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 ※ ※

玉乙之章 (9)  (繼續著名不符實的篇名…到最後。)

※ ※ ※ ※ ※ ※ ※ ※ ※ ※

《晨光…帶來了不速之客。》

噠噠……疾步聲,玉鼎的急步聲。

「玉鼎師兄!太危險了!」太乙跟在玉鼎後面急叫道:「聞仲他……」
「所以,太乙。你千萬別出乾元山。」
「師兄…?」
「我記得你的洞府有裝密碼系統吧?」
「?是啊…?」
「可以使人無法進入,也可以把人鎖在裡頭吧?」
「師兄,我不--」
「太乙,乖乖待在乾元山。」玉鼎將太乙丟進洞府裡,設定密碼。
「師兄!」
「太乙,別擔心。我只是和聞仲談談。」玉鼎沈穩對他笑著,離去。
「師兄!!」太乙拍著門!笨蛋也知道,和現在的聞仲對談是件多麼危險的事啊……

「…你們為何硬將普賢帶走!?」聞仲氣息冷洌。

「聞仲…這是普賢的意願……我們沒有強逼他。」
必須遵照普賢的意願,不能讓聞仲知道他的病。
「讓我見他!」
「不行。」玉鼎搖頭:「普賢他不想見你。」

藍眼發出殺人目光!

「聞仲,你和普賢…緣盡了。」玉鼎試著勸說:「他是不會跟你走的,所以…」

--啪!紅影一掠,打向玉鼎!

「我不聽這些廢話。我現在就要見他!」

「……」無法勸說,玉鼎只好抽出斬仙劍。
「聞仲,崑崙山也不是能讓你胡鬧之處。假如你再執迷不悟的話,那就來問問我的劍吧!」

啍…!聞仲微笑,身旁紅鞭凌空而起:「正有此意。玉鼎,仙界第一劍士的劍鋒…我來試試吧!」

嗶嗶!『密碼錯誤。』
「可惡!」太乙捶門!「當初沒事設這個幹嘛…師兄設了什麼我又不知道…」
必須要快,玉鼎師兄他一定打不過聞仲的!
「只好從程式裡破壞了。」太乙打開主機,快速操作著。

上一次是隨興而至,點到即止的切磋;這一回,是事關乎生死的對決!
玉鼎以斬仙劍的快速格開禁鞭,接近聞仲!
雖然不想造成傷害,但對方可是跟自已相等,或許更強的強者,自已只能全力相摶!
玉鼎劍鋒接近,但要剌下去時--

--猶豫--……

是的,個性溫厚的他雖然明白聞仲是危險人物,但無怨無仇,而且其實有些欣賞聞仲的他。怎樣都不想對聞仲造成決定性的傷害!

這千分之一、萬分之一之一秒的猶豫,就足夠聞仲反擊了!禁鞭纏住斬仙劍,將它拋向遠處!接著,禁鞭痛擊玉鼎!

「玉鼎…我再問一次:普賢人在那裡!」

「聞仲…不行…普賢不會見你的。」玉鼎身受重傷。仍守口如瓶。

「敬酒不吃吃罰酒!」聞仲禁鞭再掃向玉鼎!

「師兄!」此時,不知太乙何時衝出來,抱住玉鼎!擋住聞仲的禁鞭!聞仲吃驚,收回禁鞭。

雖只有一鞭,但也足夠太乙咯血了!

「太乙!」

「聞太師…不讓你見普賢…是因為…你見了也沒用啊…」太乙吐血,邊說:
「普賢……他已經…快死了!」

「!!!??」

雲中子洞府前:

「玉鼎、太乙,早啊!啊!你們怎麼都受了重傷!?」雲中子拿出一個噁心八啦的黏體生物:
「正好!我做出了這個:超生物藥:『派歐吉x』!玉鼎,你過來試試吧!」

「不…我…」誰想讓那種詭異的東西黏上身體!?
「師兄,這很有效的喔!乖乖別動。」太乙身上早就黏了個派歐吉,他半強迫的讓派歐吉黏上玉鼎後,又捉了一隻:「聞太師,你要不要?」

