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魚人

※ ※ ※ ※ ※ ※ ※


『浮上水面第一眼看到的人是小朋友或是老婆婆……』
天啊!拜託,小朋友和老婆婆真的是事小,現在在他眼前蹦出了一個男人,老天是故意要整他嗎?

章之三

「嗯……」
溫暖的陽光透過了精致的落地窗,均勻地糝落在房內的床上;在被褥中的太公望翻轉著身子,在意識漸漸清晰之時,他伸出了手指揉著頭上一顆腫的大大的包。揉著揉著,突然感覺到周圍環繞著的氣味,取代了原先海底的冷濕,是一股乾燥、但是卻伴隨著具有陽光氣息的味道,雖然有些陌生,但是卻出乎意料的讓人感到舒暢。

「我是在…哪里啊……」太公望緩緩地坐起身,目光四處周旋著房內整齊雅致的擺設。
嗯,他記得……他好象吃了雲中子制的藥,然後死命的遊上岸,然後再……
奇怪,怎麼接下來的意識就有點模糊……?

摸摸被單,嗯…和在海底的濕重觸感不同,是乾爽而輕柔的;再看看四周,嗯…那些琳琅滿目的擺飾也沒有因為浸泡在海水底而漂來漂去,都是安安分份的各歸各位……還有,哇!他、他在用「鼻子」「呼吸空氣」耶!
人類的世界,真的是太神奇了……太公望不禁發出感歎。

對了!他現在已經到了人類的世界了嘛!那麼……在那之間,他……
他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

隨著手力無意識的加重,頭上的包疼痛俞增,讓太公望一下子回想起當他浮出水面時所遇到的遭遇。

『你、你還好嗎……?』
『你是,男、男、男人……?』

「那個長頭髮的娘娘腔……」太公望恨恨的咬牙,「都是那小子壞了我的事……」今天一整天,真的是諸事不順啊……

但是,見都已經見到了,他能夠怎麼辦?
……這又不是像邑薑家種的的桃子一樣能說賴賬就賴賬的……
不過,如果真要認……叫他二十年來苦苦守護的初吻就要在三天內免費奉送給一個自戀狂(而且還是個男人)……唉,真的是……
好嘔啊………

雖然,老實說,他是個長的很不錯的…呃,應該是一個『很美』的美人,老天爺這樣的『安排』,應該、算是很厚待他了。但是……要他一個大男人去『吻』另一個大男人……這檔子事……說不尷尬(或噁心?)是自欺欺人的。
老天要作善事的話,為什麼就不作乾脆一點嘛……嘖。

「算了算了……我認了。」在這節骨眼上,他想不認都不行,「就算是我倒楣上岸好了……」哼哼…以後太乙最好祈禱世界大一點,不要他繞了一圈之後還被他揪到。若是他倆還有再次相見之時,他不把太乙扒一層皮下來的話他就不姓太!(←你本來就不姓太吧……)

「倒什麼楣啊?」只聽到後面一句話的楊戩雙手捧著臉盆來到了太公望的房堙A看見他已經清醒(甚至還可以精神奕奕地自言自語),一顆懸蕩以久的心也平穩了下來。

「你、你是什麼時候……」完全不知道楊戩已經進房來的太公望聞言,登時嚇了一大跳。

「看到你的精神這麼好,我就放心了。」楊戩笑著走近太公望的床畔,為他擰幹了浸濕了的溫毛巾,伸手遞給了他,「吶,先洗把臉吧,它會讓你的精神好些。」

「謝、謝謝……」對於楊戩的溫柔對待,太公望突然有點不能適應。
原來,自戀狂也是會溫柔地對待別人的……嗯,至少知道他不是一個極端差勁的傢夥,太好了。

對了,他剛剛就已經要下定決心把眼前的這個傢夥給帶到海底去了嘛!那麼……
他是不是要趕緊想好對策,來把眼前的美人拐回家啊?以免時效過了還啥事都沒做成,最後又變成他一個人孤單的變回人魚,然後回到海底被火冒三丈的老大給逮個正著……

嗯……要夜襲嗎?
不行啊。他現在連他身在何方都不知道,要怎麼去夜襲這個人啊?唉,聽說他們人類的世界可複雜了,光是一棟房子就分了好多房間,才不像他們住在獨立的珊瑚洞堙A不但方便好分辨還兼易達性高;若是普通人家的話還好,但是…如果是那種富有人家的話……那麼光是一棟房子就足夠他逛上個十天八天了……
太過麻煩……所以,駁回。

