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吶……玉鼎師匠……」
打破了清晨寧靜的稚嫩嗓音發自門旁一個看起來約莫八、九歲的孩童,似乎剛從睡夢中醒來而揉著雙眼的他模樣甚是可愛,一雙朦朧的深紫眼眸,一頭蔚藍及肩的柔順長髮,白裡透紅的肌膚和少見的漂亮五官更讓人難以分出性別。

「呀∼你醒來啦,楊戩……早安。」
看著踏進廳內的徒兒,玉鼎將手中擦拭著的愛劍放下後露出溫柔的笑容道:
「你今天起得真早。」

「嗯……早安……」

「去洗把臉以後就要開始今天的晨練……」
停下了原本欲說的話語,玉鼎疑惑地注視著一臉茫然張望著四周的徒弟道:
「怎麼了嗎?」

「嗯……師匠……」
似乎仍未完全清醒過來的楊戩眨了眨眼後一臉認真地對玉鼎開口道:
「您有看到兔子先生跑到哪裡去了嗎?」

「……啥?」


※ ※ ※ ※ ※ ※ 

夢遊仙境 上

※ ※ ※ ※ ※ ※ 


「……這麼說剛剛的確是夢境了,難怪我就覺得哪裡奇怪,可是感覺起來……」
掄起劍飛快地往一旁有著烏黑長髮的高大男子身上招呼過去,開口說話的男孩臉上已沒有了方才的茫然與睡意。


「感覺起來怎麼樣呢?」
略為移動腳步即輕鬆閃過利刃的黑髮男子臉色從容地道:
「楊戩作了什麼夢,還記得的話可以告訴師匠嗎?」


「那是……」
揮舞著長劍攻擊的楊戩猶豫了一會兒後開口道:
「那是一個剛開始時只有黑暗的夢……」

※ ※ ※ ※ ※ ※ 


好暗……
這裡是哪裡?

爸爸呢?他到哪裡去了……
不在這裡嗎?只有留下我一個人……
我討厭這個地方,為什麼只有我一個人在這裡呢?



好安靜……

什麼也沒有……
什麼都不存在嗎……



不要!!


我不要這樣!
我討厭這裡!!
我要回去……我想要回去!回去爸爸那裡!!

"咚!"

嗯?這是……門?

摸起來的感覺的確是門……
可是……為什麼這裡會有一道門?
唔,算了……只要可以從這裡回去的話……

"喀啦喀啦"


鎖住了……打不開……
為什麼?

……因為不要我回去嗎?

是呀!我想起來了……
爸爸帶著我離開了金鰲,然後他把我一個人留下來之後……
頭也不回地走掉了……

為什麼?爸爸討厭我了嗎?
我是不是做錯了什麼他才不帶我回去……
如果我聽話當一個好孩子的話……
爸爸就會來接我了……對吧?



可是……為什麼還不來呢……
我一直很乖很乖的……
等好久了……


為什麼還不來……
爸爸……

小戩是……不被需要的人嗎?




"滴答"

什麼聲音?

"滴答 滴答"

像是鐘錶的聲音……還有……腳步聲……


「嗚哇!要遲到了!要遲到了!」

說話的聲音……
有誰在嗎?


"碰!"

……好大的撞擊聲……


「好痛∼∼∼這裡什麼時候跑出一個門的?可惡!害我撞到頭……咦?還鎖上了,那我怎麼出去?真遲到的話我可就慘了∼∼」

"滴答 滴答 滴答"


指針轉動的聲音……
沒有聽過的男人聲音……
長什麼樣子呢?太暗了看不見……
不要靠近比較好吧……可是……


「你是誰……這裡是哪裡?」

終於還是開口問了,但是沒有聽到回答……
為什麼?他聽不見嗎?還是───

咦?這個感覺是……

「喂──你的手在做什麼!!」

※ ※ ※ ※ ※ ※ 

「脫你的衣服?!」
腳步一個不穩而差點來不及避過襲來的鋒刃,玉鼎蒼白著一張臉對攻勢沒有任何動搖遲疑的楊戩喊道:
「哪個變態傢伙敢對你下手───不對,那是作夢……」


