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 ※ 

同棲關係17

※ ※ ※ ※ ※ ※ ※ ※ ※


☆      ☆      ☆

「………呃啊…聞仲……」
飛虎是僵著身子,在發現聞仲冰冷的瞳子似乎察覺到什麼,馬上一挑眉毛,乾
笑了起來:「你怎麼會來呀?」

「……我來看太公望的狀況…」

天啊∼!好死不死怎麼挑這種時候來呀∼∼!!
飛虎在心中吶喊著。

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
心中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卻怎樣也不能表現出來……〔汗+暴死〕

「……呃…你來的不是時候……」飛虎伸出手接住聞仲脫下的風衣:
「太公望睡了……不要打擾他比較好…」
「…是你說,我才來的。」聞仲瞪了飛虎一眼:「睡著了剛好……我看他一眼
就好……」
「…聞仲?」看見聞仲的眼神裡頭似乎有種難以言喻的感情,飛虎的心臟不禁
驚喜了一下。

難道,聞仲他……

終於開始在乎了嗎?
那…可不可以由此推測聞仲……有恢復成原來模樣的可能性……?

一定有的,無論如何一定要他變回以前那個……無憂無慮的笑容。

飛虎一臉感動的模樣。

「……可以帶我去嗎?」聞仲的聲音打斷了飛虎的沉思。
「啊…這個……」飛虎轉過身來,臉上的笑容已經藏不住。

「飛虎?!」聞仲看著飛虎離自己越來越靠近,不由自主地退後:
「你…你要……做什麼?」
「我們好久沒有一起喝一杯了!!」飛虎一個蠻力便把聞仲給扛在肩膀上:
「我收藏好久的酒…咱們一起喝吧!!」
「飛……飛虎?!放…放我下來啦!!!!」聞仲對於飛虎的蠻力可是沒有辦
法。

一溜煙地,飛虎就飛奔到自己的廚房,然後才把聞仲放下來…

「……飛虎?你又…」聞仲環視了四周的杯殘狼籍,冷汗……
「啊哈哈哈∼∼∼」飛虎乾笑著,然後把一桶酒給搬出來:
「今天我們不醉不歸……」

表面上是這樣說著,其實是根本不敢讓聞仲有任何不對勁的念頭。
雖然已經稍稍地露出一點馬腳,但是……只要…只要把他灌醉了就不會有事情
吧?
飛虎這樣想著,心中已經喊了好幾聲對不起……對於聞仲…

太公望現在應該嗶∼∼∼∼〔秋亂入:十八禁,消音處理〕……
絕對不能打擾他們…

更何況,這是我的房子,被聞仲打壞了……天化可能會第一個把他給扒皮。

………找了一個可以說服自己『善意欺騙』聞仲的理由,飛虎開始倒酒。
聞仲露出了有點不可理喻的表情,但也接下了飛虎遞過來的酒杯……

☆       ☆       ☆

淡淡的……
一切都是…

人的身影…也是淡淡的,就快要消失般地溶入空氣中。

夜的深沉…
水藍色的枕絆……銀白色的月華奪走了原本的藍光。

突兀地,枕巾上…仿佛一點點如同深紅櫻花瓣灑落般的褐色…

在床上睡著的那個人兒,在夢裡也是……深鎖著眉頭,帶著淚痕。

『已經沒有時間了……』

是啊…

當自己看到了那雙原本應該…發出無比光芒的眼瞳,竟然閃著悲傷的淚…
不為了自已,而是…

『心悸……』

……原來自己才是那個無法給你幸福的人?

諷刺,就是苦澀。

但是,這是你的選擇嗎?

『已經變成惡魔的自己……』

我原本真正的願望……

「……你做了惡夢嗎?」淡淡地,一個聲音驚醒了在床上的人兒。

驚訝的瞳孔在看到在窗邊坐著的那個高大的身影,立刻放下心般地嘆了口氣:
「是你?你不是走了嗎?」
「……嗯,來道別的。」不改破爛的衣著,不過他的氣質本來就是如此。

「為什麼特別來跟我……」普賢垂下了雙眼,淡淡一問帶著深深的哀愁。

「有點掛念吧?我這個人就是這樣好管閒事。」手上拿著的也是破破的旅行袋,
韋護漫步到床邊:「我要去美國了……」
「……那又干我什麼事情?」感覺到一股私人領域被侵犯的感覺,普賢縮了縮身
子。

「…『他』是一個可靠的人,你就別再……」韋護敏感地感覺到普賢的敵意,也
停下了動作。
「……我自有主張。」普賢瞪了韋護一眼,眼神裡有著異常的堅決。

「不愧是『羅』家的人,腦筋都這樣……」韋護暗暗地想著。

尤其是那個當家的……根本就是…OX又OX,簡直就是OO又XX之王嘛!

