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 ※ 

原罪 2

※ ※ ※ ※ ※ ※ ※ ※ ※ 


太公望住進楊戩家,已經一個禮拜了。

「早∼楊戩。」
太公望懶洋洋的半躺在沙發上說。
「…早,太公望。」
楊戩看也不看太公望一眼,只是收拾著東西。
「一臉不高興的,我做錯什麼了嗎?」
「沒有。」
「喔?」
「早餐在這,我要先走了。」
楊戩指著桌上的火腿蛋烤土司。
太公望趴上椅背,
「楊戩,」
「什麼事?」
「你家為什麼沒佣人啊?」
「我習慣什麼事都自己來。」
「是性格孤僻吧?」
「你很喜歡諷刺我嘛?」
太公望嘴角壞壞的勾起來,
「我只是覺得捉弄你很有意思。」
「…我要去上課了。」
「啊∼再見∼我會放好洗澡水等你的∼」

楊戩頭也不回的走出門。
太公望靜靜躺在沙發上,一陣子以後才去吃早餐。
因為太公望身受重傷,雖然不用住院,但還是得在家養傷。
(真討厭…)
太公望心想,拿起電視遙控器不停的轉台。

* * * * *

(為什麼我非得要為這種人負責…)
楊戩在課堂上轉著筆。

他回想起一些事。
當他為了調查太公望的事,曾去找過孤兒院院長─元始天尊。
「他是個好孩子…」
那位老先生喝著茶說。
「心地善良,又很上進(?),不過有點那個…」
(現在我明白〝那個〞是什麼意思了…)
楊戩想。
元始天尊又說:「他真的是好孩子,希望你能好好照顧他。」
(我看你想把他丟給我吧,老頭。)
楊戩越想越不爽,筆快給他折斷。
(不過也是我自作自受,提出這種賠償的是我嘛…)
實際上太公望也沒有給楊戩添什麼麻煩。
就是那個態度讓人不能領教。

下課,楊戩無力的趴在桌上,
天化和姬發走了過來,
「怎麼,亂沒力的。」
天化先開口,
「被女生甩了喔∼楊戩?」
姬發譏笑的說,楊戩從桌上爬起來,
「才不是呢,我又不是你。」
「啊∼!好狠∼!」
「哈哈∼楊戩說的好!」
天化拍著手說,楊戩也笑了。

楊戩,黃天化,姬發三人是死黨。
黃天化是個運動天才,個性豪爽。
姬發則是一個玩世不恭,老追美眉的人。
楊戩各方面成績都很好,很帥又很有錢,也難怪有後援會了。
他們都很有名,有〝帥哥三人組〞(?)之稱。

「好了。說真的,你到底怎麼了?」
天化關心的說,
「……」
楊戩把車禍的事告訴他倆。
天化和姬發都很驚訝。
「…沒想到完美的楊戩大人居然會發生車禍!」
「才不是呢,是他自己要來給我撞的!」
「總之,你說你要照顧他一輩子啊…亂猛的……」
「該不會是個可愛的大布丁小姐吧?」
「是一個麻煩的小鬼。」
楊戩不屑的說。

(不管怎麼說我老搞不懂他。)

(到現在還是不知道他在想什麼…)

(他也不肯告訴我…)

(…太公望他…到底…對我怎麼想呢……)

* * * * *

太公望還是跟平常一樣在客廳看電視。
但大概是無聊了,把電視關掉。
他閉上眼,想休息一下。
「太公望,」
一個沒聽過的聲音傳入太公望耳中,
他張開眼睛,
眼前是一個陌生人。
穿著十分奇怪,很像小丑,旁邊還有一頭老虎(?)。
「…你是誰?」
「我是誰?」
那個小丑說,
「不如問問你吧,太公望。」
「我可不記得我認識穿著那麼沒格調的人。」
太公望不太想理的說。
那個小丑聽到這句話顯然非常生氣,(雖然表面上裝作沒事)可是還是強忍下來,
「我是一直看著你的人。」
「看著我?」
「是啊…這個…卑劣的人。」
「!」
太公望瞪著他,
「說中了,不高興啦?」
「……」
「傷害他…想藉以脫罪吧?」
「……!」
太公望一句話也說不出,
那個小丑又說,
「只要把一切的罪推給他,自己就會好過一點…說什麼捉弄他很有意思…」
「……我…」
「別想逃了罪人!什麼都不敢面對…不過是個膽小鬼…」
「才不是!我…!」
「你什麼?」
「我…」
「承認吧,殺了普賢的是…」