……那麼,要直接硬上嗎?
不行啊。哪,瞧瞧,他和他光是身高就足足差了一個頭以上,要撲倒他就已經很困難重重了……還有最重要的一點,莫過於是兩人的力氣差別。
那傢夥雖然瘦,但是該長肉的地方還是有長出來,手臂看起來也挺結實的。而且說實在的,目測還只是一種保守的預估而已,他還沒把他遇到危難(?)時的反抗力也加進去……聽說,人遇到了危及的時候,所有的潛力都會如狗急跳牆般一下子就爆發出來……
那麼,真遇到那種情況的話,那倒楣的不就換成他?
會危害到自己的事……不幹。所以,駁回。

還是……索性和他說實話,拜託他賞個吻?
不行啊。這麼荒謬的事情,就連當事人的自己到現在都還不太願意去相信了,更何況只是一個普普通通(而且還不知道有沒有看過小美人魚這部電影)的人類?就算他們海底現在已經有十條人魚已經跑到人類的世界了,但也不見得所有的人類都知道有他們的存在啊……如果他聽了,會相信的話固然是好事,但……
萬一他不相信咧?會不會昏倒?會不會抓狂?要不然……萬一他一腳又把自己踹回海底,那怎麼辦?
不行不行……太、太危險了。所以,駁回。

「你還好嗎?」楊戩看太公望又漸漸地發起呆來,心埵竟堣ㄕn的預感,「是不是…撞到腦子了?」剛剛那短暫的正常,其實只是回光返照?(汗)

「啊?」聽到楊戩在對自己說話,太公望回頭,馬上就堆上了諂媚的笑容,「嗯嗯……謝謝你救了我。我叫做太公望,還沒請教你的大名是……」要拐走他,首先就要認識他。^^
「呃,我……」怎麼……態度一下就變了啊?「我叫做楊戩。」

楊戩?
咦……奇怪,好象在哪里聽過這個名子?
算了……不管他。

「你突然出現在海邊,真的是嚇了我一大跳呢。」太公望從床上起了身,「你一個人在海邊幹什麼啊?」
「我……」楊戩不太好意思的搔搔頭,「我只是想要先適應海水的味道……」

「哦?你很喜歡海嗎?」
「不……」楊戩看太公望好象兩隻腳都站不太穩的樣子,所以便自動的向前一步扶住他那搖搖欲墜的身子,「這件事……實在是一言難盡。」
「這樣啊……」太公望對於楊戩的回答非常不滿,但終究還是沒有問出,反正,他還有兩天半的時間。
「別說我了,說說你吧。」楊戩馬上笑著將話題轉到太公望的身上,「你已經昏倒了半天,你的家人會不會擔心你?」

………「家人?」太公望的眼神媦g著疑惑。
「是啊,你要不要告訴我你家住在哪里,我可以差車夫駕馬車將你送回家喔。」楊戩笑得好甜好甜。(梨:楊戩變成一個乖孩子了……bbb)

不、不行啊!

「其、其實……」沒辦法,只好扯謊了,「我……我沒有家人……」
「什麼?」沒想到以為只是單純的一個關心問候,卻刺傷到他的痛處,楊戩瞬間變得無所適從,「我……不是存心的,對不起……」

「不要緊……」太公望轉過身子背對著楊戩,開始對楊戩娓娓道出他那『淒涼悲慘』的身世,「其實,我是一個被父母拋棄的孩子;見我孤苦無依而好心收養我的養父,在前些日子也因為船難而身亡……在這個世界上,我已經沒有任何可以去的地方了……」說完,太公望還煞有其事的吸吸鼻頭,想藉此博得楊戩更多的同情分數。

「那你……現在有什麼打算嗎?」看太公望這個模樣,楊戩的同情之心不禁油然而生。
「……哪還有什麼打算?像我這種連父母都不要的人,現在,就只能看上天要不要留住我這一條命了……」太公望謊話越說越起勁,連前些日子看的電影臺詞都用上了,「你就不必再為我大費周章,我自會有我的生存之道……」說著,太公望便作樣子轉回身子,欲離房間。

「不行!我既然救了你,也知道了你的難境,怎麼還能讓你出去繼續過著無依無靠的生活?」(梨:王子殿,你為什麼不乾脆對師叔說「請你嫁給我」算了?^^b)

