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你有沒有聽過『孽緣』這兩個字?』

在校門口看到他的瞬間憶起了今早聽到的話語……

『你難道不覺得你這一連串的倒楣事,都是因為碰到那傢伙的關係嗎?他說
不定就是你那個『大凶』的來源!不然怎麼會那麼剛好?』

如果之前的一連串意外不是"偶然"的話……




※ ※ ※ ※ ※ ※

華胥夢見 第三話

※ ※ ※ ※ ※ ※



……那個時候若能在他發現自己以前先逃開的話就好了。


「那個……你剛剛站在校門口是找我有什麼事情嗎?太公望……」
望著眼前正忙著將一個又一個的包子往嘴巴裡送的太公望,回想著方才情景的紫眸少年微微皺起了眉頭。

不管這人找自己是出自什麼理由,在不祥的感覺揮之不去的情況下,原本是打算找個藉口快速擺脫"太公望"的……如果他沒有在仍未散去的放學人潮中突然大聲喊出自己名字引起眾人注目的話,應該是能很順利的……

如此想著的楊戩緊緊抿唇,俊美的臉上神情黯淡,同他面前的太公望截然不同。

為什麼放學時間都過了好一會兒還有那麼人聚集在校門口呢!?
一些平常喜歡愛湊熱鬧的好事者立刻圍過來也就算了,居然還有不少他的狂熱漫迷在,認出"太公望"之後讓場面更為混亂,發問的、要簽名的、甚至還有拍照的(為什麼上學還帶相機? By楊戩||||),等自己被他拉著擺脫人群以前已經不知被拍了多少和他被人群擠在一塊的相片……


「嗯唔……」
被稱為太公望的紅髮少年一臉意猶未盡的表情舔完手上殘留的油膩後露出了燦爛的笑臉開口答道:
「……是這樣的啦!今天我到外面走走時剛好經過你學校附近(剛好的解釋:花了不少時間查地址,翻地圖,等待放學……),想說也許能碰上你,昨天忘了問你家裡的電話,我一直很想和你再聊聊的……」

「是這樣嗎?不過……」
楊戩猶豫了一會兒後開口道:
「我今晚還有些事情,待會就必須走了,所以我們還是改天再聊好了,而且……這期「約束ソ花」的稿子你完成了嗎?我記得你昨天說過這次距離截稿日剩的時間不多,來得及趕上嗎?」


「……不要緊,不要緊,剩下的部分只要畫好鉛筆線,上墨線,貼網點,修稿,抄上對白就可以完成了……」
臉上的表情和"不要緊"顯然有段差距的太公望喃喃道:
「我想應該很快可以很快趕完,再把武吉叫來幫忙的話……呀!糟糕!」

「怎麼了嗎?」

「之前畫稿一直停擺,我就忘了我助手因為他母親生病的關係請假回鄉下去了,回來還需要幾天……對了!」
一把抓住楊戩雙手的太公望像是想到什麼好主意而一臉興奮的表情開口道:
「楊戩,你對畫漫畫有沒有興趣。」

「興趣……」
楊戩微微皺眉看著被太公望握緊的雙手道:
「難不成你是要找我當你的助手嗎?」

「嗯。」
太公望笑著點頭道:
「剩下的完稿有些部分不會很困難,所以我想請你幫忙,多一個人手多一份力量。而且……託你的福才能順利產生的那位妖魔,我想讓你可以早點看到。」


早點看到原稿嗎?還沒有看過他的漫畫,雖然想買,可是這個月的生活費已經因為要買書賠償圖書館的關係透支了……
如果去幫忙的話應該可以看到前面的部分吧,說不定還可以打聽到「約束ソ花」的結局,可是……

嘗試把手自然地從太公望掌中抽離卻徒勞無功的楊戩想著。
從昨天開始一旦和他扯上關係好像就會遇到很多倒楣事,就連剛剛擺脫後面那些不知為何窮追不捨的人們而認為沒事的時候……


