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被拿走的是鑰匙……
還是心?

※ ※ ※ ※ ※ ※ 

夢遊仙境 中

※ ※ ※ ※ ※ ※ 


「……也就是說你放棄了回來的機會而跑去追那隻奇怪的兔子囉!楊戩?」
聽著眼前藍髮紫眸的弟子對夢境的描述,忍不住開口打斷他的玉鼎一臉憂心忡忡的模樣彷彿聽到心愛女兒(?)被危險人物誘拐失蹤的父親一般。

「……那是……」
遲疑了一會兒後點點頭承認的楊戩不知為何臉色顯得比平常更為紅潤,像是隱瞞了什麼事情一般,也像是正為連自己也理不清的情感不知所措……

「為什麼你要跟去呢?」
玉鼎想著素來不喜歡與人來往的弟子談及夢裡兔子時的臉上表情,不禁微微皺起眉頭。平常擔心他對人防心過重,這會兒卻不由得開始為了他在夢中追著人,不,一隻兔子而去的異常舉動發起愁來。


「……因為,我想再和那位兔子先生說話吧!」
隱藏起臉上迷惘神色的楊戩露出淺笑淡然道:
「也或許是因為……那是在夢裡的關係,人不能操縱自己所作的夢,不是嗎?師匠。」

「那麼,後來呢?」
仍是一臉擔心的玉鼎追問道:
「你追到他了嗎?」


「……沒有。」
楊戩嘆了一口氣道:
「我差一點點就可以追上的,可是後來他坐上一隻會飛的河馬騰空而去,我就失去了他的蹤影。」

「會飛的河馬?」

「是呀!感覺很像是靈獸,但怎麼看都是一隻……」
楊戩說著話的同時突然朝玉鼎飛踢過去道:
「需要減肥的河馬(嗚嗚嗚∼我抗議這句話 by某白色靈獸)。」

「在那之後呢?」
玉鼎手輕輕一揮就擋開楊戩的攻擊並把他甩出道:
「你就醒來了嗎?」

「不。」
被甩出去的楊戩在空中翻轉身子落地後一邊繼續攻擊一邊開口道:
「夢還很長……之後我還遇見了很多人,可是……都是些奇怪的人,我本來想向他們打聽兔子先生的下落,可是他們不是說不知道就是胡言亂語……」



『兔子先生?如果是兔女郎的話我還有興趣……不好!那奇怪的女人追來了,我必須快點逃才行───』

『達令∼∼你不是說要娶我嗎?為什麼要跑?』
『兔子先生?我只對達令有興趣……呀!你別擋路!我得要去追他才行……』

逃跑的奇怪地鼠先生和追著他跳下地洞的女人並不認識兔子先生……


『…………很強。』

說了這句話後就開始朝我攻擊的奇妙球體根本找不到機會發問,我還花了不少時間才擺脫它。


『兔子先生?我認識很多……呀!你這又壯又重的死老爸!這是我午餐的份!別壓在我背後搶!』

『咕唔哇∼∼』

『哥哥,我還有多餘的,這些給你……』

『親愛的,別跟孩子搶食物,我還有多做很多喔∼∼』

『大嫂的手藝真好∼這菜好吃極了……喂!你這傢伙!那是我的份耶!』

之後野餐變成一團混戰的動物家族根本沒有我插嘴問清楚兔子先生情況的機會。


『我只蒐集大布丁小姐的情報,兔子"先生"的話……』

『碰!!』

『……不好意思驚嚇到你了,我只是要把這翹班者帶回去而已。』

我還來不及問到什麼,一臉嚴肅的大象先生就就樣拖走了被他踩昏的狼人先生……


『兔子?沒看到!我倒想問你有沒有看到一個拿著實驗器材的傢伙∼∼那個可惡的大混蛋!!』

不知為何十分憤怒的蝙蝠先生也不知道兔子先生的下落,可是,我還是不想放棄尋找,想見到他……
接著,一個笑著的小丑就突然出現了……

『你真的那麼想見他嗎?那麼就……』



「楊戩?」
玉鼎叫喚的聲音打斷了停下攻擊的楊戩沉思道:
「怎麼了?是接下來作了不好的夢嗎?」

「……夢裡的我好不容易才碰到一個騎著大怪貓的小丑先生說他知道兔子先生的消息,但是照著小丑先生所指方向走去的我並沒有發現兔子先生……」
楊戩小臉上浮現數十條黑線道:
「反而遇到了一些……用十分怪異也不足以形容的怪人……」

※ ※ ※ ※ ※ ※ 


這地方是……


好美麗的花朵……
好像在哪裡看過……

這如同鮮血一般艷紅的花朵和香味……痛!
有刺……流血了……真是,雖然漂亮卻危險的花朵……對了!
我想起來是在哪裡見過了……還在金鰲時曾經在爸爸的得意弟子身上看過一次,雖然是在遠處觀望的,爸爸不准我輕易離開"星"……記得那個女人笑起來很美,遠勝過花朵的嬌豔……以及危險,嗯,她的名字是什麼呢?好像是妲……


「LA───」
「LA───LA───」

什麼?!
這音樂聲和光線是───

「Oh!No!那些玫瑰花可是要獻給女王大人與公爵夫人,不能隨便亂碰的喔!Don't Touch∼」


……這個不知從哪突然冒出來的怪人在說什麼?

