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想見的是哪一位兔子先生呢……


※ ※ ※ ※ ※ ※ 

夢遊仙境 下

※ ※ ※ ※ ※ ※ 


「楊戩,那個……」
認真的雙眼望著眼前模樣天真無邪的紫眸男孩,一臉嚴肅的黑髮男子看起來猶豫了好一會兒後正打算開口說話時……

「怎麼了嗎?玉鼎師匠……」
紫色的眼眸中有著疑惑,有著擔心。


「……不,我還是作不到!我問不出口!那只是一個夢而已,我根本不需要去擔心!可是……可是如果不是夢而是什麼咒法的話……那樣詭異的狀況……不,現在的重點問題已經不在是夢非夢了……而是……而是……」
深呼吸了一口氣後的玉鼎猛然對楊戩喊道:
「楊戩,那個……」

「是的,師匠,什麼事情?」


一陣靜默後───
「……不,我還是問不出口呀!我作不到───」


「師匠……」
楊戩眨了眨眼望著坐在對面的玉鼎想著……

……需不需要去找人幫忙來看看師匠呢?
從剛才昏倒醒來以後到現在已經重複同樣的對話好幾回了……
師匠是生病了嗎?可是今早剛開始晨練時還好好的呀……
是急病嗎?還是吃了奇怪的東西,不,通常都是晨練完後才弄早餐的……
想到早餐,今個兒應該輪到我準備了,嗯,要弄什麼好呢?


「楊戩!!」
玉鼎再度響起的聲音打斷了沉思(?)中的楊戩。
微微抬起頭望著玉鼎的楊戩正打算開口說出不知說了幾次的"什麼事呢?師匠"時,玉鼎已然一副痛下決斷的表情接著開口道:
「楊戩,你……還好吧?」

「我?我現在很好呀。」
只除了有一點餓以外……

「不,我的意思是……」
遲疑了半晌的玉鼎終究還是開口道:
「你被那隻可惡的兔子吃掉了並不是你的錯,不……我也不是這意思,嗯,雖然那是夢境,可是聽你的描述又很有問題,說不定是……總之,不好的是那隻敢對你下手的兔子,所以你……呃,嗯……」

「下手?還有吃掉……」
聽了半天仍無法瞭解玉鼎意思的楊戩疑惑地道:
「兔子先生是……呀,剛剛說的夢中那位和紅髮兔子先生不一樣的兔子先生呀……嗯,雖然他有說想吃我,可是我昏迷時他就被人叫走了,所以我並沒有被他吃掉呀。」

「不,我指的吃掉不是那種吃掉……而是……他在你昏迷後做的事……」
再度深呼吸了一大口氣,玉鼎伸出手抓住楊戩的肩膀道:
「那是……嗯……等等……你剛剛說……誰被叫走了?」


「戴著鎖鏈的兔子先生呀!」
楊戩皺著眉道:
「夢裡我在完全失去意識以前聽到他的最後聲音……並不是對我,而是對他的母親……」


『我立刻過去……母親……』
溫柔地不像是他的聲音,反而有些像紅髮的兔子先生……

「母親?」

「嗯,當我清醒後也沒看到他……吶,師匠,方才你說指的吃掉不是那種吃掉……」
楊戩一臉認真地提出疑惑道:
「吃掉還有其他種意思嗎?怎麼吃?」


「……那個是……嗯,是一種迷昏人心智的稱呼,不,是一種咒術……」
不善於說謊的玉鼎結結巴巴了好一會兒後像是想到了什麼而轉了話題對楊戩開口道:
「你說清醒後沒見到他,那之後呢?你就被鎖在那裡一直到真正"醒來"嗎?」

「不,我在夢裡,我是說在夢裡昏迷時作的夢裡我聽到了一個聲音,那聲音告訴我逃出去的方法,還對我說如果想找誰的話就到……」

※ ※ ※ ※ ※ ※ 

這裡是……哪裡?
我只記得我昏迷了過去,然後呢?
那個討厭我的兔子先生去哪裡了?

【去他該去的地方。】

誰?
誰在說話?

【我在說話∼唔∼好睏……】

我不懂?你到底是誰?
在哪裡?為什麼我看不到你。

【我就是我……為什麼要看到我呢?】

那是……我現在是在作夢嗎?

【不,你只是迷路而已,唔……真的好睏……】

迷路……不,我想要見兔子先生……
所以我並沒有迷路,只是找不到他……
你知道嗎?他在哪裡……

【不知道。】

是嗎?

【可是……呀∼哈欠∼∼如果想找人的話,就去皇宮吧。】

皇宮?

