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淡殤深晴--《淡》篇


※ ※ ※ ※ ※ ※ ※

幕肆 暗淚、血色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第一次, 這麼地、深深地討厭這樣的自己。
倏然,感受到那一陣強大的無力感…
那是,肯定絕對、絕對沒有結果的--
愛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唉唉,那是我第一次這麼想擁有一個人…

想擁有他熟悉的體香、隨著他深藍的髮絲注視、讓他那可以把人攝入的紫魅之瞳--緊緊地,只看著自己…我怎可以要求他只看著我呢?那麼卑劣、自私、骯髒,還有無用的自己,怎可以叫他只注視著…

討厭的我,怎麼會有那樣高貴的靈魂注視?又怎會,有那樣的資格…
再再體認到自己的無力,自己根本不被允許,去和他在一起…

----因為那會染污他無垢的純白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自從那次毫不意外,甚至沒有過共息的接吻,他們之間好像比以往親密。但伏羲知道,他的心中不停在掙扎,因為他知道,他已經越界。那種徘徊在應否越界的掙扎,實在是甜蜜的折磨--伏羲說的,因為在他見到戩的時候,那管得了什麼掙扎不掙扎,身體就已經過去了。往往回過神來的時候大多會發現一張超特大特寫的漂亮臉孔外加一雙困惑的紫瞳正在注視著自己,一臉無辜地問「你怎麼啦」,真是尷尬死了。讓他恨不得找個地洞躲起來。

「喂喂,拜託這是你和我一起的時候第三百六十五次發呆!和我一起是很無聊沒錯啦但也不用這樣這樣很傷人的你知不知道!」
感受到他在責備中的關心,伏羲無可奈何的攤開了手,痞痞的笑了笑:「我知道我是很過分沒錯所以我現在誠心誠意向你道歉請你原諒我好不好?」他照戩那種機關砲式的說話方式回話,未幾又多說一句「唉呀,原來真的要很大的肺部活氣量啊」逗得兩人一起笑了出來。

笑的累了,舒適地把身體向後傾,背部觸到靛芊的觸感的同時,鼻端也嗅到了那香氣。
「喏,我告訴你唷,」戩閉上眼,醉心於靛芊懷中:「天使都沒有情感的吧?我想,讓他們也有情感好不好?」
久久未有回應,他想起那個夢。「…伏羲?」

把目光掃向那人的方向,看到逆光中他身側暈開的光芒…臉上,僅有凝重的神情。他似乎注意到了,四目相對中,他看到了那抹顯得不真切的笑。
「好啊,當然好了,」伏羲的笑漾得更開:「創世神要你把四元素天使變得擁有情感,那就會答應你的祈求對不?我全都知道啊…」
「?!」他竭力在伏羲的笑前裝得若無其事,不讓自己再想起那個夢:「你怎會知道的?」
伏羲終於歛起笑容,臉上再有那凝重:「不能告訴你。」凝重慢慢染上哀傷、苦痛,未幾瞬即回復到平常的嘻笑。
「而究竟原因為何,那就不是你…該知道的範圍了。」
兩人相對無言,澤藍與靛紫對望,似乎想從最會洩露秘密的眼眸中看出些什麼。半晌,靛紫放棄的倒回草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抱歉,戩,我要走了。」伏羲突然站起來:「為了表示歉意,我送你一份禮物--收到的時候不要驚訝,你已經做到了。對了,別忘了代我跟四元素天使問好喔。」
「?」目送伏羲離開的眼瞳堙A有著濃濃的不解。
伏羲直直地向著一個戩熟識的方向離開,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得不見,紫眸才戀戀不捨地把目光收回。似乎太過份了,他想,他的情緒越來越受伏羲影響。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那抹黑似沒有絲毫遲疑,步伐也一絲不苟的。黑色的頭髮隨著他的動作飄揚,澤藍中往常的靈動跳脫也早已不復見。他來到了那殿堂,創世神的居處。
只見他急步跑進創世神小寐的房間堙A沒有再出來--
然而,這一切都是那麼的毫不起眼;卻,僅是暗示的開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回來了……」戩解下身上的披風掛在一旁的椅上,動作順暢優雅。

