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 ※ ※ ※ ※ ※ ※ ※ ※ 

When You Say Nothing at All 2
盡在不言中


※ ※ ※ ※ ※ ※ ※ ※ ※ ※ ※ ※ ※ ※ ※ ※

第二回 月下的告白

☆      ☆      ☆

「……氣死我了!!」
邊踢著腳邊的石頭,楊戩越走越快……仿佛像是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經深入了森林
深處般。

「最近煩心的事情好多,還給我搞出這種烏龍∼!!」
狠狠地一踢,旁邊的石頭馬上出現了一個深深的腳印:
「臭天化!死天化!!王八姬發!全是不要臉的烏龜蛋!!」

全是…
是這樣不是嗎?
沒有一個人真正的了解他……
應該已經習以為常的孤獨…以前都覺得沒什麼…

但為什麼…
……突然地,太公望傻笑的臉出現在楊戩的腦海裡…

「……可惡…」再踢一腳,整顆石頭便碎了。

認識你以後,就全部都不一樣了…
師匠…教了我好多事情……卻…從來……沒有教我要信任別人…

但是,太公望師叔卻使我不知不覺中…
想要相信………想要跟『人類』做好朋友…
第一次,完全沒有經歷過的事情…
原本平淡如死水的心,有了跳動的感覺。

這是所謂的『喜歡』嗎?

從來沒打算說出來,因為……
『封神計劃』中,是不需要這種感情的。
所以,打算就繼續默默地幫助師叔…在他的身後看著,保護著……

況且,師叔不可能有回應的…一切只是一廂情願。

但是,最近師叔的表現,像是避著自己一樣,看著自己的眼神宛若蛇蠍……
心中便沒來由的煩躁…真的好煩…

你討厭我了嗎?師叔……

「師叔…」鼻頭一酸,覺得自己好虛弱……

如果連你都……那我待在這裡還有什麼意義呢?

………

等一下!!
我怎麼可以為那個沒心沒肝沒肺、良心早被狗吃掉的惡魔掉一滴淚∼!!!
〔秋亂入:………師叔,原來你在楊戩心裡是這樣啊……bb〕

簡直是浪費體內的水分,太不值得了!!!

「……真是!!」趕忙擦掉眼睛下方一公厘的淚痕,然後再把眼睛努力地眨眨…
讓滿溢的水氣變回原來的樣子。

「只是,以後該怎麼辦……」
看著天空被夕陽染成橘紅,楊戩嘆了口氣。

吼吼∼∼∼

聞怪聲,楊戩回頭一看:
「咦?……熊?!」

呃……是跑到母熊的勢力範圍了嗎?怎麼自己都沒有知覺……bb

糟糕,看來她好像很生氣喔……
楊戩平視時,只能看見母熊高大的肩膀…

吼吼∼∼
一陣蠻力掌催來,楊戩只是輕輕一推…

「不要來煩我∼!!!!!」

只見一顆棕色的流星,消失在暗色的天邊。
〔秋亂入:熊是無辜的,只是她來的不是時候……〕

忽然,敏感的紫色眼睛發現到了森林一個異常的地方:
「空氣中有…硫磺味…?」
想想也許去看看也無大礙,反正現在完全不想看到其他人……

楊戩便信步走向森林的更深處-那片白霧飄邈的地方……

☆       ☆       ☆

「你確定楊戩真的是朝森林的方向走嗎?」太公望陰沉的臉在姬發的眼前放大了
數十倍:「我根本就沒有看到他的影子……」

「……太……太公望…」被壓迫感壓得無法呼吸的姬發,臉色發白:「我是病人
耶!!……拜託…溫柔點……」
「去你的……」太公望狠狠地一甩,姬發馬上被摔到床上,脊椎被硬硬的床板震
得嘎嘎作響。
「痛∼∼∼∼!!!!!!」姬發發出殺豬般的叫聲。
「……小望…」被這樣的太公望嚇到,普賢一愣:「別這樣粗暴嘛…」
「說!!你是不是在說謊……」太公望的身邊仿佛有鬼火飄搖:
「還是你想試試我的『十大地獄之一日遊』,看你說不說實話……」
「呃啊……」姬發一聽,馬上口吐白沫地昏了過去。