【對,那裡是女王陛下的所在,是結束的地方,也是開始的地方,在那裡你可以見到想見的人。】

皇宮呀……但是我該怎麼去呢?
我不知道路,而且還被奇怪的鎖鏈困住,沒有辦法使用變身術……


『ZZZZ……』

喂!!

『別吵……讓我好好睡一覺……不久前才被吵得失眠了好幾天……』

可是,我是───

【……可以去的。】

什麼?

【只要想的話就能去的,這裡就是這樣的地方……晚安,迷路的小羊……ZZzzz】

※ ※ ※ ※ ※ ※ 

「我只聽到這裡就從夢裡的夢中醒來了。」
微微睜開方才閉上的眼,楊戩雙眸中再度出現茫然的神情道:
「那個聲音的主人是什麼模樣,那個地方到底是哪裡我還是不知道……真的是夢嗎?現在的我是在夢中還是清醒著的呢?我在夢中醒來的時候,還有今早我真正醒來時都有這樣的疑惑……」

「聽你這樣說真的是很不可思議呢……」
臉上神情恢復了平常,玉鼎為自己和眼前的弟子倒了一杯茶道:
「遇見了那麼多奇怪的人也不會感覺是夢境嗎……」


「因為在仙人界也是有不少怪人呀。」
小小的手伸出接過玉鼎遞來的茶,楊戩露出淺淺的笑容道謝後繼續說道:
「像上次來拜訪師匠的太乙真人、道德真君和雲中子先生……」

「呃……他們比較特殊一些,不能一概而論(不為他們辯解嗎?玉鼎師匠?)……」
輕啜了一口茶的玉鼎微微皺眉道:
「那麼之後呢?在夢裡的你有逃出監牢找到往皇宮的路嗎?」

「嗯,我不知道那樣算不算逃了出去……」
楊戩聞了聞茶香後喃喃道:
「我只是打開出現在眼前的門扉而已,就發現自己到了皇宮。」

「門扉?」

「嗯,我一醒來就看到的……呃,我是說在夢裡醒來的時候……」
紫色的眼眸眨了眨,楊戩一邊喝茶一邊笑著道:
「門後什麼東西都沒有,就只有一扇沒有上鎖的門而已,讓我想了好久才決定打開。」

「打開之後就看見了皇宮嗎?」
玉鼎皺起眉頭道:
「那你身上的鎖鏈呢?消失了嗎?因為是夢的關係……」

「沒有消失呀!手上、腳上還有脖子上都在……只是不見了原本連結在牆上的另一端,就像黑髮的兔子先生一樣……所以我才能走上前去打開門,然後踏進皇宮的大廳,看到許多戴了面具跳舞的人們,有些很像是半妖態的妖怪。」

「戴了面具?」
一邊想著待會要怎麼把這些夢境轉述給仙界負責治療部門的雲中子讓他想想楊戩是否受了什麼外力影響才會做這場怪夢,一邊聆聽楊戩敘述的玉鼎開口道:
「為什麼要戴著面具跳舞呢?」


「他們說那是化妝舞會……」
楊戩微微皺眉道:
「我看到的每個人或動物都戴了面具,雖然裡面有些人給我似曾相似的感覺,可是因為我看不見他們的臉,所以不知道他們到底是誰……」

※ ※ ※ ※ ※ ※ 

沒有聽過的音樂……
沒有看過的人們正跳著舞……
這是怎麼一回事……呀!剛剛進來的門不見了……

「……請問一下這裡是皇宮嗎?」
拉住了走過旁邊的男人開口問。

「這裡的確是皇宮……違背了正義而理應消失的存在。」
嚴肅而高亢激昂的聲音說著我不能理解的話語。

「為什麼大家都戴著面具呢?咦……人不見了……」

「因為這是化妝舞會呀☆大家都要戴面具跳舞的喔∼我最喜歡熱鬧了☆」
突然在我身後響起的女孩聲音……誰?
奇怪……明明聲音是從後面傳來的卻沒有看到人影……

為什麼呢?這裡有那麼多人……我卻覺得好孤單……


兔子先生真的在這裡嗎?
我好想見他……

「兔子先生?啥呀?我不知道呀!」
「不知道!從來也沒聽過。」
「呼──他是很偉大的人嗎?」
(感謝桃源鄉人們客串出演^^)

沒有人知道他……
他真的是在這裡嗎?