「您回來了!」水天使芙露菲娜一臉燦爛得像閃出陽光的笑臉把戩驚呆了。
「芙、芙露菲娜…?是你嗎?」戩立時覺得平常能言善辯的舌頭打結,好半晌才湊出聲音來。平常的芙露菲娜總是溫溫文文,舉止優雅,又有點不多話,說是冰山美人也不為過…可今天是什麼事兒?雖然她會笑了,的確是笑了…臉上的肌肉有動,嘴角有上揚,這不是笑是什麼…可是,雖然他是很高興沒錯,但突然看見平常老是…板起臉的芙露笑得這麼燦爛…有種好可怕的感覺喔…

「是我哦,怎麼了嗎?」
「…沒,沒什麼,我只是太興奮了…」嗯…笑了…的的確確是笑了…
戩不信邪的拍了拍自己的臉,嗯,會痛…這麼說,我不是在作荒誕無稽的白日夢囉…再扯了扯,仍是會痛…
「戩大人,你的臉…」芙露菲娜掩著嘴,繼續說:「扯的很不像樣…好像發脹了的可各…呵呵呵呵…」
…可各?用來吃的可各?

短暫性中斷的理智線駁回,意識到芙露菲娜正在拿自己開玩笑。
「嗯嗯…我知道我的臉很不像樣…但妳怎麼會想到去可各去了!是不是餓了?餓了的話要吃東西啊∼∼」他展開燦爛得快要開花的笑臉,但是比目無表情更可怕:「很好!我讓妳吃一下伏羲的特製料理!」保管妳立刻不顧形象的笑!
「咦咦,慢著,等一下,為什麼妳會…」
「嗯?我也不知道啊,醒來的時候有一個人問我願不願意幫你一個忙,我毫不猶疑就點頭了。接著我再醒來不久你就回來,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是笑了起來嘛!真的唷,我真的不知道…」芙露菲娜的樣子已經不是單用「楚楚可憐」能夠形容…那一頭金髮更有突出形象的效果。

「~~~~~」戩無言地在腦中飛快運轉,想起了伏羲的話:
〝為了表示歉意,我送你一份禮物--收到的時候不要驚訝,你已經做到了。對了,別忘了代我跟四元素天使問好喔。〞
天!一定是他的傑作!戩苦惱的頭痛起來。怎麼辦呢?不是答應創世神是以自己的力量做到的嗎?如今真是不知怎麼辦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那邊廂,創世神正在自己的殿宇埵謒泵茈腄C天堂媮`是一片祥和,但創世神的臉卻不搭調地繃起,像是有什麼重大而令他煩心的事。

〝為什麼會這樣呢?總在奇怪的時候覺得想睡…〞

「……毫不清楚你笑容下的罪惡、難道不清楚就能放肆地接近
只能默默地告訴自己你是何等重要
在渺小的世界中心胸也變得狹窄嗎 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全部節目暫停吧 留在我家
這晚我預算跟他 靜靜合演鏡中花
世界隔著那一抹輕紗在門外閒話
全部節目暫停吧 留在我家
世界繼續眼巴巴
寂寞地在門外美麗繁華
已顛倒眾生陪著倒影覆雨翻雲
像水仙花那樣 在水堶探M獲愛人
望鏡中倒影 如若照出一臉風情
或許不必再用自尊與自由換愛情
想盡興 何用世間證明
越繁華越冷清
這夜我寂寞但高興
我孤身隻影 銀幕照出雙倍感情
就此不必再用 自己與別人換愛情……」

在那個時候聽到的只有不知從哪而來的,恍惚的歌聲。 
依稀有什麼開始蠢動…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同一時間,戩也在深思。
“我究竟在做什麼?我的目的究竟是為了什麼?”

