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無盡永晝(5)

※ ※ ※ ※ ※ ※ 

☆☆☆

海在光年外的星星上
也在咫尺內的胸口裡
何不找一個寧靜之洋好生我養我
樂我,育我,愛我,撫我
葬我,化我

星星來到我的胸前:
終止那倦人的找尋吧
此中,畢竟無寧靜……

--『海之組曲之二:寧靜海』.陳克華.摘錄自『深邃美麗的亞細亞』一書

☆☆☆

《為『自身』而使出魔法的魔法師、為『他人』而使用魔法的魔法師》

「呼∼∼」雲中子捶了捶肩膀:「你們可以回去了。」他對研究人員們說。
「主任,你還要去那?」
雲中子開門:「去看…我的老朋友。」雲中子來到太乙的房門前,正要拿出ID卡時--

「別動。」陰森的劍氣繞上他的脖子:「否則,你的腦袋就要搬家了。」
雲中子摒氣道:「你是誰?」
「太乙博士的保全人員。」

「以前的。」姜尚再補上一句。
「…姜長老!?你…」
「他們想瞭解真相。我只是帶他們來而已。」姜太公聳肩。
「他們?啊--妳不是--」雲中子看到邑姜。

「初次見面,我是呂邑姜。」邑姜有禮的行禮。
「啊,妳好--不過我現在無法回禮。」脖子上有把劍架著哪!雲中子順從的開門:「你們…別太逼太乙哪!以他現在的精神狀況恐怕--」
「博士他怎麼了!?」玉鼎緊張的。
「你自已看啊!」門開了。

「博士!?」一進門,就看見倒在地上的太乙。玉鼎心急的將他抱起:「怎麼了…你為何會--?」
他發現太乙的指甲已經破裂--應該是他一直想破壞門的結果。

「他來到這就一直這樣了:一直拼命的,想離開這裡。」雲中子無奈聳肩。
「玉.鼎……」太乙唇動了動……「你…」
「博士!我在這裡,你不用害怕了!」

啊…玉鼎的心跳聲…他聽到了…「我……好想…」回去…

「博士…」玉鼎抱著太乙,萬分心疼。

「太乙博士,你為何要將自已弄成這樣呢?」姜尚蒼老的臉顯現出與老人慣常的敦厚大異其趣的,泛著冷笑的憐憫神情。

太乙眼睛睜大--「你--尚--?」

「很害怕是吧?因為我是『失敗作』?」姜尚蹲下:「博士,你要到何時才停止害怕我們?」
「我……不要!不要靠近我!」他不願回想--回想自已的懦弱--
「博士?」玉鼎擔心的叫喚。

「太乙博士,由你告訴他吧!你做過的事……」姜尚在一旁輕語。

「我…不--」太乙扶著頭:「我不要!玉鼎你走!」他不想讓玉鼎知道,他所犯的罪--……
因為玉鼎曾說他是個好人啊…他怎能--他是唯一相信自已的人啊!
雖然他為了自已而來到了這…可是…他們已不能回到數天前的和平生活中了…

「博士!?」
「你走啊!」太乙推著他:「普賢不是要殺你嗎!?你還待在這!?快走啊!」

雖然我依戀著你的心跳…可是,我是沒資格讓你對我好的……

「你知道的啊!你最清楚不過了--沒有可回去的地方了!」

因為--我犯了罪--

「博士!我--」玉鼎等人被太乙關在門外了!

「看來他還是繼續逃避現實嘛…」姜尚抓抓頭說。
「姜先生,您剛才為什麼說自已是『失敗作』?」邑姜問。
「啊,妳想知道嗎?其實我本來想讓太乙博士自已說的…」姜尚揮舞著小彩旗:「看來只好我帶客人你們去了∼∼」

☆☆☆

「總之∼∼熟知都城:『崑崙』的建城史的人都知道,再建都城崑崙的人是:偉大的天才領袖:『伏羲』。」姜尚發給他們兩人『探索都城崑崙極密之旅』的說明小冊:「當然,伏羲是人,過了好幾十年,也是會死。當伏羲死了的時候……」

「伏羲死了!?」邑姜手拿說明小冊,抬起頭來:「可是…望不是『伏羲』嗎…?」

「太乙博士他…深愛著--不。應該說是傾慕著伏羲…」姜尚沒聽到邑姜的疑問,逕自說道:「所以,在伏羲死後,他幾乎就瘋了……

***

--你是我的神,我唯一所信的--

在你彷彿睡去的容顏前,宣誓著。

***

「!?那麼太乙博士幾歲了!?」太乙博士跟伏羲同歲…還有『望』到底是…!?

