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無法原諒、絕對不會原諒……

趁我沉睡時違背了契約,殺了那個人的你們……
只為了掌握這片大地的主權,只為了讓我族永遠受法則之力的束縛嗎……

愚蠢的人類呀!!
以為這樣做就可以得到你們所冀望的永遠嗎?
……既然那麼想要讓封印持續的話如你們所願吧!!
代價是我的詛咒也將伴隨著契約的持續,不管過了多久……
幾百年、幾千年都不會消失……直到把你們全部吞噬、連靈魂也不剩為止……


※ ※ ※ ※ ※ ※ 

異界傳說 第十三話

※ ※ ※ ※ ※ ※ 


這裡是哪裡呢?一片荒野……好像曾經來過的地方……
不過為什麼我會在這裡呢?記得我應該是在引開王宮派出的追兵才對……
為了不讓那群人發現他……不知道他現在怎樣了?雖然突然昏倒前好像已經恢復了本來的樣子……不過還沒恢復意識,將他藏在那裡應該沒有問題吧……

這樣想著的紅髮少年微微皺著眉頭,努力拼湊回想著方才模糊而混亂的記憶。

到底那個時候他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只不過稍微離開了一下,再碰面卻變的像是另外一個人似的,全身被鮮血染紅,完全沉浸在殺戮之中……
不管怎麼叫他都沒反應,如果不是那誤打誤撞成功的方法讓他清醒過來的話,我早就……
對了,我記得被他的利爪傷了腹部,怎麼現在完全感覺不到疼痛呢?
該不會我後來因為治療魔法使用不足,失血過多而死掉了,然後這裡是死後的世界不成?


少年望著四週喃喃道:
「……像我這麼善良的好人(?),死後應該會上滿是桃子的天堂,既然這裡沒有桃子,那麼我應該還沒死……」


「雖然你判斷的依據有些問題……不過你確實還活著……」
伴隨著像是剛睡醒的慵懶嗓音,一個有著綠色及肩長髮的美少年出現在少年的視線內緩緩開口道:
「我說過,我們會再見面的……太公望……」



「你是……」
一陣長長的沉默之後,太公望手指著面前浮在半空中的美少年開口道:
「……你是誰?」

「……看來你需要一點東西幫助記憶力的恢復。」
握著不知從哪拿出的槌子,有著琥珀色雙眸的少年如此說著。

「不用了!!我已經想起來你是誰了!」
太公望往後退了好幾步道:
「你是之前出現在我的夢裡的怪人,不,老子嘛!這麼說來……這裡是在夢境裡囉?難怪我會覺得熟悉……對了,是你救了我嗎?」


「……正確來說,是把你帶進了我能出現範圍內的四不像救了你,否則那種情況下我也無計可施,你有一隻很好的靈獸,不過……」
老子瞇著眼打了一個哈欠道:
「如果你有照我上次對你說過的話,在那之後儘快來見我的話也許就不會受傷了,那個孩子也……算了,既然都已經發生的事再說也沒有用……而且也幫我確認了一些事……」

「我可是很想聽你說清楚講明白。」
太公望雙眼眨也不眨地直視著老子道:
「上次就是因為你說的不清不楚,我才想要先去王都一趟再去找你……我想你應該可以解釋吧,關於魔王詛咒的真相、王宮異常的作為、我哥哥所要保護隱瞞什麼的理由,還有……楊戩之所以會變成那樣的原因……」

「楊戩?」

「那是我幫他取的名字……」
太公望如此說著:
「因為我不知道他真正的名字,在外面也不能叫他魔王……再說魔王也不能算是一個名字,我還是喜歡叫他楊戩……喂!別又睡著了,我已經回答了你的問題,接下來該輪到你回答了吧?到底楊戩他是……」


「詛咒……那個孩子回應了他留下的詛咒執行他的怨恨,這也是那孩子命運的一部份……」

「詛咒?你在說的是哪個他呀?」

「魔王……」
老子淡淡地道:
「在遙遠的過去和人類訂下法則契約的妖魔之王……依照人類的說法,他和楊戩有血緣關係,除此之外因為他們本質的相似,所以楊戩才會在那樣強力的封印下仍然與他殘留的意念起了共鳴……」

「……等一下!我有點聽迷糊了。」
太公望微微皺眉道:
「先不管楊戩和他祖先起了什麼鬼共鳴,魔王的詛咒真的存在嗎?我還以為那是王宮的人造成的……」

「也可以這樣子說……你所知道的魔王詛咒並非那位魔王所留下,而是以王宮為主的人類們造成的,雖然和那位魔王也有些關係……」

「你越說我越聽不懂,可以用我能理解的方式說明清楚嗎?」
太公望打斷老子的話語道。

「幾百年下來的事情要解釋清楚可是很麻煩的,再說時間也不太夠……」
老子再度打了一個哈欠道:
「那麼,還是讓你親自看看過去吧……」

「咦?」


※ ※ ※ ※ ※ ※ 


「在我還沒反應過來時,就又被老子結結實實賞了一記槌子,暈過去之後作了一個夢,一個關於遙遠的過去,既長又悲傷的夢中夢……」
躺在藍髮紫眸的麗人腿上,太公望偏著頭看著眼前專心聆聽的小女孩道:
「從千年以前魔王和無名的勇者定下契約時開始,我夢見了勇者和魔王被殺害之後魔王留下的詛咒,為了阻止詛咒實現和持續法則對魔物束縛的人們所作的一切,以王室為主的人們選擇了不願耗費自身能力而犧牲眾多無辜者生命當作祭品的方法,結果只是讓這世界走往更嚴重的崩壞……老子讓我看了那樣的過去……」

