起今天早上,太公望對楊戩做的事,「還有……那個……」

「……哪個?」接受到了楊戩的問題,但還是看不懂他的擠眉弄眼的暗示,太公望的臉呈現了呆滯狀態。

「就是你……所說的……嘛……」不知道該怎麼表示的楊戩,索性加上了輕微的嘴唇動作。

「喔……」太公望終於恍然大悟,「這個啊。」太公望說著,便抬起了自己的手做勢要親吻,並對楊戩眨眼一笑。

「剛剛你在泳池,好像不是很想要回答我的問題……為什麼?」為著太公望可愛的動作而有一刻忡然,楊戩隨即甩甩頭,想要拉回自己的意識。

「………」

「太公望?」

「……會突然那麼積極的教你游泳,」太公望像是投降一般的嘆了口氣,轉首對著楊戩一笑,「那是因為……我發現我很捨不得你。」

「……你……」捨、捨不得……我?

「我很喜歡你這個傢伙,所以呢……」太公望說著,又舉起了楊戩的手,「才會想要做一些,能夠讓你永生難忘的事情啊。(笑)」

永生難忘……?呵……這招還真是高明啊。楊戩苦笑。

注意到了楊戩的表情,太公望愣了愣,「欸,你該不會因為我這麼做就討厭我吧!」
搞不好,他……很討厭別人這麼做?但是,他、他只是對他開了個玩笑而已耶!

「不,沒有啦……」只是你的方法和別人比較起來特別多了……

「既然沒有,」太公望起了身,「那麼,請你以後不要忘了我喔。」不過說實在的,若真要楊戩忘記他這個嗜吃成性而害他花了不少錢的人……可能會有點困難……(bbb)

「等、等等……!」什麼?這是幹什麼?他……他連重點都還沒有問到啊!!!
楊戩在慌張之下,連忙起身緊緊捉住了太公望的手,好像怕他在下一秒鐘就會消失一般。

「………」太公望不解的看著楊戩緊張的眼神,「楊戩……?」

「太公望,你……難道要和我說的話都說完了嗎?」雖然楊戩早已從天化及蟬玉的口中得知太公望的真實身分,但是,在他的心裡還是希望太公望親口和他說明,

並且,楊戩同時希望太公望能夠親口……向他……

「要說的話……」太公望在那一瞬間突然了解。原來……楊戩他已經……

既然如此,那就一切都好說了……

「太公望?」

「……我要和你說,」太公望緩緩的抬起頭,正視著楊戩的紫眸,「再見。」

「為、為什麼?」一直到最後,太公望還是沒有直接和他說出自己的身分;就連……他最想要聽到的那句請求……也……「還有時間,不是嗎?」

「……看來,你知道的不少嘛。」太公望笑了笑,「讓我想想,是哪個多嘴的傢伙敢掀我的底牌呢?」

「你真的要走?」楊戩又回想起天化對他形容的聞仲,心裡不禁起了陣雞皮疙瘩,「我聽說,你們的那個『老大』很不人道……萬一你無功而返,一定會被他剝一層皮的!」

「是天化和蟬玉啊……」會叫聞仲『老大』的,他光用一隻手就可以數出來,「放心啦,這兩個人說話最喜歡用誇飾法了,不會那麼嚴重的。」

「可是……」

「你別可是了,好不好?」太公望皺了皺眉頭,「我也很想把你帶走交差啊,但是,你卻又是那個死樣子……叫我怎麼下得了手?」

「……死樣子?」這下楊戩又聽迷糊了。怎麼,問題是出在他身上嗎?

「是啊。一看到你連浮都浮不起來我就心痛……你要想想欸,從今以後,你可是要永∼遠都生活在水裡耶!若是把不諳水性的你給拖下水,那豈不就等於像是一把把你給推下懸崖一樣?」

「不諳水性的我……」楊戩說著說著,像是陷入了沉思一般,不知在喃喃自語些什麼。

「可不是嗎?」所以說,楊戩或許要為他未來的悲慘命運負一半責任才是……

原以為楊戩就會這麼陰沉下去,但卻不料,楊戩居然在下一秒鐘狂笑出聲,笑得太公望一頭霧水。

「太公望……你之所以如此裹足不前,就是……因為這個原因?」

「請你不要說的這麼輕鬆好嗎?」這傢伙……幹嘛擺一張這麼欠揍的臉啊!

