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 ※ ※

玉乙之章 (8)  (繼續著名不符實的篇名…)

※ ※ ※ ※ ※ ※ ※ ※ ※ ※


《保留……一瞬間嗎…?》

酒醉中。
這是太乙的寫照。
當精通釀酒之術時,太乙同時也變成了一個酒鬼。

自已不是有意要與他吵的…

但,他真得覺得……「我…一點忙都幫不上嗎…?」

「不會啊!」雲中子忽然出現!

「啊∼∼是你啊!」
「普賢呢?你來這會不會有事?」

「玉鼎看著,我想是不會有事。」雲中子自動撿了個座位坐下:「怎麼?為情所困?」太乙喜歡玉鼎的事,在崑崙山上早就人人皆知--可不是?好好的仙人不當,偏要去凡塵討生活?太乙是為誰?--只有太乙這主角還懵懵懂懂的。

「是啊……才不是!」太乙險些承認!

「我說,你暗戀了好些年了,怎麼還不行動呢?」雲中子自動自發,給自已倒了杯酒:「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當年,我知你是顧慮龍吉,才將自已心意隱藏。如今,大家都知道龍吉和玉鼎已經名存實亡。你也用不著顧慮太多啦!」

「可是…不是那個問題啦!」

「那,我問你,你還有多少年可以等?」
「玉鼎這人行蹤不定,你老是一直乾等。把自已的志向放著不管,也非良策吧?」

「這……」
難怪雲中子為他著急,為了這場痴戀,他們兩人原本的研究計畫宣告停擺,他跑去凡間當起酒館老闆。放雲中子一個人抱著那些胎死腹中的計畫怨嘆。

可是……

「跟玉鼎上床吧!」雲中子語出驚人。
「啊!?」太乙驚跳!
「身體的接觸向來是瞭解對方最直接的方法之一。」
「可是…我和師兄…」
「我是建議你。那,這包藥你拿去。」

太乙就算笨,也知道這藥是什麼:「不…這樣…不是等於欺騙了玉鼎師兄嗎?」

「人,有時騙一騙,反而可以發現事實喔!好了,我走了。你這酒真好喝,讓我帶幾壺走吧!」

雲中子,走後,太乙看著桌上油紙葯包:

真實…他不冀望。
他只是希望玉鼎師兄能多看看他而已。

──「玉鼎這人行蹤不定,你老是一直乾等。也不是辦法。」雲中子的話猶在耳際。
──「和他上床吧!」

「假如……真的無緣的話……」太乙捏緊了手上那包藥──

「就留個記憶吧?」

※※※

「太乙,你在嗎?」玉鼎在乾元山洞府外喚著。

「我在,玉鼎師兄,自個進來吧!」太乙聲音傳來,玉鼎進了洞府。
「師兄,喝酒麼?我這無茶,只有酒。」太乙張羅著。

「無所謂…太乙,我有話同你說。」

「……我不是有意要這樣說的。」坐下,酒沾了唇,玉鼎開始說道:
「只是……有很多事你可以不用知道的。」

「沒關係…師兄。我明瞭。」太乙倒了一杯酒給玉鼎。

「嗯…謝謝。你的靈珠呢?」玉鼎發現櫃子上靈珠的位置上空無一物。

「靈珠…早不見了……就在你成親那晚…」

「!?為什麼不告訴我!?」

「不行,玉鼎師兄,你是龍吉的夫君。我不能像以前,老是賴著你。」

「那麼大的事!還說什麼賴不賴的?」玉鼎生氣,氣太乙一個人承受這痛苦:「也許我幫不了你,但你也應該要讓我知道啊!」

「不……不行…玉鼎師兄,當我知道了你要與龍吉成親時…我就決定…」太乙低下頭:「要堅強起來的……」

「太乙……只是,失去了靈珠的你…」玉鼎撫著太乙的臉:「一定感到很痛苦吧?不必強忍的。」

「師兄…那個孩子…還未完成…」太乙語聲硬咽:在那晚…我失去了你…還有我可愛的孩子…怎能不苦?
「師兄…」這樣依著你,也是一種罪惡吧?

可是…就陪我一場吧!

「唔……」玉鼎感到昏眩。沒想到太乙的酒酒力那麼烈。讓他…很快醉倒。

「師兄醉了嗎?」太乙扶起他的身體:「去我房內休息吧!」

「唔…」玉鼎聞到髮香,太乙的…不,不是。而是更濃烈的…

讓人心跳不止的香味。

月…崑崙山的月色好明亮…

「好渴……」奇怪,他喝了那麼多酒…

「玉鼎師兄想喝水嗎?」太乙的聲音卻還很清醒:「雲中子的藥生效了…」

「什麼……!?」玉鼎睜開眼睛!