「太公望……」

「過去所發生的事情已經沒有辦法改變,只是為了不讓以後再發生同樣的事情……」
太公望微微笑著對眼前和自己容貌相彷的小女孩道:
「了解過去並記取教訓學習,然後找到之後該走的路才是最重要的事情,邑姜……」

※ ※ ※ ※ ※ ※ 


「我先把到目前為止知道的狀況整理一下……」
盤著腿坐在地上,很難得一臉認真苦思模樣的太公望如此說著:
「總之,現今世界的一連串異狀是來自於法則的扭曲,並非魔王詛咒的緣故,如果要調整法則的話就必須解開對魔物們力量來源的束縛,也就是讓那兩位已經翹掉很久的魔王與勇者訂下的契約結束,可是要結束契約必須符合三個條件,一是在百年一度的紅月出現時刻,二是要在魔王和勇者當初訂下契約封印闇之力的地方,三是要有能操縱象徵妖魔之王之法器六神幡的人……可是……」
抬起來看著眼前昏昏欲睡的老子,太公望的聲音稍微提高了一些道:
「六神幡已經隨著魔王要殺盡人類的怨念被封印在王宮地下,要使用的話除了得應付王宮阻撓以外還必須讓魔王的怨念昇華才行,問題是要讓魔王的怨念消失……」
太公望一把扯住老子的衣服喊道:
「除了所有人類死光以外,只有解除闇之封印,讓契約消失的方法……這不是走了一圈又繞回原點,到頭來還是一點辦法也沒有嗎?簡直就像雞生蛋、蛋生雞,分不清哪邊是開始的問題……」


「所以才會拖了那麼久呀……」
老子勉強睜開眼睛道:
「……如果想在紅月出現之日強制解除封印闇之力的法則,間接讓魔王怨念消除的話,成功率不但是零,而且還會讓兩股力量融合成會吞噬一切的黑洞……所以要處理的話還是必須先從王宮下手才行,而我一直等待著能扭轉關鍵的鑰匙也終於出現了……」

「鑰匙?」

「……你為他取了楊戩這個名字的孩子。」
老子打了一個哈欠後再度閉上眼睛道:
「他具有操控六神幡的資質,而且有你在身邊,必要時使出你不久前用吻讓他清醒的方法,他的意志應該不至於會完全被死去魔王的怨念控制……」

「你知道那時的情況?我可沒把握那法子下次能成功,急病亂投醫之下我根本沒想到弄的亂七八糟的咒術也能讓他恢復,而且……等一下……」
太公望拚命搖著看起來很像已經睡著的老子道:
「你還沒把事情全部解釋清楚,不准睡!!給我醒來!!」


「……我該說的該做的都已經差不多了。」
老子微微皺眉睜開雙眼道:
「就像繼承了遠古魔王血緣的楊戩一樣,你的選擇讓你必須負起代替那位勇者未竟責任的命運,而接下來就是該你做事的時候了,那就───晚安啦。」


「給我站住!!不准消失!」
太公望吼道:
「什麼叫現在該我做事,我連要作什麼都不知道,而且依我的能力,連王宮最低階級的魔導士能不能打得過都是問題,怎麼能處理被封印在王宮的怨念。」

「啥?那你想怎麼樣?」
老子一臉極端想睡的表情道:
「如果是要我幫忙的話那是不可能的事,因為我要睡覺……」

「嘖!」
太公望一臉凶神惡煞的模樣道:
「如果不肯出面幫忙的話至少給我個有用的東西吧!!否則我就吵得你不得安寧……就這是所謂的恐嚇啦!」

「……好吧,那就把這個給你……」
短暫的沉默後隨著老子的聲音響起,他的身後出現一個刻劃了一堆咒文的奇異圖樣。


「什麼?那是……」
太公望訝異地看著緩緩飄浮移動到自己上方的圖樣。

「雖然不知道你能不能用它,但放在我身上也沒有用,那就乾脆給你吧……聖物"太極圖"。」
隨著老子手一抬,像是聽從了老子命令的太極圖頓時快速動了起來,分散成碎片後就往太公望身上急衝了過去────


「呃!!好難過……全身的力量都……」
在太極圖消失於和身體接觸的剎那,感受到陣陣發自內部衝擊襲來的太公望支撐不住地倒在地上道:
「這到底是怎麼……」


「……你要使用它甚至適應它大概還要很久,不過現在已經沒有足夠時間了,太公望……」
老子望著倒在地上的太公望喃喃道:
「王宮的人已經掌握了闇之封印的所在,也就是北方森林的地下城堡,遙遠過去魔王的居所……為了把它納入控制之下不知會作出什麼,而你趕回去的另一半,或許也會成為他們想要控制的目標……」

