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 ※ ※ ※ ※ ※ ※ ※ ※ 

When You Say Nothing at All 3
盡在不言中


※ ※ ※ ※ ※ ※ ※ ※ ※ ※ ※ ※ ※ ※ ※ ※

第三回 比任何人都還要堅決的愛

☆      ☆       ☆

不知道為什麼……心臟的律動。
快速地仿佛要將自己丟到後方…

『喜歡你…』

你知道嗎?
我好喜歡聽你這樣說……
帶著淡淡的紅暈的臉頰,害羞的眼神。
你說的每一個字,串成了像極天籟般的音聲。

『這世界上…我最愛你。』

我的………最愛是你……至少,現在…
在那滿是銀色月華的泉邊…

對你,我不放手。

☆      ☆      ☆

泉邊的蒸氣依舊飄邈,兩個人的影子終於在許久之後分了開來。

「呼啊……」
像是微醺般帶著醉紅的桃紅,楊戩低下頭,手指輕撫著略紅腫的唇瓣,喘著息。

太公望看著眼前這個人……

好可愛好可愛好可愛好可愛好可愛∼∼∼∼真是超˙可˙愛的!!!
以前都沒有注意到這個可愛的『小東西』反應竟然那麼純……
叫人實在不太願意放手呢…
〔秋亂入曰:你對楊戩來說才是個『小東西』吧?師叔……bb〕

「戩∼∼∼!!!」太公望作勢又要跳上楊戩。
「師叔?!」
楊戩一驚,眼看太公望又要湊上來親他的嘴,敢忙往旁邊一避。
「戩……」太公望發現楊戩已經閃了一邊,馬上雙手一套,摟住楊戩的腰:
「又抓到了…」
「…師叔……放開啦!」楊戩露出困擾的臉色。
「不要!!我要把你吃掉…」太公望的回話讓楊戩的臉更紅了。

「還吃啊……嘴唇都腫起來了還吃……」楊戩用雙手抵住太公望簡直就是要黏上
來的臉:「你想變成黑人嘴唇不關我的事,但我不想……好不好…」
「要下地獄〔?!〕就要一起下,不是嗎?」太公望伸手想要拉開『阻礙』:
「可愛的小戩……再香一個……」
「不要不要不要∼∼∼∼!!」面對太公望近似變態的神色,楊戩快哭出來了:
「要下地獄……你下就好,不要拉我一起下!!」

怎麼會喜歡上這個根本就比流氓還要……沒品的傢伙…
嘴唇腫得太過分,回到營地怎麼跟大家解釋啦!!

〔秋亂入曰:這兩個簡直就是小孩子嘛……〕

「太過分了…你不是喜歡我嗎?」太公望用眼神開始要脅:
「連個吻都不願意給我,看來你根本就是在說謊……」
「不是不願意給你,而是你太粗暴了!!」楊戩對太公望沒有絲毫的放鬆:「跟
玉鼎師匠溫柔的吻比起來,你接吻的方式根本就是強盜!!」
「啥?」太公望一聽,馬上一陣酸意湧上心頭:
「玉鼎他吻過你?!」
「當然有,師匠的吻就很舒服!!」楊戩沒感覺到太公望的臉色已經不對了,還
在碎碎地抱怨著:「哪像你,討厭!!根本就沒想到…我的心情!!」

楊戩才停止剛抱怨……就發現太公望已經沒有壓著他,反而跑到不遠處的一棵樹
下,並且不時傳出金屬相撞的聲音。

正覺得太公望的背影有點奇怪,楊戩只有越過太公望的背影,定睛一看……
「哇呀∼∼∼∼!師叔你在做什麼?!」

只見太公望鬼火處處飄,手上拿著一把槌子,另一隻手上拿著一個掛著玉鼎名字
跟符印的草人,在拼命釘…嘴巴還不時狠狠地罵著:
「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
〔秋亂入曰:被忌妒蒙蔽的師叔……很恐怖喔!…會嚇到楊戩的…〕

「呀!!住手!」楊戩趕忙拉住太公望的手,只是那個草人已經面目全非。

☆       ☆      ☆

同一時刻,崑崙山金霞洞,玉鼎真人的房間內…

「……呃…頭怎麼突然好痛……」玉鼎的臉色發白。
「沒事吧?師兄……」太乙輕輕地幫玉鼎揉揉:「怎麼你的體溫變得好低……」
「……我沒事啦!!」看著太乙露出擔心的神情,玉鼎有點不捨,只有轉移太乙
的注意力:「對了…你來找我有什麼事?」

