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人與人的相遇結緣有千百種……
是巧合?是偶然?是必然?或是命運註定?


※ ※ ※ ※ ※ ※ 

異界傳說 第十五話

※ ※ ※ ※ ※ ※ 


闖入的不速之客揭開了新傳說的序幕……



嗯……前面三個,左邊二個,右邊四個,再加上其他沒看見的人……
就算把他們哄騙到有陷阱的地方也不能一下解決那麼多人,果然,還是只能拖時間等待了嗎……太公望……楊戩先生……

隱身在陌生少年背後的邑姜打量著四周情況想著。

本來還以為這群王宮派出來的人目標是我或是太公望他們,才會找到這裡來……
不過現在看起來應該是針對這位好像快要不行的大哥哥而來……


「……原來是躲藏在這裡呀……臭小子!你倒很會跑嘛!」
口中發出了不客氣的嘲笑,包圍著黑髮少年的其中一人開口道:
「如果不是上頭交代最好要活捉你的話,我早送你和你那票沒用的同伴一起下地獄去了,×的,竟然敢讓我受傷!」

「說話有禮貌一些,雖然上頭說他們是闖進王宮的盜賊,不過看樣子有些來歷,否則不會指定要將他活捉回宮裡……咦?他後面的是……」
像是包圍者之中為首的男子注意到邑姜的存在而開口道:
「什麼時候跑出那小女孩的?從王都追他們到這裡都沒見過……不,好像在哪看過的臉……」

「你們要找的人是我……呃……咳咳!和她沒有關係……」
無法遏制喀血的黑髮少年如此說著,臉色愈來愈蒼白。

「……是這樣嗎?那可難說吧……」
如此說著的黑衣男子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盯著邑姜,在一下瞬間就叫出了火炎般的利箭往邑姜身上招呼過去───

「……障壁!!」
及時捏起手訣喚出一道無形的牆擋住了炎箭,為此用盡剩餘不多力量的少年身子搖晃了幾下,如果不是被邑姜伸手扶助的話,大概已經往旁倒了下去。

「喲!想不到你這小子還有力氣施法呢!」

「……你們在做什麼!咳!咳!對一個孩子出手攻擊……」


「孩子?在這霧海森林裡怎麼會突然冒出一個小女孩……」
面露凶光的黑衣男子冷冷地道:
「如果不是你的同伴,那麼說不定就是該死的魔物……誰!誰在哪邊!?」
半途消失的話語轉成了質問,在手上呼喚出火球的男子眼看就要和同伴一起對旁邊窸窣作響的草叢發動攻擊時,動作突然停頓了下來。
像是被定住一般,所有人的雙眼只是眨也不眨地望著從草叢中轉出的絕麗女子,遺忘了原本想說的話語……

雖是一身樸素村婦打扮,但仍貌美驚人的女子有著紫晶般澄澈的雙瞳,嬌豔的紅唇,白皙的肌膚,一頭殷藍色的長髮挽了起來而露起的優美白皙頸項與肩膀,更是引人遐思……


「喔喔∼∼大美人耶!」
首先回過神來發出眾男人心中驚艷想法的是靠在邑姜身旁的黑髮少年,讚嘆的聲音點醒了其他男人,到底不是普通來歷,黑衣男子們很快地恢復了警戒的神情,正想出聲質問時,女子帶著驚慌失措的動人聲音已然出口:
「……你們是什麼人?這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呀……小姜!妳怎麼了?」

「妳認識那個女孩?」
一個箭步向前擋住了就要往邑姜方向衝去的女子,男人瞇起眼睛打量著著眼前雖是一身粗布衣裳但美麗無匹的藍髮女子開口道:
「我們是王宮專屬的勇者,正在追捕盜賊……妳們是什麼人?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勇者大人嗎……那個,我們是住在這附近的村民,為了採珍奇的草藥我才帶著女兒……」
伸出手指著邑姜的女子一臉著急擔心的表情道:
「也就是她進森林的,卻走散了……您說您們正在追捕盜賊,那是指我女兒身邊的男人嗎?怎麼會……小姜,妳沒事吧?」

「……我沒事的……」
和女子四目交接的邑姜在身旁少年可惜大美人已經嫁人生子的低喃中開口道:
「這個人受了重傷不能動,我只是好奇靠近他的時候……那些人就突然出現了,而且好凶的樣子,好可怕喔……媽媽……我不敢動……」

「小姜……」
女子清麗的臉龐上擔憂不安的神情分外惹人憐惜,打量著"母女"倆的男人們交換了視線,最靠近女子的男人突然伸出手,拉住了一臉愕然的女子就往一旁的林子而去,幾位臉上露出了不懷好意笑容的男人們也匆忙跟了上去……

「你們……」
察覺了男人們的不良意圖,黑髮少年正掙扎想要有所動作時,一旁的邑姜突然壓住了他的肩膀站起身來望著剩餘的五人喊道:
「你們想對我媽媽做些什麼?」


沒有回答邑姜的問題,為首的男人示意身旁的同伴上前抓住邑姜道:
「把那小女孩也帶過去讓那女人看了安分一點,這趟出遠門沒什麼甜頭,想不到這鬼地方會有那麼漂亮的女人,就把她當大夥兒辛勞的慰問品……」

