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魚人

※ ※ ※ ※ ※ ※ ※


是誰說一定要人魚公主變成人類後嫁給王子才能得到幸福?
哼,他偏要從岸上拐一個王子回來給大家瞧一瞧!

章之二

《陸地.人類國.皇宮》

「妳們聽說了嗎?」一名女侍悄聲對著其餘人說道,「王子殿下們今天要在宮內一齊練習游泳囉!」
「真、真的嗎??」不出所料,聞言者無一不驚聲尖叫。
哇…真好。這個珍貴的消息對身為整天服侍皇族,礙於身份只能遠觀那些英俊的王子而不能褻玩…呃,不對,是『靠近』的她們而言,簡直就是一大福音!

「那、那……」其中一個滿臉通紅的女侍拉了拉向她們通風報信的人問,「楊戩殿下也會去吧?」
「唉唷,當然會去囉!」她就知道這女人『哈』楊戩殿下很久了,「我說碧雲啊,妳這次可要好好控制自己的情緒呦!別像上次一樣,才光用想像的就暈了過去。」一想到上一次的情況,女子─赤雲的眼底就盛滿遺憾。

上一次,就是她小妹單單幻想楊戩殿下那裸露出上半身的模樣就腦充血,連帶著害原本想要見色忘妹的她必需負起身為大姐的責任,負責留下照顧她那明明愛看又受不了刺激的麻煩小妹;也因如此,害她少看了一次好東西,嘖……

「放心好了,大姐!」她這次可是信誓旦旦,「我這次一定會努力撐過,看完全程的!」呵呵,多好哇……難的一見的楊戩殿下入浴圖(梨:是游泳吧?)耶……
碧雲想著想著,又突然覺得視線又模糊,身子也連帶的搖搖欲墜起來……
「糟、糟了!」見苗頭不對的赤雲急忙喊著,「快!快把她扶住啊!!」

嗚嗚,這樣子,她到底要什麼時候才能看到養眼的畫面以慰勞日夜辛勞的自己啊?

☆  ☆  ☆

在游泳池畔,站得一排排的女侍們皆爭相恐後的相互卡位,無不希望想要搶到一個好位子,以求一睹英俊王子的容貌;而就在一個一個王子先後下水後,突如其來的一個聲音,馬上又吸引了全場女性的注意力,

「看哪∼楊戩殿下出來了!!!!」
「咦?我看我看∼∼∼∼∼」
「女人!妳踩到我的腳了啦!閃邊去!」
「在這裡的那一個不是女人的啊!閉嘴啦,別妨礙姑娘我看美人…」

在一片喧嘩、尖叫,以及怒罵聲中,本故事的男主角─楊戩,優雅地步向游泳池畔;而當他看見那些為他瘋狂的女侍們後,也對她們投以一個迷死人不償命的微笑,而見到這一等絕景的女侍們,不是臉紅心跳,就是當場暈厥過去,場面幾乎失控……大家無不摒息以待,等著楊戩下水的那一刻。

只不過……
等到楊戩走到池前之後,他便一動也不動地直視著池水;唇邊雖然仍帶著一貫的微笑,但是,內行人(指楊戩的兄弟們)都看的出來──他是在傻笑。 
時間彷彿靜止了一般,全場登時鴉雀無聲。

「欸,是不是有點怪怪的?」
「妳也發現到了?」
「是啊,楊戩殿下他……」
「為什麼不趕緊下水呢?」那她們的口水不都白流了?

耳朵很靈光的楊戩聞言,便瀟灑的回頭,又對著方才吱吱喳喳的女侍們一笑,馬上又堵住了她們滿腹的疑惑;而見她們全都安靜了下來後,楊戩原本是想要再度回頭面對水池,但是……
但是天曉得他的腳是不是就此落地生根了,他怎麼也無法再度轉身──也許應該說是,他再也不想轉身去面對那座游泳池。

楊戩哪楊戩,你幹什麼一定要這麼勉強你自己呢?
能走到這個地方來,不就已經很了不起了嗎?
看看,大門和窗子就這麼地近在咫尺,為什麼不就這麼放任自己一次?
……呃,好,也許不只一次,但……
偶爾就順從一下自己的渴望吧!絕對沒有人會對你發飆的!
好,開罪完畢。

