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如果,只是如果,你能實現一個願望的話……
你會許下怎樣的願望,想要什麼東西呢?
權力、金錢、名譽、地位、容貌……還是……


『……可以不被任何麻煩事情干擾……好好睡上一覺……ZZZZ……』

『當然是看一齣精采絕侖的好戲。』

『可以輕輕鬆鬆賺大錢。』

『希望人民能過著安樂的日子,不過和大布丁小姐約會好像也不錯……』

『當一隻好靈獸^^』

『許下可以實現一百個願望的願望,然後第一個願望要求有吃不完的桃子,接著是喝不完的美酒……(中間快轉bb)……最後希望這個世界的法則能歸於調和,大氣不再混亂。唔,再追加一個願望,希望……他的願望可以實現……』

『我不需要實現什麼願望……只要能一直像現在這樣在那個人身邊的話……』

『我的願望嗎?我還不太清楚自己真正想要是什麼,可是……我很喜歡看到他們在一起的笑容,所以……』


※ ※ ※ ※ ※ ※ 

異界傳說 第十六話

※ ※ ※ ※ ※ ※ 


「我說呀……太公望……」
撫著半邊嚴重扭曲變形的臉孔,開口說話的黑髮男子望著對面椅子上一派悠哉模樣吃著桃子的赤髮少年道:
「你知道楊戩幹嘛要那麼生氣?我祇不過問了他一個小問題而已並且恭喜你們嘛,有說錯什麼嗎?痛死我了……這筆醫療費可是很昂貴的耶!心好疼……」

「你的傷就算不用魔法治療也會好,可別想坑醫療費……再說你應該猜想得到,楊戩他會生氣的理由八成是……」
被稱為太公望的少年把眼前桌上的桃子全掃進嘴巴,口齒不清地回答道:
「哇安凹喔嗚……」

「嗯,這樣的話倒也說得通……」
黑髮男子邊聽變點頭道。

「說得通才怪!!什麼叫還沒舉行婚禮所以不想承認有了小孩……」
冰冷的語調在太公望身後響起,恢復了原本少年模樣的蒼髮麗人伴隨著一記水刃打出中斷了太公望的話語道:
「你們兩個再故意一搭一唱亂說話的話,我立刻把你們兩個轟出去外面和王宮那群人作伴,現在都什麼時候了,還有心情說這些。」

「呃呀!只是看到那麼像你們的小孩……」
瞄了一眼旁邊面無表情照顧著仍昏迷中少年的女孩,黑髮男子聳了聳肩道:
「下意識的聯想反應嘛,反正你能變身,要生應該也不是問題……嗚哇!」
閃過了直接打向頭部的水刃,避免了明年今天成為自己忌日命運的男子苦笑著望著楊戩道:
「虧你和太公望在一起那麼久,怎麼沒感染到他的一些幽默感?還是這樣開不起玩笑。對不對,邑姜?你覺得呢?呀!對了,我還沒向你作自我介紹吧!我是商人韋護,和太公望、楊戩他們是老朋友了,以後也請多多"維護"照顧。」


「……我像楊戩先生嗎?」
抬起頭來說話的邑姜臉上表情沒有絲毫變化。

「……外表長得像太公望,不過眼睛和幽默感缺乏的地方像楊戩。」
韋護認真地道:
「我的自我介紹應該會讓人覺得很有趣而笑出來才對。」

「哪裡有趣?」
如此說著的楊戩放下了從毀壞的廚房裡找出的食物茶水,一旁的靈獸四不像則淚流滿面道:
「韋護先生,現在很少人在說這種老頭子笑話了。」

「我還非常年輕,四不像……至少和你的主人與楊戩比起來的話。」
拿了一片麵包邊吃邊走到邑姜身旁的韋護望著地上昏迷不醒的黑髮少年道:
「這裡最年輕的除了邑姜外應該就是他,照理說年輕人的恢復力應該很強,他怎麼到現在還沒醒來?」