「變態?」
暫停了攻擊的楊戩小臉上滿是問號地開口道:
「那是什麼意思?師匠?」


「嗯……那是……」
望著一臉天真無邪看著自己的徒兒,玉鼎支支吾吾了好一會兒後才開口道:
「那是對一種敵人的稱呼,那類敵人喜歡近身戰,會對人作一些奇怪的舉動,如果是現實的話,對付那種人應該要在遠距離就出手制住他們,像這樣───」
如此說著的玉鼎將手放在腰際和楊戩對招至今仍未動作過的法寶〝斬仙劍〞上,而後的一瞬間楊戩只來得及見到銀光一閃……

「好厲害那!真不愧是師匠!不過……」
聽到聲響而回過頭望著身後遠處巨木突然斷成了數截的楊戩收起讚嘆的表情喃喃道:
「那樣與其說是制住,不如說是制人於死地……」

「咳!咳!法寶的力量使用是可以調整的……」
玉鼎轉身背對楊戩道:
「可以讓人只受到衝擊而不會有事,嗯,這部分等你能力強到可以使用法寶時再和你說明。」


「是這樣嗎……但是……」
楊戩淺淺地笑著道:
「兔子先生並不是敵人,那時候,不,夢裡頭他是因為……有機可趁!」

「……還太早!」
輕鬆閃過楊戩的再度出手,玉鼎頭也不回地開口道:
「你的時機抓的不錯,不過氣息沒有隱藏好,另外要記住……不管對方是怎樣的人,就算是兔子也一樣,要脫你衣服的就是敵人,知道嗎?楊戩。」

「嗯……可是……」
說話的聲音停頓了一下,楊戩握緊雙手繼續道:
「那位兔子先生是有理由的,師匠。」

「我相信是有理由……」
玉鼎嚴肅中帶著些許擔憂的表情凝望著小小的徒弟開口道:
「而且是相當有害的危險理由,就算在夢裡也一樣。」

「有害?」
楊戩偏著頭一臉疑惑地開口道:
「為什麼找東西會是有害的危險理由呢?玉鼎師匠。」


「……找東西?」

「是呀!」
楊戩露出燦爛的笑容指著自己的心窩道:
「兔子先生在找被我遺忘在這裡和記憶中的……鑰匙……」


※ ※ ※ ※ ※ ※ 

「你在做什麼?不要脫我衣服──嘻!哈!好癢喔……」

「不要亂動啦!又不會吃了你,我可是素食主義者……奇怪,鑰匙應該會在你身上才對,這扇門是你創造出來的吧。」

「我創造出來的?你在說什麼?呃──你在碰什麼地方呀!」

掙扎著想要脫離那個陌生人的雙手……
卻又擔心他會消失……討厭被留下來……


不想要只要一個人……

「呀!別突然哭出來呀───」
原本就慌張的聲音變得更為慌張道:
「真是的,你好像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到底是從哪裡冒出來的迷路小孩呀?」

「我才沒有哭呢!也沒有迷路……更不是小孩,我已經好幾十歲了……」

「是這樣嗎?那你在這裡做什麼?還把出去的門鎖了起來,如果我這次再遲到的話可就慘了,快點把鑰匙拿出來吧。」

「我才沒有鎖門呢!我也沒有鑰匙,更不知道為什麼會在這裡……我想要回去……你的手不要碰那裡啦!」

「你想回去我也想呀……對了,你想回哪裡去呢?」

「……金鰲……可是爸爸不要我回去,他……不要我了嗎……」

緊緊咬著唇……我才不會因為這種事而哭……
……只是眼睛很不舒服,好痛……痛得眼淚都掉了下來……


「是這樣嗎?你是不是遺忘了什麼而連鑰匙一起遺失了呢……」

低沉溫柔的嗓音在自己耳邊響著……
好好聽的聲音……這個人說了什麼?
……我遺忘了什麼……鑰匙嗎?還是……

"滴答"



『小戩……對不起……』

爸爸的聲音……
呀……想起來了……
爸爸的表情和聲音……怎麼了?
為什麼那麼難過的表情呢……您不是不要我了嗎?


