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同棲關係16

※ ※ ※ ※ ※ ※ ※

☆      ☆      ☆

『望……』

那個呼喚著自己的名字…
真的是你嗎?

「望……」

是幻覺?還是現實?

還是兩相重疊了……

昏亂的感覺,又再度湧上了心頭……
這個月來,過得猶如行屍走肉般…
是因為太過於迷惑……在你跟我之間。

你的身上,沒有…沒有任何足以證明的東西……

心是空空蕩蕩的一片,淚水也無法填滿。

直到…再見到你……
才發覺,你是多麼地重要。

「戩……」窩在充滿熟悉味道的溫暖懷抱裡,太公望的眼皮有點沉重。
「吃飽了嗎?」輕輕地擦著太公望嘴邊的奶油,楊戩淡淡地微笑著。

「有點過飽了,再下去……我搞不好會吐…」
太公望責難般地瞪了楊戩一下:「我以前都沒有注意到……」

「注意到什麼?」

「你太寵我了……」
太公望嘟起嘴:「再繼續待在你身邊,我絕對會變成生活白痴的。」
「被寵不好嗎?」
楊戩倒是很平靜地回話:
「我是覺得變成生活白痴也無所謂,反正我們兩個其中一個一定要會做事情……
還是,你想角色反轉……」

「……喂喂!我絕對不會服侍你的,想都別想∼!」聽到一半,太公望馬上就喊了出來。
「說的也是,免得哪天被毒死了也不知道…」楊戩馬上加上了這句。

「喂喂……戩…你好像有點超過了喔?」太公望皮笑肉不笑地盯著楊戩的眼睛。
「呀…是這樣啊,還真是抱歉……」
面對這樣子的情況,楊戩只得裝傻。

免得…剛剛不小心惹出的火花,變成燎原之勢就慘了。

「……接下來…你想要怎麼辦?」
太公望見到楊戩不接下話題,只好換一個談。
「自然是把我可愛的『老公』從『婆家』給拐回來囉!」
楊戩把太公望的手掌攤在自己的手裡,互相緊握著。

「……呵呵∼這個『婆家』可不好對付喔!」
聽到楊戩的譬喻,太公望只有笑著搖頭。
「不要緊,一切就交給我這個能幹的『老婆』…」楊戩突然束緊雙臂,讓太公望
整個人都緊貼在自己的身上:「你就不要擔心了……」

「戩,你打算要做什麼?」
太公望抬頭想看楊戩的表情,但是因為太靠近了,也不好推開楊戩……
不過,好久…沒有這樣靠近了……
所以……
也許是留戀吧?捨不得…捨不得推開……

「…我當然知道羅蒂斯家不會輕易地放你走……但是,我無輪如何我都……」
楊戩的聲音又再度傳來:
「對你,我不會再放手了…」

「戩太狡猾了,什麼都不說……」太公望嘆了口氣:
「可是…我實在是放不下心…關於……」
「……你可以放開一切跟我走嗎?如果我要求的話…」
突然,楊戩低下頭看著太公望:
「還是,我該『消失』…不再出現在你的生命裡……因為,我們本來…」

就是兩條不應相交的平行線般……

那…為什麼又有牽連呢?

「不要說了……」用手指輕輕地壓住了還要再說話的唇瓣,太公望的神情悲傷的
落寞:「這次…你死的話,我也要死。」

「……你活著的話,我也會跟著你活著……」
楊戩淡淡一笑:「你是這個意思嗎?感覺怪怪的,一點也不像你…」
「說的也是……」太公望低下頭:
「看來我的確是在鬧脾氣就是……」

「呵呵∼∼」楊戩突然地把太公望的頭給抓住,壞壞地一笑:
「相不相信…我只要用『一根手指』就可以把我可愛的老公弄得很『舒服』?」

不會吧?話說得那麼白?!
太公望的臉上馬上像火燒一樣,燙了起來…
「……啊…你想…做什麼?我還沒有……」
那張俊美的臉帶著壞心的笑……在太公望的眼簾裡越來越大:
「……戩…」

突然見到這樣的楊戩,太公望變得有點不知所措。

可是,也許是自己也很…
想念這樣的生活…在一起,不需要考慮太多的時候。
是最幸福的一段。

太公望緊閉上眼睛,等著楊戩的碰觸。
怎知……

突然從胳窩湧上一陣搔癢的感覺,太公望根本來不及躲避就爆笑出聲:
「啊啊…好癢∼∼放手啦∼∼∼!!」
「……咕嘰咕嘰咕嘰∼∼」像是逗弄小朋友一樣,楊戩帶著笑用『一根手指』把
太公望逼得無處可逃。