「hum……仔細看看,好可愛的小羊Baby呀!」
伴隨著華麗背景音效的聲音響著:
「如果你真的那麼想要花朵的話,這些象徵了我高貴和華麗的百合可以送給你喔∼」

「我不想要那些會發出笑聲的花……我只想知道兔子先生到哪裡去了。」
忍不住往後退了一大步避開濃郁的百合香和它們的擁有者。

「因為害羞而不好意思收下我的贈禮嗎?真的是好可愛的小客人呀∼要不要留下來和我一起喝杯皇家奶茶呢?在環繞著玫瑰與百合的高雅庭院中,讓我們聽著華麗的音樂,共享這美好的午茶時間吧──LA───」


「不用了。」
張望四周尋找最佳的逃出路徑。

「……我有你想知道的消息喔,如果你想找的是紅髮碧眼,帶了一個大時鐘的兔子的話。」


停下了腳步。
這個怪人的話可以相信嗎?

「別那樣看著我呀!小羊BABY∼身為貴族的我是不會說謊的,何況你要找的兔子先生和我美麗的妹妹之一感情深厚,我對他也相當感興趣,當然會知道比別人更多關於他的消息囉……」

「他現在在哪裡?」

想知道的只有這件事……
想要的只有再見他一面……
為什麼呢?理由……不在我的"想要"當中……


「別那麼著急!我們一邊喝茶一邊慢慢談吧!對了,我漂亮的妹妹們∼妳們也出來和我的小客人一道享受美好的午茶時光吧∼∼」

"喀───鏗鏘────"


一陣白煙……
又有怪人出現了嗎?
呃!那是───

※ ※ ※ ※ ※ ※ 

「楊戩?」
緊皺眉頭的玉鼎凝望著身前眼神突然黯淡下來,一臉慘白的弟子開口道:
「怎麼了?你身體不舒服嗎?到底接下來的夢是───」

「我……在看到她們出現之後……」
無意識打斷了玉鼎的話語,楊戩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喃喃道:
「居然跑掉了,我一點也不想那樣作的!那樣的舉動對女士而言實在太失禮了,雖然我有些懷疑她們是否真是女性,可是不管怎樣我也應該在知道兔子先生的下落後才找機會溜走的,但是當我回神時……就發現自己已經離開那座花園了……」


「跑掉?到底怎麼了?」
只聽到楊戩描述被怪人招待要喝茶那段夢境的玉鼎思緒一團混亂地提高了聲音道:
「他們做了些什麼嗎?你有受傷嗎?還是……嗯,等等,你感覺得到疼痛……和香味?」

「那個時候我是這樣"覺得"的……」
臉色已然恢復正常的楊戩沉吟了一會兒後伸出手望著在夢裡曾經被玫瑰刺傷流血,可是在現實中一點痕跡也沒有的指頭說道:
「所以雖然覺得奇怪,卻一點也沒有在作夢的感覺……就連之後遇到那個很可怕的傢伙時也一樣沒有任何這是夢境的感覺……」


「……很可怕的傢伙?」
比起剛才更擔心弟子不尋常夢境的玉鼎口吻認真嚴肅地道:
「你後來還發生了什麼事情嗎?楊戩。」

「我本來是想回去那個花園詢問兔子先生下落的,可是……」
楊戩微微皺眉道:
「明明我就是往回頭路走的,卻怎樣也找不到原來那座花園,之後還莫名其妙闖入了一個奇怪的地下監牢,然後我就遇到了那個很可怕的傢伙,雖然他也有長長的耳朵……」


「呃?你是說……又跑出來一隻兔子,不,一位兔子先生嗎?」

「他才不是兔子先生呢!」
嘟著嘴的楊戩憤憤不平地道:
「他們完全不一樣……嗯,就算他也是兔子好了,但他才不是我要找的兔子先生,我很不喜歡他,因為他居然趁我疏忽時設下陷阱欺騙我,還強灌我喝下一堆莫名其妙的東西……」

※ ※ ※ ※ ※ ※ 

"鏮鐺─鐺──"

可惡!我被關多久了───
那時實在太大意了,看他有些像兔子先生……
又被鎖鏈綁住的樣子就失去了戒心過於靠近……
現在如果不是手腳都被制住的話,就可以反擊逃跑的說……


"鏮鐺──鏮鐺───"

鎖鏈的聲音……
不是我……是他來了嗎?