「…我知道師兄你一定會看不起我的…」太乙解開衣服,露出比月光還晶瑩的肌膚。

「…太乙!?」

「我無法…再繼續下去了!」

太乙抱住玉鼎因藥力發作而變得滾燙的身體。

「我不想破壞……」
「但我好想留下點什麼…」

太乙以生澀的動作吻住玉鼎。

「就這麼一晚…抱我吧!玉鼎師兄!」

--答--

淚…?

玉鼎看著自已手心。

是太乙的…淚?

「對不起…太乙…」

他怎麼讓自已珍視的人哭泣了?
玉鼎感到心痛,為太乙的思念。

一個翻身,他將太乙壓在身下:「你真的…不後悔?」
「假如…有解藥的話…」

「沒有解藥。師兄。」太乙抱住玉鼎:「只有抱我…」

才能解除相思。

※※※

一直喜歡著師兄的。
雖然不言苟笑,卻一直照顧著他,寵溺著他。
他知道了冷淡面具下溫柔。

思慕。
隱約知道,他那時不自覺的暗示。
他不知道那種情感的殺傷力。
師兄知道,所以逃開了。
他是那麼的傻,不知道自己給師兄惹了多少麻煩。

過了許久,逐漸感到思念蝕人。

他不知道,這樣的決定是對是錯。
他只要個記憶。

他也知道,身體的交合不等於靈魂的交會。
可是,在那一瞬間,他是獨佔著師兄的。
是的,就在那一瞬間。

「…天快亮了…」玉鼎起身:「你渴了嗎?」

「嗯…」太乙緊閉著眼,不敢看玉鼎。

雖然不後悔…但他害怕。

看到玉鼎。

聽到茶杯碰撞聲、水聲。太乙知玉鼎已經倒好了茶。」

「太乙,起來了。」玉鼎喚他,他不理。

「太乙?」他緊閉著眼,不敢看玉鼎。

「唉…」玉鼎拉他起身,抬起他的頭;

「唔…!」溫熱的唇貼上,送進冰涼的水。
太乙吞下那些水,本能的吸吮、交纏。

一陣熱吻,太乙終於睜開眼,對上玉鼎帶笑的眼:

「你終於肯看我了。」

「……我…對不起。」太乙垂下眼。

「為什麼道歉?」

「因為…我做了--這是不對的事…違反自然的…」
「我真的…好喜歡師兄…」

「太乙…我知道…」玉鼎嘆息:「我試圖逃避你…可是…你願意嗎?這可是一個無底深淵啊!」

「師兄…你的意思是…?」

「太乙,我愛你。」

--啊…--

「從很早以前…就已吸引住我的。我的小師弟啊…」

「玉鼎師兄…」

「我真的很高興…可是,你和我在一起,可能不會快樂的。」

「沒有這回事!只要能與師兄在一起,我就會就很幸福了!」
太乙急叫道:「所以,今後,無論去那,都要告訴我…」

--不要再拋下我一人--……

「拜託你…」

「……我知道了。太乙。」
玉鼎起身,將用以蔽體的單衣脫下。
右肩上,長長的三道爪痕,暗紅肉色,顯示傷口的嚴重性!

「啊……」太乙顫抖,玉鼎師兄以前…沒有這傷的。
剛剛的交纏,是在黑暗中的,太乙無暇沒發現這傷…
他顫抖觸摸:這傷,原來一定是深及見骨的大傷口……

「太乙,這就是我…不可見人的過去。」玉鼎捉住他的手:「我向來不是你所想像的…你要知道嗎?」

「師兄……」太乙指尖觸著爪痕…這傷口所背負的…不堪的往事…他不知道的師兄…

「我要知道。師兄。」

我要…更接近你。所以,無論是什麼事--

我都會接受的。

※※※

凝視天上月光,雲中子開口了:「噯,普賢。我知你沒有睡。」

「…什麼事?」躺在無菌室內,普賢眼眸半閉,回答雲中子。

「你想,他們真的會做嗎?」

「我們不是已經打賭了?」

「只是…你為什麼要做出這種提議呢?他們兩人的事…」

「如果還活著。就不該浪費時間。」普賢翻個身:
「我只是不想看他們浪費時間罷了……」

「我以前並不知道…但是現在--我變得多事了。」普賢苦笑,以前他不識情愛,所以他漠視太乙師兄自已也不自覺的傷口…
牽扯太久…玉鼎和太乙師兄兩人的心都逐漸毀壞了…
「…睡吧。雲中子。今天我情況很好,不會發作的。」