「雖然治好了這個大哥哥身上的傷,不過還是有些後遺症,加上他之前過度使用魔力會產生很強大的疲累感……幸運的是他沒被下毒或施予詛咒的樣子,否則情況會更糟糕……」
邑姜微微皺眉道:
「他大概明天早上就能恢復意識了,我現在比較擔心的反而是……」

「反而是?」

「被桃子哽到的太公望。」
邑姜指著一旁掐著自己脖子發不出任何聲音的赤髮少年道:
「似乎是因為跳著避過楊戩先生水刃攻擊的緣故……吃東西時不要作激烈活動比較好……」


「……呃呀!!主人!什麼時候……你還好吧!」
沒有心思聽邑姜接下來所說的話語,四不像慌張失措地搖著臉色已經由白轉青,又由青轉黑的主人。
另一端的楊戩則是臉色蒼白地拍打著太公望的背部喊道:
「水!快點喝水!太公望,振作一點……」



「唔,好熱鬧的家庭氣氛……」
站在旁邊的韋護咬著麵包道:
「不過……要到明天才能清醒嗎……」

「韋護大叔,不,大哥有趕著要去哪裡嗎?」
邑姜仰著頭望著韋護道:
「你們是從王都要回周地的吧?在王都……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這個……說明起來很複雜耶……」
原本想要隨口說幾句搪塞過去的念頭在看著邑姜認真的目光時改變了主意,韋護想了一想後搔搔頭開口道:
「簡單來說就是我接受了姬發,也就是這個人的僱用幫他隱瞞身分去王都探視一個人,可是沒有想到……那個人已經不在王都,也不在任何地方了……而且還因擅闖王宮被人發現認為是盜賊一路追殺回周地,幸好我靈機一動想到了霧海森林的太公望他們,託他們的福果然順利擺脫了那群追得最緊的討厭傢伙們……」


「你們去王都要見的那個人。」
打斷了韋護的話語,一臉凝重的楊戩一邊輕拍著太公望的背部一邊輕聲道:
「……是姬發的哥哥,姬昌大人的長子……伯邑考吧,他現在……」

搖了搖頭當作回答的韋護嘆了口氣道:
「……姬發連伯邑考的最後一面都沒有辦法見到……雖然逃離首都之後他什麼也沒說,外表還是一副開朗的樣子,可是私底下……唉!本來還以為王宮的人再怎樣也不會敢動西方領主的繼承人,姬發堅持走這一趟實在有些沒必要而且危險,誰知道……嘖!真不搞懂王宮的人在想些什麼!!」


「打算對西方發動攻擊收回領地吧……咳咳……」
從被噎死的危機中脫身的太公望清了清喉嚨道:
「如果是現在的話對王宮而言有很大的勝算,無論作戰準備或是動武實力上……他們並沒有對外公佈伯邑考的死訊,除了隱瞞死因的可能性以外,或許是想到時能對周產生牽制作用吧。」

「咦!但是……為什麼王宮要這麼做呢?」
四不像驚訝地道:
「姬昌大人並沒有作什麼錯事,雖然他幫過我們,可是他對王室還是很忠誠而且人又好……周在他的治理下可是現在大陸少數富庶安樂的地方呢。」


「……正是因為他太好的緣故吧。」
邑姜的聲音響起道:
「對於現在混亂狀況無力處理的王室而言,聲譽良好的姬昌大人是很有威脅性的存在。」

「喔!小妹妹說的話很有道理嘛,他們確實有可能因此……真是!竟然選擇了一條最笨的道路……」
韋護皺眉道:
「如果他們能發現承認自己的錯誤,想辦法解開魔王的詛咒讓怨念昇華的話,我搞不好還會佩服王族一下,認同他們確實有統治大陸的資格……」

「他們願意承認的只有別人的錯誤……」
太公望緊緊握拳道:
「韋護,你和姬發必須儘快趕回豐邑城堡作準備,王宮的人知道伯邑考死去消息傳出的話,一定會更早發動對周的攻擊。」

「我知道,但是……」
韋護指著姬發道:
「他不跟著回去不行,我又不能帶傷勢未癒的他上路,王宮的人似乎對姬發的身分起了存疑,派出不少菁英分子要活捉他,除了現在綁在外面的那群傢伙以外,還有不少人守在森林外頭等著我們,從這回城裡可是還有一段不短的路要走……」


