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 ※ 

原罪 3

※ ※ ※ ※ ※ ※ ※ ※ ※



(…普賢……)





* * * * *

夜晚。

滿城霓虹,彩色的閃耀在漆黑之中。
瘋狂的夜市,也才剛剛開始。
也許這個時候才是一天的精華時刻吧?


就算到處都亮光奪目,還是有特別引人注目的焦點。
兩個少年並肩而行。
一個就是感覺很明朗,而且賤賤的樣子,
另一個則是很溫柔慈祥,臉上總是掛著微笑。
他們就是太公望和普賢。
夜市和孤兒院很近,走路就可以到,所以他們常去那裡逛。

「啊∼還有什麼好玩的?」太公望首先開口。
「打彈珠、射汽球、撈金魚我們都玩過了…」普賢跟著說:
「何不去吃棉花糖呢?小望。」
「當然好啦!走吧普賢!」太公望高興的拉著普賢走了。

「小望∼你已經吃了三支棉花糖了。」
「那又怎樣?」太公望一手接過棉花糖,一手付錢給賣棉花糖的小販。
「錢夠嗎?」
「錢不夠你會借我吧,普賢。」
「嗯。」太公望笑了笑:「真不愧是我最好的朋友啊∼來給你吃一口!」
「你先吃吧。」
「什麼啊,我還想吃你吃過的呢!」
「我也是啊∼^^」 <這…什麼對話||||bb>
「真是的∼」太公望吃了一口棉花糖:「我可是一吃就停不下來了。」
「那我就舔棍子吧^^」
「啊∼好惡心!」<你們是什麼關係啊||||bb>
他們依然有說有笑的。

此時太公望看看天空,「很晚了,」
他把吃剩的棒子交給普賢,<你還真的要給他吃啊||||bb>
「我們回去吧,院長會擔心的。」
「好。」

除了路燈,一路上都沒光。
太公望和普賢悠閒的走著。
「小望,下下個禮拜就是你的生日了嘛。」
「ㄟ,對啊。」
「吶。」普賢將一個銀製品遞給他。
「這是…針?」
「魚鉤啦。」
「魚鉤∼?這個怎麼釣魚啊?」
「小望,你常會利用釣魚思考吧?只是為了思考傷了魚兒,不是太殘忍了嗎?」
「…你這傢伙真是善良。」
「就是因為這樣我們才合的來啊。」
「是啊。」
太公望把那個魚鉤看了又看:
「這是生日禮物吧,」
「嗯。」
「為什麼今天就送?」
「………」普賢依然笑著:「剛好今天做好。」
「做好?你自己做的?」
「是啊。」
「你也真有閒ㄝ…」
「小望還不是一樣,送耳環給我。」
「可惜不能戴。」太公望說著掏出那枚青色耳環。
「你還留著?」
「是啊…我答應你二十歲那年再送的嘛。」
「…二十……歲啊…」
「普賢?」
「不,沒事。」
「你今天好奇怪喔。」太公望說著。



手中的耳環不知何時滾落到地。
一直滾到馬路中央。
「啊……!」
太公望一看,馬上衝去撿。
「不行!小望!」

一瞬間
衝出去就是車子
整個人被撞飛出去,掉落
一片紅色的血,在地上
耳中只有旁邊圍觀人群的喧嘩聲

太公望眼微微睜開,
眼前是普賢,
保持慣有的微笑,
大概是跑出來用身體保護自己,
鮮血,不停的從他臉上滑下…




「普賢……!!」
太公望嘶喊似的大叫,
急忙的張開眼,
四周一片黑暗,
安靜,
「咦…」
他開始冷靜下來,
眼睛慢慢的適應光線,
出現的是整齊的大房間,
楊戩大宅的房間。
(…果然是……夢)
太公望撫摸著項鍊上掛著的魚鉤。
普賢送他的。
(如果不是你幫我擋,死的就是我。)
握緊著,掌心給尖端刺破出血。
太公望沒有表情,只是看著血一直滴。
窗外漸漸的出現曙光。
「普賢,今天是我的生日喔。」
自言自語。
(…可是,我一點都不高興,好想像你一樣,任何時候都能笑出來…)
不停的顫抖,顫抖…
(現在的我不過是自欺欺人。)


* * * * *

「大布丁小姐∼」
「啊∼!討厭∼!變態!!」
一如往常,姬發追著女生跑。
「傷腦筋ㄝ∼姬發的大布丁雷達又發作了。」天化刁著煙說。
「沒關係,馬上就會停止。」楊戩毫不在意看著那邊。
正如他所說的,姬發一下子就給二十幾雙美腿擺平。
「啊∼大布丁∼」
他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旁觀的楊戩和天化走了過去:
「哈∼活該,校園之狼當不夠啊!」
「喂!是不是朋友!說這種話!」
「天化說的沒錯,你真的是活該。」
「啊∼楊戩!怎麼你也這麼說∼」
三個人同時笑了起來。