「抱歉打擾一下……」
突然響起的聲音打斷了楊戩和太公望之間的沉默,一個臉色有些慌張的瘦小男人開口道:
「我是這間店的老闆,剛從外頭回來,聽我老婆說被我們家小孩玩水弄濕衣服的兩個人是你們吧,真的很抱歉……」
男人的視線在似乎無恙的太公望身上和彷彿剛游泳完畢的楊戩身上轉了一圈後停留在長髮仍滴著水珠的楊戩身上,臉上再度露出了不好意思的笑容,似乎不知該說些什麼。


「呀∼哪裡∼你是那些孩子的爸爸呀!他們並不是故意的,只是沒注意到從巷子裡突然衝出來的我們,也很認真地道歉過了,所以不要緊啦!而且老闆娘除了幫我們弄乾衣服外,還免費招待我們吃包子,很好吃呢!我們算是賺到了!對不對,楊戩……」
太公望看著一旁保持沉默的楊戩開口道:
「咦?你還沒吃呀?包子要趁熱吃比較美味喔!」


我的手被你抓著怎麼吃?

用力把手自太公望掌中抽離的楊戩緩緩開口道:
「你還吃得下的話就給你吧,我有些不舒服……」

「呀∼真的嗎?這裡的包子很好吃呢!」
一邊說一邊抓起剩下的包子往嘴裡塞的太公望看著楊戩道:
「你不要緊吧?楊戩,是哪裡不舒服呢?」

全身都不舒服,也許是撞邪了……

在心裡如此回答的楊戩想著。

而且是名為太公望的邪氣,這一連串意外事件下來仔細想想已經無法用"巧合"來解釋了,為什麼同樣從巷子裡出來被水噴到,自己的制服和書包都慘了,一旁的他卻只有衣袖上濕了一小片……
那紙籤上的大凶來源如果真是指太公望的話……
再和他一起說不定還會發生什麼詭異的意外狀況,等老闆娘執意拿去弄乾的衣服回來就快點和他分手回家比較好吧,即使……
呃?他───

「嗯,沒有發燒的樣子……」
突然伸出手撫著楊戩額頭測量溫度的太公望低喃道:
「不過臉色有些蒼白,真的沒關係嗎?待會我送你回去好了。」

「不,不用了!」
表情有些不自然地撥開太公望的手,楊戩勉強露出微笑對他道:
「我只是胃有些不舒服,老毛病了,一個人回去沒關係的……」

「如果真的很不舒服的話,還是讓男朋友送比較好吧,小姐。」

小姐?

望著出聲打斷自己話語的店老闆,楊戩正疑惑他面對自己所說的小姐是指誰時,對方已經轉向了太公望,一臉認真的表情開口道:
「約會什麼時候都行,女朋友的身體健康比較重要,這位先生還是趕快送她回去吧!等她身體好些再來坐坐,我老婆免費招待的當弄濕你們衣服的道歉,我再招待你們一次當我家孩子打斷你們約會的賠禮吧!小姐身上現在這件外套是像我老婆借的吧!看到就讓我想起以前和我老婆剛碰面的時候,那時候蘭英她……嗯,怎麼了?」
不明所以然地望著搖手示意他不要繼續往下說的太公望和一旁臉色全變的楊戩,店老闆遲疑了一會兒後開口道:
「……我說錯了什麼話嗎?難不成……你們不是情侶?」

「這個……」
正當太公望苦笑不知該如何說明時,一個聲音的響起幫他解決了這個問題。


「兩位先生,你們的衣服已經弄乾囉……」
手中抱著衣物出現的美艷老闆娘有些疑惑地望著眼前氣氛怪異的場面道:
「咦?怎麼了?老公?是發生什麼事了嗎?」


※ ※ ※ ※ ※ ※


「嘻!剛剛那家店老闆真是個有趣的人,特別當他發現自己搞錯時的表情……」
突然停下腳步的太公望出聲叫住一旁仍繼續往前走的楊戩道:
「你不這樣覺得嗎?楊戩。」

「……我可不認為被人誤認為女孩子很有趣,而且要不是他太太說的話,或許他還不會察覺自己搞錯了。」
停下腳步好一會兒後才開口回應太公望的楊戩並沒回頭。


總算開口說話了,果然是在意那件事才一直保持沉默嗎……
但總覺得還有什麼理由讓他心情不是很好的樣子……
是生病嗎?還是……一直沒看到他的笑容……

如此想著的太公望凝望著楊戩的背影開口道:
「我想那位店老闆會搞錯主要是因為你剛好借穿他太太的外套,加上那位老闆娘個子也很高,不然應該不會(?)那麼容易弄錯的啦!嗯,你很在意嗎……」