楊戩思考了許久,心裡似乎頗為滿意自己所下的這個決定。而那張原本是呆滯的表情則因為思緒開通而又顯了幾分光彩,讓那原本就俊逸的臉龐更添丰采。
瞬時,他的臉上又再度漾滿了動人的笑容,但是……
有異於先前的,他一邊對著女侍們笑,腳卻一步步的往後移、往後移、往後移……

「殿、殿下……?」站在窗旁的侍衛不解地看著楊戩移向窗邊的動作,但是楊戩依舊是噙著淺笑,一語不發。
「不、不行啊!」已經在池內的三王子猛然起身,對著那名守著窗口的侍衛大喊,「看著他!別讓那小子跑了!!!」
「啥……?」一頭霧水的侍衛不解地消化著三王子的話,而在一旁的楊戩逮到了這個空隙,俐落的翻窗而出。

只不過是一眨眼的時間,楊戩就已經溜得無影無蹤;當場,只留下錯愕的女侍以及為此頭痛不已的的王子們。過了很久之後,才有這麼一個聲音響起……

「楊、楊戩殿下落跑啦!!!」

☆  ☆  ☆

《同一時間.海底.人魚國》

「太公望,你…你剛才說什麼?」雲中子掏了掏耳朵,好像有一點無法相信剛才聽見的話。
「我說,給我你的『三日靈』。」這麼簡單的幾個字也會聽不清楚?
「呦呦呦……看不出來,真是看不出來啊……」沒想到這小子也會愛上別人,而且對方還是個人類?他還以為這傢伙只會把食物當成他一輩子的伴侶吶…
「喂,你可別想歪了。」太公望給眼前這個不識相的傢伙一擊,「我不是為了女人才到岸上去的。」

「哦?那你是為了什麼?」該不會是為了陸地上的食物吧?呵……
「工作、工作啦!」太公望把不久前聞仲所出的不可能任務全盤說出,「因為這一次的任務,所以我必需先變成一個人類,到岸上去一趟。」
「所以,你才來找我拿『三日靈』?」
「當然啊,不然你以為我來找你幹什麼?」

「呃,在我把要給你之前,可以先容我問一句嗎?」雲中子托了托額上的方帽,「你,知道『三日靈』的藥效嗎?」
「嗯……我是不大知道啦……」太公望說著,便伸手揪住了雲中子的衣領道,「不過,我想你應該是很樂意告訴我的喔?」
「別動手動腳的啦!」雲中子一把推開了太公望,對他開始說明起『三日靈』的藥效。

「首先呢,顧名思義這個『三日靈』的藥效只有三天的期限,在這三天之內,服用者必須要讓他的心上人也愛上自己,同時給他一個真心的吻,這樣子的話,等到三天的期限一過也不會變回人魚,服用者就可以永永遠遠地和自己心愛的人長相廝守;而反過來說,如果在三天之內沒有讓心上人愛上自己的話,藥效就會在第三天的日落後消失,就此變回人魚。」
「嗯,到現在聽起來還都和電影裡的一樣……」
「不過啊,我的藥只能讓每一個人魚服用一次喔。」這點可要先和他說清楚。
「為什麼?」

「我調查了那個藥的成分,它在人體內絕對不能有累積兩次以上的劑量,否則的話可是會對人造成莫大的傷害呢!」
「是喔……」那,這不就代表他只能有一次的機會了嗎?太公望突然覺得眼前的希望頓時減少了一半。
原本,他的如意算盤是這樣打的:如果,在第一次的三天期限中不小心出了差錯,那麼他就趁著聞仲還沒逮到他之前,再來找雲中子吃一次『三日靈』,一直吃到他真正能抓到一個太乙的替死鬼下水為止;反正他就算準了老大的那種只問成果而不求手段的個性,到時老大可能會有小不爽,但是他應該是不會為難自己的才是。
但是………