「討厭討厭啦∼∼!!放手啦∼∼∼∼∼!!!」
太公望被楊戩搔得在床上滾來滾去,可是卻還是躲不了那個如影隨行的手指:
「楊戩∼∼∼!我最討厭你了∼∼!不要弄我了啦∼∼!!!!」

「……」楊戩這才停止了捉弄,可是太公望已經氣喘如牛。
「楊戩大笨蛋!!!」
太公望的眼角帶著被笑意逼出來的淚光,狠狠地瞪向楊戩裝做無辜的臉。

「…這樣才像你嘛!」看著太公望負氣的臉孔,楊戩只是淡淡地說了一句。
「……哼!」太公望紅著臉,嘟起了嘴:「下次不要說那種會引人誤會的話。」
「咦?我說了什麼會讓你誤會的話了嗎?」
楊戩先一臉沉思樣,然後…再度揚起嘴角,然後一臉恍然大悟的樣子:
「不會是那『一根手指』把老公你…原來你想到那裡去…你還真欲求不滿呀?」

「閉嘴!!」聞言,太公望已經開始後悔說出那種話了。

看來腦袋一個月沒有用可是會生鏽的……太公望悲慘地想著,一邊對自己說著…
以後絕對…絕對不准出現這樣的狀況,絕對∼∼∼!!!

「……可是,你是真的很想要吧?」
楊戩輕輕地一笑,很自然地把太公望摟住。
太公望的臉頰上紅雲湧起:「……你…太過分了…」
「我過分?哪裡?」
「……是誰發誓過說要…一輩子照顧我的?」
語氣是委屈至極。

「……呃…是我說的。」楊戩輕輕地親了太公望的耳邊:「對不起嘛!」
「…不行,像你這樣惡劣的人,我一定要給你個警戒!」太公望抬起頭:
「你下次再離開我,小心我就把你給徹底忘掉!」

「……不會的。」楊戩垂下眼臉,認真地注視著太公望:
「以後,絕對不會……我保證,絕不離開。」

「嘻嘻嘻……」
太公望主動地把唇送上了楊戩的臉頰,然後…唇瓣……耳垂…脖子……

「……你在挑逗我嗎?」
「呵呵……啊………」
一瞬間,楊戩已經把太公望壓在身下。

互相凝視的眼神裡……什麼都不需要說了…

在星空的籠罩之下,相愛的兩人,影子跟隨著身子的動作而合二為一…

☆      ☆      ☆

看他們那副旁若無人的樣子,他們是真正相愛著…
但是,即使這樣,那個人……那個人會放過他們嗎?

為什麼?
那雙深深吸引著自己的冰藍色眼眸變得如此的冷酷…

『我做的一切為了…家族的名譽為優先…』
……那就把真正的自己深深埋葬了嗎?

聞仲……
其實我不希望…看到這樣的你…

多麼地期盼,你跟我…回到以前……
那段一起求學的日子。
那時候的你,總是笑得如此地開懷……那麼地美麗…

但是,究竟是哪裡出了錯?
你竟然……

飛虎慢慢地走下樓梯,神色嚴肅地思考著……

叮咚∼!
門鈴在此時響起。

飛虎邊搖著頭邊嘆著氣,邊想著大概是普賢…
要用什麼樣的理由……

門一打開,飛虎卻愕然發現不是普賢:
「聞仲?你怎麼來了……」


〔待續〕


--------------------------------------------------------------------------------

==================================
開始打混的後記:

總而言之,虐待某T的計劃是只有完成一半秋水就快被自己搞崩潰了。
〔活該〕
下次還是乖乖地玩我的某Y吧!〔自省中〕
〔某Y突然打一個噴嚏,又曰:怎麼突然發冷……〕

不過,這回我就是不想把H寫出來……怎樣?
來K我呀∼∼∼啦啦∼∼〔吐舌頭〕
我想試著寫出甜蜜的氣氛,而不是動作片〔笑〕。

不過,我還在想……到底要寫聞飛,還是飛聞好呢?
因為,這一對的攻受我…也不堅持……

為了楊戩跟太公望的相聚,飛虎勢必犧牲自己…

聞飛的話,就是飛虎色誘聞仲上床。
飛聞的話,就是飛虎誘拐聞仲上床……
這兩個的可行性,一半一半吧?哈哈哈哈哈∼∼∼
算了,既然無法決定就曖昧一點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