「我在意的是───」
猛然回頭的楊戩似乎想說些什麼,只是在看到太公望一臉擔心自己的表情後嚥了回去。

「楊戩?」

「……長髮還是剪掉吧。」
突然冒出這樣一句話的楊戩抓著自己及肩的一縷長髮喃喃道:
「這樣被人誤認的機率應該小得多。」

「不能剪掉!」
一個箭步向前撫著楊戩長髮的太公望衝口而出道:
「我很喜歡你的長髮呢,所以……呃,不對,我的意思是這麼漂亮的長髮剪掉的話實在很可惜,青藍的海之色……」


「……海的顏色嗎?」
紫色雙眸閃過一絲異樣的楊戩低喃道:
「我母親也說過類似的話,所以我才會把頭髮留那麼長,希望她能記起曾經說過的話……」

「記起?」

「……沒什麼,你送我到這裡就可以了,我家就在附近,對了。」
楊戩將手中提著的食盒遞給太公望道:
「這些給你當"送我回家"的謝禮吧,裡頭是學姊們送我的蛋黃酥,我的胃還有些不舒服,留著也不能吃,你似乎蠻喜歡吃這類點心的樣子,還是……」

「咦!要送我嗎?謝謝^^」
立刻伸手接過食盒的太公望一臉感動地望著楊戩道:
「我好久沒像今天一樣吃到那麼多愛吃的點心了……不過,你要不要留一些帶回去和家人一起吃?」


「家人……」
楊戩的聲音頓了一下後繼續道:
「我想不用了,我伯母平常就不太喜歡我帶這樣的東西回去……呃,然後你方才提到關於助手的事,我雖然很想幫忙,可是我對漫畫是全然外行,也想證實一下那些意外到底是偶然還是真的和你……咦?這聲音───」

「好像是消防車的聲音,附近有發生火災嗎……呀!是那邊!」
太公望皺著眉望著不遠處公寓中冒出的黑煙道:
「看樣子是小火災,希望沒人受傷……對了,你剛剛說到的意外是指什麼?楊戩?」
看著比起方才臉色更為蒼白了幾分的楊戩,太公望憂心忡忡地道:
「怎麼了?你身體很不舒服嗎?楊戩……」

「我沒看錯的話,那個冒出黑煙的地方……」
打斷了太公望的話語聽起來一點也不像是楊戩的聲音,即使的確出自於楊戩口中。


「那個冒出黑煙的地方……應該是我家……」


待續

_________________

<後話>

……拖了很久又很短的一篇,內容更是……唔,反省中……

by持續潛水中的竹里



_________________
<Re: 〔站長專用接龍小說〕華胥夢見 第三話 by Kuei>


王子持續的非常倒楣-

好像是只要跟太公望在一起,他就會是那個遭殃比較多的那一方。
(巧合嗎?似乎太公望是災難製造者,而楊戩是災難承擔者...^^) 



_________________
<看完 第三話 by 螢>



看完…
楊戩真的很倒楣啊…
大概三位站長們都是王子迷的關係吧…
還有就是…楊戩比較好欺負?

嗯,下一位接的站是那位呢?
還是竹里殿嗎?還是秋水殿呢? 



_________________
<謝謝 by 竹里>


謝謝Kuei殿,波波羊殿和螢殿的回文^^
再次看文發現小戩在自己筆下確實被某人無心欺負地有些可憐
(有些而已? by楊戩)  
(誰欺負楊戩了? by一臉疑惑的師叔)
不過再輪到自己接龍的話,我想小戩應該還是擺脫不了被欺負的際遇吧....一切都是命運的捉弄呀
(是嗎? by磨刀霍霍向竹里的楊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