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想要阻止……

「你要去哪裡?身上的傷還沒好呢……」
望著眼前的身影焦急地說著:
「是要去找他嗎?可是義父說那個地方已經……」

不希望再失去任何重要的人……

「在天亮以前入口還不會消失,而且那個大騙子不會那樣就死的,所以……」
溫柔而堅定的口吻:
「我要去他的身邊,然後在問為什麼他要代替我承擔血緣應背負的咒力以前,先狠狠修理他一番……」

可是……那是他的願望……

「邑姜,接下來這邊還沒結束的事情就拜託妳囉……可以嗎?」

而我的願望則是……

「我答應……但是我有個條件……」
笑著伸出了手說:
「那就是你一定要和他一起回來……我會一直等著你們……」

我重要的家人……
楊戩先生……太公望……


※ ※ ※ ※ ※ ※ ※ ※ 

異界傳說 第十七話 完

※ ※ ※ ※ ※ ※ ※ ※ 


今早作了一個夢……
一個曾經是現實的夢……

停下了手中整理文件的動作,有著一雙漂亮如夜色般眸子的黑髮少女抬起頭凝望著窗外的景物喃喃道:
「從那之後到現在應該也快五年了吧……」

他們現在怎麼了呢?
紅月之夜消失在開啟通往闇之封印所在道路的那兩人並沒有回來……
而在通道隨著天明隱沒的同時,申公豹先生也跟著失去了蹤影,因為用盡力量調整法則而陷入了沉睡中的義父至今沒有醒來的徵兆,無法向他詢問任何事情……


「……算了,再想也沒有用,如果還活著的話一定會再見面的,因為約定好了……」
收回了望著窗外的視線,看著手中文件的少女自言自語著:
「所以還是先把這些累積的文件處理完畢吧,嗯,我看看……」

王都被毀壞住宅與公共設施的重建、人民的就業輔導,短期生活必需品的配給,交通的重新規劃調整,新財政計劃的進行等已經差不多了……
然後推動人類和魔族和平共存的措施上則遇到一些阻力需要加強注意,此外遷都的相關準備上進度有些落後……

「還有沒有遺漏什麼要向陛下和周公旦大人報告的事項呢……」
翻閱著手中文件的黑髮少女喃喃道:
「總覺得好像忘記了什麼事情……嗯,再重新整理一次好了,重建、就業、配給、交通、財政……嗯?財政……不好!」

連忙放下了手中的文件,想起自己遺忘了什麼的少女以極快的速度留下請假的單子丟在桌上後衝出了裝飾典雅的房間大門,穿過華麗的長廊來到了美麗的庭園,然後她張口呼喊著某個名字───
「四不像───」


※ ※ ※ ※ ※ ※ 

乘坐著白色靈獸的少女離開了一度恐懼厭惡的地方……
為了封印某個妖魔殘留下來的怨恨……那裡過去的主人曾經埋葬了許多無辜者的生命,即使在那些怨念早已昇華的現在,少女依然無法喜歡那棟仍然名為王宮的華麗建築……


「這麼突然的離城不要緊嗎?」
黑髮少女座下的白色靈獸開口道:
「再過幾天不是有一場很重要的宴會嗎?如果要去那裡的話,就算我以最快速度往返也有可能還是會趕不上宴會呢。」

「我只擔心陛下會趁周公旦大人忙於國事和我不在的時候偷溜出宮追女孩子……」
少女眨了眨眼,淡淡地笑著道:
「其它的倒是不要緊,何況雖然是臨時被通知,但那約會是更早以前就定下的,如果錯過的話可能要花一大筆錢懸賞才能引他出面……再說也好幾年沒回去了,很想看看那邊的景物是否依舊……」


經過重建後恢復繁榮的街道住宅,往西越過幾座小山與村落,度過河流與城鎮,就能看見一座長年被霧氣所籠罩的森林……
在那曾經為人所恐懼害怕為妖魔之王住所的森林深處,有一間讓少女深深懷念的小屋隱藏其中,她曾在那裡和如同家人一般存在的妖魔與勇者生活……


