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時空 [yt] 中

※ ※ ※ ※ ※ ※ ※


「你的茶。」

「嗯…謝啦!總而言之就是這樣的意思,不把心情整理一下
是不行的。」

「既然師叔已經作了犧牲的準備,那就無需要再多說什麼。
」楊戩低下頭,摸著茶杯的邊緣:「因為,大家都已經有了
覺悟了。」
「你說的大家,也包括你嗎?」太公望頓了一下,然後像是
自嘲般地搖搖頭:「說到這個,剛剛看到你的睡衣,害我驚
訝到差點忘了我來找你的真正目的了。」

「也許哪一天,你就穿睡衣上戰場吧!可以讓敵方暫時停止
思考五秒鐘…」

接到了楊戩殺人的眼神,太公望只是尷尬地一笑:「開玩笑
的啦!我是來向你道謝的。」

「道謝什麼?」
「嗯……要不是你冒險進入金鰲,解除防護罩……也許,大
家都會…所以,我要來謝謝你。」

一陣靜默。

楊戩充滿殺氣的眼神沉靜了下來,交疊的手掌也漸漸地合起
握緊。

太公望沒有任何動作,只是一旁觀察著楊戩複雜的表情。
半垂的紫眸,似乎帶著一點屬於少年將要破繭之時的憂愁。
下意識地將兩人比對,赫然發現……那段青澀時期竟然已經
離自己好遠。

跟楊戩比起來,他的心竟然太過蒼老。

呃呃…在仙人道士之中,他不過才八十出頭的『少年郎』!
這個師姪竟然已經有三百多歲……難怪當初他會這樣不羈。

雖然他沒活得像楊戩那般地久,但是玉鼎的保護措施實在是
太過完善--早該成熟的果實到現在才開始有繼續成長的跡
象。

思緒奔騰著,直到掌中的茶水涼了,太公望才打破沉默:
「我記得,你不是說過你很討厭我嗎?」

「都經歷了那麼多事情,還有成見的話就未免太失禮了。」
楊戩的頭緩緩一點:「更何況……你…」

雖然不願意承認,但…太公望已經是他所認可的強者了。

從以前,他就只相信力量。
申公豹、妲己、聞仲、甚至是……師匠,都是這方面的強者
。他們是真正的強者……
但,自從開始當太公望的助手之後,才意外發現了另一種,
截然不同的力量,來自於心。

雖然有時他還是有點不懂太公望的想法,但…他想要知道。
為什麼有些人類總是想著別人的事情,對自身的安危毫不放
在心上?

「呵呵…老實說,戩的存在也曾經很礙眼過喔!」

突兀的一句話,讓楊戩忽地愣住了:
「咦?」

「因為你那麼優秀,比起我來…我根本就是一個痞子嘛!」
帶著諷刺的語氣,太公望露出複雜的眼神:
「更何況,當時大家就像一盤散沙……」

「…不過,那時候,大家比較快樂不是嗎?」
楊戩淺淺地微笑,緬懷著過去的美好。

是啊!
至少不會像現在這樣……
營地裡,少了人,就再也很難像以前這般熱鬧。
而,道士們像星空殞落的星子,失去的家…

沒有可以回去的地方了!

