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美人魚(五) BY櫻喬

※ ※ ※ ※ ※ ※ ※   


五、天才告白

 太公望愕住三秒,隨即跳彈離楊戩二十步以外。
 「你…你……」結結巴巴,太公望說不出話。
 「我不能再讓你逃避下去…」楊戩低唸著,邊站了起來走到太公望身邊。楊戩雙指戳著自己的臉頰,自信地笑問:「怎樣?你對我這個特級美男子沒感覺嗎?」

 「我對男人沒興趣。」平息了慌亂的太公望冷靜下來,推開楊戩那張貼過來的臉,反而被他抓住了雙手。
 「那你為什麼對奕沒興趣?剛剛又在獨自難過?」楊戩抓緊了一些,沒有放鬆地追問。「容許奕的留下,也是想測試一下你對女人的反應。」
 「只怪王奕長得太嘔心。分明是不男不女的骨牌,挑不起我的興趣…」太公望隨口胡謅,只想趕快掙脫楊戩。
 他第一次聽到這種評語。王奕是清瘦了些,但他的女裝是個亭亭玉立的大美女,見過的人都沒敢說她醜。「被奕聽見的話,他會宰了你。」
 「我才不管那種事。你再不放手我就祭出太極圖了。」太公望看著被抓緊的雙手,恐嚇道。
 「好。」楊戩馬上放手,他可不想到手的獵物就這麼飛了。
 太公望沒料到楊戩放得那麼突然,一時坐不住就跌在草地上。「大笨蛋…說放就放…」
 「我怕你用太極圖丟我,那就不好了,我很怕那些亂飛的黑字。」楊戩不以為然地笑笑,在他臉上不見半絲害怕的神色。
 …太極圖哪是用來這麼玩的?
 太公望冷冷地揮手。「我不是普賢,沒興趣搞同性戀。你儘管回去找王奕吧,那傢伙有戀兄情結。管你搞同性戀還是亂倫悉隨尊便。」
 太公望口裡這麼回答的時候,心裡流過一陣強烈的不舒服感。
 「你真的這麼想嗎?」楊戩略過眼中那絲受創的心疼。「普賢呢?在他走的時候,你不是已經確認了自己對他的心意嗎?你可以否定同性的感情嗎?」
 「你和普賢不同!」他心中擁有的、喜歡過的就只有普賢一個。

 沒錯,剛剛楊戩說「我的對象是你」,他的確有點暗暗的高興,像是確認了心中一直懸掛的疑問。
 一直以來,他都察覺到楊戩對他似有若無的情意。那是在楊戩在平日生活對他流露出的關心和喜歡,同時心中冒起一個聲音呼喚「回應他吧」,因為他不想像錯失普賢一樣…又錯過了楊戩。
 但是,普賢和楊戩是不能相提並論的兩個人。
 即使楊戩收留他,待他百般溫柔,無微不至地照顧他,但這樣也不能動搖普賢在他心中的地位。
 比起普賢,楊戩和他之間的疏離感更遠了。
 楊戩總是禮貌地對待每一個人,卻沒想到過分客氣的態度反而會給人某程度的疏離感。他收藏起自己的某部分躲在心內房間裡,那部分深沉而冷漠,他亦無意去探索或理會是什麼。
 楊戩擁有各種天賦的才華和優越的家庭背景,一流的談吐舉止,向來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只有他楊戩不想要的東西,卻沒有他得不到手的東西。他的身分就好比真正的王子一樣,隻手可遮天,有足夠的條件任性而為,而他也選擇了自己的生活方式。
 楊戩對他感興趣,而望想要一個家,就在這種互利互惠的生活下同居而已。

 所以,他喜歡的人,是普賢才對吧?
 太公望低頭抱著膝蓋,埋在自己的傷痛裡。

 「你和普賢的默契好得令人羨慕。」這樣一想來,弄出核融合會不會其實是望的意思呢?「也許我真的比不上普賢,也沒他認識你來得久。我了解不到全部的你。」
 他想要「望」。想專寵獨享這個人,還有想要疼他的感覺。

 楊戩靜靜地凝視著太公望,輕撥他的頭髮。良久,他淡淡地開口:「…普賢為了保護你,也不想你受傷。他沒有敲入你的心房,他讓你照自己的想法活著。」
 「我更加貪心地…想打破我們之間的那扇門。」楊戩仰頭望天,眼神飄到遠方。
 即使望現在看起來有點迷茫,但望的背後有一雙自由的翅膀,那是個想飛、飛到很高很遠的理想。
 看到凝住視線的那一刻,他才訝然發現那是他一直以來尋找的目標,想抓住他,為他停留。

 「我喜歡你。」楊戩深深地凝視著望,伸手碰觸他的臉龐。
 從掌心傳來望臉頰的溫度,視線穿過望碧澄的瞳孔,靠近的距離,奇妙的灼熱呼應著胸口無法平服的急促心跳,似是想探進那深藏的未知部分…
 「是嗎?」太公望咬著下唇,壓抑住突然紊亂的心跳,力持表面上的平靜。
 說不感動是假的,他的溫柔從接觸到的地方開始傳遍全身。