「………你是在拷問犯人嗎?」普賢拉住了太公望,以防姬發的生命受到威脅。
「…普賢……」太公望瞪著普賢:「我在森林裡找了好久…都找不到他呀!!」

「…我想……楊戩他也許是不想被找到吧?」普賢微微一笑:
「所以,你怎麼找也找不到呀……」
「可是……」太公望的眉頭好像打了好幾個結。

「我知道…我知道你很急呀!!」
普賢安撫般地拍拍太公望的手:
「不過…小望,你已經決定要用什麼樣的表情面對他了嗎?」
「咦??」太公望驚訝地抬起頭看著普賢。

「我知道…『他』就是你近日失常的原因吧?」
普賢別過頭去,因為太公望的臉已經紅成一片……想必覺得很害羞吧…
「……小賢…我……」太公望的聲音慢慢地傳來:「…我不知道……我…」
「…覺得很迷惑?所以想要見他一面,這樣你才能釐清自己……」
普賢慢慢地接下了太公望的話頭:
「……但是,你又想……這種時刻,你想你有資格想這種事情嗎?可是…楊戩是
我們的主戰力,得先找回來…你的心情總是如此複雜呀……」

太公望睜大了雙眼:「你……實在…不知道該怎樣說你……」
「…我說的沒錯吧?」普賢淡淡地低下頭:「想聽我的建議嗎?」
「願聞其詳。」太公望握住了普賢的手。

「……你真的覺得『他』對你而言很特別的話,便不要錯失了喔!」普賢淡淡地
搖搖頭:「畢竟,有些人…一旦錯過了,便不在了……」
「呵呵∼∼小賢實在太強了!!」
聞言,太公望笑了出來,雙瞳裡閃著詭異的光芒:
「不過呀!我這次的真正的想法,小賢沒有全部猜中喔!!」

「咦?」這次換普賢露出驚訝的表情。
「雖然這樣有點對不起多年好友的你,但是…正確答案……不能跟你分享喔!」
太公望小心翼翼地觀察著普賢的表情:「沒關係吧?」
「如果……你不願意讓我知道,也沒關係。」普賢瞇著眼睛:「這本來就是…你
自己決定的事情,我不會干涉的。」
「謝謝!」太公望聽了普賢的話,釋懷一笑。

「那……現在,你要不要去找他了呢?」普賢鬆開了太公望的手。

「你確定那死傢伙提供的線索嗎?」
太公望瞪了一眼倒在床上,面如死灰的傢伙,嘖一聲。
「再去找找吧!就誠如我說的,當楊戩不想被找到的時候,你是很難發現他的蹤
跡的。」普賢扶起了姬發,嘆了一口氣。

「……好吧!營地的一切就拜託你了!!」
太公望向普賢合掌,然後轉身便跑。

「………小望…」普賢看著太公望的背影,嘴角竟然翹了起來:
「怎麼辦…我好想知道那個正確答案喔!!討厭…怎麼不告訴我……」
〔秋亂入:原來普賢也挺八卦的………bb〕

☆      ☆      ☆

『當楊戩不想被找到的時候,你是很難發現他的蹤跡的。』
普賢的聲音在腦海裡,隨著楊戩自信的笑容,重複播放著。

開什麼玩笑?
憑他『實至名歸』、『真才實料』的『天界第一詐騙師』的名號,怎麼可能會找
不到他……
〔秋亂入:找人跟詐騙無關吧?〕

不……是一定找得到他!!

………因為…
如果你是這樣地喜歡我,卻又不靠近的話……
只滿足於那樣的距離…
遠遠地保護我……

那樣溫柔的你,叫人無法放著不管…無法不去回應……
太過深情…如果怕受傷的話,那就由我來接近你!!

普賢,你猜錯了……因為我根本就沒有考慮到時機的問題。

…因為,有些人一旦錯過了便不在……
那麼,對你的感情,我就不能坐視不管。

我的正確答案,只有你才能知道……戩…

在月色中,在森林中奔跑著……

嘩啦∼∼
一陣水聲觸動了心底的某一個角落,太公望馬上停下了腳步。

靜下心……
太公望慢慢地踏出了腳步,輕手輕腳地行走著。

今晚的滿月實在是太亮了……把溫泉旁邊的石頭變成了銀白色,像鑽石般深刻。
因為地熱而冒著白煙的泉水…當煙升到高處便變得飄邈,帶著揮不去的淡淡硫磺
味。
四周依舊是霧氣瀰漫…仿佛綺夢般一樣的幻境。
那,佇立在泉水中央的……是美麗得不像人的人?還是在這樣誘惑的夜晚,出來
媚惑人心的妖異?