※ ※ ※ ※ ※ ※ 

推開蒙上了一層灰的大門,也打開了收藏過去記憶的門扉……

『回來啦……邑姜……』


紫眸蒼髮的俊美少年……紅髮碧眸的重要血親……
彷彿可以看見會對自己這樣說著的那兩個人就在眼前……
坐在溫暖的爐火前喝茶下棋,然後抬起頭來對自己笑著……


「這地方保存的還算不錯嘛!我還以為這裡會在那時我們離開後被搗毀呢。」

突然響起的聲音打斷了沉思中的邑姜思緒,也讓她眼前的幻象消失。邑姜回過頭望著背後出聲的高大男子緩緩開口道:
「……好久不見了,韋護大哥,我應該沒有遲到吧。」

「妳很準時……嗯,確實好久不見了,我還擔心會認不出妳來呢!邑姜……」
背著一個大袋子笑著的男子推了推帽簷道:
「幸好妳除了身高以外沒有什麼變化,嗯,還有一點除外,那就是妳變得更漂亮了,難怪人們常說戀愛中的女人最美麗,妳和姬發,不,現在該說是國王陛下的進展還順利吧?」

「……為什麼要提到陛下呢?」
微微皺眉的邑姜臉上表情複雜地道:
「我和陛下只是單純的君臣關係,因為職責的關係走得近一些,韋護大哥是聽了什麼奇怪的謠言才會突然這樣說吧……」


「嗯……謠言是聽了很多,不過我相信的還是自己的心眼……」
一臉興趣盎然地打量著邑姜的韋護跟在她後頭走進塵封許久的屋子內道:
「所以我現在才敢確定的說妳的確是在戀愛中,而且對象是那隻危險的大色狼,咳,嗯,不對,是英明的國王陛下……」

「我和陛下並沒有在戀愛……」
邑姜避開韋護的視線望著四周熟悉的擺設喃喃道:
「我對他抱持的並不是那樣的感情,而陛下也……」


「楊戩也曾經說過類似的話語……」
韋護打斷了邑姜的話語道:
「在我認識他和太公望不久時,他曾經說過和太公望之間的關係就很像妳剛剛所說的,可是那個時候呀……他們在一起少說也有好幾十年了,他不是那種只因契約就會和某人在一起那麼久的人,嗯,妖魔……妳也明白的,嗯,不覺得很像妳和姬發嗎?」


「這和那是不一樣的……」
一邊好奇著韋護的真實年齡一邊回答的邑姜如此說著:
「楊戩先生可能只是還不明白自己的感情,他其實一直喜歡著太公望的,太公望也是……所以根本就不一樣……」

「是這樣嗎?我倒覺得很像……」
韋護笑著道:
「先不管妳對姬發到底抱持怎樣的情感,至少姬發他是真的很喜歡妳,否則不會向妳求婚不是嗎?」

「那只是他陛下在開玩笑……等等!你怎麼知道陛下向我求婚的事情……」
邑姜的聲音很難得有些慌亂道:
「我應該有嚴禁消息傳出宮外才對……」

「姬發向妳求婚已經成了每天的例行公事……妳拒絕他也是,天天上演的戲碼不會洩漏出去才奇怪……」
韋護擺擺手道:
「我實在很想看看如果有一天妳說好時他臉上的表情。」

「陛下並不是認真的,他只是……」

「就算是玩笑也不會每天重複……而且他雖然常常找漂亮的大布丁小姐約會,妳可是我所知他唯一開口求婚的女孩……」
韋護表情認真地道:
「我不認為妳會因那些希望姬發娶有家世財力的貴族官員們的壓力而拒絕他,再說妳的家世也很了不起,大賢者的義父、神聖勇者的爸爸,妖魔之王的媽媽,還有我這個大哥……」

