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同棲關係18

※ ※ ※ ※ ※ ※ 

☆      ☆      ☆

「……睡著了嗎?」輕柔地將手臂擁住了懷中那個溫暖的人兒。
「…不要睡,就算很睏……」濃稠的睡意迴盪著,但是強睜著沉重的眼皮,就是
不願睡去:「不然……你又會不見了…」
「望……」聽著太公望近乎稚氣的回答,楊戩只有在手臂上加上了一些力道-讓
兩個人的距離更加地靠近:「累了的話,就睡吧……」

「不要…不要…不要……」
深藏在內心的恐懼,被這次的別離折磨太多……
一點點風吹草動就會把心底的不安撩起。

「你這個月來都沒有好好休息…」心疼的聲音。

抬頭注視著哭笑不得的紫色眼眸,太公望知道自己的擔心絕對不是空穴來風:
「……我…想跟你在一起…」
「我知道啊!因為我也只想跟你在一起,一生一世。」楊戩輕笑一聲,向太公望
的耳朵裡溫溫地吹著風。

「你不要鬧我,我是認真的。」太公望用手掌摀住了楊戩的嘴:
「…可是,我們要怎麼樣在一起?我是羅蒂斯家的人,你……你是…」
「我已經不是了。」楊戩順手便開始吻太公望的手,麻麻癢癢的感覺讓太公望開
始不安分地動。

「什麼?」太公望想抽開手,卻被強力固定住。
「我已經不是費蘭格家的人了。」楊戩直直地將視線投射到太公望那雙在朝陽下
閃爍的藍瞳:「有什麼疑問嗎?」

「……你…不是…」太公望有點無法接受這個突如其來的訊息。
「你願意拋棄羅蒂斯家,跟我這個沒有名的傢伙流浪嗎?這世界上最可愛的王子
……你的決定是什麼呢?」
楊戩用著輕鬆的語氣說,卻是比什麼都還要認真:
「因為,我已經不能保證你什麼了……」

「我要去。」毫不猶豫,太公望緊緊地抓著楊戩:
「不管你要到哪裡去,你的身邊一定要有我……」
「……呵呵∼是婦唱夫隨嗎?感覺怪怪的呢…」
楊戩嘴角帶著笑,回擁著太公望:
「人生有你相伴,還有什麼不能滿足的。謝謝你,這下子我可以放手去做了。」

『放手去做』?
太公望直覺得不對,正想要開口問時。

黃飛虎響徹整棟大樓的慘叫聲把兩個膩在一起的人硬生生地分了開。

「這聲音是…飛虎大哥?」太公望驚訝地推開楊戩,顧不得全身赤裸的自己,急
急忙忙地把散落一地的衣服撿起:「你快點走…他們八成來了……」
跟太公望節然不同的步調,楊戩只是溫和地注視著太公望的動作。

「戩!」太公望發現楊戩完全沒有動的意思,不禁大吼:
「你打算被他們發現,然後被禁鞭捅成蜂窩,還是要被核融合炸成粉塵呀!」
「嗯…」楊戩只是彎身撿起了太公望的襯衫,然後輕輕地披在太公望身上:
「清晨天氣涼,要加件衣服…」
「戩∼∼!!」太公望看著這樣的楊戩,心頭急得像是熱鍋上的螞蟻。

無視於太公望擔心的表情,楊戩只是兀自地幫太公望穿衣服:
「是…我等一下就會穿了……你先穿啦!感冒了不好……」
「……別那麼慢吞吞的啦!!」太公望氣得直跺腳:「等一下他們就來了!」
「呵呵…」楊戩依舊沒有加快腳步的跡象。

太公望等到楊戩扣完襯衫的最後一個釦子後,便把楊戩的手架開,幫楊戩著裝:
「你…哪時候皮變厚了,想試試禁鞭了啊?」
「望,你的外褲還沒穿喔!」楊戩淡淡一笑,配合著太公望的動作,看著那原本
是潔白無暇的大腿上有著愛意肆虐過的痕跡:
「這樣不是更容易穿幫…」
「為了你的安全,你得先滾啦!我大不了…躲到被窩裡面去遮起來就好了。」
感覺到楊戩所指為何,太公望的臉頰上飄著兩朵紅雲。

「好了,要走了…」楊戩只有親觸了太公望的臉頰,從手中接過太公望遞來的披
風,起身便走向窗台。

看著楊戩的背影,太公望的眼眸裡帶著濃濃的…哀愁。

不知道,要到何時才能…才能……真正的…

『今生今世,與你共度』。

兩人都比誰都還明白……
現在,他還不能走…

要走,必須正大光明地從羅蒂斯家離開,不然…他永遠都不會得到幸福。
他一定要把所有屬於『羅蒂斯』的一切還給羅蒂斯才行。

「望……」紫色的眼眸悄悄地回頭,若有所思……

在交纏的視線裡……除了依依不捨之外…還是,依依不捨。

「戩∼∼!!」沒有任何的理智能夠牽制住立時的情感表現,太公望在自己的呼
喊聲中,再度奔向楊戩。
「望……」打開臂彎,就只為了這個人而已。
楊戩將發著抖著太公望抱進懷中,閉上了眼:
「不想離開你…我真的不想離開你…」

「再一秒就好…再一秒就好…」
嘴裡輕輕地呢喃著,太公望抬頭望入楊戩深沉的紫瞳中:「別走……」

天知道他多想一輩子就在這人的懷抱裡……不想離開。
因為一旦離開了,風雨馬上會無情地欺凌著自己的心,顫抖著…都是因為對未來
的強烈不安呀!