「你忘了嗎?今天是你的生日呀……」太乙笑了笑:「所以…」
「……喔!」玉鼎抓抓頭髮,臉上露出不好意思的神情:「真是抱歉,我身體不
舒服……沒有辦法陪你……呃…」

突然一陣劇痛從四肢百骸湧上,玉鼎腳步一個不穩便倒了下來。

「玉鼎師兄∼∼∼∼!!!!」太乙驚慌的臉孔,在玉鼎漸漸失焦的眼瞳裡模糊
了過去。

〔秋亂入曰:真是無妄之災……bb〕

☆       ☆      ☆

「……師叔…」楊戩皺著眉頭,瞪著太公望:「你究竟在幹什麼……」
「玉鼎他吻過你哪裡?」太公望毫不放鬆:「先給我說……」

「臉頰。」楊戩指了指自己的臉:「親子之間很普通的『晚安吻』呀!」
「……是嗎?」太公望馬上捧住楊戩的臉,開始舔了起來。
「師……師叔∼!!!」楊戩不習慣這樣,身體不安地扭動了起來:
「好…好癢……放手啦∼∼!!」
「你不要動!!」太公望增加了手上的力道:「我要消毒!!記著,除了我…誰
都不許碰你半根汗毛…」

楊戩聞言一愣。

………哪有人這麼霸道的?
只不過,看到太公望認真的表情……突然覺得很好笑。

「那師叔也不可以讓其他人碰……包括普賢師叔喔…」
楊戩的嘴角揚起了一個幅度:「不然不公平!」

好,就看誰比較厲害……

「呃……」太公望見狀,知道了楊戩在想什麼…嘴巴不禁也翹了起來:
「普賢他……不行呀…我跟他那麼要好……」
「我信任師叔,那師叔也得信任我跟師匠之間……」
楊戩擺出了認真的神情:
「對了,還有…就算想吻我,也不能這樣粗暴,嘴唇像是要被你吸到肚子裡去一
樣,叫人很不舒服。」
「那…你說要怎樣吻才不會讓你反感?」
看到楊戩這樣像是要定下兩人之間的公約,太公望也只有聳肩。

「嗯,我來示範好了……」楊戩微笑著,主動拉近太公望的臉,只是輕輕地一碰
:「師叔只要放鬆就好!」
「……呃…」太公望皺了一下眉頭。

〔秋亂入曰:楊戩,你在調教太公望嗎?bb〕

親親柔柔的,帶點麻麻的……感覺。
雖然沒有很甜,但是卻讓人更舒服。
太公望閉上了眼睛,嘴唇微啟,想要呼吸,卻被楊戩趁機入侵了。

「嗯……」喉間發出了奇怪的嘆息聲,太公望不知不覺抱緊了楊戩的肩膀。

暈眩……身體一鬆,太公望就攤在柔軟的泥土地上。
看著太公望的眼神已經在迷離了,楊戩輕輕地回擁太公望,免得他撞到地上的碎
石。

「師叔……我…真的……好喜歡你……」
略帶沙啞…楊戩的聲音裡帶著很深很深的感情。

也許有一天,自己必須回去『那個地方』……
有什麼東西是會讓自己割捨不下的…那一定是你。

不……就算是謊言……
你說你喜歡我。
只要這樣就夠了……

曾幾何時,我對你的感覺已經…『喜歡』兩個字也已經不足以解釋……
因為我喜歡大家,所以才留下來一起戰鬥……
是你讓我體認到這一點。

惟獨對你……似乎還有一些…更加濃厚的感情在醞釀著。
可是,無論我如何嘗試,總是說不出口……

……讓自己…失去了自我也……無法顧及的焦躁……

「…呼…嗯……」完全以本能回應著,太公望用著指尖,滑過楊戩額前的髮稍。

也許…就是被這雙美麗的眼睛迷惑了……
那麼地深遂…像是要把人的靈魂完全吸走般的…紫色。
每當我這樣注視著你眼底深處…
總是在心底激起一陣陣漣漪,並且…不斷地擴散。