※※※

《某天,偶遇的一場茶會。》

「Oh∼∼王子樣,歡迎你到我的豪華客船。來,我們來喝著高貴的錫蘭紅茶,暢談一番吧!」趙公明立刻命人擺上一張茶桌,邀楊戩坐下。

「不…我…」不待楊戩拒絕,僕人們就送上一組茶具,熟練的將茶呈上。
基於禮貌,楊戩不能拒絕。只得乖乖喝茶。
這位瘋瘋癲癲的男子是重要的合夥人…身為使者的楊戩只得忍耐。

「Oh∼∼王子,敬你那絕美的容姿吧!←不過我的容姿也是非∼∼常華麗的!」

忍耐!

「Oh∼∼王子,敬你那美麗的紫眸!←不過我的藍眸更是華麗的極致!」

忍耐!

「Oh∼∼你的存在真是一個傑作!←不過我更是至高無上華麗作品!」

忍--耐!

「Oh∼∼王子,你的…」

「趙大人!」楊戩無法忍受的起身!天知道,如果他在聽這位男子用那種噁心八啦的語氣自吹自擂下去!他一定會先砍了他一刀再說!

「趙總管,雲霄小姐找您。」一名僕人來報。趙公明起身:

「Oh∼∼我可愛的大妹子找我何事呢?小楊戩,我先失陪一下了。」趙公明留下一桌茶點,和滿堆百合花後離去。

楊戩鬆了一口氣,他差點就要與他起衝突了。

「哇∼∼好渴喔!有茶!」一個紅色影子跳至他面前,抄起桌上,趙公明的茶,一飲而盡。

「哇∼∼!甜死人了!水水水∼∼∼……」
紅色影子原是一名紅髮少女,如今,她喝了趙公明的獨門甜茶,一直跳腳!

「…喝我的茶解渴吧!」楊戩將茶遞給少女:

少女搶過,一飲而盡。

「呼∼∼好多了…」紅髮少女鬆了口氣,注意到楊戩:「耶!?你不是船上的人,你是誰?」

「我是楊戩,受人之託,送東西給趙大人。」

「喔…反正你不是我認識的人就是了!」紅髮少女做出這令楊戩感到脫線的結論。
「你在這做什麼?」

「…陪趙公明大人喝茶。他有事先離開了。」

「哦…是為了那個破壞小子吧!瓊霄師姑也真是的!他的程式設定老搞不定。」
少女自動自發的拿起茶具泡茶:「小趙師父一時半刻是回不來的,本姑娘就陪你喝茶吧!」

「啊…好…」楊戩覺得疑惑,這名少女全身上下無半點妖怪氣息…

她隱藏得很好的妖怪嗎…?還是…人類!?

※※※

「我受師父的妥託…去拜訪一位妖怪。在妖怪中,擁有領導地位的一位妖怪…」

「為什麼?師兄,妖怪不是都很危險嗎?」

「詳細的理由,我不能告訴你…那是仙人界的機密。」
「我所能告訴你的:就是我與那孩子為何相遇。又,為何分離的原因……」

※※※

「妳是人類?」帶著一絲懷疑,楊戩開口問這名少女:

「那還用問!我當然是人類!」少女泡好茶,幫他倒了一杯。

「那…妳為何在這艘船上?」這是一艘妖怪所建造的船耶!