「韋護大哥……」

「……總之希望妳能早點發現自己真正的心情,可千萬別像楊戩一樣拖了幾十年還不肯承認,能喜歡人,能被人喜歡是很棒的事……這是我這好大哥給妳的良心建議……」
說話的聲音頓了頓,韋護從口袋中掏出一個標示數字的牌子道:
「嗯,東方有句諺語說良心無價,意思是良心需要多到難以計算的金銀財寶才能收買(請讀者切勿當真),不過對象既然是妳,我就特別優待只收妳這樣的良心建議價,再加上這次的委託費……」
更換了一個牌子的韋護開口道:
「總共只算妳這樣,如何,我這大哥很夠意思吧。」


「……有點理解為何過去太公望會說後悔認識你的話……」
邑姜苦笑著開口道:
「說到委託……情況怎麼樣?」

「那……這是現今魔物活動情形和人類互動的調查報告,還有一些其它情報。」
韋護取出袋子中一疊厚厚的資料遞給邑姜道:
「在束縛闇之力的法則解除後魔族的力量確實逐漸增強,怨恨人類而想要復仇的魔物不在少數,處理起來會很辛苦喔,如果不小心的話可能會演變成遠古以前妖魔和人類間不斷互相爭戰砍殺的情況……」

「……我不會讓事情變成那樣的。」
握著資料的邑姜堅定地道:
「楊戩先生和太公望並不是希望這樣的結果才解除封印,義父也是,還有我……我所希望看到的是人類和妖魔在調和的法則中和平共存的世界,一個可以讓勇者和魔王快樂幸福生活在一起的世界……雖然是像童話故事般的想法,可是我發自內心想為這願望努力……」


「這樣子很好呀……」
韋護笑著道:
「太公望和楊戩一定也是如此希望的……」

「嗯……對了,在韋護大哥的旅行途中……」
遲疑了一會兒,邑姜仍然問出口道。
「……有什麼他們的消息嗎?」

「很可惜沒有……不過……」

「不過?」

「……雖然最後還是沒追到那個人確認,但那樣特殊的服裝我沒有可能看錯……」
韋護扶了扶帽子道:
「一定是知道比我更多的申公豹那超級危險傢伙。」

※ ※ ※ ※ ※ ※ 


「……那麼我要先回宮了,很高興這次能和韋護大哥你見面,雖然要聯絡到你很方便,要和你見面卻不是那麼容易的事……」
坐在四不像身上準備離去的邑姜低下頭對站在地上的韋護開口道:
「下一次再見面不知道又是什麼時候了……」


「這的確很難說……」
看著往空中移動的白色靈獸與少女,韋護露出燦爛的笑容道:
「不過如果我能順利找到申公豹向他探聽到楊戩和太公望消息的話或許會見面吧!」

「那麼希望能很快再度碰面,我會記得準備好豐富的酬勞等著你……」
邑姜淡淡地笑著道:
「下次再見……韋護大哥……」

「再見了∼韋護先生∼嗝∼」
因為方才吃了太多草而打嗝中的四不像承載著邑姜逐漸飛高道:
「主人他們的下落就拜託你了∼呃嗝∼再見∼」


「放心吧!交給我就搞定了∼」
韋護朝邑姜和四不像揮手大喊道:
「不過∼邑姜呀∼關於這次新委託的酬勞……」

「什麼?」


「我就把它免費當作送你和姬發的結婚賀禮吧!」
韋護背起袋子朝密林中走去道:
「不過當你們介紹人的大禮可別忘了喔∼∼」




「……邑姜小姐是什麼時候決定答應要和陛下結婚了呀?」
四不像有些驚訝地問著無言中的邑姜。

「那是……」
望著已經竄入密林而消失在視線中的韋護剛剛站立的地方,邑姜嘆了一口氣正想說什麼時……


『邑姜,嫁給我吧……』

每天、每天都能聽見那個人對自己說的話語已經有好幾日沒有聽見了……
不知道他此刻在做些什麼,應該有好好處理國事吧,雖然平常喜歡胡鬧,藉考察平民生活的理由偷溜出宮追女孩,說一些奇怪的玩笑話,不過從不會延誤重要的公事,有時也會說一些出乎人意料外認真深刻的話語,而且……