這樣的你,也許不是所謂的真實。
但是,不論如何……只要你覺得安全,我就可以一直裝做什麼都不知道。
我熟知你的心,所以不管你變做什麼樣子,我都會……在這裡…

在這裡等待你,打開你的心扉。

我想要讓你一直微笑……

所有……的…

「啊呃………咦?」

從耳垂上突然傳來的怪異感讓太公望眼睛突然一睜,才發現他原本穿在身上的那
一件薄衣已經不知何時不翼而飛了,而楊戩現在正專心地『攻擊』他的耳朵。

太公望的臉上仿佛像是要燒起來一樣:「楊……楊戩……」

〔秋亂入曰:你現在才發現啊?師叔,太遲了……bb〕

「……什麼事情?」聽到太公望的呼喊,楊戩這才抬頭注視著太公望的臉。
「…你……我……」太公望這才發現兩人已經坦裎相見了…那自己那個不像話的
身材也想必已經被看光了……臉頰上紅雲遍佈。
「師叔好可愛!」楊戩笑得好燦爛,然後馬上大手一抱,整個人便窩在太公望的
懷裡。
「……呃…呃…」被這樣抱著,窒息的感受馬上湧上心頭,太公望的腦袋突然不
靈光了:「楊……楊戩…好…好重…」

跟那天夜裡……一樣的動作。
只是……那時,有穿衣服……而現在是……
呀呀呀∼∼∼∼∼一絲不掛呀!!!

光是這樣看著楊戩,就頭腦發脹,無法思考……

「可以嗎?師叔……」認真地注視著太公望的眼睛,楊戩小心翼翼地問著。

……還在遲疑什麼?

已經決定了,那…幹嘛要裹足不前呢?
躊躇,也只是在浪費時間。

如果…真的那麼渴望…
那………
不論是……身體或是心…

深呼吸幾口冷然的空氣,發現自己的體溫已經被夜色降低,不自覺地打了一個冷
顫。臉上的紅暈已經漸退,但是淺籃色的眸子卻在月色照映之下…越發清亮。

「……」不需要語言,所有想說的話都在交纏的視線裡,交換了…

「…師叔……」

隨著楊戩輕聲的呼喚,太公望緩緩地閉上眼睛。

……一切都盡在不言中。

☆       ☆       ☆

依舊皎潔的滿月之下……
兩人的身影仍是緊緊地重合在一起。

「……師……叔…」
「…嗯啊……」
承受著從下體傳來得一陣溼熱的感受…太公望不禁一聲嬌喘。
身體像是繃緊的弓突然被鬆開般一放,而後完全使不上力氣般地癱瘓在依舊火熱
的懷抱裡。

「……師叔…」
楊戩帶著深深的愛憐,吻著太公望浮著一層薄汗的額頭:
「你還好嗎?」

「你把我當成大姑娘了嗎?」太公望不以為然地扯扯嘴角:
「你這神情簡直就以為我是那樣嬌滴滴,仿佛一折就斷……」
「……但是…」楊戩的眼神還是一直不敢從太公望的臉上移開:「對不起…」

即使這樣說,還是無法不擔心吧?

「……雖說是你說要的…我可沒有說不,你就不要那麼擔心…」
太公望嘆了口氣,伸出手便想要撐起身子:「我又沒有生你的氣。」

「小心!!」
太公望似乎還沒辦法讓自己的重心平衡,眼看又要倒下去,楊戩趕忙一扶。
「…呃……」倒在楊戩胸膛上,太公望喘息著:「啊……這…」
「……對不起……」楊戩見到太公望這個樣子,罪惡感不禁湧上心頭。

「幹什麼道歉?你後悔了……?」
就算是處在很累的狀態,太公望的口氣仍然是不遜並且露出不高興的神色。
「我沒有後悔,我只是……」楊戩見狀馬上張開嘴,像是想要說些什麼,卻被突
然摟住脖子,甜美的唇瓣就被狠狠地擷取:「嗯……」