「唉……」太公望重重地歎了口氣,「看來只好用下下策了……」只希望雲中子別讓他失望。
「什麼是下下策啊?」
「這個下下策啊,」太公望笑的很無害,順手就親密地搭上了雲中子的肩,「必需要靠你才能實現喔。」
「靠……我?」糟了,他怎麼有種身為俎上肉的恐怖感覺?
「是啊。依你的聰明才智以及天生過剩的求知欲來說,我想,你應該是有作出很多、很多種三日靈的試藥吧?」
「嗯,對啊……我差不多作了十幾種之後,到最後才終於研發出現在上市的三日靈。」

「嗯嗯嗯,很好很好。」太公望滿意的直點著頭,「那我問你喔,那些藥你還留著嗎?」
「當然還留著啊,那些雖然是失敗的作品,但是其中的組成藥劑也是十分具有研究價值的。」
「那麼,我問你,」說著,太公望刻意壓低了聲調,「你有沒有作出一種,可以讓人類一見到我就能馬上變成人魚的藥?」

「………」聽著太公望這句恐怖的話,雲中子首先就是一愣,「你、你說什麼?」

他的腦子是不是真的被急瘋了啊?如果有這種藥的話,那麼我想這個海洋生態系很快就會呈現出過度飽和的情況了……

「別發愣啊,到底有沒有咩?」全然不知自己語出驚人的太公望慢慢顯出不耐煩的表情,直搖著雲中子的手臂催道。
「我怎麼可能會有這種藥?」雲中子怒斥道,「你不要強人所難好不好?」好逸惡勞也要有一定的程度嘛!

「真的沒有嗎?」太公望還是不肯放棄,「你再仔細的想一想、想一想……」
「沒有啦!!!」
「喂,你不要這樣嘛,我往後的人生幸福就全靠你了耶!我可不想還沒活過二十歲就要成為海底的一株水草……」
「你怨我也沒有用,這種東西不是說做就作的出來的……」面對著太公望的強勢,雲中子真是有苦說不出。

「是嗎……那,雲中子,我再問你喔,」既然如此,那他只能再退而求其次,「有沒有一種不用真心的吻就可以讓對方變成人魚的方法啊?」
「不用真心的吻?」
「是啊。比方說,我上岸看到某一個人,揍他一拳之後他就會變成一條魚…之類的……」
「你以為會有這麼簡單的嗎?」這個人也未免太懶了吧?
「我只是打比方、打比方而已嘛……」

「如果不用真心的吻……」雲中子搔搔頭,「我這倒是有一種藥……」
「真的嗎????」聞言,太公望的雙眼登時明亮了起來,他立刻化身為八爪章魚向雲中子撲去,「有就趕緊拿出來啊!大家都是兄弟一場……」
「等、等、等等啦!!!」雲中子急忙地躲開章魚狀的太公望並馬上退開三大步,「你先聽我說好不好?」
「……怎麼,那個藥有什麼問題嗎?」

「其實也不是什麼問題啦……只不過,這個藥雖然很容易就可以把一個人類變成一個人魚,但是,它也有它相對的危險性在……」
「危險…性?」
「嗯,你知道這個藥是叫什麼名子嗎?」雲中子見太公望搖頭,他又繼續說,「這個藥的名子,叫作『一見傾心』。」

「………啊?」太公望瞬時滿臉佈滿黑線,「一見……傾心?」這是什麼藥名啊…

「大家都是聰明人,我就簡單地和你解說好了,」雲中子從腰間掏出一粒深紅色的鮮豔藥丸,「吃了這顆藥後,你只要主動去吻某一個人類,這樣子的話那個人類很快就可以變成人魚了,只不過要注意的是,這顆藥一樣只有三天的藥效。」
「咦?那很好啊!」只要他隨便去抓一個人吻就行了,那不是很簡單嗎,哪來的危險性啊?
「先別高興的太早,我還沒說完呢。」雲中子急忙打斷太公望那張好像已經是勝券在握的自信臉孔,對他正聲說道,「別忘了,這個藥的名子叫作『一見傾心』,也就是說,當你浮出水面後所見到的第一個人類,就會是你將來必須帶到海底來的人。」