"嗚──嗚───"
"嗚───嗚────"

什麼?
這是什麼聲音……

「這是警報聲……」
身旁戴著貓頭鷹面具的女子開口道:
「也是"革命"開始的號角聲,你最好快點離開將成為戰場的這裡比較好,迷路的小羊……」

「革命?為什麼會有革命?妳是誰?」
感覺有些熟悉,但是……是"像"其他人的熟悉感……

「革命是為了打倒控制一切的女王陛下……而我是……」


"喀"

燈光消失了───
那位女子存在的感覺也消失了……
這是怎麼一回事?為什麼突然──

「不……不要……我不要了……」
不知道從哪裡發出的聲音迴盪在四周……
誰在說話呢?雖然好聽卻令人感到十分凝重可怕的聲音……
「違背了我意思的你們全都不要了……士兵們!把他們全部抓下去砍頭!」


※ ※ ※ ※ ※ ※ 

「什麼?」
差點掉了手中的杯子,玉鼎臉上有著些許慌亂地望著對面坐著的弟子道:
「你碰到這樣的情況呀!那接著呢?你有和那些士兵起衝突嗎?」

「沒有……」
語氣中有著可惜的楊戩開口道:
「真碰上的話我也不認為自己會輸,可是當時的情況很混亂,一片黑暗中周圍的人推過來推過去的,我還來不及適應黑暗就被人推進了迷宮中。」

「迷宮是……」

「應該還是在皇宮裡吧。」
楊戩輕啜了一口茶潤喉道:
「可是連一個房間也看不到,打開一扇門之後只能看到有無數道門的長廊或樓梯……我遇到的人也不知道出去的路,甚至不回答我的問題……」


『夫人呢?你有看到她嗎?在哪裡……我能依靠的只有她……到哪裡去了……』

不斷喃喃重複著要找公爵夫人的男子看起來就不像是能交談的對象……


『出去的路……嗯,我是可以告訴你啦!不過你必須要付點錢當代價,還要等我發現出去的路才行……奇怪,這指示羅盤故障了嗎?喂∼∼你要去那裡呀!客人?』

……我還是靠自己找路吧。


『姊姊是要趁革命軍和女王相爭時從中得利吧……嘻,真不愧是姊姊……』

根本無視於我的存在而消失在迴廊中的女人……


「我走了好久好久,正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辦的時候,想起了夢中夢到的聲音……"只要想的話就能去的,這裡就是這樣的地方"……」
將手中茶杯擱在桌上的楊戩抬起頭望著聚精會神聆聽著的玉鼎道:
「我想見到兔子先生……當我這樣想著的時候,就聽見一扇門的背後傳出了時鐘走動的滴答聲……和鎖鏈撞擊的鏮鐺聲……」

「你打開門了吧。」
說著肯定句的玉鼎停頓了一會兒後對楊戩拋出一個問號道:
「那麼……你見到的是哪一個?帶著時鐘的兔子?還是戴著鎖鏈的兔子?」

「……我不知道……我在打開門的瞬間只覺腳下突然一空,還來不及反應過來就跌入了一個不知從哪冒出來的溫泉中,喝了幾口水以後……」
述說著奇異夢境的楊戩臉色突然微紅道:
「被兔子先生撈了起來……可是我不知道他是哪一位兔子先生,或許……他是第三位兔子先生也說不定……」

※ ※ ※ ※ ※ ※ 

「咳!咳!」
好難過……
緊緊攀附著把我從水裡拎起來的人咳嗽……
嘴巴、耳朵都進水了……為什麼我會掉進水裡呢?
只是打開了門,連一隻腳都還沒踏進去……


「你沒事吧?」


關心的話語……
來自把我抱著輕拍背部的人嗎?
誰?是兔子先生嗎?

睜開了眼睛───
首先看到的是戴了兔子面具遮住大半臉龐的男人微彎的唇角……
然後是籠罩了我和他的白色霧氣……溫暖且有著奇異的氣味……

「誰?」
放開了緊環繞著他脖子的一隻手想抓下面具───


「不可以的喔……這是不能拿下來的。」


他呼出的氣息吹在耳際……
聽起來很舒服的聲音有熟悉的感覺……
伸出去的手被他擋住握在掌中無法確認是誰……可是,好暖和的手……

「……為什麼不能拿下來?這裡又不是舞會,為什麼要戴著面具……洗溫泉?」
抓著露出面具外的黑髮,看著他黑色深沉的眼問……


「因為不能拿下來呀。」


這是什麼回答?

「……你是兔子先生嗎?」
張開了口重複一片空白的腦海中唯一的聲音……
他的髮色、他的黑眸明明都和帶著時鐘的兔子先生完全不一樣……
為什麼?我還是會想問他這個問題?