「沒有只要你們兩個人上路呀。」
太公望看了看四周道:
「雖然有些捨不得這裡,不過看情況是時候了,楊戩。」


「……我知道了。」
楊戩微微點頭道:
「我現在就開始準備搬家的行李。」

「我也來幫忙。」
如此說著的邑姜跟著楊戩往房間裡頭走去。

「咦……這是……」
四不像一臉疑惑地道:
「我們要離開霧海森林了嗎?」

「是呀!因為託"某人"引進一票人登門拜訪的結果,結界產生的裂隙就算現在開始修補也無法再隱藏我們的行跡了。」
太公望瞄了韋護一眼道:
「希望"某人"能夠很有良心地知道自己應該擔負起所有的搬家費用,同時別選擇性失憶症發作忘了付幫他應付襲擊者的費用,對了,還有外面那些傢伙的處理費和之後的保鑣費……」

「咳咳!對了,我差點忘了一件事……」
連忙打斷太公望話語的韋護從口袋中掏出了一個閃著銀光的小球道:
「這是你很久以前要我幫你弄的,可費了我不少錢才讓它成長為這樣,不過我們既然是老朋友了,酬勞方面當然不會向你獅子大開口,就把它當這次的謝禮免費贈送給你了,如何?我這朋友很夠意思吧!」

「有點後悔認識你……算了,這次就這樣吧……」
接過了韋護手中的銀球專注凝望的太公望喃喃道:
「確實意識很清晰地傳來……你想快點和自己的主人見面吧……」


「接下來要讓它甦醒過來的話就要看他原主人的努力了。」
韋護擺擺手道:
「不過你幹嘛花那麼大工夫讓已經失去了魔力與肉體的使者魔重生,不談他原本的力量無法回來,還會吃掉主人不少魔力,有什麼理由嗎?它是你的使者魔?」

「不是……也沒有什麼理由,這只是一個……」
太公望笑著對韋護道:
「送給他主人的禮物而已。」


※ ※ ※ ※ ※ ※ 

「哮天……」
撫著在掌心中閃著銀光的小球,感受著從中傳來的波動,楊戩臉上表情又驚又喜地道:
「我還以為已經失去了牠……怎麼會……」

「牠可沒有那麼容易被解決喔……」
望著地板上坐在一堆雜物和箱子之中的楊戩,太公望笑盈盈地道:
「哮天可是你的使者魔,在更久以前則有很大可能是"那位魔王"所創造的,不會那麼輕易就消失的,只是當時牠承受的破壞力太強,我發現牠的靈體時也沒有把握能讓牠回復原狀,才沒有告訴當時因為咒文出錯而失去力量的你……」

「太公望……」

「如果是現在的你……」
像是想要觸碰楊戩而伸出的手停頓了一會兒後收回,太公望臉上仍帶著笑容道:
「應該已經有能力喚醒哮天了……被我所奪去封印的妖力藉著那樣的方式而緩慢回復,雖然回復的力量還很少……」

「那也是那次咒術的後遺症嗎?難怪我常覺得太公望的魔力和楊戩先生的很相似卻又強大的多……」
孩童稚嫩的嗓音在彼此靠近的兩人身旁響起:
「原來是因為部份來自楊戩先生的緣故呀,疑惑總算解開了。」

「邑姜?你怎麼也在這裡?」
太公望訝異地道。

「我一直都在這裡幫忙整理東西呀。」
邑姜指著身旁的箱子道:
「你看起來好像有很重的心事,所以才沒發現也在房間裡的我呢,太公望,我可以問你一件事情嗎?」

「什麼?」
看著邑姜認真的眼神,太公望頓時浮現了不好的預感。

「讓楊戩先生恢復妖力的方法是什麼呢?」


「果然問了……」

「不能說的方法嗎?我只是想自己能不能幫得上忙……嗯?」
邑姜望著一旁沉默的楊戩道:
「怎麼了嗎?楊戩先生?你的臉……好紅呢?」


※ ※ ※ ※ ※ ※ 


「喲!邑姜,妳怎麼一個人坐在這裡?我們不是待會就要出發……」
抬起頭來望著靜靜坐在樓梯上的女孩,手中提著一堆東西經過的韋護問道:
「怎麼?發生什麼事了嗎?有什麼煩惱的話要不要和可靠的大哥哥商量一下呢?對小孩的商量費有優待喔。」