楊戩很單純,不知道太公望心堨揪漕葩c算盤,只是一個勁的要留住他。他急急忙忙的拉住太公望的手,卻因為力氣太大,一個失勁,兩人便成九十度圓弧狀摔在床上;楊戩在上,太公望在下,形成了一個既尷尬又曖昧的畫面。

「………」
「………」

一模一樣的安靜,兩人的心情卻是截然不同。

突如其來的靠近,讓楊戩不由自主的紅了臉頰;雖然自己的理智不停的告訴他,要趕快起身,以免冒犯了別人,但是……
他卻像是被下咒符一般,動彈不得。只是愣愣的看著太公望那張和他一樣癡呆的臉。

而,首先先恢復自我意識的人,是太公望。

他直視著楊戩那紫得誘人的瞳色,有那一瞬間,他忘記了為何上岸。但是,隨著視線往下游走,直到了停佇於他那看一對宛如新鮮桃子片(……)的雙唇時,才猛然想起自己的任務。

他都差點忘記自己的任務了……
多虧楊戩的這個動作,他可以提早結束這一切了!
現在,萬事俱備,只欠東風;只要他一個動作──很快、甚至不會有感覺──,他就可以把楊戩給帶回海底交差了!
呵呵,真好……
嗯,反正呢……等到楊戩變成人魚之後,他自然會和他作一個完整的交代。
若要怪,就只能怪楊戩倒楣在海邊被他瞧見吧!

已經做好自我調適之後的太公望,豁出去的閉上眼、嘟起嘴,用腰部的力量起身,想要藉此地利人和,光明正大的『偷襲』楊戩。

不過,萬事總是與願違。太公望本想以楊戩壓在自己身上的壓力來個反作用力,沒想到楊戩卻在此時清醒,急急忙忙的退了一大步並且背對著太公望,臉上有著不言也能表露的心慌,「對、對不起……」

「………」在床上的太公望無視于楊戩的慌張模樣,他仍然嘟著一張嘴呆坐於床上(顯然是受到嚴重打擊),不敢相信煮熟的鴨子就這麼飛了……

「反正,」楊戩抹了抹臉,想讓自己恢復以往的冷靜,「在能為你安排到更好的落腳處之前,你先就在宮埵矰U吧;等會,我會命人來打點你生活的一切必需。」

「宮、宮堙H」太公望的聲音恍惚了起來。
「是啊,我相信你能在這堭o到最妥善的照顧的。」楊戩帶著微紅的臉,對太公望一笑,「那麼,我就先告辭了,你好好休息吧。」說完,楊戩便離開了太公望的房間。

「……宮堙H」太公望煩惱的抓著頭。隨後,他突然像是想起什麼似的大叫一聲,「這堿O皇宮?????」

要命,如果這堿O皇宮的話……那……
那他到底要上哪間房去找楊戩討吻啊?

*   *   *

太公望坐在餐桌前,眼前所及,皆是樣樣足以讓他眼花撩亂的菜色。不過,真正讓太公望感到不自在的,倒不是皇宮堻o種過於驚人的排場,而是,那些打從
他上餐桌起就一直跟著自個兒身上打轉的好奇視線,直瞧得他毛骨悚然、寒毛直立。

「唔……」在這樣你來我往的大眼瞪小眼後,再也忍不住好奇的三王子,終於決定向太公望提出問題,「你……就是太公望嗎?」原來那位傳聞中被他小弟給橫抱進宮,不知讓多少宮女心碎,差點引起皇宮暴動的人,就是他眼前這一個嬌小的男孩?

「咳咳……」坐在位子上,正以極度優雅的姿態品嘗著熱紅茶的長王子,堆滿了笑意看著太公望,「小三,別這麼沒禮貌,這位可愛的Baby可是咱們小弟的貴客呢。」長王子說完,還對太公望眨了眨眼。

「呃……」見到長王子的『熱情款待』,太公望擦了擦方才冒出的冷汗,冷靜地也回給他一個笑容,「請問……楊戩他人呢?」覺得眼前的人都好可怕,太公望突然想念起楊戩的那一張臉孔……

「小弟他剛剛練完劍術,可能會晚點才來,」坐在太公望正對面,臉上一直帶有溫柔笑容的五王子對太公望微微一笑,「太公望,你的事情我都已經聽小弟說起了;在一切安排妥當之前,你就放心的在這住下吧!把這當自己的家,別客氣。」