「這個嘛……我是誰呢……」


他並沒有回答我的問題……
只是一直看著我……和我身上的鎖鏈淡淡笑著……


「認真回答我!」

「我是很認真呀……怎麼了?為什麼哭?」


哭?誰哭了?
我嗎?那……只是水珠吧?
因為我整個人掉進溫泉裡的關係……


「不要哭呀……你是遺忘了什麼東西嗎?迷路的小羊……」
聽著他似曾相識的話語,看著他的臉龐靠近……

「……我才沒有忘了東西,我也沒有迷路……我只是想見兔子先生而已……欸!為什麼你要舔我的臉呢?」

「因為要吃掉你的眼淚呀……」

「吃掉?我……才沒有哭,而且──唔!」
就算有哭我的眼淚也沒有掉在我的脖子和唇邊吧?
怎麼辦?應該要推開他吧……可是……


「……只是想見面而已嗎?」
停下了舔舐的動作,仍然隻手抱著我的他輕輕撥弄我手上斷掉的鎖鏈道:
「那麼見到之後你要做些什麼?不回去嗎?等著你的家人會擔心吧!何況這裡很危險……」

「我是……」


「回去吧!你要來這裡還太早了,以後再……」
吻著練住我的鎖環開口的他接下來說了些什麼呢?
意識又開始模糊了……


「……掰掰,小羊……」

唇邊感到一陣暖意……他又在舔我了嗎?
還是……吻呢?我現在還不想回去呀……


想要見面,然後……



※ ※ ※ ※ ※ ※

「……然後要作些什麼呢?我還在想時……就真正醒過來了……」
楊戩望著自己空無一物的雙手喃喃道:
「可是夢裡發生的每一件事都還那麼清晰,清晰到讓我覺得很困惑,我是在作夢還是醒著的呢?所以早上我才會問師匠有沒有看到兔子先生,因為我想說……師匠?咦?怎麼……師匠,你還好嗎?又不舒服了嗎?師匠?回答我呀!為什麼兩眼泛白?師匠───」











《附錄》:

數日後,崑崙山脈乾元山金光洞中傳出了這樣的聲音……

「……喂,我是太乙……呀!玉鼎,好久不見∼最近還好嗎?聽你的聲音好像在生病似的───」
「咦!發燒?胃痛!還好嗎?可是……真難得你會生病,不說我們仙人絕少疾病,你的身體一向不錯呀!上次生病好像是一百年,不,五百年,嗯,還是八百年前呢?」
「……要借東西?如果是醫療用品的話雲中子那裡應該比我齊全……不是?要借書,嗯,我這裡的確收藏了一些仙界圖書館(?)沒有的書籍,但還是要看你找怎樣的書……」
「……關於夢的咒術嘛,這應該有,但為什麼你……夢的解析?這個就……防止兔子靠近方圓一公尺內的咒文??我乾脆給你正在實驗中的生物法寶,外表像大狗一樣可以追兔子,嘻∼真難得你會和我開玩笑……啥?你要……認真的?」


「玉鼎……你是被人在夢裡詛咒了嗎?」

_________________

<後話>

嗯……再重看一次,發現與其說是有些惡稿的文章……
不如說是像秋水殿提過的,在欺負玉鼎爸爸的文章bb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剛開始只是想寫愛麗絲夢遊仙境版的小羊戩去追兔子師叔然後遇到很多由封神人物客串演出的夢中人……接著王天君就不受控制地出現了。既然小王都出來了,那麼,就讓伏羲也出場吧(奇怪的聯想),結果師叔就沒再出場了……嗯,反正是不需邏輯存在的夢,那麼,就這樣吧……寫了奇怪的東西bb

by竹里



_________________
<^^ by零>

原來....
哮天是用來追捕兔子用的(笑)
啊~啊~小戩實在是太可愛了>O玉鼎的反應也非常有趣呢!:p
希望竹里殿繼續加油囉!^O^ 


_________________
<Re: 夢遊仙境 下 全員 by螢>


呵呵呵………(沒啥意義的笑聲)

喜歡太乙最後的話,不過,玉鼎啊,
你一定沒想到你會「免子先生」說:「楊戩以後就拜託你了。」了吧? 

_________________
<呵~~~~~ by冷訾夜月>


其實啊!是因為兔子先生偽裝成了蟑螂先生
導致英明的玉鼎師匠也一時不察
把心愛的弟子給賣掉了,
哦!不對!是推入火坑^^b 


_________________
<>w< o by Gem>


唉玉鼎爸爸還是被欺負的很慘(好像很注意女兒的男朋友的爸爸= =||)
戩戩還是被吃掉了TwT
我想以後玉鼎都不讓戩戩靠近兔子吧^^|||
真是好可愛的一篇>w< o 



_________________
<謝謝 by竹里>


謝謝大家的回文^^
果然....焦點都放在被欺負的玉鼎爸爸身上了呀
其實....小戩也是蠻需要被同情的呀,被〔欺負〕了還沒有自覺....
不過,反正是夢,過些時候就會遺忘的....
只要過些時候,幾個月,幾年,或者到幾百年封神計劃發動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