砰的一聲,門開了。

「我回來了。」
「楊戩?」
太公望看著剛回來的楊戩,突然也發現那個小丑不知何時消失了。
「怎麼了?臉色那麼差?」
楊戩注意到太公望蒼白的臉,
太公望先是一愣,然後稍微鬆口氣的說:
「還不都是你那麼晚回來,我快餓死了!」
「你為什麼不自己弄啊。」
「…我可不想把整棟房子燒掉。」
「啊,」
(對了…我都忘了太公望的家人是死於火災的,他大概很怕火吧…)
楊戩自責的想。
「…對不起。」
「沒關係啦。」
太公望搔搔頭。
「好煩喔∼住在深山裡我又不行到外面吃,連個可以釣魚的地方都沒有…」
「…釣魚?」
「是啊,」
太公望從領子裡拉出一條項鍊,上面掛著形狀像針的銀製品。
「這是針嗎?」
「不是,是魚鉤。」
「…這個怎麼釣魚啊?」
「沒聽過願者上勾嗎?」
「你倒說說看哪個願者上勾了?」
「你啊。」
「啊!?」
楊戩簡直無法相信他聽到的。
「我哪有上鉤啊…」
「你敢說沒有?」
「跟這個也沒關係。」
「…不能說完全沒關係。」
「?」
「沒事啦。我好餓喔,快煮飯啦!」
「是……」
楊戩走進廚房。

(剛剛到底怎麼一回事?)
太公望頹廢的躺在沙發上。
(莫名其妙出現一個不認識的人…而且……對我的事瞭若指掌…)
「我是一直看著你的人。」
(他什麼都知道…?不可能…為什麼…)
「只要把一切的罪推給他,自己就會好過一點…」
(不是!!
我…我沒這個意思……)
「別想逃了,罪人!」
(我沒有!!!)
太公望緊抓著衣服,
(我不是罪人我不是罪人我不是罪人我不是…)
(罪人─)
(我是…罪人……)

「開飯了。」
楊戩從餐廳走了出來,卻看到太公望躺在沙發上發呆,
「太公望?」
「……」
「太公望!」
「啊!?」
太公望回過神來,
「你不是餓了嗎?」
「嗯?飯好了?」
「我剛剛就說了。」
「是嗎……」
「…真的沒事吧?」
「什麼?」
「臉色很差啊!」
「…當然啊,我餓壞了嘛!」
楊戩嘆了一口氣。
「那還發什麼呆,快來吃飯啊。」
「不用你說我也會去的。」

「嗯…好吃……」
太公望邊吃邊夾菜邊說。
「吃飯時別說話。」
「你還不是在說。」
「……」
「啊…這個不錯,嘖嘖,」
「…我想問一下。」
「啥?」
「戴這麼尖銳的東西不會刺到嗎?」
「所以我才要戴。」
「啊?」
「如果…能被這個刺死…就好了……」
「…太公望?」
「開玩笑的啦!當我說真的啊?喔這個美味…」
「……」
「怎麼了?」
「呃?」
「一直看著我。」
「…什麼……」
「不習慣嗎?跟人一起吃飯。」
「咦?」
楊戩愣了一下,
(不習慣跟人一起吃飯……?)
(以前我們家都一起吃的…
卻跟現在不同,
…是因為太公望嗎?
他總是不避開什麼,自然的談話。
這樣的態度原本我很頭痛,
跟我完全不同,跟任何人都能說話,相處的很融洽,
可是為什麼?突然覺得這樣吃飯也很好。
…讓人覺得溫暖。)

「……只是不習慣吃飯時講話而已。」
楊戩說。
「喔?我只要吃飯時不說話就會很難過ㄝ,你那麼少話行嗎?」
「別把你的不正常當作正常,那麼多話。」
「可是在孤兒院時大家都這樣啊。」 <那孤兒院不是吵死了?>
「你們大家一起吃?」
「是啊∼還表演節目,很好玩呢。」
「…在那裡……很快樂嗎?」
「嗯,普通快樂啦。」
「……你想回去嗎?」
「怎麼?那麼快就想趕我走啦?」
「不是…只是覺得你大概不想跟我住。」
太公望放下筷子。
「楊戩,你討厭我嗎?」
「啊?」
「是我讓你那麼煩惱的。」
「沒有……」
楊戩說。
(一開始真的不是很喜歡你…
可是突然發現跟你吃飯…說話的感覺很好…)
「討厭我就說沒關係,我會搬回去。」
「我不討厭你啊!…只是我其實不該勉強你的。」
「你沒勉強我啊。」
「啊?」
「我不想的話,我大可可以拒絕。我還沒有好到可以接受不喜歡的賠償。」
太公望淡淡的說。
「…再說……」
(…留在孤兒院,會勾起太多回憶…)
太公望想著。
「再說?」
「…好不容易賺到的。」
一臉奸詐的說。
「……你啊!」
「哈!哈!哈!你自己活該!明明有機會趕我走!」
「下次就不一定了。」
「沒有下次了啦!」
太公望拿起自己吃剩的碗筷,
「…你真是不錯的人,楊戩。」
「嗯?」
太公望走進廚房洗碗,
楊戩看著自己的碗,嘆了一口氣。
(我到底怎麼了…)


(續)


--------------------------------------------------------------------------------

作者後記

這篇寫的……好爛…
原本的第二篇是第三篇,但覺得少了很多東西,就多寫這篇補進去。
所以說,這篇是一天之內趕完的低級品。
我還是不行啊……b
對了,知道那個小丑是誰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