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申公豹……你到底是在打什麼主意?」
看著眼前阻住自己去路的男子,紅髮碧眼的少年如此問著。

「我打什麼主意……就要看你的表現如何了。」
揮舞著手中閃著雷光的法器,一身特殊打扮的男子如此回答:
「如果你想要到北方森林的話就必須先通過我這一關才行,太公望。」

「為什麼你……」

「有時間說話的話還不如先想想怎麼接下我這招吧!」
申公豹笑著舉起了手中閃光愈盛的雷公鞭道:
「如果你還想趕上見妖魔之王最後一面的話……」

「你……」
緊緊地握住了手中剛產生變化的法器,太公望努力思索著該如何應付眼前迫近的雷電────
自己或許無法抵擋吧!可是為了確認非見不可的那個人平安無事……
眼前的這傢伙不想個辦法儘快處理不行……


※ ※ ※ ※ ※ ※ 

異界傳說 第十四話

※ ※ ※ ※ ※ ※ 


「楊戩!楊戩!」

誰?誰在叫我?
為什麼要叫我?就讓我一直這樣睡下去不好嗎?
作著甜美的夢……夢裡頭大家都活著,而且笑著……
我不是孤單的一個人……

「楊戩!我知道你還沒死!快點回答我!把你的眼睛張開!!」

死亡?誰死了嗎?
我只是在作夢而已,一個令人不想醒來的美夢。
為什麼要把我吵醒呢?你是誰?好熟悉的聲音……

「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你……可千萬別死呀!我知道你還活著!我知道你還聽得見!所以你快點張開眼睛跟著我一起唸……楊戩!!」

「主人,楊戩先生已經……那麼重的傷是……」

「他還活著!四不!而且這個卷軸記載的咒術可以救他,只是它需要兩個人同時念誦才能完成,應該屬於契約的一種或者……不管了,這麼長的古文解釋沒時間翻譯,先照念咒文部分再說……楊戩!!」

好吵!真的好吵!!
我不知道你是誰,為什麼不讓我就這樣睡下去呢?
已經……已經不想再醒來了!
我想要跟大家在一起……師匠、哮天還有……
咦?奇怪?好像少了誰?少了一個很重要很重要的人……是誰呢?
為什麼想不起來?為什麼在這裡找不到他呢?

「楊戩!我知道你有聽到我的話……所以……」

在叫我的這個聲音……是他嗎?
既著急又擔心……令人感到溫暖的聲音……
……我想見他……然後……

「你再不起來的話,楊戩,就別怪我不客氣地對你#﹪&※(消音)之後再#&﹪*(消音)……」

要狠狠地揍他一頓……太公望!
你這個傢伙想趁人之危時做些什麼事情呀!!

※ ※ ※ ※ ※ ※ 


「……在那之後楊戩先生就醒來了嗎?」
將手中的茶遞給了坐在餐桌前大打哈欠的紅髮少年,說話的黑髮女孩臉上精神亦亦的模樣一點也看不出昨天整夜未睡的疲累。

「不但醒過來還外加給我一巴掌,結果差點換成我生命垂危……」
接過茶喝了一大口的少年看著在自己身旁坐下的小女孩道:
「我說邑姜……這些過去的事情你還要聽嗎?還因此一大早把我從床上挖起來,昨晚不是已經和你說了很多……」

「當然要聽……」
邑姜表情一臉認真地道:
「因為光憑那些還不足以解釋我不懂的地方,而且……」

「而且?」

「……不,沒什麼,請繼續說吧。」
邑姜將早餐的桃子遞給了太公望道:
「楊戩先生醒來後你就用那份卷軸中記載的咒文救了他嗎?我想那應該不是普通的治癒咒文……你聽義父說是我們一族存放在他那裡的嗎?」

「……是呀……我想應該是因為內容過於危險才交給老子那傢伙保管。」

「危險?發生什麼事了嗎?」
邑姜微微皺眉道:
「楊戩先生說過那時為了避開王宮的追擊,他在你的協助下封印了他自身的力量,可是我越想越奇怪,應該有其他方法可以避開追蹤的,為什麼……」