「他的年紀不該用『幾歲』來算,而是用換過幾個『身體』來計算。」姜尚笑著:「他是個為了『伏羲』,而活下來的亡魂啊!」

「博士…?」玉鼎垂下眼:「這就是博士的秘密嗎?」
為了伏羲而扭曲自身的博士……玉鼎在心裡感到一種不知是酸還是苦的感覺。

「等等,博士的身體是怎麼樣…?」邑姜又發問了:「他和『望』…都看起來很年輕啊!」
「小女孩,這個世界都可以使妳變成現在這模樣,還有什麼事做不出來的?」姜尚柔聲道:「維持青春的方式很多,目前最根本的方式就是--」

「自身複製…」玉鼎接口:「培育一個無腦,只複製了身體的複製人,做為醫療之用…」

「嗯,就是這樣。小女孩,妳知道『人造人=複製人』為何不被承認是人嗎?因為他們的DNA都和最原本的『原型』一樣。也可說:他們沒有靈魂。」姜尚又說:「他們不是『人類』,只是一堆肉塊。」

「!?可是,普賢先生他--」

「普賢是特別的。他是刻意被當成『人』教育的。」姜尚帶領他們到一間電梯前:「但,普賢並沒有被望視為一個『人』,自從他知道了自已和普賢的誕生之秘後--」
「我、呂望、還有普賢,都曾經是『實驗』的一部分。這個實驗的名稱嘛…其實沒有。不過我私下給他取了個名,叫做:『偉大的領袖再生計畫』!」

噹!電梯開門,電梯往下………到最底層--

☆☆☆

「普賢!還沒找到嗎?」望暴躁的問著為他穿上漆黑禮服的普賢:
「小望,別擔心。邑姜小姐她還在大樓裡啊!」他為望加上一件長外套:「我會帶她回來的,你就好好的去接待『蓬萊』的特使吧!」

「我知道了。真是…怎麼那麼突然……」望碎碎唸中。他嚇到邑姜,正後悔不已。
「『蓬萊』的人都是隨興而為,習慣了就好。^^我要去找邑姜小姐,就不隨侍了。」
「我知道了,我一個人可以的。」

「當然,小望是最棒的^^。」普賢微笑補上一句。

望回頭,在普賢唇上印下一吻:「謝謝你…普賢。」
即使你不是人類…即使你所說的話都是經過『教育』而成的語言…我還是很高興的……
謝謝你一直的喜歡著我…雖然我知道你是『別無選擇』的……

☆☆☆

「如果當時伏羲願意接受身體替換計畫的話,現在也不會那麼麻煩了。」
電梯下到最底層,但還沒到達目的地,姜尚一行三人沿著樓梯下去。

「伏羲甘願選擇死亡嗎?」玉鼎訝異。
「我倒是可以理解他的心情。」邑姜插嘴。
「是啊,他最後的名言是:『吾輩為生命之過客』--他一直認為永生會腐化人心。」

啊…!?那是…!!玉鼎的頭感到劇烈的疼痛!
那是什麼…?他為什麼心跳得那麼快?

他要想起…什麼?

「玉鼎先生!你沒事吧?」邑姜扶著他:「你的臉色很不好呢!」
「啊…我沒事。」玉鼎摀著臉,甩開邑姜的手--邑姜從他的指縫間看見了--

玉鼎的眼發出紫光了!?怎麼會!?一定是她看錯了。邑姜不安的想。

「啊,到了到了。各位旅客,這是崑崙秘密名景之一:」姜尚揮舞著小彩旗:
「『偉大的領袖的秘密陵寢』。」姜尚把輕便型望遠鏡交給他們:

在重重樓層底下,中庭的一個棺木裡躺著一名少年,白皙容顏如玉,像是在沈睡著。

「那就是:『偉大的領袖再生計畫』的起點:伏羲。」
「那人…看來和望長得一樣!?」邑姜依著欄杆,訝異。
「當然一樣啊!因為呂望就是『他』啊!」老人指著自已:「其實我也是--不過是失敗作,望是目前最成功的。」