什麼都不需要說……
真的…

☆      ☆       ☆

坐在池邊…
太公望依偎在楊戩的懷裡。

「師叔……」楊戩用手輕輕地從泉裡舀起溫熱的泉水,清洗著太公望的雙腿。
「……什麼?」感覺到溫熱的液體從腿之間滑落,太公望不禁縮縮了身體。

「……為什麼…我總是……能在腦海裡聽到你的話…?」楊戩感覺到太公望的瑟
縮,雙臂不禁再度收緊:
「但是,實際上……你卻什麼話都沒有說?」

「呵呵……這就是所謂的心電感應呀!」太公望笑笑地回擁著楊戩:
「如果,不用說話就可以了解……那就不需要說話呀…」

「說的也是……那師叔知道我現在想說什麼嗎?」

太公望聞言,抬頭望進楊戩帶著亮麗色彩的眼瞳。

『這世界上我最愛的人就是你……』

「呵…我知道你想說什麼……」

太公望的眼角帶著濃濃的笑意,閉上眼睛,並且漸漸地被睡魔招喚…沉沉睡去。

☆       ☆       ☆

「所以說,這樣就是我的計劃了,有什麼問題盡管提出來。」

「小望……你的皮雖然沒在笑,但是你的骨頭跟你的肌肉在笑喔……」
普賢突如其來的聲音打斷了會議的進行,所有的人疑問的眼睛全部都集中在太公
望那張春風滿面的臉上。
「咦??真的嗎?」撫摸著自己的臉頰,太公望驚訝地看著普賢。
「是啊!從剛剛會議開始,我們就有這樣的一個疑問了……」蟬玉盯著太公望的
臉:「你的臉……一直保持著那…詭異的笑。」

「……太公望師叔,別笑得那樣娘娘腔。」天化用看著怪物的眼神看著太公望:
「看得我們全身發毛……」
「咦咦?娘娘腔?我?!」太公望驚訝地用兩隻手捧住自己的臉頰……更娘娘腔
的動作。

〔秋亂入:………bb〕

「……呵呵呵∼∼八成是有很大的進展了吧!」姬發邊打呵欠,邊揮揮手:
「普賢真人,你說是吧?」
「耶!對喔!很有可能……」普賢瞇起了雙眼:「那我猜,大概有到C吧?」

「小……小賢…姬……姬發……」
太公望聞言,腦袋轟一聲,臉上馬上紅雲朵朵:「你……你們兩個……」
「什麼進展?什麼C呀?」所有眾人的疑問視線通通集中在太公望身上。
「呵呵呵呵∼∼只有我們知道的獨家八卦呢…」普賢用眼神示意姬發暫不可說。
「是啊……感覺真好…」姬發點點頭。

「師叔,資料我送來了…」楊戩這時掀開了營帳,懷抱著一堆卷軸,走了進來,
……敏銳的感覺馬上告訴了他……奇怪的氣氛正蔓延著:
「……師叔?你怎麼臉變那麼紅?」
「我猜……應該只有到B吧?」姬發掏出了一串錢幣:「要賭嗎?普賢真人?」
「……好啊!我也來,大家來下注吧!!」普賢微微一笑。

「可是我們不知道你們兩個在賭什麼?」眾人仍然不知道,所謂暗潮洶湧。
「只要A、B、C選一個就好了。」姬發笑著:「楊戩等一下要公佈答案喔!」
「喔…這樣啊……」眾人開始掏出自己手中的錢幣。

「公佈答案……?」楊戩歪著頭:「什麼跟什麼?」
「……嗚嗚……」太公望見到這個樣子,根本不知道該說什麼。

真是世界和平呀!
〔秋亂入:崑崙的眾人還真愛賭……即使不知道自己在賭什麼…bb〕


===================================
後記:
我寫不出H的過程了…真的…呵呵呵呵∼∼∼∼
昨天跑去看Sex站上的那些所謂色情故事,第一次發現中國的文字也可以那麼
噁心。
看那個簡直就是『肉慾橫生』……呃…我快死掉了……〔看來我還是小孩子。〕
想來,我還是去充實所謂的有用資訊,不要去看那邊的故事了……
〔一想到就反胃,好奇心果然會殺死貓…bb〕

不過,做過的證明那麼明顯…娘應該滿意了吧?
寫不出來…對大家來說應該是好的,因為這是少了對眼睛的污染吧?
我該打上待續還是完呢?
想了很久…雖然我還有些構想沒有打,但是……
還是打『完』好了……因為我該回去打同棲17了。

如果以後有空的話,再來打番外篇好了。

娘,XP的那件事情我還記得很清楚,有空我就會寫的!!
記住,不要洩漏出去喔!〔邪笑〕

〔天音:你這不就是洩漏了嗎?〕

呵呵∼∼不完全的洩漏就不是洩漏了……〔甜甜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