「不…我不想要。」聞仲搖手拒絕。

「雲中子,你怎麼穿了防護衣?」太乙發現雲中子穿了全套白色護衣:

「普賢的病已經到了最後了……所以要穿上防護衣,以策安全。」

「!?那麼快!?」

「什麼『最後』!?普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聞仲不耐。

「聞太師,請穿上防護衣。跟我們去見普賢吧!」已穿上防護衣的太乙,已找了一件給聞仲:

「玉鼎,你一人在此沒問題吧!因你的傷比較嚴重。」
「『派歐吉x』需要比較長的時間來修復你。」雲中子丟給他一件防護衣:
「傷好了,『派歐吉x』會自動離開你的。」

「雲中子,早安^^」無菌室內,普賢以一貫的笑容來迎接,這笑容在見到聞仲時瞬時僵住!

「呃……普賢,我們是很想遵照你的意願…」太乙吶吶的…

「你的身體是怎麼一回事!?這些黑斑是--」聞仲進入無菌室,抬起普賢的頭逼問著。

「太師,那是S級傳染病…你不能…」雲中子驚嚇過度!

「別……看我!」普賢想推開他,當然是徒勞無功的。「別看…咳咳咳…」

「糟了!又發作了!」
「聞太師,請你離開一下!」

「普賢得的是種奇異的傳染病…他的親人全死於這種病。」玉鼎終於擺脫『派歐吉x』,穿著防護衣出現。

「……為什麼不告訴我?」聞仲帶著責怪,對普賢。

「…你也看見了吧?普賢的身上開始出現的黑斑…他會死。」
「我想,他不想死在你的面前。」

「…為什麼要來呢?你就當我負了你就好。」稍後,普賢病情穩定後,聞仲和普賢談話:

「你為什麼不讓我知道!?你不是說要待在我的身邊嗎?」

「聞仲…你看看我…你所喜愛的美貌已經從我的身上消失…」
「我已經沒有理由再待在你身邊了……」

--是的……最初,是我的容貌吸引著你……
--我知你不是在意這種事的人……
--但,我想我是在意這種事的。

「你在胡說八道什麼!?」果然,他生氣了。
「你當我是什麼樣的人!?喜新厭舊之人嗎!?」
「我…只有跟你…我想只想跟你渡過餘生啊!」

「……聞仲,就算你在我身邊,我也活不了多久……」
--所以,為了不讓你我承受死別之苦,我才逃到這的…

「普賢……」無視普賢身上的病斑、傳染病的危險,聞仲擁住了他:「你別放棄!我一定會找出治好你的方法的。」
「我……你是第一個,也是最後一個,與我共渡餘生的人。」

「仲……」

--你的情意,我很感激……

「我知道了,我會盡量活下去的。」

--『會活下去的!』,這是一個謊言--……
--可是,請再多騙我一些……

※※※

「我找到了普賢身上的病原體。」雲中子放出一連串投影片:「這是我用特殊濾光的顯微鏡所發現的。」

「看起來,很像蝨子。」太乙說。

「…這是……!」聞仲思考:「我好像見過相似的東西……」

※※※

「通天教主,弟子聞仲求見。」

「聞仲啊,進來吧!」通天教主一身白袍,手裡又拿個酒杯,心情看來很好。

「教主又研發成功了嗎?」聞仲知道,他的師父平時對法寶研究很有興趣。尤其是非兵器性的。例如,空間法寶、生化系法寶……

「嗯,這是初步原型,生物系法寶:是一種病毒,可以使仙人無力戰鬥。」

「威力非常大吧!」

「嗯嗯,可是,我希望,這是為了『和平』而使用的法寶。」
「有十分多的人類對妖怪存著偏見,使用這個法寶,可以使人坐下來談一談。」
「聞仲,你覺得有趣嗎?要不要學學研發法寶看看?」通天教主不時勸說。