「啊!?」玉鼎和邑姜異口同聲。

☆☆☆

請看我的魔法,

讓死寂的世界甦醒,
讓你的時間回朔到過去,

讓你再一次--獲得生命--

既使這是罪惡,我也不怕,

看我的魔法,為了所愛的你。

來,請張開眼睛,看看這世界,

已經沒有任何東西使你受傷。

請張開眼晴吧!為了,愛著你的我--……

--改自.藍川sa to ru.『飛行少年(1)』一書

☆☆☆

「望…和姜先生是伏羲的複製人!?」

「…已經不是『複製』了,太乙博士的目的,是讓伏羲再一次出現:擁有伏羲的所有特質--真正的伏羲。」
「小姐,妳知道吧,一枝複製的鑰匙是絕不可能和原版一樣,一定都有極微小的差異--每種東西都是一樣的。」
「複製人也是一樣,儘管沒有靈魂,也絕不可能變成伏羲。」老人哀傷的:
「我是還好啦…因為一個細節,我成了『老化症』的患者--其實我才三十歲;是個失敗作,所以很早的時候,中央就為我安排出路,讓我成了長老。能夠開創『自已』的人生。」
「但,呂望那小子可沒有幸運了…除去他的髮色和眼睛顏色,他是目前最接近『伏羲』的複製。」

「所以…姜先生才說望不能當自已…」

「是啊…他是個可憐人。」

「可找到你了,邑姜小姐。」普賢微笑出現:「小望很擔心妳呢!」

***

--而普賢,則是太乙博士為了造出『腦』,而培育的『樣品』--……

***

「普賢先生…!?」她看向玉鼎:「請別抓玉鼎先生!他只是很擔心太乙博土而--」
「妳在說什麼啊!邑姜。」普賢不解的微笑:「這裡只有妳一個人啊!」
「啊!?」
「對啊^^!我的工作只是來找妳回去而已^^。」普賢看向底下的棺木:「沒想到妳會找到這呢!妳知道嗎…那是望的『原型』:伏羲。」

「普賢先生…?」

「為了這個屍體,小望哭過很多次:一直哭著,說:『我成為不了他!我會被太乙討厭!』」
「但,很早以前,望對我來說,就是望!不是這具屍體……」
「但,望還是一直痛苦著,因為周圍的人都希望他成為『伏羲』。」

「我知道了……所以,他想成為舅舅?」
「誰不想成為照片上,那群看來很幸福、平凡的一群人呢?」普賢輕笑:「就連我,也很想成為照片上的『普賢』啊……」

--只要是『人』,望就不會對他用愧疚的眼神看他了吧?

他是為了小望而生的人啊!

他再看向下面:「真的好希望…能把這個東西毀掉!」

普賢口氣依舊是輕輕淡淡的,卻讓聽的人一陣冷顫!

普賢回頭:「啊,剛才只是說說而已,別放在心上^^。走吧!邑姜小姐。」
「嗯…」邑姜遲疑的看向姜尚,姜尚點一點頭。邑姜看了,則回了個笑容。
「邑姜小姐,妳在看什麼?」普賢問道。
「不…沒什麼。」邑姜笑道,她想,她已經知道普賢和望想說什麼了。

被留下來的兩人…

「喂,侍衛先生,你想怎麼做?」姜尚問。
「……我跟普賢先生的想法一樣。不過,要做之前,我想告知太乙。」
「……這可很麻煩喔…要躲開路上的守衛--」姜尚話還沒說完,玉鼎就抽出了劍:「我想你一定有辦法的,對不?嚮導?^^」
「侍衛先生,我想說一下…」
「什麼?」玉鼎將劍架到老人的脖子上。

「你的眼睛什麼時候戴了彩色鏡片啊?」

☆☆☆

「邑姜!我好擔心妳哪!」望抱住邑姜。像狗兒一樣磨蹭磨蹭。
「望?你怎麼穿得那正式?」邑姜看向望一身正式的黑禮服。

「因為我剛才在招待『蓬萊』的特使;那傢伙還蠻好玩的,還要我送大布丁小姐到他房間去呢!」望笑著說道。
「望…我知道了。」
「啊?」
「你的出生…你是伏羲的複製人…你內心的痛苦,我都知道了…我知道你想『成為』舅舅的心情,但你不可能--」

「為什麼不行!?」望變了臉色:「我很符合啊!呂望…我連名字都和他一樣呢!」
「我注定無法成為『自已』,那麼,為什麼我不能選一個我喜歡的角色?」
「我為什麼不能成為呂望?妳的舅舅?要妳把我當成妳舅舅,我們一塊生活,就和妳西元紀時的生活一樣了不是嗎?」

「那麼,楊戩叔叔呢?還有我那時的好友蟬玉呢?你也想假造嗎?」
「不是的……和舅舅之間的記憶就是我和舅舅的--我和望可以再創造新的回憶啊!」
「望,你是可以當你自已的……」