「這也很好啊,省的我去到處找。」
「拜託喔,你到底搞不搞的清楚狀況啊?你必須要給你第一眼見到的人類一個吻,那個人類才會變成人魚;如果運氣好的話,遇到了一個妙齡女郎也就罷了,萬一……」雲中子說著,還嚥了嚥口水,冒著冷汗道,「萬一,你看到的是一個小孩、或者是老婆婆的話,你都得照吻不誤耶!」

「小…」太公望彷彿是第二次受到打擊,「小孩………老婆婆………|||||||||||」
嗚嗚……為什麼他的命會這麼苦啊……太乙這個臭小子……

「怎麼樣,你確定你真的要……用『一見傾心』嗎?」

怎麼辦?怎麼辦?
太公望,冷靜下來仔細想想看!!!
兩害相權取其輕,這個道理你應該是再清楚而不過的,不是嗎?
吻小朋友或老婆婆事小,賠了小命事大;
為了自己將來的璀璨前程,這一點小事又算的了什麼呢?對不對?
現在最重要的就是茍全性命,遵從老大的命令,不要和他硬碰硬,
這樣子,才能活的快樂,也活的長久啊!!
很好,說服完畢。

「我要用。」
「真的?」雲中子一臉不可置信,「你確定?」
「……趁我還沒有改變心意前,快把它塞到我的嘴巴裡!!」
「喔,好……」聽太公望這麼說,雲中子急忙就把藥丸塞到了太公望的嘴裡。
「再等一會兒,藥效就來了。」

「喔,對了,我還有件事情要問你。我吃了這顆藥,如果沒有在三天的期限內吻到人,那我會怎麼樣?」
「嗯,有兩種可能。第一就是變回人魚;而第二的話………」

「嗚………」雲中子話說到一半,太公望的樣子突然出現異樣。
「啊!是藥效來了!!」雲中子慌張的對太公望說,「太公望,快點游到岸上去!人類不能在海底呼吸!!!」
「呃……好……」太公望勉強的擠出微笑,「雲中子,謝謝你……」說完,太公望便頭也不回地往海面游去。

「太公望,保重啊………」望著太公望的背影,雲中子無奈地歎了口氣,「第二個可能性他沒聽到呢……算了,反正那個太公望喔,也不太可能會發生在他身上啦……」

第二個可能性,就是那個人類愛上了你,並且早你一步吻了你……
那麼,你就永遠也不用回到海底來了喔………

☆  ☆  ☆

「唉……」
楊戩從皇宮裡逃出來之後,便漫無目地的漫步在皇宮附近的一處海岸邊;涼爽而參雜著幾許鹹味的海風徐徐地彿上他的臉頰,讓他覺得好不舒暢。但是,只要當他想到剛剛在游泳池畔落荒而逃的狼狽模樣時,就不由自主地搖頭嘆息…

沒錯,他是一個不諳水性的人;說的明白些,就是個旱鴨子。

楊戩是個事事要求完美的人。而的確,他所作的每一樣事情也都樣樣條理分明、井然有序,因而得到了他父王的極度讚賞。而且說老實話,放眼宮中,有哪些人不稱他英明神武的?本以為他就會一直在眾人的面前維持這種完美的形象,但是……

在幾年前,他在一次的意外裡突然發現自己不諳水性的殘酷事實,在那次之後,只要是遇到類似今天和水有關的的重大活動時,他都狼狽地夾著尾巴溜走。
拜託!他乃堂堂一國的王子哪!卻淪落到這種只要一見到水就得落荒而逃的糗樣,說有多羞恥就有多羞恥……

唉…果然是天妒英才啊……楊戩面對著這一片汪洋,突然很想要效法精衛,將眼前這一大片礙眼、惹得他心煩的海水給填平……

…………
慢慢慢……他怎麼可以有這種因為受到挫折就遷怒的念頭呢?平時師匠不是教導他,就算遇到人生的瓶頸也得學習從逆境之中求生存嗎?