他躺在床上轉了一下。

“為什麼我要這樣做?為了我的理想?我的理想又是什麼?”
“好像是哪一天開始,我覺得很…那樣的感覺是什麼?是什麼?”

沒有回答。一片寂靜。

“無聊是吧?好,我覺得無聊,然後,很奇怪…突然想別人和我一樣…”
“別人和我一樣,那我才不是特別的一個、孤獨的一個…”

他拿起一塊鏡子看著自己。鏡中的他仍然有著飛瀉而下的蒼藍髮絲,和……
…那雙令人迷失的靛紫眸子。對,很容易令人迷失,甚至,連他自己也開始迷失在其中。

“好卑鄙啊,盡善天使。”
“誰?是…誰?”
“我是你,你也是我啊。我是「你眼中的自己」” 那個他的映像仍是模模糊糊的,但聲音則很清楚。” 很意外?沒錯,這就是你,支離破碎得你也討厭了對不對?”
“!!” 漂亮的眼瞳突然睜大。映像變得異常清晰。
“看啊,這就是你眼中的自己啊!為什麼閉上了眼睛?不想看嗎?可笑啊,明明就是你,你有什麼不敢看的?唔…讓我猜猜看…有血?不對,你不會討厭這東西…骯髒?你動得這麼厲害,那就大概是吧?”

藍色的身影不知何時在顫抖。

“你怕你自己?因為骯髒?我還以你感受到血腥味,興奮得過頭呢。看來是我高估了你啊。” 他不蔑的吐了一口唾液:” 拜託,你還不明白你的存在價值?”

他抬起了頭,驚懼的臉注視著他。

“你的存在,由始置終只為了在天界挑起叛亂,釀成一個革命、一次只能有一次的革命,而你,根本只是為了----毀滅,而生。你不是…早就該知道了嗎?魔界的最後皇牌——暗淚姬?不,或是,緋色戰姬?”

不知何時,幻影化成了實體,化成了一個人,一個戩無比熟識的人——伏羲,正盪開了最嗜血的微笑。

戩的眸子,變成混雜著血色的暗紫…手上出現一件類似戟的武器…

「歡迎回來,我的暗淚姬…戩。」伏羲仍在笑,只是笑意並未傳到眼堙F他伸開手,戩輕盈地投入他的懷中。伏羲收緊手,兩個人緊緊的擁抱著,連一絲空間也沒留下。在背後看見,暗紫色的眸子在夜堙A正獨自閃爍著。

不遠處,那孤寂恍惚的歌聲,又悠揚的傳來…

「……毫不清楚你笑容下的罪惡、難道不清楚就能放肆地接近
只能默默地告訴自己你是何等重要
在渺小的世界中心胸也變得狹窄嗎 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全部節目暫停吧 留在我家
這晚我預算跟他 靜靜合演鏡中花
世界隔著那一抹輕紗在門外閒話
全部節目暫停吧 留在我家
世界繼續眼巴巴
寂寞地在門外美麗繁華
已顛倒眾生陪著倒影覆雨翻雲
像水仙花那樣 在水堶探M獲愛人
望鏡中倒影 如若照出一臉風情
或許不必再用自尊與自由換愛情
想盡興 何用世間證明
越繁華越冷清
這夜我寂寞但高興
我孤身隻影 銀幕照出雙倍感情
就此不必再用 自己與別人換愛情……」 


幕伍も待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後記
大…大家好…(汗)
唔…都不知道隔了多久才貼上來,真對不起呢…看到各位的文章也好精彩,頓時好自卑…想著這樣的爛文不如別貼了…
這是篇難產的東東…在2001年12月27日晚上完成。
越寫越糟糕了…真是(瀑布汗)
希望可以…寫得快一點…還有…請大家別吝惜意見和感想,踴躍點向我丟雞蛋吧!!哈哈哈…我已經有心理準備的了喔。那麼,下回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