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 ※ 

原罪 4

※ ※ ※ ※ ※ ※ ※ ※ ※



「唔……」
楊戩睜開眼,他只覺得昏昏沉沉的,沒有直接爬起來。
(天亮了啊…)
楊戩看著窗外。
(頭痛…怎麼回事啊……)
他開始找尋昨天的記憶。
太公望要他帶他玩…
玩了一整天……
然後回家跟他拼酒…<當然也是太公望的要求|||b>
(對了!昨晚喝了酒,所以才會那麼累。)
楊戩想著
(…之後呢?)
腦中一片空白。
楊戩努力的回想著。
(…啊……!!)
(…之後…他吻了我……)
他現在腦中真的一片空白。
(為什麼太公望他對我……)
這麼想著,那一幕也不知不覺的浮現在腦海裡。

楊戩的臉瞬間通紅。
(我,我在想什麼…/////)
想要揮去腦中的影像,轉頭去看鬧鐘。
11:46
(………中午了…)
楊戩急忙想爬起,突然又想起太公望說的話。
「算是賠罪…你明天就好好睡吧,我會幫你請假……」
(……)
(…是嗎…不去學校也行。反正也沒精神去…)
(……可是,因為宿醉而請假,未免也太…)
想爬起,棉被卻被壓住。
正感到奇怪,楊戩馬上發現到底怎麼回事。
太公望睡在他旁邊。楊戩整個人呆住了。
<註:他們兩個都穿著衣服,所以絕對沒發生什麼事…嗯…應該吧…||||bb>
(奇怪…這傢伙……)
楊戩推推太公望,卻發現他眼睛是睜著的,兩眼無神的看著前方。
與其說他睡在旁邊,不如說是躺在旁邊。
「…太公望?」
「……」
「太公望?太公望!」
「……」
依然毫無反應。
楊戩緊張的搖著他,還是一樣。
(…太公望……)
感到事態的不妙,楊戩只能看著他。
突然太公望開口:
「…普……」
「嗯?」
「普……賢…」
「!」
(車禍死掉的那位少年嗎?)楊戩回想著。
太公望一瞬間抱住他:
「…對不起…普賢……」
「太公望…你……」
「對不起…對不起!普賢!」
「太公望!看清楚,我是楊戩!」
「…咦?」太公望抬頭,眼神恢復意識:「……楊戩?」
他放下抱住楊戩的手。
「…我剛剛…怎麼了?」
「……你剛剛抱住我。」
「是嗎……」太公望用手撐起頭:「對你很失禮吧…」
「不會…」
「抱歉…我剛剛以為是別的人……」
「……嗯…」
(─我知道。)
(你剛剛「抱住」的是你死去的好朋友,普賢。)
(……為什麼胸口會覺得很難過呢?)

「怎麼辦…楊戩……」
「什麼?」
「我覺得我好像瘋了……」


* * * * *

太公望下了車,環顧四周。
有個瀑布在旁邊,腳下是寧靜的湖。
他疑惑的看向楊戩,楊戩不說話,只是交給他一個釣竿。
太公望毫不考慮的,將項鍊上的魚鉤綁上釣竿,坐下來釣魚。
楊戩則在一旁看著太公望。