「所以我才說那份卷軸很危險……」
太公望表情嚴肅地道:
「裡面所記載的全是用古文字寫成的最高段魔法,而且用詞還很艱深難解,所以……」

「所以?」

「所以我才會弄錯字而造成一堆不在預期內的咒術後遺症。」
如此說著的太公望嘆了一口氣,把眼前的桃子全塞進了嘴巴。

「……後.遺.症?」
很難得地出現了可以稱得上是呆愣住的表情,這應該是邑姜有生以來第一次出現這樣的表情吧。



「哇嗚拉咖沙咿呀∼∼∼」(翻譯:不但讓楊戩的力量因此被封印,還有很多其他不在原有咒文描述的效果產生,像是我的體質在那之後也產生了變化,然後和他共同與法則定下的契約關係變成……嗯,這段兒童不宜……總之是很麻煩的後遺症。)
嘴中塞滿了桃肉的太公望口齒不清地道:
「妻哇加那咖歪哩∼∼∼」(翻譯:後來還因此錯過了那一年的約定之刻,雖然還有其他因素影響……所以那份卷軸真的很危險不是嗎?邑姜?)

「……危險的應該是你吧。」
邑姜瞄了太公望一眼喃喃道:
「因為念錯字而……我想我總算可以理解為什麼楊戩先生會不想說出力量被封印的真正原因……」

「還有他和我在一起那麼久的理由嗎?如果離開我的話他的力量會流失更快……」
太公望笑著接續道。

「……我不認為楊戩先生會只因為如此而和你在一起。」
像是想要解釋些什麼的邑姜認真地道:
「因為他很在意你,而且……」


「我知道……」
伸出手輕輕撫著邑姜的頭,太公望若有所思地道:
「正是因為知道,所以我才不想讓力量被封印了大半的他……」

「受到危險而隱瞞了楊戩先生一些事情嗎?」
邑姜接著太公望突然中斷了的話語道:
「例如讓他留在安全的地方然後獨自涉險什麼的……那很像你會做的事情……」

「妳的假設很有意思,不過要讓楊戩乖乖留在安全的地方不太可能吧。」
輕描淡寫地帶過邑姜提出的問題,太公望轉開話題繼續侃侃而談過去道:
「……我從那之後就和楊戩一起生活,我們一邊看著過去發生的事情流傳出去後演變成現在勇者和魔王對戰的傳說,一邊等待著下次紅月出現,最後在周地領主姬昌大人的幫助下瞞過王宮耳目躲藏在霧海森林中,過了好幾年平靜生活,中間也發生了許多連講三天三夜也說不完的事……"革命"的計劃也是在那個時候決定。」

「關於革命的事情我也從楊戩先生那裡知道了一些……」
邑姜雙眸瞬也不瞬地盯著太公望道:
「只是在為什麼需要那樣做的理由當中……是不是有包括轉移楊戩先生對某些事情的注意力呢?太公望。」


「……你認為我可以轉移他對什麼事情的注意力呢?」
太公望微微笑著回答。

「……那正是我想知道的。」
邑姜表情沒有絲毫變化道:
「我應該可以把你剛剛的回答當成你沒有否認想轉移楊戩先生的注意力吧?」

「……這就看妳怎麼想了,還有……」
視線轉往門外的太公望提高了聲音道:
「你也是喔……楊戩……」





「……什麼時候發現的呢?」
清麗悅耳的聲音發自從門外走出的紫眸少年。

「如果是問什麼時候發現你躲藏在門外的話……」
看著走近的紫眸少年,太公望如此回答:
「答案是在邑姜提出究竟隱瞞了你什麼的問題時……她是為你而問的吧?」


「不,是因為我自己想要知道你的打算才會問的……」
邑姜站起來一邊收拾餐具一邊道:
「不過看樣子這問題你不會回答我,那麼還是讓楊戩先生來問你吧,我吃飽了,可以和四不像出去走走吧。」

「邑姜……」

「如果這次他還是顧左右而言他的話。」
邑姜走過楊戩身邊時停下腳步道:
「請別又顧忌太多而手下留情喔,楊戩先生,否則這次你還是會被那傢伙從頭到尾吃的死死地而問不出所以然來。」

「喂!邑姜,妳是把我當成什麼呀?」

「……這就看你怎麼想了,還有……」
有樣學樣地回答太公望的邑姜臉上浮現了淡淡的笑容走到門邊道:
「請加油吧!楊戩先生……那麼,我出門囉。」


「……路上小心。」
「別太晚回來喔∼」
兩人異口同聲地目送著跑去找四不像的邑姜消失在門外後,太公望把手中剩餘的茶一飲而盡道:
「真是一個了不得的小女孩,即使年紀還小……將來不知道會成為怎樣的人,談怎樣的戀愛……」