「你們這群人!!咳!咳!」
一方面奇怪於身旁女孩彷彿阻止自己行動的舉止,一方面仍想嘗試做些什麼阻止黑衣人淫穢意圖的少年摀著傷口喊道:
「你們難道沒有一點身為勇者的自尊與榮譽感嗎?竟然……」


「囉唆的傢伙!對你客氣些你就當自己是誰呀!喂!過去時順便施個法讓他安靜睡一覺。」
不耐煩的神色出現在黑衣男子臉上道:
「我們只是對可疑分子做一些小檢查而已,她們說是來採草藥的,身上卻沒帶什麼東西不是很奇怪嗎?那,你們大夥兒說對不對?」

「當然對囉!不愧是大哥呀!」
搓著手往邑姜和少年方向走去的另一名黑衣男子笑著道:
「我們只是對盜賊同夥作搜身檢查而已,這小子實在搞不清狀況……」



「搞不清狀況的應該是你們吧……打風刃!疾疾疾!!」
伴隨著突然響起的聲音,五道魔法衝擊波直接地往注意力被分散的黑衣人而去。除了為首的男人及時跳開避過以外,其餘勇者們猝不及防之下全結結實實地挨了一記,疼痛地跌坐在地上暫時無法動彈。

「你是什麼人!」
唯一安然無恙的黑衣男子瞪視著眼前突然冒出攻擊的紅髮少年,訝異於他身上隱藏的氣息,人類有這樣的力量嗎?


「我是什麼人?」
開口說話的紅髮少年心情似乎非常不好,瞄了一眼方才絕麗女子被帶走的方向後臉色更是難看,瞪視著黑衣男子的碧綠雙眸彷彿要噴出火焰道:
「我只是一個老婆被帶走,現在心情相當不爽的普通人而已。」


「啥?呃!嗚哇∼」

「雖然要他分散你們的注意是我出的主意,不過你們未免也配合地太過分了吧!疾!!」

「搞什麼!防護的力量被……呃呀!」

「你們竟然敢……混蛋!我以前出手也沒這麼快,不,是也沒這麼卑劣!」

「可惡!!沒有效!嗚哇!你們別光躺著,一起動手呀!」

「嗚,早知道叫他用本來的樣子就好……不,那還是一樣危險……」

「呃呀∼∼饒……饒命呀……請放過我……」

「我的耳朵不好,什麼聲音也沒聽見……打風刃最強等級──疾!」

「噫呀───」



這……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驚訝到一時遺忘了身上劇烈的疼痛,張大了嘴卻說不出任何話語的黑髮少年愕然地看著眼前正上演的血腥殺人現場,不,搞錯了,是那群不久以前還輕而易舉擊敗了自己和同行者的勇者們被狠狠修理的樣子。

「雖然也參雜了憤怒的因素,不過真的是很厲害的力量……是吧。」
邑姜的聲音在少年身旁響起道:
「然而……」

「妳……」
轉頭望著身旁若有所思低喃著的女孩,正想說些什麼的黑髮少年突然臉色大變,深藍的眼瞳映出不知何時出現在女孩和自己身後的男人動作迅速的身影───

糟糕!是他們的同夥!


伸出去的手來不及阻止,黑髮少年只能咬牙切齒地看著那個黑衣大漢將不久前還在自己身邊的小女孩一把抓起,然後───
發出了極為慘烈的哀嚎聲。


「……然而就算沒有那樣的力量……」
將藏在手中的利刃送給了男人的手當作見面禮,邑姜輕而易舉地掙脫了他的挾持跳回地面接續著方才被打斷的話語道:
「應該還是有自己所能做到的事情……你認為呢?」

「呀……嗯……危險!小心他──」
還來不及對邑姜的話語作出反應,黑髮少年著急地望著被邑姜所傷而暴跳如雷的大漢朝她發出了魔法攻擊,正打算勉強自己再度使用咒力防禦時……


「守護壁!」
「打風刃!」

一前一後響起的聲音不但保護了邑姜,也將黑衣男子送去和他的同夥一道作伴昏迷去了。
出手攻擊的紅髮少年和剛從樹叢中轉出施術保護了邑姜的"女子"互看一眼露出笑容後, 不約而同地轉向一旁的邑姜問道:
「沒事吧?邑姜?」


「嗯,我沒事的。」
看著眼前異口同聲的兩人,邑姜綻開了淺淺的笑容,但旋即又像想起了什麼,一臉認真地道:
「他們可能還有其他同夥……」

「不用擔心,其他人就讓那傢伙去處理就好了,真是,竟然故意把人引進這裡給我們找麻煩……對了……」
微微皺眉的紅髮少年指著被擊倒在地的男人對一旁的藍髮女子開口道:
「我沒認錯的話,這傢伙應該就是剛剛拉走你的男人吧?楊戩?」

