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華胥夢見 第四回

※ ※ ※ ※ ※ ※ ※


「……那是我家…」

當他看到那陣濃煙時,他的腦袋裡也只有那幕景象不停地重覆撥放著,而
耳邊…
也只剩下了消防車那尖銳的警報聲,在耳邊不停地叫囂著。

「楊戩?」
太公望不確定地喊了一聲。
不免緊張了起來,楊戩的臉色除了蒼白像紙一般……
身體似乎還在微微地發抖。

「不─────!」
楊戩的身體猛然地像急急射出的箭衝了出去。

「等一下啊!」太公望見狀,不妙!趕忙五步併一步地把楊戩抓住。
「放開我!」楊戩用力地想甩開太公望的手,沒料到竟然甩不開…還讓太
公望整個人像無尾熊抱樹一般地纏上了:
「滾開!不要碰我!」

「不行!你冷靜一點啊!」楊戩還在繼續死命地想要脫出他的手掌,太公
望不禁生氣地大吼:「那邊是火場,我怎麼能讓你過去!」

「可是,那是我家啊!」
「好!要去可以,我必須陪你過去!」在夕陽下顯出藍綠色的眼瞳裡有著
叫人不可違抗的意志。

聞言,紫色的眸裡升起了一股疑惑的迷濛。

「為什麼要管我去哪裡?」

明明應該只是錯身而過的陌生人而已……

「就當是緣分吧!」太公望可不想把自己特意安排(雖然火災是意外)會
面的意念曝光(因為總覺得有『不正當』的成分存在),趕忙扯一個人畜
無害的微笑:「我覺得我不能不管你。」

楊戩不知道為什麼,突然覺得一股寒意從腳底傳上了心頭。

『緣分…』
果真如同韋護所說的一樣,是『孽緣』…
瞇著眼,楊戩似乎看到了一條滴血孽緣黑線,緊緊地將自己綑綁,而另一
端操控在眼前這個笑得很無邪(但會讓他全身起雞皮疙瘩)的男子身上。

☆      ☆      ☆

…他在刷馬桶。

戴著手套的雙手,左手拿著一瓶鹽酸,右手拿著刷子。
蹲在白色的馬桶邊努力地刷著那黃色的陳年污垢。
瞇著眼,粉藍色的大象口罩遮住了他大半的臉龐。

實在是很滑稽的模樣,還好現在沒人看見。跟他不願意被別人看到他穿睡
衣的模樣是同理可證。

(呃…要不要我去超市幫你買另一個口罩?)

他搖了搖頭,婉拒了太公望的好意。

既然還能用就不要浪費,他邊想邊扯著那塊小小的布塊。
雖然這樣看著鏡中的自己會很想笑,感覺自己再戴個墨鏡、手套,就可以
去搶銀行了……

他,一個正常、被公認為『學校中最有未來性』的學生,就讀普通高中的
少年,竟然淪落到在一個暢銷少女漫畫家的家中,掃廁所?
而且是(推測)至少兩年沒有清洗的廁所……

這是人待的地方嗎?

(我兩年前才買下的喔!現在還在努力付貸款。)

刷洗完畢。
他拉了一下馬桶的沖洗鈕,原本的象牙白立刻就如同重生般出現。

接下來,翻開了廁所裡的垃圾桶蓋子……
一陣『香味』立刻撲鼻而來,雖然沒當場害他暴斃而亡,不過也讓他像是
火山爆發般地逃離現場。

天啊∼∼!這是幾個月沒倒垃圾了啊!

硬著頭皮…
一手捏著鼻子,一手像是特技般俐落地把『香氣』的源頭給綁起來。
順便把垃圾桶丟在一旁,準備要好好地刷洗一番。

「唉……」不自覺地嘆了口氣,楊戩再度抓起了刷子。

還有洗手台跟浴缸咧!
不知道是怎樣的人才能忍受如此惡劣的生活環境。
大概,不是少根筋就是耐力驚人……不過,太公望應屬於前者。
真是一隻名副其實的超大哺乳類變種蟑螂。

楊戩晃了晃腦袋。
趕快做完,今晚還得溫習英文跟數學。

等週末的時候,再給整個房子一個大掃除吧!
他實在無法忍受這樣的居住環境。

「…真的好賢慧啊!不過,愛乾淨的程度讓人覺得他好像有潔癖。(楊:
是你太髒了吧?)」
太公望偷偷地望向廁所:「雖然家中多了一張嘴要吃飯,不過…就目前的
收支狀態,應該是沒問題吧?」