「啥……什麼另一半……」
放棄從地上努力爬起來的太公望遲疑了一會兒後道:
「你說的該不會是指楊戩……」

「……把那個也給你吧。」
老子望著隨一陣光出現在太公望面前的卷軸道:
「那是你們一族存放在我這裡,記載了很多特殊魔法咒語的卷軸,應該可以幫得上忙……哈∼∼∼欠∼∼∼那麼我要去休息了,約定之刻來臨前我們會在見面的……」

過去的契約將藉由你和他的手完成……


「喂!等一下……等……」

※ ※ ※ ※ ※ ※ 

「等一下!!咦……」
伸出的手並沒有抓住想抓的人,太公望茫然地望著眼前閃著點點螢光的天花板,直到白色靈獸熟悉的臉出現在自己視線當中……

「主……主人!!嗚嗚嗚∼∼你終於醒過來了∼∼∼」
喜極而泣的四不像高興地抱住自己主人,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道:
「雖然大賢者大人說不要緊,可是你睡了那麼久都沒動靜,害我我好擔心呢!嗚嗚∼∼∼」

「嗚……四不,你快把我壓死了……救命……」

「呃呀!!主人,對不起!!」
連忙放開太公望的四不像著急地看著自己臉色蒼白的主人喊道:
「不要緊吧!!主人!!振作一點……嗚∼∼主人死掉了∼∼∼」


「我還活著啦!!別胡說八道……」
順手拿起握在手中的打神鞭敲了四不像一記後,太公望瞇起眼睛望著自己產生了變化的法器喃喃道:
「這是……打神鞭前面冒出的這個應該就是太極圖的力量吧……記得他說還有一個卷軸……呀!找到了,這麼說來那並不是夢了……」

「主人?」

「四不!你知道老子……大賢者上那去了嗎?」

「……大賢者大人在治療主人結束後就消失在那東西裡面了。」
四不像指著一個飄在空中的奇怪物體道:
「主人什麼時候認識大賢者大人的?他還交代主人醒來後別去吵他,說要你快一點行動否則會來不及,主人,什麼行動來不及呀?你在王宮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怎麼會受那麼嚴重的傷?還有楊戩先生是到哪去了……」

「那是……唔!痛……」
費了一番功夫才在四不像的協助下從奇怪的床上起來,太公望看著浮在空中的不明飛行物體,不,奇異物體好一會兒後才轉身對四不像道:
「你問的事我晚點再和你解釋……對了,我睡了幾天?」

「什麼幾天,主人已經睡一個月了。」

「一個月?糟糕!!」
太公望皺著眉頭道:
「從王都到北方森林用普通方法走差不多也是這樣時間……四不,我們立刻回北方森林去!」

「可是,主人你的傷還沒完全好吧,看起來很疲累的樣子……」
四不像擔心地道。

「我不要緊的,我有很不好的預感,如果老子所說是真的話……」
太公望臉色凝重地道:
「我們必須快點到北方森林……到楊戩身邊去才行……」


※ ※ ※ ※ ※ ※ 


「……在那之後我和四不像就立刻出發全速趕回北方森林……」
瞄了一旁打盹中的白色靈獸一眼,太公望如此說著:
「不過中途因為迷路和被申公豹那傢伙耽擱了一會兒的關係,等我趕到北方森林時只見到處都是熊熊大火……」

「……王宮派出的人在殺了城裡的所有魔物後施術燒了城堡,想藉此找出被隱藏起來的闇之封印……可是我……」
打斷了太公望的話語,紫眸蒼髮的麗人說話語氣和平常略有不同,聲音似乎微微顫抖著:
「師父的遺物……城堡裡的魔物們……還有哮天我都沒有辦法保護住……什麼都……」


伸出手輕輕掰開楊戩緊握著的雙拳,太公望微微皺眉望著他被指甲劃傷淌著血的手心道:
「你已經盡力了……從王宮逃出來時你也受了傷,加上他們還使用了禁忌的法器"四寶劍"突襲你,讓你無法反擊……那不是你的錯,他們也知道的,你已經非常努力了……而且如果我能早一點趕回去的話……」

「太公望,那不是你的責任,而且"如果"並不能改變過去……」
未完的話語被太公望的手摀住了嘴而消失,坐起身來將楊戩緊緊抱入懷中的太公望喃喃道:
「這句話應該對你說,你也明白的,不是嗎?戩……所以別那麼在意著"過去"……」

「望……」





「唔……看來他們已經陷入了兩人世界中……」
望著面前緊緊相擁的兩人,再看看一旁早已睡死在地板上的四不像,喃喃自語的邑姜一邊思索著方才聽到的話語,一邊想著是不是應該回去睡覺不打擾他們……
雖然,過去的故事似乎還未結束的樣子……


_________________

<後話>

努力想把這篇儘快解決中……

by竹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