「嗚∼都沒有美眉來愛我∼」姬發自顧自的嘆氣。
「你那樣子女生都會嚇跑。」
「楊戩怎麼那麼說!你不能體會小老百姓的心情!」
「姬發你自己還不是有錢人,我天化才是小老百姓。」
「別吐我槽嘛∼天化!」姬發拍拍身上的灰塵,爬起:
「你們站著不動都有女生喜歡,真羨慕!虧我也是〝帥哥三人組〞之一呢!」
「帥哥三人組是你自己掰的外號吧?」
「再說,也許是因為站著不動,才有女生愛喔∼」天化打趣的說。
「是嗎∼?這樣站如何∼?」姬發馬上擺了個POSE。
旁邊兩人噗嗤一聲的笑出來。
「啊∼好白癡∼你當你是模特兒啊!」
「不行,腰要再挺直一點,還有手要這樣…」
「楊戩,別玩了啦!」
三人玩得不亦樂乎(?)。

「啊∼好像很好玩呢。」
突然多出來一個聲音,三人同時回頭看。
「…太公望……!」楊戩驚訝的看著他。
「啊∼好可愛的美眉∼」
眼看姬發口水都要滴下來,天化嘆了一口氣。
「姬發,看清楚,他是男的。」
「吭?」
姬發走近太公望,看了他幾眼。
「嘿∼雖然是男孩子可是也長得好可愛喔∼你是?」
太公望笑了笑。
「你好,我是楊戩的同居人∼」
「什麼∼!!?」
此時楊戩漲紅了臉,
「喂!別說那種會讓人誤會的話!///// 」
「有什麼關係,我又沒說謊。」
「嘿…楊戩,你可要好好解釋。」
姬發嘲笑似的說,天化忽然想起什麼。
「…你上次說的……那個人嗎?」
「……」
「沒錯,我就是半個月前被他開車撞的人。」
太公望忽然的一句話,把他們三人愣住了。
「…我叫太公望。」
「是嗎…你好,我叫黃天化。」
天化伸手跟太公望握手。
姬發也自我介紹。
「你好∼!我叫姬發,你可以叫我小發發∼!」
「小發發∼你好∼」 <喂…b>
太公望露出燦爛的微笑。

姬發呆了一下,轉頭向著楊戩。
「你這傢伙!趁火打劫!」
「嗯…?」
「還裝傻,說要照顧人家一輩子,想怎樣照顧啊?」
「你在說什麼啊!」
「其實你是故意的吧,他可沒要你照顧啊,看錯你了!原來你也是色鬼!」
「是啊…他還叫我跟他睡!」<假的∼^^b>
太公望插嘴。
楊戩簡直氣到要變成半妖態了。<等等,這不是現代的故事嗎?>
「小孩子不要亂說話!」說著就把太公望拉到一邊去。
「啊∼變態∼你要對我作什麼∼」太公望還不時嚷嚷。
旁邊兩人茫然的目送他們。
「…可以不管他們嗎?」天化有些擔心望向姬發。
「要跟去看嗎?」

楊戩把太公望拉到校舍後。
「喂!」
「嗯?」
「你怎麼會來?」
「找你啊。」太公望笑著說。
「只是找我?」
「是啊。」
「那你就沒事跑來打擾我上課?」
「才不是沒事呢,我是有目的的!」
「…什麼目的?」
「今天是我的生日。」
「……生日?」
「是啊∼所以我們去玩嘛∼」
「現在?我還在上課ㄝ!」
「翹掉嘛!大學最好翹課不是?」
「你…b」這傢伙怎麼那麼麻煩啊…楊戩心想。

「…好。去哪裡?」楊戩過了很久才說。
後面草叢傳來聲音:
「當然是賓館囉∼」
「姬發,少無聊了!」
「說的也是,他們要的話,在家裡就行了∼」
楊戩頭上冒出青筋。
「你們兩個給我出來!!」
「啊!被發現了!!」
「廢話,你聲音那麼大!」
只見姬發和天化從草叢爬出來。
「你們來幹嘛?」
「當然是偷聽啊∼」姬發的不負責回答。
「嘿!要去玩怎麼不跟我們說一聲!」
「因為不關你們的事。」
「有什麼關係,人多才好玩啊。」
「太公望……b」
「就是說嘛! LET'S GO!」