當看到楊戩的伯母(應該吧?)在火災現場用一張惡臉,把過錯全牽拖給
他時。心裡頓時充滿了幾乎不可抑止的怒意…
掃把星?沒想到現在竟然還會有這種沒創意的說法…不禁為楊戩這個大孩
子心疼。

他的眼神裡偶然會出現,幾乎察覺不到的脆弱,大概就是源自於自信的那
一點裂縫。
如同水庫的擋水牆…出現了一釐米的龜裂,那後果是……

一思起,他疊起了眉毛,然後以瘋狗咬人之姿(笑)趕走了那個刻薄女人
。他回過頭,看著蹲在角落裡,臉上是忍著不哭的大孩子,說道:

『如果你的親人都不願意收留你的話,跟我一起住吧!』

『你在同情我嗎?』
那雙紫瞳裡有一股不容施捨的尊嚴:『我不會有問題的,你不用管我…』
『哎呀!你誤會了!我才不是同情你啊!』
抓了抓頭髮,太公望腦袋一轉,換個方式說:
『呃……其實,我需要一個管家…』
『管家?』

『對,可以讓我完全無後顧之憂地工作,我認為你…很適合喔!讓我雇用
你吧!』

那時,心頭有一點點擔心。
怕楊戩會繼續固執下去,那他也沒把握能說服。

插在口袋裡的那隻手,不自覺地緊抓著那張印著大吉的紙籤。
心臟也是跳動快速…

『我答應你。』

想也不想,太公望伸出手,像是在安撫小狗一般搔搔楊戩的頭髮。

後來事情更是順利到不行。
聯絡到楊戩的大伯,在自己三吋不爛之舌跟他大伯母的推波助瀾之下,有
點捨不得地簽下了監護權轉移書。

只是楊戩當時,總是低著頭,不發一語。
他拍拍了楊戩的肩膀,朝他輕聲地說:『不會有人不要你的。』

太公望邊哼著歌,邊開始將草稿透寫到原稿紙上……以愉快的心情描繪著
妖怪化作少女的模樣--清秀的模樣,竟然有點神似著他那個小同居人。

在夕陽下的邂逅,染成金黃色的
少女帶著紫色的眸,完美的脣形勾著淡淡的笑意,像是在嘲諷般……

─『如果你對成親和飛黃騰達都不感興趣,還有必要留在這個世界嗎?何
不乾脆出家呢?捨棄這個世界……』

男子歪著頭,對著少女的唐突不以為意:

─『就算不結婚,就算不出人頭地,我依然喜歡這個世界……而且也很喜
歡目前的自己,目前的地位……』

─『倒是像妳這樣的年輕女孩,只有一個人走夜路實在很危險,妳究竟是
…』

─『嘻!』

少女似乎對男子的顧慮完全不放在心上,燦爛地一笑之後,就消失在男子
的面前……

模糊的身形…跳躍在稿紙之上。

靜靜地看著自己的草稿,可他漾在心頭上的是楊戩帶著憂愁的臉。
要是那張俊美的臉笑出來的話,一定是世界第一大美景…

為了活到那時候,他必需更加努力工作才不會讓兩個人都餓死。

工作吧!

他再看了一眼楊戩努力中的背影,心中突然充滿勇氣。

這樣子,即使明天是截稿日……也沒問題吧!
等等……即使…即使……明天是……

頓時全身血液突然倒流,以光速離開臉部血管。

「嗚哇∼∼∼∼∼∼∼∼∼∼∼∼∼∼∼∼∼∼∼∼∼!!」
一聲慘絕人寰的叫聲,響徹雲霄。

同時,響了兩聲的電話自動地切入了答錄機。

Sorry that I am not able to answer your call right now. Please
leave your message after the tone. I will call you back ASAP.
Have a nice day! Bye!

嗶的一聲,邑姜那冷冷的嗓音緩緩地傳來:
『望舅舅,我知道你在家,但你大概沒那個空閒去接電話。我明天準時九
點會去拿稿子,皮給我拉緊一點。要是我沒順利收到稿子,你會有什麼下
場你自己明白。』

喀喳─

嘟─
嘟─
嘟─
嘟─

☆      ☆      ☆

一個人失眠時會有什麼樣的症狀呢?

閉上眼睛,想強迫自己入眠…
卻只聽見鬧鐘秒針移動,喀─喀─喀─

想要數羊,數來數去…越數意識越清楚。
有點煩躁地想要翻身,卻在聽到門外腳步聲傳來之時,硬生生地愣住了。

「睡了嗎?」

望近乎輕柔的聲音,在夜晚響起。
而他可以立時在腦裡描繪出那溫柔的眼神。
又想到了韋護的孽緣說…他頓時覺得全身發冷…
他是中了邪嗎?