「這船就是小趙師父所造的,我當然要待在這裡!」

「什麼?難道…趙公明大人是妳的…」

「雖然我不想承認啦…不過他是教授我仙術的人。」

「妳是趙大人的徒弟!?」楊戩訝異,不過仔細一想:趙公明長年在朝任官,難免會跟人類有所接觸的。

「對啊!不過我不在這裡修練了,」紅髮少女自顧自的答:「我爹爹要來接我回去了,我就是在等他來。雖然我很捨不得這裡的朋友啦…」

「朋友?趙大人不只收你一個人類?」

「啊?不是…當然是妖怪朋友,在這艘船上的好朋友!」

「妳跟妖怪成為朋友?」楊戩的語氣是十足懷疑口氣。

「當然啊…你這是什麼表情!?你自已不也是妖怪?」

被這名少女輕易看出,楊戩登時大受打擊!他以為他變化得很完美的…
當然,他不知道,少女自小就跟妖怪朝夕相處,已經可以憑直覺辨認了。

「難道你沒朋友嗎?人類的朋友?」

「……我有個人類師父的…」

「哦,那為什麼你認為人和妖怪無法成為朋友?」

「…人妖殊途,始終無法在一起的…」楊戩直視少女,眼中有深沈的悲哀…

※※※

「…那名妖怪將孩子托付於我,由於那孩子身份特殊,我不得不隱姓埋名。邊帶著他,邊想安置他的方法。」

「…那孩子是…楊戩?」太乙不確定的詢問:「我聽太公望說的…」

「是的…他是個聰敏的孩子…」
「我們相處的很愉快。他是我所疼愛的孩子。」
「所以,我幾乎以為…他是個『人類』了…」

※※※

「…師父待我很好,不只一次,我覺得:『如果師父是我的父親就好了』。」

「既然這樣,你應該很了解人類啊!也應該是喜歡人類的吧?」少女歪頭。

「不,我一點都不了解。人類本性中的複雜面貌…」

※※※

「那孩子…殺了他所飼養的一隻小狗!」
「我體認到,那孩子…終究是個妖怪,終究是渴望鮮血的異端存在。」
「因此…」

「因此?」

「我害怕了。」

※※※

「我殺了一隻小狗,我的好朋友。」

--他聽見…娘親的笑聲…然後…

「我也不知道自已為何殺牠…但,我可以明白到:我不是人類了。」

「哦,」少女好像不知這俊美少年向她陳述多嚴肅的事,只見她轉轉頭,又倒了一杯新茶給楊戩:「你本來就不是,有什麼好懷疑的?」

楊戩抬頭,他理解到少女不能體會他的心情。
不過,這樣也好,他只是將心中所想的說出來。
這位聽眾無法體會他的心情也無所謂…他是不需要浮濫的同情的。
楊戩反而鬆了一口氣,更無顧忌的講下去:

「但,師父還是待我很好。他,與其他人不一樣…」

師父…是我的親人…

※※※

「我還是愛著那孩子,認為他本性雖惡,但應該可以改正…」
「直到有天,我們在山路中遇上強盜……」

※※

「我們遇上了強盜。」
「那些強盜當然不是師父的對手,師父以一敵十,砍傷那些強盜。」

「哦…然後呢?」少女聽得入神,連聲催促。

「然後--……」

--唰--……鮮血濺到他的臉上--

舔舔嘴唇,他嚐到了甜味--鮮血的甘甜--

於是--「戩兒!!!」師父的叫喊阻止不了他--

--「小戩……(心)再怎樣講,你總是個『妖怪』喔(心)……」

娘親鬼魅的嗓音……

「啊啊啊--∼∼∼∼∼」

「我殺了。全部的強盜,沒有一個活口。」

※※※

「那孩子……他顯現出他的妖魔天性,殺了全部的強盜……」

--青髮青衣染血……紫眸空茫,舔著小小手指的小男孩,是他可愛的兒子--……

「是的……我應該拔劍剌死他…」
「可是,有一剎那,我竟然想當做沒看見這場惡夢,洗去他身上的血跡,我們師徒再度上路。」
「我很想…袒護他。」

--「戩兒…過來…」伸出手,他喚著小男孩。

--孩子,無論做了什麼,父母親都會接受,然後,欺騙自已……

--玉鼎體認到那種哀痛的情感了…

「走吧……」

※※※

「哦,」少女眨眨眼,「然後呢?對一般人而言,看見你殺了人,反應會很激烈吧!」

「……師父他…對滿身是血的我,還是伸出了手……可是……」

--「師父……」

紫眸瞬間放大--變成紅色!

--「殺了他…!」微弱,從腦海裡傳出的輕聲語音…

--「啊……」頭…好痛…

--「戩兒!」

--「別……」靠近我!

--唰--……

--「呵呵(心)又再增加一個人的血了…(心)…」輕輕的,傳來快樂的笑聲……

※※※

「他傷了我……而我…也本能反應的舉劍剌向他--」講到此處,玉鼎臉色蒼白,好像承受不了這殘酷的往事。

--殺了他!
這是玉鼎唯一的想法!
這孩子不可再留!

--「師父……我……」男孩的眼眶中湧出淚水……

啊……他……

--「戩兒!你……」受人控制了嗎?