「謝、謝謝……」也許是眼前人的善解人意,太公望的一顆心不再向方才一般警張不安,對五王子投以感激的眼神。

「好了,大家就別在位子上發愣了,」長王子擱下手中的熱紅茶,撥弄著他那頭金黃色的發根,「餓了,就先吃吧,別浪費了這桌子華麗的料理∼」

終於等到了這一句話,桌前其他的王子們都忍不住饑餓開始進食了起來;而太公望的肚子雖然也早就饑腸轆轆,但是看著自己手邊的食具,多到他十根手指都不夠算,也不知道要從哪一根用起,搞得他一個頭兩個大……

「早知道就不要這麼莽撞的上岸來了……」太公望小聲喃道,這下好了,連最基本的進食都有問題了!

在這種地方,又不可以直接用他的五爪功……真是丟臉,連吃個東西都……

「你可以用你左手邊的刀來切這一盤肉,」楊戩的聲音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太公望的身後,「等到肉切完之後,就用你右手邊的叉子來吃;剩下的,等會兒我會一邊吃一邊教你。」

「楊、楊戩?」老天保佑,救星來啦!
「我說小弟,你可終於來了……」三王子放下了手邊的刀叉,才要再開他那張話匣子時,就被五王子的一個眼神打斷。

「我來晚了,不好意思。」楊戩頗為不好意思的向眾人笑了笑。
「喔喔,不要緊的∼」長王子又是一個很燦爛的笑容,「小弟,沒好好的替大家介紹一下你的客人?」

「老大?」三王子疑惑的看向長王子。奇怪,他們不都已經知道了太公望這一號人物了嗎?而且,關於太公望的遭遇,他們也都已經聽小五說過了啊……
還有什麼事……是大哥想要弄清楚的?

對這句話感到疑惑的,不單單只有三王子,就連太公望也一樣覺得一頭霧水。只不過是因為礙於身分,他也就不便於明問。

「喔……」不知為何,楊戩的臉又慢慢的泛紅,而且一張俊容上多了分難以查覺的不自在,「太公望他因為失去親人,無依無靠。所以,我就先把他帶進宮,安頓他的生活……」說著,楊戩以一點點不安的看向長王子,「大哥,不……可以嗎?」

「OH∼當然沒問題啊,反正咱們宮堜迠’h。」長王子說著,還不時以指彈弄著花瓶中的姬百合,「不過,我說小弟啊……既然你要留下這位cute boy,那麼你可要好好的照顧照顧他喔!」
「……嗯。」

看楊戩和長王子兩人一來一往的對話,太公望只覺得他的額又開始隱隱作痛。

喂喂喂……這到底是什麼情形啊?
這個長王子……呃,不,這整個皇宮堛漱H……是不是都對他有什麼誤會啊?
他終於明白,所有人之所以一直用奇異以及含恨的眼光瞪著他,就是因為──
他們都把他和楊戩看成一對了。

真是的,看看剛才的對話……簡直、簡直就與婆婆在檢定未來媳婦的陣仗如出一轍嘛!
這個楊戩也不知道是吃錯什麼藥,還就這麼跟長王子這樣一搭一唱……
哼,他若不是腦筋不清楚,就是對自己有意思……

………咦?
太公望突然被自己的念頭感到不解:對、對自己有意思………?

太公望轉頭看向楊戩,看他已經和其他王子聊起天來。
沒辦法,太公望搔搔頰,看來只有暫時按下心中小小的騷動了?他一邊努力的用不熟練的食具吃飯,一邊好奇的聽聽楊戩與家人們的平日生活。

「我說小弟,你現在都還是一直在練劍嗎?」二王子將紅酒送入自己的喉間,一邊問著楊戩。
「是啊,」楊戩的眼底閃過一絲絲的寂寞,但卻又隨即以淡淡幸福的笑容帶過,「雖然師匠已經離開了,但是練劍已成習慣,哪能說改就改呢?」