「這是不可能的,邑姜」望的臉孔得冷峻:「我…這個人已經是半個伏羲了…但又無法成為全部--我真的想好過一點啊!」

--所以我一直在等待著妳……我期盼妳是我平凡的家人…

「望--」
「我不想聽了--普賢!帶她走!」

普賢將她帶往一個房間:「邑姜小姐,妳就在這裡等望冷靜下來吧!」
「普賢先生--望他--很明顯的,他已經瘋了!」
普賢微笑,淡紫眼中卻是很哀傷的:「我知道…邑姜小姐,不過,我必須要保護妳的安全。」
「所以,你才帶走我?」邑姜抬頭:「普賢先生,你太卑鄙了!你不敢做,卻暗示玉鼎先生--」
「……我能做什麼呢?」普賢還是微笑著:「姜尚跟妳說過吧?複製人是沒有靈魂的……」
「我只是用來『對照』望的成長情況的普通複製人罷了!」

「普賢先生…」邑姜直視他:「需要被拯救的,不只是望,還有你--」
「是嗎?可是我連有沒有要拯救的『靈魂』都不知道呢!」普賢關上門,離去。

……邑姜倒在床上:要做什麼?去毀掉伏羲的屍體?那是她能夠做到的事嗎?

「我一點都不知道啊…舅舅…」我一點都不知道我能做什麼啊…

邑姜閉上眼睛…

☆☆☆

邑姜,邑姜--……起來啊!

穿著古怪,看起來像黑蟑螂的舅舅,還戴著一頂魔術帽,玩弄著撲克牌:
(↑請參考原作漫畫第十四部.第50頁^^)

要不要看我使的魔法呢?我可以使撲克牌飛舞,從帽裡變出免子,還有--

舅舅!我沒空看你使魔術啊!

望回頭:啊?邑姜妳是嫌我使得不夠好嗎?這也難怪,妳是個比我還高超的魔法師嘛!

舅舅別開玩笑了!我會使什麼魔法啊!?

妳當然會使魔法。邑姜。望摸著她頭說:
妳知道嗎?什麼魔法最強大?是為了「他人」而使的魔法喔!

舅舅…邑姜笑了:我倒覺得每次看舅舅的故事,都覺得舅舅在使魔法呢!

後面會怎樣呢?會有什麼樣的結局呢?
舅舅的答案都和我的不一樣,可是,我反而會愈來愈高興。

是啊!那是為了邑姜、楊戩,以及許許多多的人而說的一個故事,一個小魔法。
可是,因為你們的心意,那個魔法會愈來愈強大的……

邑姜,要記得哦,為了他人為使的魔法最強大……

嗯…可是…我不知道我能為他--做什麼……--或使什麼魔法呢!

誰?

一個很像的人…他也叫望…可是他很痛苦。他想成為你,可是,我知道他不是你……

為他使出妳的魔法吧!妳特有,獨一無二的魔法吧!望拉著她的手,靠著她的額頭:
妳以前也為我使過的,妳忘了嗎?
邑姜,因為有妳,才有現在的我--……

「我--」一瞬間,邑姜發現自已置身於七彩光芒中:「這是……?」

「邑姜…我知道妳是誰了…」跟她一塊沐浴在七彩光芒中的矇眼紅髮少年笑了:
「…妳是我遺忘的夢…」少年的矇眼布脫落,邑姜看到了他的眼睛--

啊--對啊!她曾經和舅舅、楊戩叔叔一塊--

過去、未來、以及不知名的時空交合了!
她知道了--…她和舅舅和楊戩叔叔之間的魔法--

望笑道:「邑姜,我們在『未來』相遇吧!」

「……對我而言,應該是『過去』喔!」邑姜笑了:她知道了!

「那,我們在『過去、現在、未來』裡相遇吧!」望在邑姜手背上印下一吻。

「這是約定哦!『永遠』有效哦!」邑姜笑道:「舅舅,『再見』了。」

我知道了…你永遠都在,我們互相為對方使的魔法,會永遠存在的!

邑姜,妳知道就好……望揮舞著魔棒:

記住,要為那個人使出最棒、最盛大的魔法哦!

妳是個比我還厲害的魔法師喔!

☆☆☆

「最盛大的…魔法?」啪!邑姜睜開眼睛。
「嗯…」她爬起來:一不小心,就睡著了…她太累了嗎?

剛剛…她做夢了嗎?
很溫暖,令人安心的一個夢…

深吸一口氣,邑姜下了決定:「……想做就做吧!」
反正這世界對她來說是場夢幻了!那麼,做點瘋狂的事又有何不可?

現在首先要做的就是逃出去。
對了,還需要武器:邑姜在那房間翻了一遍--發現一根類似球棒的棍子。
邑姜拿起來揮了揮:好!感覺不錯,她以前國中時可是少女棒球隊的強打者呢!

