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 ※ 

淡殤深晴--《淡》篇

※ ※ ※ ※ ※ ※ ※ ※ ※

幕參 The Third Day—If, I haven’t met you before…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如果,我從沒遇上你…
如果,我不是那抹黑…
如果,我根本不存在…
〝那又會如何?〞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對了,這是個不成文的約定吧?

「嗨,戩。又在發呆了嗎?」
一如平日的戲謔語氣堙A有著比以往更濃更重,也更難被察覺的關愛。他習慣似地吻上他白皙的手背,而他也習慣了似地美麗。
「哎,發呆?好歹也說沉思嘛。我是在『沉思』不是在『發呆』啊。」藍色麗人略帶不滿地咕噥著。
「好、沉思吧。那麼告訴我,你在想什麼?」是什麼讓你的臉劃上淺淺、卻越來越重的哀愁…?
「……」他泯唇,那神情中有拒絕透露的訊息。

「不能告訴我的嗎?」
「不,不是…」
「不是約好了要是無話不談的好朋友嗎?有什麼不能說的嗎?」
「……」

伏羲的臉再也清楚不過的說出:他很沮喪。
他躺在紫色的草坪上,澤藍色的眼瞳看著那片藍。一會兒後,他放棄似的閉上眼,任由眼前一片澄清的藍消失於眼際。一片漆黑的環境中,他卻突然想,如果,他沒有遇上他、如果,他那天沒有到天使庭園、如果……他會變成怎樣?
他一直想下去,直到那輕柔的嗓音溫婉地喚回他的神智…

「大天使長告訴我,創世神的話……」
他泯著唇,愁眉輕鎖:「『不要相信降臨在你眼前的高貴惡魔』」

〝天哪!你竟然這樣說!〞伏羲在心中狂喊。
「不要管他,你有遇上過惡魔嗎?」
藍色流洩著,向兩側擺動。
「那就好,你快樂便可以啊。」
話一出口才發現,那是太接近『他』說話模式的說話、自己討厭的方式。

「對了,伏羲,」他似乎想到了什麼,那欲言又止的神情極之誘人:「…你,從何而來?」
滿口的甜言蜜語正待傾洩,卻突然止住。

我 該 說 真 話 嗎 ?

「我…從一個幻覺而來。也許你會不相信,但我真的是從一個幻覺而來…我只是一個幻覺噢…」
藍色的天使眉頭一皺,不太相信。但察覺眼前的一抹黑,臉上的神情是他從沒見過的嚴肅,不由得心堣@緊,警戒的感覺直線上升。
伏羲的嘴角牽起嘲諷的弧度。哼,果然沒辦法坦言…自己的存在理由…究竟是什麼?
彷彿那不再是自己,自從遇上他以後…
像跑進一個沒有出口的迷團,沒有始、也沒有終。 
甜蜜、魅惑、教人依戀,可是,比什麼都殘酷……

那是真實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喏,戩,你覺得…『心』是怎樣的一種東西?」
伏羲澤藍色的瞳孔中有著他從來沒見過的神色。
殘酷的笑意、諷刺、迷惑,還有…哀傷?
那是一種怎樣原始野性的誘惑?