「好,我絕對要克服我的困境,排除萬難的學會游泳!」楊戩面對著眼前平靜無波的大海下定了決心;當他走近一處較為低淺的礁岸旁,才脫下身後的大麾和鞋子想要先從腳底習慣水溫的時候,一個不明物體冷不防地從他的腳底竄了出來,害他險險摔個四腳朝天。

「這、這是什麼東西啊……」楊戩以手抵地,才想要穩住搖晃不已的身體時,他的一雙紫眸卻對上了方才差點害他摔個掛彩的『罪魁禍首』。

「可惡…雲中子那個傢伙,也不先告訴我藥效什麼時候會來,等到真的變的時候才叫我從海底死命的游上來……」
『罪魁禍首』──太公望倚在礁岸旁,一手揉著方才意外撞上楊戩腳底板的頭,嘴巴還不忘埋怨著雲中子,全然不知道剛剛自己的突然出現已經嚇壞了一個才下定決心要學游泳的人。

「請、請問……」楊戩一頭霧水的看著眼前的紅髮少年,因為疑惑,楊戩撫著下巴,目光仔細地打量著太公望。

不看還好,楊戩越看越發現他越來越難將目光自太公望的身上離開。
居然…會有這麼美麗的少年……
楊戩看著太公望,眼神不知不覺的痴了;但是,反觀這個正主兒……

「喔喔,這就是人類的腳啊。」太公望埋怨完雲中子之後,就馬上來檢查一下他的藥效,「嗯,這東西還真是蠻不錯的,如果有這款玩意兒,或許我就真的再也不用游泳了也說不一定喔。」太公望越想越是開懷,剛剛的陰鬱之氣立刻一掃而空,隨手抓了楊戩脫下的大麾往身上披後,就想要開始動身尋找這三天中的獵物。

「嗯,不好意思……」一直呆愣愣地看著太公望自言自語的楊戩,見他要離開了,他才甩甩頭,硬著頭皮對著太公望開口,「你身上的大麾,是我的……」自己也真是的,居然會看一個男人看到發呆……

「嗯?」順著聲音,太公望下意識的回過頭。但是,等到他對上了楊戩的目光後,在那一瞬間,太公望像是想到了什麼似的,頓時訥然無法言語……

『當你浮出水面後所見到的第一個人類,就會是你將來必須帶到海底來的人。』
……第、第、第一個人類………?

「呃……你、你還好嗎……?」好可怕,這個人兩眼發直耶……楊戩小心翼翼的在太公望眼前揮揮手,但是太公望卻只是瞪大了眼、張大了嘴,一點反應也沒有。

過了一會兒,太公望才舉起抖動的手指,指向楊戩的鼻尖,「……你是,男、男、男人……?」拜託,請反駁他吧……

「沒錯啊。」可惜楊戩卻又潑給他一桶冷水,「其實,你不用因為誤認我是女孩而跟我道歉啦,我不會介意的。」楊戩對臉色慘白的太公望投以一個燦爛至極的笑容。

看著楊戩的笑容,太公望氣得幾乎要昏眩。

惡夢、惡夢、惡夢!!!
他是做錯了什麼事嗎,為什麼自從把太乙丟上岸和他的戀人一起乘船私奔之後,厄運就接連不斷的找上門?
哪,海底要受到老大不平等的對待,而上了岸後卻不知道從哪裡蹦出一個自戀的傢伙增加他的心理負擔……現在的他已經很想吐血了。
真是白白認識十餘年,太乙就只會給他找麻煩……
他才不管那個只會用劍和別人打交道的人發怒起來有多危險,他現在,已經很想要去把太乙從那傢伙的身邊給逮回來了……

「嗯,你是不是哪裡不舒服啊?」楊戩看著太公望的臉色由蒼白轉為黑青,心裡一直有很不好的預感。

「太乙……你這個渾蛋……」
太公望咬牙切齒地說出了這一句話之後,身子就直直的向後倒下。

待續

後記

嗯,雖然感覺有點奇怪,但是人魚公主和王子殿下『終於』相遇了……^^bb

呃……好,我知道我很對不起王子殿……(注意到自己被一根像極叉子的法寶瞄準||||||)
真的!把楊戩設定成旱鴨子是情非得已的……(汗)
(所以,王子殿,你可以停止你的白眼了……|||||||)

反正,日後我會以某種形式(?)好好地補、償、他、的∼^o^////(心)

另外,要準備面試,有點緊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