「不,教主,弟子是個武將,雖然當了道士,但弟子覺得,弟子只要修習武藝就夠了。」

「嗯嗯…真是浪費了你好頭腦啊…你具有成為強大仙人的能力,頭腦也不錯。就是心眼死了點。」

「多謝教主誇讚。」

「好了,今天要教你什麼?嗯…去博物館看看吧!」通天教主脫下白袍:
「你都找不到合用的法寶吧!我做給你的,沒兩三天你就弄壞了…」

「那是因為教主不擅長做兵器法寶的關係吧!」

「啊!竟然說我不擅長做!?我是天才,世上沒有我不擅長的東西…」

※※※

「你見過!?怎麼可能!?難道…是法寶!?」玉鼎驚訝:
「可是,這個病毒毀滅了一個村莊啊!世上沒有一個仙人會用法寶攻擊人類的!」

沒有道理…沒有一個仙人會有理由去攻擊人類的……這是禁則。

「…如果是妖怪呢?」聞仲起身:「妖怪是不會理會人類仙人之間的禁則的。」

「你的意思是…普賢的族人們全部都是妖怪所殺的?」玉鼎思考:
「可是,如果是妖怪的話,是不會採取那麼迂迴的方式的…」

「如果是『普通妖怪』的話。」聞仲皺眉:如果是他的師父:通天教主的話……

☆☆☆

「什麼!?通天教主是病毒的製作者!?」稍後,得知這消息,太乙玉鼎雲中子三人齊聲叫道。

「通天教主?」玉鼎思索:「他已經……」

--「我兒,就拜託你了…崑崙的仙人啊……」活撐著最後一絲理智,將戩兒托付給他的,妖怪之王:通天教主……

「死了吧!」聞仲說:「我在人間有聽聞他失蹤的消息。」
「如果他還活著的話,是絕不會放任趙公明做那些蠢事的!」聞仲指的『蠢事』,就是和崑崙間『華麗戰鬥』。
「所以說,他絕對是死了。」聞仲結論。

--「嘻嘻(心)死老頭,你竟然可以逃出弟子我的媚惑(心)」
--「去死吧(心)」

月夜中的妖狐,閃耀著金色眸光的美豔--

--「啍…崑崙仙人,你逃不遠的(心)快將孩兒還給我(心)」
--「那孩子…你養不起的…(心)」

「…回金鰲看看,或許能找到當年的資料。」聞仲的發言打斷玉鼎的思緒。
「聞仲,我跟你一塊去。」
「玉鼎?」
「一個人去可能有危險。」因為那裡…可能受妲已控制了…

「…」聞仲不語,但從他的高傲態度就可知道,他的想法:『只有我一個人就夠了。』

「聞仲…普賢也是我們所關心的人。我們是為了普賢,是需要合作的!」玉鼎試圖說服。

思考,的確,眼前這名劍客是普賢的師兄…「…我知道了,玉鼎。走吧!」

「那麼,普賢就拜託你們了。」臨走時,玉鼎和雲中子、太乙告別。

「師兄…請你要小心。」太乙打起精神說。
這樣的情景,在兩人之間,不知經歷多少次了……可是,太乙依然覺得不捨。

「太乙…」拉進兩人距離,玉鼎印上一吻:「我很快就會回來了…一回來,我就下去和龍吉說明我們的關係。」

「師兄…!不用了…我只要…」能看著師兄就行了…

「一定要的,不是為你,也是為我。」玉鼎堅定的。

「……玉鼎,你和太乙什麼時候開始的?」坐在黑麒麟上,聞仲問。
「…算是昨晚開始的罷!」玉鼎坐在自已專屬的黃巾力士上,說。

※※※

《未見過的新朋友、久違的朋友.重逢》

「啊∼∼好無聊好無聊∼∼」姬發在甲板上打滾。
「噁∼∼///」邑姜臉上一排黑線:一是暈船,二是因為在甲板上「行為不檢」的姬發。

「王爺!別做出這種丟人現眼的舉動!」

「啊∼∼邑姜,可是好無聊喔∼∼」翻身,姬發面對邑姜:
「喂,邑姜,妳想,會不會有什麼海盜出現?如果有的話就有趣多了。」

「王爺,這裡是運河…應該不會出現。」

「可是,如果有呢?」

「那也應該叫『河盜』吧?而不是『海盜』吧?」
糟了!邑姜想,自已也捲進他的無聊話題了……

「荷呀!我們是海盜!乖乖投降,交出財寶!」說著說著,『河盜』倒真的出現了!