「我覺得啊…『心』是一種很特別的東西…就像是大腦一樣,但它和大腦不同。」他說:「『心』是有生命的東西應有的事物,那可以給予生命中一筆一筆絢麗的事物…沒有了『心』,完全的生命也會變得殘缺…怎麼說好呢,我的體會不只這麼多…可是很難用言語表達出來啊。」
「那麼,你能想像,要是沒有『心』的生物,會…怎樣呢?」
那是他不能想像、也不能回答的問題。伏羲那疑惑的神情,今天好像多了些什麼。
他隱約想到了一點,但那念頭瞬即離開了他。
「認識你真好。」
伏羲笑了笑,但那只是嘴角牽起,臉上就連一絲笑意也沒有。太哀傷,他根本不能由衷地笑。
「…啊?」
今天的伏羲太異樣,根本不像平常的他。
「我是說真的,認識你真好…」
伏羲坐起身來,眼眸頃刻閃過異樣的神色,抬頭仰望,映入眼簾的除了一望無際的藍天外,還有那些不知名的鳥。
澄藍的天空永遠是那麼的遙遠,看似伸手可觸,卻原來只是太天真。天空不會消失,但那澄藍的天,卻總會努力地保護自己,張開若有若無的薄膜隔開世俗。
他從來沒見過下雨,因為天堂的天空,總是睛藍一片…他也希望,他的一隅天空,也能永遠有著笑容,因為他是那樣努力地守護……
請告訴我要如何將天空稍縱即逝的浮雲留在身邊?
他總是那麼捉摸不定,當感覺到微風輕拂,睜開眼卻沒有蹤跡……
「如果,我那天並沒有在天使庭園遇上你…我會怎樣?」
「不知道啊。你〝已經〞遇上了我,就不要說〝如果〞你沒有遇上我;已經發生的事就是發生了,沒必要在回憶的漩渦堸g惘。因為是已經發生的事,所以才有回憶這東西吧?它只是讓你偶爾回首過去,可沒有要讓你沉溺其中啊。不是嗎?如果你只繼續在你世界堛爾隉A那也是你的選擇吧。」
「唉,我真是敗給你啦。」一下子,伏羲又回復以往的輕挑不羈。但他心堻楞G:眼前的這抹水藍,三言兩語很撫平了自己波動的情緒。
〝謝謝,我守護著的天空…為我掃去陰鬱…〞
「今天有什麼想做?我陪你吧。」
他不由得詫異,伏羲從來沒有在天使庭園以外的地方和他一起。他和他都知道,每天在相彷的時間到天使庭園,便能找到對方。
「嗯…依爾殿吧。」他欣然一笑,笑容中包含一種兩人之間獨有的暗許。
「在這之前到天使懸崖好不好?我想到那邊去。」
「啊…好。」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天使懸崖,是被稱為天堂中的最高點之地。
那兒並沒有什麼特別的事物,獨獨只有大量的飛鳥棲息。
伏羲和戩坐在天使懸崖,兩人也很有默契地沉默,空氣中瀰漫著沉默的粒子。
他們只是靜靜地俯視著天堂的景色,也有看著清澄的天空。
沉默再沉默,伏羲突然靠近戩的臉龐。
澤藍與靛紫對望,眼眸中彷彿有什麼早已釋然。
他漾開一抹笑。〝好吧,你喜歡怎麼做就隨便你了。〞

一抹黑與一縷淺藍,在天堂的最高點天使懸崖,互相對望著--
接吻。

《待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作者無責任後記:
唉唉,考試期間正值最高危的科目我跑來打小說--!(地理、世史、EPA)
砰--砰-砰--!(K撞牆中)
而且我還是還沒有溫好的狀態…
不打啦!我要去溫習…(怨念) 還剩一星期…殺啊--!(暴走中)
這次唯一可說的只是:難產的東西……進展不錯…(爆) 下次要向更大的進展進發!!(爆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
<我喜歡這個設定哦~ by lakeside(我喜歡~^^)>



嗯~我喜歡這個設定~ 當撒旦碰上耶穌(?) ^^b
以前也曾想過類似的~ 沒想到已經有人寫出來了~ ^^
文字氛圍掌握的不錯哦~ 而且兩人的心理描述也滿有深度的,嗯…也許,如果可以再多著墨一點伏羲和楊戩對彼此感情的掙扎吧~(私心~^^||) 因為一開始伏羲何以會主動自薦為楊戩的騎士…在他明明身為大天使(Lucifer)的時候…也許,是有其背後目的吧~ 只是目前還未顯出,所以,個人覺得可能伏羲對楊戩滋生的情意會和原始目的相衝突,才能更顯出戲劇張力吧~ 
呃…個人淺見,希望別介意~ 不過kalm殿寫的真的滿不錯的哦~
希望能看到續篇~ 也祝考試好運哦~~ ^___^ 



_________________
<感激... by kalm>


嗯…對於這篇一時之作,竟然有網友表示很喜歡,身為(不成才的)作者kalm真的好高興(啊啊,還有墮天使那邊的clh樣)哦。
小小透露一下吧,其實一開始設定伏羲在淡篇的設定真是很頭痛,究竟怎樣寫才可以讓伏羲有另一個身分定義但又能保持在原作中其輕挑但又不失穩重細心(啊..我知道這太武斷了,非常抱歉)的性格?
針對這點,故意設定了這部中完全被扭曲的天堂與地獄-哎,不小心說溜了-唉唉,完全為了伏羲…
另,心理描寫其實是我最最最不擅的方面…可是寫著寫著還是跳下去了(K:啊啊啊!不管啦!寫就寫![跳])…
不寫後記啦,我好累。剩下的就請各位讀者(有嗎?)自行領會囉。
(因為再寫下去,我會把故事的秘密全∼部寫出來…啊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