點了點頭,化身為女子樣貌的楊戩開口道:
「我本來以為打昏了他,沒想到他趁我料理其他人時溜走,當初下手應該更重一些,差點讓他傷了邑姜……怎麼了嗎?太公望?」

「不,沒什麼,只是在做確認而已……」
對地上的男子投射了那人即使昏迷中仍可感到一陣不寒而慄的眼神後,太公望轉向楊戩的方向伸出手輕撫著他的臉頰緩緩道:
「……辛苦你啦,那些傢伙很難纏吧。」

「……沒有你難纏……」
伸手覆著太公望碰觸自己的手,楊戩對他露出笑容道:
「不用擔心,即使被封住了大半能力,對付那種人的力量我還有……即使是比那更強的也……」



「邑姜小姐!主人和楊戩先生∼∼你們還好吧?」
突然從樹叢中竄出的白色靈獸又著急又擔心的聲音沒有自覺地打斷了楊戩未完的話語。

「呀,四不,你來遲囉,錯過你主人大顯威風的場面,對了……」
偏過頭看著白色靈獸的太公望放開了撫著楊戩的手開口道:
「那個嗜錢如命的傢伙呢?你不是和他一道留下處理剛才那邊的善後嗎?」

「那個……」
確定了大家的平安後,鬆了一口氣的四不像苦笑著回答太公望的問題道:
「已經把他們集中綁起來弄睡著了,可是韋護先生說還要清點一下他們身上搜出來的東西,要我先過來。」

「清點東西?」
楊戩的聲音帶有疑惑,身旁的太公望聳聳肩開口道:
「我看他八成是想趁機撈走那群人身上值錢的物品吧,待會得要向他討幾成當幫忙的謝禮才行……對了,四不……」
太公望指著楊戩方才出現的方向道:
「那邊應該也倒了一些人,你把他們搬來和這裡的一起,待會處理起來比較方便。」

「好的^^」


看著四不像的背影消失在視線內,太公望伸了伸懶腰道:
「呼∼∼這樣總算可以喘一口氣了,今天的運動量已經超過了預定,待會的善後就丟給韋護那傢伙去弄,我們回去休息吧……呀,差點忘了。」
太公望指著邑姜身旁差點被自己遺忘的黑髮少年道:
「邑姜,妳從剛剛開始治療到現在的這個人是誰呀?總覺得很面熟的感覺……」


「王宮派出的勇者說他是盜賊而追捕他,不過似乎還有內情……」
如此說著的邑姜望著在剛剛自己脫離險境後不久就因失血過多又勉強施術而陷入了昏迷狀態的黑髮少年,手上治療的動作沒有慢下分毫地道:
「在我看來只覺得他是一個很奇怪的人。」

「……要說盜賊,那些勇者們感覺還比較像。」
楊戩微微蹙眉道:
「我也覺得這張臉好像在哪看過……嗯,我想他應該是和韋護一起的人,待會他過來時再問他吧,順便弄清楚他們怎麼會和王宮的人發生衝突。」

「弄清楚什麼呀?」
突然響起的聲音來自一個穿著打扮地很是破舊的高大男子,黑髮黑眼,背著一個大袋子的他臉上洋溢著開懷笑容打招呼道:
「喲∼太公望,楊戩,這邊應該都解決了吧?咦?我的錢,不,我的雇主他怎麼了?」


「韋護……」

緊張的表情取代了原本的笑容,一個箭步衝到了黑髮少年身旁的韋護喊道:
「喂!振作一點!!姬發!你還活著吧?」

「姬發?那不是姬昌大人的次子嗎?」
太公望一臉恍然大悟的表情道:
「……唔,那難怪會覺得面熟,和姬昌大人年輕時一模一樣。」

「確實……」
不同於太公望的表情,楊戩一臉凝重地道:
「韋護,你說他是你的雇主,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為什麼王宮的人要追殺你們?」

對於太公望和楊戩的話語,心急如焚的韋護並作出任何回應,只是伸手拚命搖晃著昏迷中的姬發道:
「振作一點,你千萬不能也出事呀!至少在把報酬給我以前別死呀!姬發!!」


「……就算他還活著,被你這麼一晃大概也會去和死神報到的……大叔……」
邑姜微微皺眉伸出手阻止了韋護的動作。


「大叔?我還是年輕小夥子耶!妳是……」
正打算出口的話語在瞧清邑姜的臉孔後嚥了回去,韋護像是被法術定住般地動也不動,過了好半晌才抬起頭來對一旁的太公望和楊戩開口道:
「嗯,雖然現在這情況有些不適合,而且也遲了一些,不,很久,不過還是要向你們說聲恭喜。」

「恭喜?恭喜什麼?」
楊戩一臉疑惑。

「恭喜你們有小孩啦。」
韋護指著邑姜一臉認真地道:
「不過楊戩呀!你到底是什麼時候幫太公望生了這麼大的女兒呀?怎麼不通知我一聲?」

「……」


_________________

<後話>

估計再一、兩話把這篇完結--bb

by竹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