大概經過了二十多分,太公望開口了。
「為什麼帶我來?」
「之前你提過釣魚的事。」
「只是這樣?」
「只是這樣。」
「是嗎?」
太公望盯著水中的魚鉤。

「…普賢他……」
「咦?」
「他是一個很溫柔的人。」太公望講著,楊戩也坐下來聽他說。
「不管我怎麼任性,他都盡量的幫我。
 從來沒有生氣過,就像菩薩一樣,總是在微笑。」
他淡笑說:
「有一次,我開玩笑說,他就算被貞子殺掉也是在笑的。
 他笑著說怎麼可能,人都死了,但…」
太公望笑容突然消失,轉為極為悲傷的表情:
「他…最後的表情…還是……」
聲音被哽住,取代的是滾滾淚珠。
楊戩見狀,馬上抱住太公望。太公望卻無法平靜下來。
「太公望……」
「是,是我殺了他…」
「!?」
「如果…我不跑去撿耳環…」
「太…」
「普賢就不會跑來保護我,替我死…」
「太公望,這不是你的錯。」
「不………」
「是他要選擇這麼作的,並不是你害他死的。」
「可是……」
「不是你的錯!」楊戩吼了出來,太公望也愣住了。
一陣沉默。
他幫太公望拭去眼淚,
「…不要太自責,好嗎?」
「……」
太公望抓緊楊戩的衣服,索性放聲大哭。
楊戩只將他擁入懷裡,讓他好好發洩情緒。
畢竟是太公望事發以來第一次哭泣。


太公望擦著眼淚。
「還要嗎?」楊戩遞給他一包面紙。
「…不用了…謝謝……」
頗為冷靜的說。
「…楊戩,可以幫我買瓶飲料嗎?」
「什麼?開車去最近的7-11也要10分鐘呢。」
「我只是口渴。」
楊戩嘆了一口氣,但還是笑著。
「那我去買,你不可以亂跑喔。」
「好。」
楊戩就開車走了。
太公望依然釣著魚,卻發覺有人在,
抬頭一看,那個小丑騎著那隻老虎,冷冷的盯著他,
太公望放下釣竿,茫然的看著他,
小丑俯視著太公望,冷笑了一下。
不知道為什麼,太公望整個人掉到湖底去…


* * * * *

楊戩焦急的在門外等待。
主治醫生─太乙,從門裡走出。楊戩看到他,抓住他的肩膀:
「他…他有沒有怎樣!?」
「啊啊啊啊你先放開我!!!」
注意到自己失態的楊戩,放下太乙,冷靜的聽他說,
太乙清清喉嚨:
「現在是脫離險境了,不過還在昏迷當中。」
「是嗎……」
「真搞不懂現在的小孩在想什麼,都已經渾身是傷了還去跳水…」
「……」
(自殺…?)
楊戩想。
不過該有的禮儀還是要有。
「謝謝你,太乙。」
「不用客氣啦…能為玉鼎的兒子…」
「?」
「啊,沒,沒,沒事。呵呵呵呵…^^b」太乙帶著詭異的笑容離開。

楊戩打開門走到床邊,看著還是昏迷不醒的太公望。
「你有那麼喜歡他嗎…」
楊戩輕撫太公望的臉:
「值得你跟著他去死嗎?你難道不明白我會多擔心…」
(不明白……?)
(我沒資格說…我也是從來都不了解…他的心情……)
-自責。
(是啊…一開始……只要沒有我的話……
 他一定是幸福的…一定……
 他很恨我吧…因為……
 是我殺了他所喜歡的人……就算他不這麼認為…)
(-不能再傷害他了。)
楊戩思考著。
(可是…我能怎麼做?)
手指觸到太公望的唇。
楊戩頓了頓,把手抽回。
指尖殘留太公望溫暖的氣息,和昨夜餘留的酒香。
這使楊戩猶豫了。
(我該放他走嗎?……捨得嗎?)
(為什麼不捨?在之前他跟我本來就是不相干的人…)
(…我……對太公望………)

「啊哈∼!我來囉楊戩底迪!」
一聲嬌柔的聲音,自大門外傳來。
(難道是……b)楊戩不妙的想,就走出來看。
不速之客已經在客廳喝茶了。
「沒錯∼是我妲己∼!」
「還有我喜媚☆!」
「我是王貴人。」
楊戩這時頭上多了幾條黑線。

蘇妲己是楊戩的親戚。長得非常美,個性卻十分奢侈浪費,而且有些奇怪的癖好。
大多數集團的人都對她敬而遠之。
胡喜媚和王貴人則是她乾妹,同樣也是美人。三個人總是一直玩樂。