「邑姜!快進去船艙裡!」姬發抽出劍!

「王爺,你會…」使劍嗎?

「這是當然!這可是--」姬發和船上士兵一塊戰鬥,他格開一個海盜的彎刀:「王家教育一部分!」

「不行…我也要…」邑姜抽出護身的女用劍:「戰鬥……噁…」一個搖晃,暈船噁心感再度發作--一個海盜的刀劈向她--

「不行喔……欺負女孩子是--」一名男子忽然出現:「不好的行為!」

「天化!」

「嗨!姬發,好久不見。」叨著香煙的青年向姬發眨眼:「我是--接你們的!」反身,將二個海盜擊昏!

「『天化』……?」邑姜思考,好像在那裡聽過這個名字--

「五光石!」啪啪!拳頭大的石頭擊昏海盜!

「黃天化!你太不夠意思了!要打海盜也不和我說一聲!」紅髮少女坐在一隻白色靈獸罵道:

「妳……走開!戰鬥不是女孩子該做的!」

「嗚嗚∼∼對不起……黃公子……」白色靈獸哭著說道。

「不是小四的錯,是我要小四帶我來的。」

「這是當然,四不像,快帶蟬玉離開這艘船!」

「我.才.不.要!」少女對黃天化扮起鬼臉來!

「妳……」

「請問你們吵夠了沒?快幫忙啊!」姬發急叫道!

「知道了!」少女和黃天化齊聲說道:

「天化…黃天化!那個人是飛虎將軍的長子!」邑姜驚叫!又因一個搖晃--「噁……」

「妳沒事吧?」少女俯視她:「四不像,下來一下。」
少女將她扶起,放到四不像背上:「妳就先在上面休息一下吧!」

「邑姜小姐!?」白色靈獸與她有過一面之緣,所以很訝異。
「四不像…?你怎麼在這?你不是去你原先的僱主那邊工作了?」坐在四不像上,暈船的症狀總算好點了。

「嗯…可是仙人說,要我去他徒弟那去……」
「我正在找他時…和蟬玉小姐認識的……」

『全部--解決!』下面傳來歡呼聲:「邑姜小姐,我們下去吧!」

「將昏倒的綁起來,上岸時,移交官府。」天化指揮著:

「唔…好吵…邑姜,又和姬發吵架了?」太公望邊打著哈欠,邊從船艙裡出來--「啊?天化,你來了?我們到了嗎?」

「望叔……你剛才在睡覺嗎?」

「是啊…睡得正好時,就被吵醒了。」太公望再打個哈欠。

「舅舅…bbb」邑姜真為舅舅的遲鈍感到汗顏…

「好有趣的人,」紅髮少女倒是笑了:「嗨!我是鄧蟬玉,那位是妳舅舅?」

「是啊…我叫做呂邑姜。」邑姜伸出手,和紅髮少女握手。

「船快靠岸了!望叔。」天化喊道:

「喔…要到了啊…這次的事件…該有個答案吧?」太公望望向不遠處的陸地,喃語。

「是的,望叔,將會有個答案吧!」

※※※

螢的廢言集:

玉乙之章在此回完結。

下一回…大家應該知道吧?

最近回家…抱了一堆漫畫回家看:

遊戲王:

喜歡…遊戲,城之內。
是很普遍的少年漫畫(笑)

…海賊王…

主角有著莫名其妙的自信。
這好像是少年漫畫的通病?

JOJO冒險野郎…石之海。

飛木荒呂彥的幻想力再度使我讚嘆
只是,女主角(主角)畫得像「有胸部的男子」
他真的很不會畫女角……

啊,買了台封二十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