『……希望妳能早點發現自己真正的心情……』

韋護大哥,我的心情……我對那個人的真正心情……
也許在他那樣說以前就已經……



「邑姜小姐?妳怎麼了?」
四不像擔心地問道:
「還好嗎?」

「我很好……」
從沉思中回神的邑姜開口道:
「只是在想一些事……對了,四不像,我一直覺得韋護大哥身上的氣很特別,你知道他是……」

人類還是妖魔呢?或者……

「韋護先生怎麼了嗎?」
如此說著的四不像疑惑地飛行著。

「……不,沒什麼,是什麼都好,韋護大哥就是韋護大哥。」
邑姜露出溫柔的笑靨道:
「我們回去吧,四不像……回到陛下的身邊……我有很多話想對他說……」


※ ※ ※ ※ ※ ※ 



熱鬧的喧嘩……
宛如慶典一般的歡樂氣氛圍繞著整個王國……
為的是慶祝今天某對新人的婚禮和這個國家的新王妃誕生……
不論是在王城或小鎮,不論是在大酒館或小商店,或是在人來人往的街道上……


「邑姜小姐果然當上了新王妃,真的是一件值得慶祝的事情那。」

「什麼嘛!你之前不是還說陛下絕對會娶貴族出身的名門小姐嗎?還跟了賭局下注……」

「之前是之前嘛!邑姜小姐能當上王妃我也是很高興的……」
說話的聲音很是無奈地道:
「不過說到這次賭局可不只我輸慘了,聽說好像只有一個人賭他們絕對會在最近結婚,他可賺翻了,名字似乎是叫韋什麼來著……」

「管他韋什麼,對了,你知不知道這次的婚禮主持者聽說是失蹤已久的大賢者大人!原本堅決持反對意見的官員和貴族們改變主意聽說就是因為大賢者出面的關係,另外我還聽說這次婚禮收到了一些相當特殊的賀禮……」

「你這麼多聽說究竟是從那裡聽說來的呀……呀!抱歉!我不小心撞到……呃……」


「……不要緊的……走吧!哮天……」
喚著身旁白色大狗的身影很快地轉身離去。


「……喂!你有看到嗎?好漂亮的人喔,不,漂亮還不足以形容,不過……他倒底是男的還是女的呀?看不太出來性別……」

「……女的吧?雖雖個子有點高,不過他手上拿的絕對是新娘捧花沒錯,說不定也是今天要結婚的新娘。」

「誰規定拿新娘捧花的就是新娘呀!」

「說得也是……也許是拿到王妃丟出的捧花也不一定,我聽說今天王家婚禮被捧花丟個正著的就是一個絕世大美人,不過又聽說好像是個相當俊美的少年……」

「……我說你到底是從哪邊聽說了那麼多聽說……呀!」

「怎麼了……嗯∼原來是看到人家有同伴了而失望呀!」
伸出去的手指著出現在視線內的紅髮少年道:
「看他們的樣子那少年應該就是大美人的情人或新郎,你連搭訕邀約都沒有就已經被宣告沒有機會啦!」

「我又不是打算邀約才跟蹤她……呀!都是你害我看丟的啦!」

「奇怪,剛剛不是還站在那邊的嗎?怎麼一轉眼兩個人和一隻大狗就都不見了……」


剛剛所見的只是幻影嗎……
美的不像是人類的藍髮麗人和看起來有些面熟的紅髮少年……

 

 


※ ※ ※ ※ ※ ※ 


在很久很久以前……
某個王國的北方森林中,住有一個力量強大的謎之魔物,金色的眼,銀色的髮,被認為是會帶來災禍的魔物之王,但那其實是被人刻意製造出來的假象,察覺了這一點的紅髮勇者進入森林遇見了妖魔之王,兩人的相遇讓停滯已久的變革之輪重新運轉,被封印在過去的真實也逐漸開啟…


不過,傳說的真相又是如何呢,也許只有當事人還記得……
在遙遠的過去曾經發生過的事情,曾經許下的契約……


_________________

<後話>

感覺很奇怪的結束^^bb
不過還是很高興終於能把這篇早已脫軌的故事完結,
也謝謝能把這篇問題多多的文章看到最後的讀者。

by竹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