邑姜看向外面:經過剛剛的騷動,普賢和望也已派了守衛站崗於房門外了。
只能從通氣孔著手了…電影不都是這樣演的?主角從通氣孔逃出去…遇到--

「啊--為什麼通氣孔像溜滑梯一樣啊!」邑姜不慎跌入--被窩中。

「…呃…?」邑姜爬起來:她這個主角運氣太好了點吧?竟然還有床--這一定是對少女主角的特別優待吧!

「嗯…可愛的大布丁小姐啊∼∼」一隻魔手從被窩裡伸出來,對邑姜上下其手,抱住了她:
「崑崙的人真通情達理啊∼∼我說要大布丁小姐,他們就真的送來了!嗯…這布丁好像太小了?」
「你這--色狼!」鏘!一記安打!
「好痛…妳幹嘛!妳這小布丁!」魔手的主人從被窩裡跳出:「很痛欸!」
「你才奇怪,有人會對一個不認識的人毛手毛腳的嗎?」

「是不會啦∼∼不過妳也該檢討妳出現的時間、地點吧!」魔手的主人指著大床:「這裡是那?我的床!而我是『蓬萊』特使周武王!先前我和評議長說過了,我要大布丁小姐!」
「沒想到他們竟然送來了妳這兇暴小布丁、發育不良的小女孩…唉!是在捉弄我嗎?」他竟然嘆氣了∼∼

「啊!?我才不是那種女人!你搞錯了!還有,我才不是小女孩!我已經六十八歲了--」
「是是∼∼妳是乾扁老女人∼∼」這名男子像在哄小孩般,摸了摸的邑姜的頭髮。

「特使閣下,我送小姐過來了,」房門外有人敲門:

「啊?正牌的嗎?」他看向邑姜:後者則是一付手足無措的模樣,他嘆了口氣,又笑了笑:「不必了,我想睡覺了。」

「祝閣下您有個好夢。」腳步聲遠去。

「呼∼∼」邑姜鬆了一口氣,萬一他真的讓進來的話,她一定會被發現的。
「看來是個很有趣的夢,妳說是嗎?」男子坐到她身邊,黑亮的眼睛閃閃發光:「妳是從什麼地方逃出來的嗎?為什麼要逃?說來聽聽吧!」

「呃…」怎麼…?感覺跟某人好像…b
說起來…他黑亮的頭髮、微微上揚的眉毛,和愛笑的嘴角也像那人。
有點不同的是:他的頭髮稍長,笑的時候露出異常明顯的犬齒。

「我猜猜:妳是個被囚禁的公主!?」看來這男人也是擁有一堆奇怪想法的傢伙:「逃離了邪惡研究機構∼∼為愛奔走天涯?」

噗!邑姜笑了!好像,真的好像……
「我的故事…現在沒時間跟你說;但我的確要去救一個王子。」
「我必須…要為他使個魔法,解除他的詛咒。」雖然她還不知道自已要做什麼。
「啊?什麼什麼?跟我說啦∼∼至少告訴我妳的名字吧!」男子的黑眼睛更閃閃發亮了:
「告訴我啦∼∼我這人最愛聽故事了!」
「我不是說沒空理你了嗎!」真是…這感覺…

真的好像喔…

☆☆☆

失常後記(其實沒一次是正常的^^):

@嗯∼∼本篇的主角好像成為邑姜了?
沒辦法∼∼蟲的確是偏心於她。
至於文中的情節…雖然蟲想說:『這跟空耳無關』也沒人會信了…^^b

@這回中段出現的藍川sa to ru老師的『飛行少年(1)』是漫畫,蟲很喜歡的科幻題材。
(↑因為沒翻成中文…記事本又不能打日文…so…^^b)
藍川sa to ru老師算是同人誌出身的吧?不過她的書描述親情部分的反而比較多。(我個人是很喜歡啦…)
裡面的詞句蟲稍微改了一下…拿來用了。(因為蟲實在是很喜歡那段文句嘛∼∼^o^)

@音樂…

這一篇算是進入正題吧!
這一回是蟲在某個禮拜六獨佔家中小電整整一天的成果…
算是破了蟲自身寫文的記錄吧…不過…一天之內寫完一回對腦袋太傷了…

寫本回時,偶然間,蟲聽了倉木麻衣的think about …和最遊的主題曲
覺得…跟劇情很切合吧!寫著寫著就和文中的情節混在一起了…
也因此倉木麻衣的think about在某種方面也算是本篇拙文的主題曲吧…
有興趣的人就找來聽吧!

@關於邑姜的夢…
其實,魔法師望所說的,也是蟲所想講的。
若不是大家持續的給蟲鼓勵,蟲也不會走到這一步的。
所以,非常感謝看了本篇拙文的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