「韋護大哥……」
邑姜望著韋護露出淡淡的笑容道:
「我沒有什麼……只是一想到就要離開這裡,突然就很想像這樣坐著……來到這裡雖然只有幾個月的時間,不過……遇到了除了義父以外很喜歡很重要的人們,也發生了很多令人難忘的事情……」


「會捨不得離開嗎?」
韋護走上樓梯一屁股坐到邑姜身旁道:
「一但離開森林的話日子大概就不會再平靜了,外面的現況很混亂,太公望和楊戩又承擔了搞定那什麼鬼約定之刻的重要責任,妳還想跟著他們的話會很辛苦喔。」

「但是會有心是滿滿的感覺……而且很溫暖……」
邑姜望著韋護認真地道:
「所以我還是想要留在他們兩個人的身邊,直到我發現找到自己的道路為止,我會努力不成為他們的負擔……」

「妳並不是他們的負擔喔!」
韋護伸出手摸著邑姜的頭道:
「雖然和你們相處的時間不長,但是我可以感覺得出來,妳對他們而言絕不是負擔,相信我吧……何況小孩在自立之前本來就是跟著爸媽的嘛!對了,說到這,妳那對令人傷腦筋的父母呢?就要出發了怎麼都沒看到人影?外面只有好像快被一堆行李壓死的四不像。」

「……太公望爸爸去處理綁在外面的那群勇者,楊戩媽媽在嘗試喚醒收到的禮物。」
笑著配合著韋護玩笑話語的邑姜模樣看起來就如同一個普通孩子:
「對了,那位叫做姬發的大哥哥呢?我們就要離開了,可是他不是還在昏迷中嗎?」

「只好強制叫醒囉!現在不是他休息的時候,為了接下來要負擔起不小於太公望他們的沉重命運,他必須快點醒來才行……」
韋護聳聳肩站起來道:
「嗯……邑姜,妳好像很關心他的樣子……要小心喔!姬發那傢伙可是一隻對女孩很危險的大色狼(小孩不在我的守備範圍內,別趁我沒出場破壞我的名聲 by昏迷中的某人),妳如果喜歡上他的話可是會比跟著太公望他們還辛苦喔。」

「喜歡的話會很辛苦?那種像太公望和楊戩先生之間的喜歡嗎?」
邑姜的臉上有些疑惑地道:
「我是不討厭他,可是喜歡……嗯,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韋護大哥好像知道很多事情的樣子。」

「好呀!什麼問題儘管問吧。不過別忘了付我一些諮詢費用喔∼」
如此說著的韋護笑著走下樓梯。

「很喜歡一個人就要把他壓在床上﹪#&*嗎?」
邑姜想起一直困擾著自己的問題道:
「還有#&﹪*和○*﹪#又是什麼意思呢?喜歡似乎是件很複雜的事情,對了,還有男人和男人之間的……」



「邑姜,原來妳在這裡,我們已經要出發囉。」
隨著打斷了邑姜陳述疑惑的聲音響起,楊戩的身影出現在邑姜面前。

「楊戩先生……還有太公望……」

「四不已經背著姬發在外面等著了(超載了……泣……by白色靈獸),我們一起走吧……不過韋護他是怎麼了?」
望著呈大字形倒在樓梯下的黑髮男子,太公望抬起頭來望著邑姜道:
「踩空樓梯嗎?還是睡著了?」


「這個……」
邑姜看著眼前站在一起對著自己微笑的兩人喃喃自語道:
「我在想……我的一些問題或許真的很難讓人回答……」

「什麼?」

「不,沒什麼……我們走吧!」

 

大家一起……


_________________

<後話>

下一話應該就能完結了^^

by竹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