☆     ☆      ☆

風中的風鈴響著清亮的旋律。

「…建立一個沒有仙道干涉的人間是我的目標。」

「目標……看來這就是小望最想要的。」

「即使全身染血,失去四肢也…」
「也要達成的目標。」

「可是,這樣真的好嗎?」
天使轉過身子,對著太公望展露出慈悲的微笑。

心中的雙面刃,在刺傷對方的同時,也會傷害到自己。

「小望是不會注重自己的想法……但,就算是一次也好,為我,請
你自私一次吧!」

☆     ☆      ☆

不管怎樣抑止,貓科動物永遠都有貓科動物該有的性子。

☆     ☆      ☆

「謝謝你。」太公望注視楊戩的眼睛閃閃發亮,如同鑽石般。

霎地臉一紅,楊戩趕緊轉過了頭,用又急又快的語氣遮掩那股莫名
的喜悅:
「不要這樣啦!還不是因為我是天才,大家不都這麼說……」

「戩……不是天才。」太公望的嘴角上揚,形成一個漂亮的弧:
「因為戩所做的,早就超出了一個天才該做的事情。」

「師叔…」瞪大的雙眼顯示著聽者的驚訝。

「我覺得『天才』這兩個字用在你身上,反而是忽視了你的努力啊
!畢竟……」

「你……總是比別人還要努力,不是嗎?」

來自妖怪的天資,是絕對不可能讓楊戩完整地被人類接納。
就算有變化術的幫助…若沒有心,絕對不行的!
再怎麼樣抵賴,他的身上有著妖怪的血液。

「我自從知道事實的一霎那,我就一直思考著…關於你的事情。」

但,獨自活在會被認為是異類的地方…
那顆心該要多麼地脆弱?又該要多麼地堅強?

「我想了很久,下了一個決心──在感謝你的同時,我也要向你道
歉。」

「對不起,要是我多注意一點就好了…」

楊戩艱難地移動著雙唇,想要說些什麼卻什麼都說不出來。
不應該是這樣的情況啊!

「戩……」太公望站起身體,步向楊戩:「不要流淚流成這樣…」

赫然發現,淚水像是無法止住般地往下墜。
然後,感覺到太公望的手在臉頰上來回著擦著。

「不要緊了。」

太公望順勢把楊戩整個人緊緊抱住,像當時從玉鼎手中接過他一般
……那就是他生命的重量。

『太公望,楊戩就拜託你了。』

過了許久……才出現那一點點的哽噎聲,微弱但卻存在。



「哎…怎麼辦?」太公望似乎有點困擾般地抓著頭。
「什麼?」楊戩抬起頭,臉上寫滿不解。

「你這樣淚眼相對,把你的眸色襯得很漂亮」太公望用著非常認真
的語氣說著:「會讓我想要吻你耶!」

「…!!」
臉頰刷白,心像是被狠狠地戳了一下,楊戩猛然把太公望推開。

明明知道對方是在開玩笑,但是…他就是受不了這樣--似乎被看
透內心般的狼狽跟不堪。

「戩……我……」發現到楊戩的臉色不對,太公望才莫名發現自己
似乎踩到了楊戩潛伏在心中的地雷。
「你走!」楊戩有點氣惱地把留在頰上的淚水抹去,像是在氣自己
的軟弱。
「戩…別這樣…」見狀,太公望只覺得頭皮發麻:
「我…我不是…故意這樣…」

「晚安了,師叔。」
語氣很冷,楊戩像是要驅逐太公望一般,狠下心別過頭去,不理會
他哀聲的乞求:「別讓我親手趕你出去。」

「可是…」太公望還不想死心:
「你說過…只要我想要,你就會給……」

「走……」見到太公望還黏在地板上不肯走,楊戩一臉怒氣地抓住
了太公望的手腕,要把他推出門外。

拗不過楊戩的力氣,太公望就要被推出門外:
「等等,可是我現在最想要的…是你。」

「師叔?!」被露骨的話語嚇到,楊戩正要甩上門的手硬生生地停
住。

「也許,再不說,『我』以後就沒有機會了。」
話語,落在冷冷的風裡…竟然有點那麼不真實的感覺。

「讓我自私一下吧!」

「不行啊……」
楊戩閉上眼睛,喃喃自語:「為什麼你要用那麼溫柔的殘忍?」

好不容易才壓抑住的感情,為什麼又要把它挑起?

何處惹塵埃……
何處惹塵埃…

☆     ☆     ☆

「我有自私的資格嗎?」

「小望……」
天使站在昔日的堐邊,緩緩但是確定地朝他點點頭:
「你有的。」
「只是…小望自私的對象,似乎尚未出現!」

「…小賢……?」

「也許我該慶幸這一點,因為這樣我不會被你生吞活剝。」

「在你的對象出現以前,讓我用生命守護你吧!」

雖然,有種預感……你會為我帶來死亡。
但,我祇想當你的守護天使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