「……啊啊…被子怎麼沒蓋好呢?」

一雙手,把掉落到腳邊的涼被拉上腰部,他肌肉一僵。
感覺到視線似乎往自己臉上掃來,他立刻閉緊了雙眼,假裝睡著。

「防備心真重…算了!繼續努力去囉!」

一句似乎是抱怨的話語滑入了耳朵。
然後腳步聲緩緩地離開了房間。

在微弱的燈光下,他深藍色的長髮散在氣墊床上,紫色的眸微張,偷偷地
往門縫外看。

望知道他還醒著?

……

還是不習慣吧?

覺得進退維谷。
所以有人對他伸出手,他想也不想地就握住了那隻手。

沒有退路了。
沒有…

☆     ☆     ☆

呵呵呵呵∼
看著一個晚上不眠不休的成果,太公望瞪著那疊紙,欲哭無淚。

「五頁……」

好懷念武吉啊!
要是他在,那些該死的背景、塗黑、網點、刮網、集中線就不用他處裡。
結果是,一個人根本不夠應付…

尤其自己是要求精細的人……

看著資料照片,細細刻畫的結果是眼皮沉重。
勉強提起精神一看,細節上面全錯,只有整個割掉重畫。
邊嘆……太久沒當助手,連背景怎麼畫都忘光光。

塗黑沒有什麼,但是在身體極度渴望睡眠之時貼網點,正是媲美地獄的痛
苦之一。

想像那薄薄膠片上的點點,每一個似乎都在唱著美好的催眠曲,讓他眼睛
快要脫窗。
專注在缺氧的腦袋瓜裡根本是天方夜譚。

放棄了。
九點一到,也只有任邑姜宰割了。

於是,他決定先到陽台上去看看久違的日出之後,再去睡一個回籠覺。

走到客廳時,竟然看到一個不速之客躺在沙發上,對他露出不懷好意的招
牌微笑。

「小賢,你怎麼進來的?」

「你要不是都把鎖匙放在門口腳踏墊的下方嗎?」普賢淡淡地笑著。

「算了……」
太公望搔搔嘴角,下次換個地方藏:
「你那麼早來有何貴幹?」

「小望,我是來報仇的。」
普賢緩緩地站起來,看起來行動十分不便。

太公望見狀,差點沒落下巴:
「…小賢……你不會是用爬進來的吧?」

「雖不中亦不遠已,我能走,不過走兩步就要休息一分鐘而已。」
蒼白的臉色,跟額上的粒粒汗珠,都顯示著眼前這個人虛弱非常。

「天啊!真是慘絕人寰啊!」

「是啊!所以我才難得生氣了…」

「小賢啊…害你這樣的人可不是我喔!」趕忙撇清關係,免得遭殃。

「我當然知道,只不過你是幫兇啊!」普賢沉下臉孔:
「我今天可是特別過來看,你這個見死不救、沒心沒肝的傢伙,在編輯部
公認第一的催稿女王之下,討饒的丟臉模樣。」

「小賢,原來你是那麼冷血!」

「跟你這個傢伙半斤八兩。是誰在我遭遇災難之際,不救我於水深火熱,
還一腳送我入地獄裡去啊?」

「呃……小賢,你到底發生什麼事情啊?」
看起來好像快要倒下去的感覺。

「……嗯呵呵呵呵呵呵呵∼其實也沒什麼…」普賢發出悽慘的笑聲:
「只不過是很幸福又很痛苦地過了七十二個小時而已。小望,想不想試試
看我的體驗呢?」

「不要……||||||||」

「我一定要看到你悽慘的模樣,否則我不甘心啊∼∼!!」

「……望,他是誰啊?」慵懶的聲音,自房間門口傳來。

兩人同時聲音來源一看,一張半垂著眼,似乎還沒醒來的稚氣模樣少男站
在門邊。

「該死,別在這時候出來啊!」
太公望立刻衝過去,把睡眼惺忪的男孩一把抓住。
碰一聲,房門就關起來。

見狀,普賢微愣了一下,發現剛剛太公望臉上那一瞬的慌張,忽地恍然大
悟。於是,天使露出了偶而才有的不懷好意微笑…

整個客廳頓時被一股微妙的氣氛籠罩著。

「要是邑姜知道了…這,可熱鬧了……」

待續
後記
娘好像畢旅還沒有回來……
那,竹里想先接的話可以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