* * * * *

已經晚上了。
跟天化和姬發分手後,楊戩跟太公望開車回去。
「很晚了呢。」太公望看著車窗外。
「還不都是你,去那麼多地方。」
「哪有,我們不過去了保齡球館、KTV、電影院還有遊樂場而已啊。」
「哪是而已啊…」
「我又不常去這些地方,趁這個時候好好玩嘛。」
「不常去?那你平常怎麼娛樂?」
「…………逛夜市。」
「逛夜市嗎?現在夜市剛開始,要不要去?」
「不要。逛都逛煩了。」
「是嗎?那回去囉。」
「…楊戩。」
「吭?」
「我們去喝酒好不好?」
「…你才剛滿十六歲嘛?」
「是啊,那又怎樣?」
「意思是說不行。」
「拜託,別像個老頭子好不好,老記些法律規章。」
「不行就是不行,你年齡太小而我要開車,別人連賣都不會賣。」
「開車又怎樣,那麼正經開還不是撞到人。」太公望不屑的說。
楊戩看他一眼:
「我以前就想問了。」
「什麼?」
「你該不會是故意被車撞吧?」
「為什麼?」
「你對車禍的事不是很在意啊,」
「你好像很希望我深受打擊嘛。」
「!!」
楊戩驚訝的看著太公望。這是楊戩在太公望住到他家後第一次看到他認真的表情。
太公望轉頭向著窗邊,
「…對不起,楊戩,說了失禮的話。」
「……」
(…我一直以為他是很輕浮,不正經的人,)
楊戩心想,
(說了失禮的話的,是我…)
「…太公望,」
「嗯?」
「你想喝酒吧?」
「你不是要開車嗎?」
「家裡有。」
「…我還未成年啊。」
「白蘭地、XO、威士忌,任你選。」
「你剛剛不是說了…」
「還有香檳。」
「……」
「慶祝你生日。生日快樂。」
「楊戩…」
「什麼事?」
「………有啤酒嗎?」



* * * * *


「喂!起來啦!楊戩。」
「……」
「你還算是大人嗎?太沒用了!」太公望搖著楊戩。
楊戩半掙扎爬起:
「正常人喝了十八瓶烈酒都會醉的…倒是你酒量怎麼那麼好…?」
「我可是喝酒長大的,沒人拼酒拼的過我!」太公望得意的說。
「是嗎……」楊戩意識不清的整理散亂的頭髮:
「我明天一定會宿醉…都是你…拉我去那麼多地方…還要我喝酒……」
「沒事吧?」
「頭很痛……」
「…我知道一個醒酒妙方。」
「嗯?」
太公望捧起楊戩的臉,緩慢而優雅的吻下去。
(呃!?)
楊戩還沒反應過來,太公望的舌頭就侵入他的口中。

是酒帶來的暈眩吧…迷惑了這兩個人,
唇舌交纏在一起,只感濃郁的酒香…

「唔……!!」
楊戩意識到太公望在對他作什麼,急忙把他推開。
太公望跌坐在沙發上,楊戩直瞪著他。
「…太公望你……」
「清醒了吧?」
「!?」
太公望起身,收拾桌上的酒瓶酒杯。
「…算是賠罪,明天你就好好睡吧。我會幫你請假。」
「……」
「這次生日很快樂,謝謝你…還有…抱歉,添了許多麻煩。」
「沒關係,太公望……我也玩的很開心。」楊戩說。
太公望對楊戩笑了笑:
「…我扶你上床。」


把楊戩〝安置〞好後,太公望坐到客廳裡發呆。
(賜予的生日……)
悶悶的想。
「這樣就叫賠罪,真沒誠意。」
太公望回頭:
「又是你…!」
「嗨,我們又見面了,太公望。」那個小丑靠在牆上說:
「其實…他根本不必為你做這麼多…」
「閉嘴!」
「是你害他殺了人的…」
「閉嘴!」
「你利用他的罪惡感,這個卑鄙小人。」
「閉嘴,不要說了!」太公望痛苦抱著頭:
「你這個小丑…你憑什麼說我?」
「小丑?你說我是小丑?」那個人哼哼的笑了起來:
「你倒仔細看看我是誰…」
「什麼…」
那小丑的身影慢慢模糊變成太公望熟悉的人…
「普…賢?」
太公望顫抖的看著眼前的〝普賢〞。
「是你害死我……小望!」
「不要…!!!」
眼前的影像隨著太公望的聲音消失掉。
太公望坐倒在地上,喃喃自語。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普賢……」


(續)


--------------------------------------------------------------------------------

作者後記

出現追憶篇了!小望和小賢的…
不管怎麼說這篇真是曖昧極了,楊戩和普賢都是…(恐怕不只曖昧吧…b)
可是故事慢慢變的不是很樂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