「我警告你,時間不多了……」韋護聳聳肩膀:「基於我的職業道德,我可先提
醒你…不要拿自己開玩笑。還有,我真的要走了……」
「……我知道,謝謝你……」普賢閉上眼睛。

「…嗯…再見……」韋護回頭再看一眼普賢,發現普賢緊咬著下唇。

「…再見了……」

緊皺的眉頭顯示著什麼?
是累了嗎?
是覺得失望了嗎?

一時不忍……也算是,給對方的敬意吧?
韋護拉住了普賢,給他一個大大的擁抱。

「……好好照顧自己,知道嗎?」

好久沒有這樣的……溫暖的感覺,普賢沒有反抗,只有低低地應了一聲:
「嗯……」


☆        ☆       ☆

冰藍色的眸,在極度的不舒服中張開了。

一片朝陽的金華,灑落……不自覺地皺著眉頭…

腰被什麼緊緊地摟著……注視著手上那兩隻佔有意味濃厚的手臂…

是……誰?為什麼會覺得那麼安心……

腦中因為低血壓還是一片空白,抬頭一望,視野裡突然出現的是……
一張看起來十分熟悉卻又兀自昏睡的大臉,還打著聲音如雷的鼾。

……他是誰?

在努力恢復運作的腦袋中,『飛虎』的名字慢慢地浮現了出來。

可是,為什麼會在這裡?
為什麼?

昨晚……又發生了什麼?

身體的神經仿佛像是被拆散一般,一時間逗不起來。

無意識中,將視線到處亂晃……這房間的陌生味道,絕對不是自己的。

不是自己的??!!

「啊?」一瞬間的驚訝讓聞仲馬上掙開了飛虎如同老鷹抓小雞般的擁抱,而這一
動,原本裹在身上的被單也滑落了……露出了潔白的肌膚…

一轉頭,衣櫃上掛著的穿衣鏡映出了狼狽的自己。
頸子上竟然還有很多很多……如同鮮嫩草莓般〔笑〕的痕跡。

轟隆一聲∼!聞仲的腦袋像是被炸開了般。

他全裸…躺在飛虎的床上……醒來…
這……代表了什麼意思?

「……仲…」一時失了懷中溫暖的來源,飛虎順著本能…翻身就是把聞仲給抱滿
懷。

見狀,聞仲惱紅了臉:
「你這隻死大熊!!你對我做了什麼????!!!!」

頓時,飛虎的慘叫聲響徹了整棟大樓。〔汗落+爆死〕


〔待續〕


--------------------------------------------------------------------------------

後記:
呃……我寫了…韋普?〔這兩個人沒啥關聯吧?〕
這…什麼…跟什麼嘛?!
還讓韋護抱住普賢……〔冷汗如泉水般滲出汗腺〕
這就是17拖太久的關係,秋水以後會注意的。〔向各位鞠躬道歉〕
以後應該不會出現這麼奇怪的東西。
反正,這故事拖了太久…我覺得好累。
好想快刀斬亂麻般地砍掉…

〔冷音殿怒火鼎盛曰:你敢!?〕

〔趕忙縮回去〕小的不敢……|||||||||||

對了,感謝各位的來信指教。〔鞠躬〕
我的信箱也在用了半年之後,宣告∼∼滿了!
〔大家的來信,秋水都捨不得D掉的關係。所以才會滿的……〕
不得已,只有再申請一個信箱:

Eyhjiulei@hotmail.com

請大家以後如果要來信給秋水指教,請寄這個信箱。

你們的來信我都一定會看的,有空的話,我也一定會回的…
所以……真的謝謝大家的支持,只要我的精力允許的話,我應該會繼續寫下去吧
?〔不要問我為什麼會有問號……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