『楊戩……不要哭了……』

誰的聲音?
好懷念好溫暖……像爸爸一樣的感覺……

『通天教主並不是因為討厭你,才把你送到崑崙來,相反地,他非常地愛你,之所以會把你送到這裡來,也是為了保護你……』

想起來了……爸爸是為了保護我不被壞人利用……
所以才把我送到崑崙……師匠是這麼說的……對了,師匠呢?


"滴答 滴答"

「想起來了嗎?你遺忘的東西、要回去的地方還有……等待你的人……」


玉鼎……照顧我的人……
教導我的人……疼愛我的人……
是我的師匠……也是我的另一個"父親"……

「我現在應該要回去的地方……是玉泉山金霞洞……」

師匠所在的地方……


「咕呼呼呼呼……總算想起來了對吧……」

好怪異的笑聲……
這個人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咦?

「不要───」
「不是要你別亂摸嗎?把我的衣服還我──」
「討厭!你在碰哪裡呀───」


「安分點!很快就結束了……呵呵……」(←好像壞人說話的口氣……反省中)
「總算找到了!噗哇哈哈哈……」

好像有什麼東西從左邊胸口裡被拿走一樣……
可是不會痛……是心臟的地方……

「找到什麼?」
我疑惑地問著……
努力睜大眼睛想要在一片漆黑中看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但還是什麼也看不見……那個人還在嗎?我被他拿走了什麼?


「找到鑰匙啦^^這下子你可以回去,我也可以繼續上路了……」

從剛剛門扉的方向傳來了聲音……
那個人要走了嗎?

"喀啦"

門鎖打開的聲音,還有……
一陣刺眼的強光───


不要走───
我還想再多聽一些……




「呼∼總算打開了門,只是這麼一折騰不知道還來不來得及……」

他還在?
我睜開了原本閉上的眼───

「咦?這裡什麼時候……」
訝異地望著四周改變的風景喊著:
「我連一步也沒有移動呀……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

剛剛的黑暗全然不見蹤影……
四周所見的是一片綠意……森林的景緻……


「這裡就是這裡呀……好啦!迷路的小羊你也快回家吧!」


小羊!?
我的變化什麼時候解除的?
遮掩著頭上不知什麼時候冒出來的雙角轉身……

他看到了嗎?我不是人類……
我是───咦?

「你在發什麼呆呀?一直看著我……」

「你是……兔子的妖怪仙人嗎?」

他靠我好近……近到可以看清楚他眼睛的顏色和自己在他瞳中的映像……
剛剛一瞬間還以為他頭上的長耳朵是頭巾……
現在仔細看明明就是兔子的耳朵,雖然有人類的模樣……
棗紅色的頭髮,碧綠的雙眸,還有……奇怪的打扮,為什麼要帶一個大時鐘呢?

「什麼是妖怪仙人?你說話真有趣,如果不是要趕時間的話,我一定留下來和你聊天───糟糕!不快點不行!!我得走了!!!」


「走?等一下……你……」

伸出去的手來不及抓住他……
他什麼時候跑到哪裡去的?動作好快……

「回去的路就順著呼喚你名字的聲音走吧∼掰掰∼∼迷路的可愛小羊∼∼∼」


「我才不是小羊……我有名字的……」
望著他消失的方向輕聲道:
「楊戩……那是我的名字……」


……那接下來應該怎麼辦呢?
照兔子先生所說的話……回去應該是往這個方向吧!
可以聽見像是師匠在喊我的聲音……可是……

真的這樣就好了嗎?

我還沒有向他道謝……
我還弄不清楚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我也還不知道他的名字……嗯,兔子先生應該也會有名字吧……
所以……真的可以就這樣子回去嗎?我───

"滴答 滴答 滴答"


決定了───
我要去追他……去追兔子先生!


_________________

<後話>

雖然內容作了不少更動,不過應該還是能明顯看出是改編自「愛麗絲夢遊仙境」的故事^^bb以前看到有人覺得師叔的頭巾造型很像兔子時就產生的想法……覺得他很適合擔任兔子先生的角色,然後拿著時鐘(原著是錶)去勾引,不,吸引愛麗絲去追逐他(天音:原著是這樣嗎?)……基於私心,愛麗絲的角色理所當然就決定由小戩擔任,而且還是小時候頭上長有角的模樣^^
嗯……既然是改編的故事,那麼我想應該能在兩、三回以內結束吧!祈禱中……

by竹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