「我想問你,如果你把我帶回海底交差的話,那……我會變成什麼?」楊戩漸漸止息了笑聲,撫著因笑而抽痛的腹部問著太公望。

「當然是變成人魚啊。」

「那……請問,你有聽過哪一條魚不會游泳的嗎?」所以說,答案揭曉。

「………」聽了楊戩的話,太公望頓時石化成地藏王菩薩,愣愣的看著楊戩。

對……對耶。楊戩說的沒錯……

不會游泳的人,多半是無法在水中調節呼吸,其次的問題才是手腳的擺動;而人魚先天就可以在水中自行調節呼吸,所以,就算楊戩在變成人魚後仍然會不習慣,但是,只要勤練的話,效果自然會彰顯出來的……
真是的!他這個豬頭,怎麼會沒有想到呢?

但是……

「楊戩……你為什麼要告訴我這些?」

太公望直直地看向楊戩,不明白他這麼做究竟是為了什麼。
如果,他隨他到了海底,那也就是意味著,他……必須捨棄他在岸上的一切──無論是身分、地位亦或家人……皆然。

就為了個相識三天的他,值得嗎?

「……就套一句你說過的話,」楊戩笑著,待太公望還沒來得及反應的時候,便傾身在他的唇上留下一吻,「『那是因為……我發現我很捨不得你。』」

「………」

太公望聆聽著楊戩的話,雙眼眨呀眨的直視著楊戩,唇上的餘溫讓太公望陷入了一陣沉默當中。而在他腦中一片空白的那一瞬間,他突然回想起,之前他和雲中子的對話……

『喔,對了,我還有件事情要問你。我吃了這顆藥,如果沒有在三天的期限內吻到人,那我會怎?樣?』
『嗯,有兩種可能。第一就是變回人魚;而第二的話………』

他……他……他………
他沒吻到人,反、反而被吻了……?

太公望突然回復了意識,「你、你、你幹什麼吻我?」

「……」楊戩的眼神中同時也寫滿了問號,「不是……只要接吻,我就會變成人魚嗎?」他只是想幫忙……

「那、那也要我吻你才行啊!!!誰叫你自做主張的────######」太公望不可置信的看著楊戩。

「……接吻就接吻嘛,有什麼差別嗎?」接吻還有分誰先誰後?他記得那兩個人說過,只要接吻的話,太公望的任務就可以結束了,不是嗎?渾然不知自己犯下滔天大罪的楊戩,此刻只覺得自己被太公望吼得很冤枉。

「你……我……」太公望只覺得自己又開始頭暈目眩,一想到雲中子那個變態的物理學家,太公望的心就寒了一半。

他,以後到底會變成什麼東西啊………(淚)

這一切……都是那個愛自做主張的傢伙害的………

「等等,太公望……」發現太公望已經開始以哀怨的眼神注視著自己,楊戩的心裡又突然閃過一個極為不好的預感。

「如果我不幸變成了什麼噁心的黴菌的話,我第一個就要在你的身上繁衍孢子……」太公望說著,便揪起了楊戩的領子,

「聽見了嗎?你──這──個──渾──蛋!」

所以說囉,第二個可能性,除了太公望和楊戩外,大家……應該都知道吧?

『那個人類愛上了你,並且早你一步吻了你……』

『那?,你就永遠也不用回到海底來了喔………』

「喂、喂!!太公望!!別、別、別暈倒啊────!!!」



不負責任之後記

嗯,嗯……就、就這樣沒了。(心)←喂###
各位覺得,如、如何呀?(呆笑)

好吧,我承認……這一個結局很混、很混,連內心戲都被我『卡擦』掉一堆……
但是,沒辦法啊,我實在無法想像前四集都一直不正經,結果最後一集就突然變得很嚴肅的樣子啊……||||||(哀嚎)
況、況且,內心戲本來就是我的天敵嘛……(←真是有夠不負責任……bbb)

記得我家小妹看完時,她光只是丟給我一句:「不錯啊,有前後呼應。(←指師叔三度昏倒的事……||||||)」就讓我高興個半天……(汗)
因為,在寫完一直到尚未給她看之前,我一直以為這種結局是那種不管誰看都會不順眼的……(爆死)

也有想過重寫一次,但是,這實在是太……難坳了。

反正,結局嘛……還是這句話。^^bb

『從此,公主和王子過著幸福美滿的日子,終其一生……』

我相信,師叔一定可以在王子殿的呵護下快樂過活的。(不用再遭到老大的淫威,多好哇……)
所以,一切就這樣了。希望大家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