「是呀……對了,太公望。」

「什麼?」
看著表情若有所思的楊戩,太公望打了一個大哈欠道:
「昨天很晚才睡,今天一大早又被邑姜弄醒,我正打算去補眠,你要一起來嗎?」

「……好呀,不過在那之前,你得先把昨天中斷的棋局,還有應該要回答的話繼續才行,這一次我絕對不再放過───」
說到一半的話語忽然停頓了下來,收起了原本表情的楊戩臉色凝重地道:
「你感覺到了嗎?結界……」

「嗯,結界產生了裂痕……」
像是逃過一劫而鬆口氣的表情一閃而逝後,太公望嘆了一口氣道:
「而且不受歡迎的客人似乎找上門了。」


※ ※ ※ ※ ※ ※ 


「……我一直在想自己能做些什麼,我沒有可以施展出來的強大魔法,也不會很厲害的武術可以助人或自保,法則的平衡、魔王的詛咒、王室扭曲的想法……」
走在白色靈獸身旁的邑姜看著週遭的青翠蒼鬱說著:
「即使理解他們所說的話,我也幫不上什麼忙……」

「我覺得能夠理解的邑姜小姐已經很了不起了。」
一旁少見的白色靈獸小聲地說著。


「你有說什麼話嗎?四不像?」

「呃,我只是在想邑姜小姐其實不用那麼心急一定要做些什麼,而且……」
四不像慌慌張張地道:
「嗯,我不大會解釋意思,總之……所以……就是……像妳現在這個樣子就很好很好了,幫忙又不一定要限於那些什麼法則什麼詛咒的,而且就算現在幫不上忙,以後也不一定呀!」


「……是呀,四不像……謝謝你。」
想了好一會兒的邑姜抬起頭望著頂上枝枒交錯而成的綠蔭喃喃道:
「我似乎是太心急了一點,就像你所說的,幫忙不一定侷限於那些……我可以為他們做的事情應該還有很多……嗯?怎麼……」

「邑姜小姐?」

「我好像踩到了東西,不,這個……是人類……」
邑姜蹲下身子撿起地上枯枝戳著眼前動也不動的黑髮少年道:
「還活著嗎?應該不是被我踩昏的吧,一動也不動……在流血……」

「請快點離開那個人,邑姜小姐。」
四不像臉色大變道:
「這裡普通人進不來,還不知道他的來路以前靠近他很危險的。」

「就算是危險人物,依他的傷勢也很難有什麼危險作為,我比較在意的是讓他受傷的人,還有從那邊傳來的爆炸聲音與閃光……」
邑姜抬起頭來對憂心忡忡的四不像道:
「我留在這裡替這個人做些緊急處理,你趕快去找太公望他們過來。」

「可是……」

「如果他不是危險分子的話當然要救,如果是的話……」
邑姜掏出放在長靴中的利刃道:
「也可以拿來威脅他的同伴別輕舉妄動,四不像,我不要緊的,快點去吧。」

「……我知道了,那我立刻回來。」
知道現在不是再多說什麼的時候,四不像趕緊往回衝去搬救兵。


怎麼聽都像是有人正用魔法打鬥的聲音……而且越來越近……

四不像離去之後,邑姜皺著眉望著吵雜聲不斷傳來的方向想著。

希望在太公望他們來之前不會被發現,總之先治療一下這個人吧……
外表年紀看起來差不多十七、八歲,感覺沒有很強的魔法能力……
打扮的樣子像是商人,可是感覺又不太對……嗯,醒來了呀……


「痛……」
緩緩睜開了原本閉著的眼睛,口中發出呻吟聲醒來的少年撫著腹部的傷口,一臉弄不清現在發生了什麼事的樣子。

「不要亂動比較好。」
邑姜打量著眼前側著臉茫然望著自己的少年道:
「否則會讓傷勢更嚴重……你受的可不是小傷。」


「……小孩子?這裡怎麼───」
原本望著邑姜的驚訝和迷惑眼神在瞬間變的銳利,突然噤口不語的少年猛然坐起身來拉過邑姜到身後,這一連串迅速的動作理應牽動了他的傷口造成劇疼,然而黑髮少年只是一聲不吭地望著前方剛從樹叢中走出的數名黑衣男子……


王宮的人!!
來追我的還是太公望和楊戩先生……不……
是針對這個人的……他們好像沒注意到我……

很快地從乍見王宮人士的驚懼中恢復過來,邑姜臉上表情恢復平靜無波地望著剛剛突然將自己扯到身後的少年背影……

剛剛……是想要保護我嗎?
都自身難保的情況……

真的,好奇怪的人。


_________________

<後話>

…………………………(不知該說什麼的沉默)
決定一定要在幾回內把這篇結束掉T T

by耐心缺乏的竹里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