聽到這一句話,在一旁品嘗著濃湯的太公望差點沒把湯給噴出來。

一、一個教劍的師傅,還……已經離開了?
不會吧,怎麼這麼巧……

「對了,說到他……」五王子微笑著看向楊戩,「小弟,他和他那私奔的小情人……一切都還順利嗎?」
「嗯,我想,他們現在應該已經找到了落腳處,開始著手建築他們的愛的小窩了。」想起師匠,楊戩一開始雖然覺得很遺憾,甚至對於那個拐走他師匠的傢夥感到反感;不過,畢竟師匠平常那麼疼他,所以當他們有求于己時,他最後終於還是選擇了成全他們。
而現在,楊戩很慶倖自己當時做了那一個選擇。

若是有一天,師匠他們兩人能夠找一天回來看看他,那麼……他想,他是能夠笑著祝福他們的。

與楊戩的笑容有著強烈對比,太公望的臉色卻是陰沈到無以復加。

喲,這一個楊戩口中的『師匠』,居然也和人私奔了?
哼……原來這年頭當人家師傅的人,都是外表一派忠厚老實,但是卻一肚子壞水,專門拐走無知的青年女眷!

「那麼……玉鼎他有沒有和你說什麼時候回來?」唉,看他小弟這個模樣,分明就還是有點捨不得那個抱他抱到大的師匠嘛!樣子看似灑脫,但只差沒把眼淚飆出來了。
「是啊,我還想再見見太乙一面啊。」聽哥哥們說起了私奔的師匠與情人──也就是玉鼎和太乙──六王子也忍不住想念。
「我相信,師匠他總有一天會回來的。」楊戩對著所有人漾開了一個大大的笑。

「什麼!!!!!!」像是一個寧靜的草原中忽然擊起了一聲巨雷。太公望聽到剛剛的對話,也不管適不適宜,就拉開了嗓門急急起身;他手中拿著前一刻還叉著羊排的叉子,抖抖抖地指向楊戩的鼻前,「你說……你的師匠叫……玉鼎?」

「是…是啊……」楊戩對於太公望突然的激動舉動感到不解,但他還是輕輕的以手挪開那根在他面前不停抖動的叉子,「太公望……你認識他嗎?」

「何只是認識他啊!!!!」太公望憤恨地將手中的叉子整根折斷。
「你……你、你別激動……」楊戩冒著汗看著氣到翻白眼的太公望,心堣S有一種非常不好的預感……
「小弟,你怎麼了啊?」雖然三王子也被太公望嚇到,但是讓他覺得最最不解的,是楊戩這張慌張的臉。
「三哥,你不知道,今天早上他在海邊昏倒之前,也是像現在一樣……氣得猛翻白眼、七竅生煙……」就希望,太公望可別再昏倒一次……

「玉鼎真人………」可惜太公望不從楊戩之願。倒下以同樣模式,口中說出同樣臺詞,「你這個渾蛋……」

『砰』的一聲,太公望又直直倒地………

老天,還真被自己料中了!楊戩連想都沒想就向前跨了一大步。

「小弟……太公望他……」
「快、」已經接住太公望身子的楊戩慌張地大喊,「快來人叫醫生來呀─────!!!!」

待續

後記

嗯……七個王子和一個人魚公主(?)……
啦啦啦∼∼∼∼(轉圈圈)

其實那些王子啊,本來是想要用封神的角色寫,但是一時之間湊不出那麼多人…
所以…就……(越說越小聲)

不過,話雖如此……那些王子堛漪Y些人物,還是擁有某些角色的性格……^^bbb 


_________________
<Re: 魚人 章之三 (楊太) by櫻喬>


師叔考慮「夜襲」王子殿那段很有趣^^ 
(心中在叫:乾脆點撲上去吧~~)
大可以再邪惡一點~~~ 啦啦啦~~~

後面的好幾個王子有點混亂…
梨安殿寫的時候真的編進某些角色性格的話可以試試找人代進去,
能代的就儘量代…比較容易理解 (同人特色^^)


_________________
<討一個吻前途多難... (楊太) by水>


喔喔喔∼兩位主角在同一個屋簷下了!
好期待啊∼^0^

不過師叔好像很容易遭受打擊昏倒?
(是故意的嗎?故意昏倒倒在王子樣溫暖的懷裡...)
話說回來...長王子是...公爵大人吧?那一聲baby帶著華麗的感覺...
總而言之,期待梨安殿的文文唷∼ 

_________________
<Re:討一個吻前途多難... (楊太) by梨安>

謝謝水殿^^////

嗯...關於容易遭受到打擊的師叔....
這、純屬意外......||||||

(就連自己也不知道為何會演變成這模樣@@)

或許,就如水殿說的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