 在他心中不是只有那個已遠飛西去的天使嗎…為什麼開始變得模糊了?
 「楊戩,我最喜歡的是…」
 覆在臉頰上的大手落到望的唇上輕點了一下,阻止他說下去。

 「我沒有獨佔你的意思,這份感情一塵不染。」察覺他的隱藏,楊戩像迷咒一樣的呢喃。「…我對你是一心一意的,不想把你迫上絕境。」

 在社會裡,偽裝自己比暴露真正的自己更能活得輕鬆,根本沒必要打開心扉。
 任何事都做得來,所有東西都擁有,直到遇見了望。望擁有一些東西,會叫任何人都信任他。

 第一次,想釋放自己的感情。

 太公望聽到這裡,難過地別開頭。「為什麼…」
 楊戩不只收留他,縱容他各方面的胡來,即使像剛剛那樣的任性他也一概包容,事實上楊戩根本沒必要待他那麼好。他只不過是個過客。「像我這樣的人,要照顧不是很累嗎?你和普賢一樣都是…」
 其實早就了解,心智敏銳的他全部都明白,只是不願意去承認而已。
 「喜歡一個人是沒有理由的。」楊戩把望的手握緊。「…我一直在敲你心裡那扇門,你不開門的話,我就擊碎它吧!不管後果有多慘重…即使代價很大…即使粉身碎骨…」
 「我可是會一輩子盯死你哦!」賭氣似的宣佈,他拿楊戩這種徹底執著沒轍。
 「如我所願。」
 沒必要,再收藏自己。

 「你一定會喜歡上我的,如果你覺得我有那麼重要的話。」

      *      *      *

 「你摸夠了沒?」女裝的王奕冷冷地看著在自己胸前大力搓揉的人。
 「哈哈∼人家想摸真一點。」太公望笑得很愉快,王奕所穿的小可愛有墊褥托起,讓他看起來有小小胸部,而這傢伙本身的體格真的骨瘦如柴,摸下去就知道了。太公望開始懷疑起他以後要怎麼和人…
 「沒有胸就沒有胸啊!現在犯法嗎!」沒那種耐性和這個變態糾纏,王奕推開在他胸前眷戀的太公望,鄙夷地盯著他。「哥,我不要住在這裡了!我回妲己那裡。」
 「呵呵呵∼怎麼不住多幾天呢?這裡的大門隨時為你大開哦,小奕。」有仇必報非君子,他太公望的確不是君子。「我還可以隨時驗証你有沒有去做變性手術。」
 「哼。」如果不是因為戲弄過他,才不願意被那樣佔便宜,都把他摸虧了。王奕披上黑外套,挽起手袋,「再見!」
 「奕,代我問候媽。」久站的楊戩終於開口發言。
 「歡迎多來玩哦∼」太公望笑著揮揮手,王奕賭氣般「砰」一聲關門跑掉。

 「哈哈哈哈哈∼發洩完畢真舒暢。」太公望躺在沙發上,沒止盡地哈哈大笑。
 「望,像那樣欺負奕…」是他想都沒想過的事。
 「怎麼?你心痛?」
 「不是呢。」楊戩笑著回應,把茶几上的桃子盤拉近了些。他也被妲己和王奕耍很久了。
 「你和王奕的感情還真不是簡單的要好。」太公望張大口,像等待餵飼的動物。
 「你大概沒想過小時候的奕有多彆扭,性格孤僻,沉默冷硬又倔強,沒事在刺孔穿洞弄得一手血,人又難相處得要死,那時我曾怨懟老媽天不挑地不選偏偏撿個有變態癖好的瘦小子。」楊戩回想起小時候的王奕,臉上充滿溫情的笑意。「不過,妲己的品味果然不一樣。」
 王奕既像弟弟,又像妹妹,雖然長大獨立了還是有點脫不了小時候的叛逆,不過還是很喜歡賴著他。
 楊戩拿起一顆切得很細小的桃子,塞到望口中。
 太公望邊咬著桃,邊撩撥楊戩柔順的髮絲。「你們一家都不正常。」



後記:(很喜歡寫後記的人)
這一回重寫了三次,有嘔心瀝血的感覺。
從最初寫得很激,到現在轉入比較平淡的告白方式。

普賢、師叔、楊戩,這三個人會寫死我…
最難寫的都是望,好像怎樣都抓不住他的氣息,師叔應該沒那麼文弱的
所有事如運籌帷幄,小事大都在他的掌握之中…像是碰到一點點、又離遠了,
我給了他一點寂寞和自閉的氣質,那會比較容易寫。
重寫三次後的結果也沒有多好,或許根本沒有那種功力抓住望吧@_@
不過 王子的感覺好了一些,能做到如此,我也甘心住手了

本來很想安排玉鼎出場,為描寫小楊加多一點戲份,不過小楊身邊的人物已經夠多了,好狠心擱置這個計劃。

下次是最後一回了,普賢會登場啊 ^^ (仲大人就很對不起了…)
更有趣的「陰謀」還在後頭…請用力地看下去吧!

by櫻喬
(所謂的「陰謀」,是作者的陰謀…故事的道標.就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