「看起來還蠻有精神的呀……喀喀……你現在正在想什麼呢?」

在想怎樣才能逃出去……
現在的我可沒有時間留在這裡……

「在擔心會來不及追上拿著時鐘的他嗎?那個和我同族的傢伙……」


「為什麼你知道──呃!痛──」
好利的指甲……
臉頰被刮傷了……這位兔子先生到底是……


「……你的血味道很甜美呢!還有……這麼漂亮的眼睛吃起來不知道是怎樣的滋味……」


「……兔子不都是素食主義者嗎?你明明是和他同族……」
好討厭的感覺……
為什麼我會把他和紅髮兔子先生的模樣重疊呢───
呃──


「……我什麼也不是。」
低沉的……沙啞的聲音……
「只是被遺忘的記憶……被拋棄的東西……那!你現在很難受嗎?」


廢話!
……我的脖子被你掐住了耶!!
唔──總算鬆開--噫!!


「咳!咳!」
好噁心的味道……
這傢伙用嘴灌了我什麼東西───
這感覺好難過……頭好暈……

「可不能吐出來喔!否則就沒有效果了,呵……你現在的表情好像很討厭我似的,不過……那還不夠……那還不夠讓你永遠記住我……」

這傢伙到底在說什麼───
嗚──呼吸困難!!
嘴巴又被堵住了──他到底灌了我什麼東西? 

「唔∼∼嗯∼∼」

討厭!
討厭!!
好腥的味道──
為什麼要對我做這些事?

「……血……想不到你現在的情況還能反咬我一口呀……嘻!看來要吃掉你的話還太早了些……喀喀……還有折磨的價值……」

不要碰我……
好熱……好難受……
他說了些什麼?聽不清楚……

「要更憎恨我,要染上更多的血色才行,這樣才有毀壞的價值……我很期待……你變得和我一樣的時候……」


黑衣……
黑髮、黑眸……
彷彿來自黑暗的兔子先生……到底是誰?
銀色的……是他身上的首飾是還是鎖鏈……可惡……
眼前一片模糊……什麼也看不清楚……是喝下那些東西的緣故嗎?


"鏮鐺──鏮鐺──鏮鐺───"

為什麼要對我做這些事情……
討厭我嗎?憎恨我嗎?還是……

※ ※ ※ ※ ※ ※ 

「……結果一直到我失去意識昏迷,我還是想不透那傢伙為什麼要抓我,戴著鎖鏈的兔子先生似乎很討厭我,甚至於恨我,可是為什麼不殺我而對我做那些事呢?我完全沒有任何關於他的印象,還一度認為他說不定就是師匠曾經說過想利用我的壞人。現在想起來真的是很不可思議的夢境呢!你也這樣認為吧,師匠……師匠?」
沒有聽到回應的聲音,楊戩抬起頭來望著一旁呈僵化狀態的玉鼎真人,叫喚了他好一會兒仍沒獲得回應後試探性地伸出手碰了玉鼎一下……

"咚!!" 


「嗚哇!師匠!你怎麼了!!」
楊戩大驚失色地看著自己只是輕輕一碰卻直挺挺倒在地上的玉鼎喊道:
「師匠!振作一點!你哪裡不舒服嗎?師匠!!」



……像是沒有聽見楊戩著急的呼喊一般,玉鼎只是動也不動地躺在地上,兩眼無神地望著天空,口中不斷喃喃重複著這些字句:
「……監禁……綁起來……強灌……昏迷……」


_________________

<後話>

有些惡搞的文章呀^^bb
不管是和原著或是改編的愛麗絲夢遊仙境故事都有不少差距,
不過寫起來很愉快就是了,還可以讓很多人出場而且不會拖很長^^
下一話應該就能順利完結了,等待要出現的兔子先生還有一位……

by竹里



_________________
<Re: 夢遊仙境 中 全員 by螢>

已經被動物化了…
申公豹的確很適合「微笑貓」這個角色呢!
連黑免子小王也登場了!
不過…蟲最喜歡的還是那一段…
趙公明大人和他那些笑聲百合^^
不知道在那喝茶是什麼樣的情景… 



_________________
<Re: 夢遊仙境 中 全員 by竹里>


謝謝螢殿的感想∼
寫到最後已經偏離了愛麗絲夢遊仙境的原著
只想讓一堆封神人物出場bb可惜篇幅不夠漏了一些.......

然後關於喝茶的情景(以下純屬惡搞).....
嗯,背景是在洋溢著花香的恬靜(?)午後,充滿了艷紅玫瑰的花園中,還有會發出趙公明大人獨一無二笑聲的百合盛開著(說不定花朵中間還可以看到他燦爛的笑臉)......趙公明大人悠閒地喝著皇家奶茶,一邊欣賞著四周的美景,一邊看著他可愛的美人三姊妹朗誦著浪漫詩歌(正確來說只有一位在朗誦,因為一位忙著吃東西,一位在感嘆和情人的分離.....)
嗯.....在那裡一起喝茶的話也許會有一點點(?)消化不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