「我愛你…」撫上臉頰的手指,想要拭去水痕,卻沒想到越拭越多,楊戩不由得
心疼:「所以別哭了,望…」
「我怎麼知道…這個東西就一直…一直出來…我…我沒辦法控制嘛……」
嘴裡埋怨著,太公望接著便吸吸鼻子,想要扯扯嘴角給對方一個笑容,卻發現異
常困難。

「別哭了……」緩慢地,讓雙唇緊和著,不透一點空隙。

只想要感覺到對方的存在,就會無比地安心。

「嗯……哈…」
太公望的手指不由得纏繞住窗邊的白紗簾,讓自己的全部的重量通通依賴到楊戩
身上去。

迷離…
還有暈眩……

但是,仍然不想放手……
不想放手啊∼∼!!!

砰∼!!
門被打開了。

冰冷的藍瞳在接觸到在窗台互相依偎的戀人時,爆出了可怕的壓迫感:
「太公望∼∼∼∼!!!!!」
「仲…仲大哥……」太公望聞聲一驚,趕忙想推開楊戩…卻被緊緊地摟住:
「戩,你快走…快走啊∼!!!」

被…被發現了……

「慢著!仲…不要衝動啊!!!」飛虎在察覺到聞仲要抽出腰邊的禁鞭時,趕忙
用自己的蠻力扣住聞仲的手腕。
「飛虎∼∼!放開我!!」
聞仲在看到太公望兩腿之間那些痕跡,跟一絲絲晶亮的液體……怒不可止:
「這個敗我家譽的下三爛,我要宰了他!!」

「聞警官大人……敢跟我打個賭嗎?」
紫色的眼眸沒有絲毫的退縮,冷然的嗓音吐出的…讓現場的所有人都大吃一驚。
「戩?!」太公望聞言愣住了。

『打賭?』

「……哦?什麼賭?」聞仲眉毛一挑。
「明天,在大英博物館展覽的那幅『拉翡翠的夕陽』…我如果到手的話,你就得
讓太公望跟我走……」楊戩的笑容是『勢在必得』:「我以怪盜Z之名在此發下
預告。」
「哼…那如果你失風的話呢?」聞仲不以為然。

「我…就任你處置……」
楊戩的笑容仍舊是那樣地自信飛揚:「望,你等我…我會來接你的……」

「戩……」面對這樣的情況,太公望只有目瞪口呆。

☆      ☆       ☆

在大廳裡……
已經穿上了乾淨的衣服,太公望伸出手,輕輕地喚了一聲:
「……仲…大哥…」

「不要喊我!!」
聞仲厭惡的表情狠狠地刺傷了太公望的心。
「……聞仲!!??」看到了聞仲的表情,飛虎心疼地大吼:
「不要這樣,不是我認識的仲呀……」

「飛虎,你不了解…就不要插手罷……」聞仲揉揉自己發疼的太陽穴。
「仲大哥……我…我是認真的…」太公望有點欲哭無淚:「所以…不要這樣……
請你…不要這樣…拜託你…拜託…」

聞仲仍是冷眼地鄙視著太公望。

「……小望…仲大哥……」插入兩人之間的是,普賢溫和的聲音:
「飛虎大哥…先幫我照顧小望……我想先跟仲大哥商量一件事情。」

「小賢……?」面對這樣微笑著的普賢,太公望竟然有點恍惚。

待續
===================================
後記:
這集開始,其實才是秋水這個心裡,故事的高潮段……
轉折滿大的,人物的反應也是很難控制,但是…這是目前秋水的極限…
希望大家不要太緊張…

反正就算是悲劇也是有悲劇的價值,喜劇也有喜劇的價值……
一切都還是未知數中。〔甜笑〕

呵呵∼∼拖了那麼久……終於出來了。
唉∼∼
做個簡單的預告,看了別殺了我,我要去睡了:

「小望……羅密歐與朱麗葉的故事,你知道嗎?」

兩個人的瞳孔是一樣的水藍,但總是…映出一件同一件事,卻不一樣的地方。

「小賢…你竟然……」

下藥……

「安心的睡吧!一切都會在醒來之後解決的…」

只是……
故事裡的茱麗葉,在睡醒之後,只見到羅密歐冰冷的屍體。

「戩……不要……」

『如果你死了,我會隨你而去的……』

沉重的眼皮……不行了…

「小望,只要能讓你……離開不幸,我…什麼都願意做…」

…………

誰…殺了羅密歐?

是你嗎?

在墳墓裡獨自沉睡的茱麗葉?

「……望,我們一起走吧!」

冰冷……深深的……沉入谷底的……絕望…愛情。

「……我還真是多管閒事…」

「不管怎樣…我的目的都達到了,不是嗎?」

天使露出了他絕美的笑容,帶著致命的血味。

「那個人是不能帶給望幸福的,所以,沒有資格待在望身邊呀……」

所以……後來…

「……請你別哭了。」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