--「呵呵……我就是在等這一刻啊……(心)」

「我終究…不能拯救那孩子……任由他的心被黑暗所捕獲…」

※※※

「我不知為何,傷了師父,我想…可能因為我真的是個妖怪的關係吧!」
楊戩看向少女:「妳的爹娘要來接妳了?那麼,妳最好還是乖乖待在人間,別和妖怪往來了。」

這一席話激怒了少女:「我才不信!你只不過是殺了幾個雜碎,就說妖怪和人類不適合交朋友!沒道理嘛!」

「……可是,人妖之間是不可能有真正的友情的。」
「舉個最明顯的例子好了……妳聽過人類和妖怪相戀會有好下場嗎?」

他的母親…還有他自已…

這話讓少女沈默了:「嗯……你說得是沒錯啦…」

楊戩嘆了口氣:「所以,人和妖之間--」

「是不能在一起的。」

--想起那暗紅髮絲的道士……

--是的,他思念他…但,他們之間終究是陌路了…

※※※

「嗯……你戀愛過!對象是個人類對吧?」少女的第六感,就在這時,會特別靈。

「嗯……是吧。」從娘親那得來的資料……他知道他所思念的人物是--……
「我不能跟他在一起。我是個妖怪。」

「嗯……那就把你的戀人變成妖怪吧!」

「啊?」

「既然你當不成人,那就由他變成妖怪來陪著你啊!」
少女天真說道,瞧著話的口氣,就好像是:『既然你不能住他的東村,那就叫他搬到你的西村來吧!』一般。

「這…」楊戩訝異,從沒人對他這麼說過的。

「如果是我,無論那個人是什麼…」少女臉上閃耀著動人光彩:「我都會好好愛著他的…」

「啊……是嗎?」楊戩難得笑了。

「無論那個人是什麼…」
「都要愛他…」

他是缺乏這種勇氣吧!

其實,自已早已失了自我了嗎?
不是嗎…?為了他一人…

「我知道了,那麼,我去跟他一起吧!」

--娘親所託付的任務--……

就算,最終的結局是分別,那麼就--

--「請留下些記憶吧--……」

「哦!這才對嘛!加油喔!」少女笑道,鼓勵的拍拍他的肩膀。

「--蟬玉啊!」

「啊!爹爹!龍鬚虎!」少女又跑又跳的奔至一人一獸面前:「你們好晚,我等得好無聊喔!」

「抱歉抱歉,我們回家吧!」

「嗯,那:」少女轉向楊戩:「謝謝你陪我喝茶。」

「這句話是我該說的。」

「嗯,再見。」少女揮手離去。

楊戩放下揮動的手:

--他終於下了決心。

「其實,這是注定的…」他的放不下…

這次,他來,是要來拿趙公明的一樣東西:
「進入朝廷所必需的『總管介紹函』--……」他看著一封華麗信箋,笑了。

※※※

太乙在聽完玉鼎和那孩子的事後,的確,他不知道作何反應…

「師兄……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無疑的,雙方都受到了傷害。
誰沒有錯,但,悲劇就是發生了。

「但……我想說的是……」

--無論你是什麼樣的人……

--無論你揹負著什麼秘密……

「我都想…陪著你。師兄。」

「…太乙……!」玉鼎握緊他的手。

「請不要…一個人承擔了……」
「雖然我不知道我能做什麼……」但至少,我可以擁抱你的…

「謝謝你…太乙。」玉鼎抱緊他。

你的接受,就是我最大的救贖。

※※※

嗶嗶嗶--一聲聲尖銳聲響打斷了兩人的纏綿--

「…那聲音…是我做的警報器!」太乙驚訝。

在崑崙山有外敵侵入時,會發出警告的偵測器--…

--磅--…

紅色鞭影準確的摧毀一座崑崙小山--

「叫普賢給我出來!否則,我就毀了崑崙山!」

「--是聞仲--!!!」

太乙、玉鼎、雲中子三人同時叫道--!!!

※※※

螢火蟲廢言集:

呼∼∼打完了…
劇情讓人看不懂吧…是補註一些劇情的片段。

近來,讀坎伯的書,坎伯說到:

「掏出你心愛的事物,
但殺掉他們,
否則兩年後,
你會後悔自已沒有那麼做。」

好了,將這個不知是什麼時候寫的年少愚蠢翻出來吧!
愚蠢歸愚蠢,可是還是有人因為誤入歧途而在等著這篇文的吧?(有嗎?^^b)

偶遇茶會那一段,寫得最開心。^^

故事,希望還能照著蟲愚蠢的文筆走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