「…妲己,什麼風把妳吹來?」
「我順道看看你嘛∼!」
「可以不必那麼費事。」
「啊∼!好冷淡喔楊戩∼!想當年你還很喜歡穿我的衣服呢∼!」
「那,那明明是妳強迫的!|||bb」
「可是你還是穿得很高興啊∼不是嗎?妲己∼!」
「看我的SEXY小腿攻擊∼!」 (註:這是楊戩…b)
「看.吧.!」
「……|||(無言反駁)」

「不過∼你家還真舒服噯∼!我可以住嗎∼?」
「喜媚也要喔☆!」
「那我也住吧!」
三人自顧自的聊著,聽到她們的話題,楊戩當然阻止。
「等等!我還沒答應啊!!」
「你會答應吧?楊.戩.。我可是有你以前女裝的玉照∼!」
「妳怎麼會有!?」
「呵呵呵∼這是秘密!讓我住嘛∼」
「很抱歉,沒房間了。」<好像旅館小弟…b>
「不是有客房嗎∼?」
妲己提出的疑問,使楊戩遲疑了一下,
考慮良久,他還是說出實話。
「…現在有人住。」
「喔∼怎麼不給我看看呢?」
「他現在人不舒服。」
「啊∼妲己想知道嘛∼」
「不行,還是請你們下次再來吧!」楊戩說著把她們推出大門外。
「討厭啦∼∼∼∼∼∼∼!!!」
妲己嚷著,但楊戩不理她們,把門關上。

妲己三姐妹當然不干心被推出去。
「搞什麼嘛,這種態度!」貴人生氣的說。
「別生氣嘛,貴人,」妲己笑道:
「反正我只是說著玩的」
「妲己姐姐∼喜媚想知道是誰住在那☆!」
「呵呵∼,我也有點好奇,是誰讓楊戩那麼保護。」
「我倒沒興趣。」
「別這樣嘛∼∼我們一起去看嘛∼!」
「是啊是啊☆!」

於是她們三個爬上樹去偷看客房中的人

「哇!好可愛喔!喜媚想要一個☆!」
「拜託!這哪裡可愛啊,長得那麼平凡!」
「哪裡哪裡,妲己看看!」
簡直要把樹給搖斷的三人激動的談著。
「就在那個床上☆妲己姐姐∼☆」
「喔…好像很美味……」
「居然是男孩子,原來楊戩有那種嗜好!」
「很面熟……」妲己臉色一變。
「怎麼了☆妲己姐姐☆?」
「啊哈∼就∼是∼他∼∼!!」
「什麼?」貴人不解的問,只見妲己神秘的說:
「他是四年前的倖存者喔∼∼!」
「喔!妲己姐姐是說以前我們玩煙火然後燒掉房子的那件事嗎☆?」
「那個火災有倖存者?」
「是啊∼不會錯的就是他∼而且他有看到我們的臉。」
「那可不行,得把他解決掉!」
「沒錯。」
「可是怎麼做呢☆,妲己姐姐☆?」
「嗯……」
突然妲己頭上出現超大電燈泡,
「OH!THIS’S  A  GOOD  IDEA∼∼∼!!」
「什麼什麼?妲己姐姐☆!」
「我們放火燒房子∼∼」
「為什麼?」
「楊戩也說了,他身體不舒服,所以他逃不出去的!」
「別人不會懷疑嗎?」
「放心!只要說他精神異常,受不了打擊而放火就好了!」
「太妙了!」
「妲己姐姐∼你好厲害☆!」
「喔呵呵呵呵呵呵∼∼∼!!」
「可是,我們要怎麼放火?」
「看.著.吧!」妲己拿出一把飛標:
「這是我第743號奴隸陳桐的火龍標,很好放火喔!」
「真不愧是妲己姐!」
「這樣楊戩不是也會死翹翹嗎☆?」
「沒關係!只要除掉他,集團的繼承人就是我囉!」
「真不愧是妲己姐姐!」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所以這三個女人討論這個恐怖的計畫。


(續)


--------------------------------------------------------------------------------

作者後記

太公望精神崩潰……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努力用豆腐撞頭中)
正在反省、反省,
我好像老是把人寫的很慘^^|||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