太公望睜大了雙眼,頓時忘了移動……

那是…楊戩?

如果,那個也可以……稱之為…『妖怪』…
那,妖怪不就是世界上最漂亮的生物嗎?

像是高級絲綢被水淋濕時的柔軟……蔚藍色的髮絲在銀光中淡去…
潔白的肌膚仿佛要完全溶入在夜色中一樣。

啪啦∼
好死不死…腳邊的一根樹枝被踩斷。

「誰!?」楊戩聞聲馬上一回頭。
「喔喔∼∼美人出浴圖喔!!」
知道自己被發現了,太公望不正經地吹著口哨。
「師……師叔?!」楊戩一見來人,嚇得整個人馬上蹲下來…躲到水裡去。
「哎呀呀!!都是男的有什麼好害羞的。」
太公望見狀,馬上裝出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站起來站起來∼∼!!讓我欣賞一下你完美的體格嘛∼∼!!」
〔秋亂入:果真是變態老頭子……〕

聽到這樣的話,楊戩反而更加地縮起自己的身子。

「嘖∼!真吝嗇……」太公望看見自己的話造成的反效果之後,便開始脫衣服。
「師…師叔?你想要幹嘛?」楊戩見狀,嚇了一跳。
「洗溫泉呀…雖說這池子是你發現的,但是見者有分呀!!」
用著十分理所當然的語氣,太公望的腦子突然靈光一閃。

等一下!我的身材跟他的身材差太多了,為了避免以後產生被恥笑機會……
還是留一件在身上好了。
〔秋亂入:師叔,你這是欲蓋彌彰……bb〕

「戩…我來了喔∼!」太公望說著,便步入池中:
「溫度剛好耶……你真天才,發現的這個地點還真不錯喔∼!」
「我要走了……」楊戩低著頭,迅速地朝池邊游去。

「等一下!!不要那麼小氣啦∼!!!陪我洗陪我洗啦∼∼!!」
在錯身的一瞬,太公望拖住楊戩的手,不放手。

「師叔?!」被拖住的手,沒有任何轉圜的空間。

紫色的瞳中帶著滿滿的……驚訝。

「我說…留下來陪我……不然,這裡那麼偏僻……」太公望眉毛一挑:
「到時候有什麼鬼東西冒出來傷害人,沒人保護我喔!」

「……師叔…不是討厭我嗎?」

是啊?不是討厭我嗎?
不然,為什麼最近你看到我…總是逃避?

如果,討厭我的話,我消失便是……
我不是那種臉皮厚到知道別人討厭自己還能裝作若無其事的人……

滿載著悲傷,眉頭深鎖著……

「……幹什麼?有誰說過我討厭你了?」太公望往楊戩頭上賞了一個爆栗:
「跟我一起泡溫泉好像是會要了你的命一樣!!別這麼心不甘情不願的…」
「…痛………」楊戩撫住紅腫的額頭,越來越驚訝:「師叔……恢復了?」

「……呃…」聞言,太公望臉一紅便馬上別過頭去……

天呀!原來他的不正常這樣明顯嗎?
真慘……

尷尬的氣氛馬上籠罩著兩人……

「呃…師叔?」楊戩看著太公望仿佛在搥胸頓足的背影,只有緩緩地轉過身子,
讓自己也背對著太公望。

這樣…他的感覺會比較好吧?

「………戩…」深呼吸一口氣,太公望低著頭喊了一聲。
「什麼?」楊戩回應了一下。

「你還記得……我找你喝酒的那件事嗎?」太公望的聲音很細微。
「……難道被周公旦發現了?」楊戩輕輕地吐了一口霧氣:
「可別找我當墊背…我不會答應的。」

「…你記得,你醉了之後…說過了什麼話嗎?」太公望的問題,是試探吧?

「………我只記得我第二天早上醒來時,我是睡在你的床上…」楊戩聳肩:
「衣服都好好地穿在身上,你沒有在我身上作惡作劇塗鴉……」

「果然,你這隻死豬頭!!」聽到楊戩的無辜回答,太公望衝了過來,手掌不留
情地往楊戩頭上一敲:「我煩惱得要死,你卻真的什麼都不記得!!」
「痛∼∼!!師叔你幹什麼?!」楊戩覺得莫名其妙,只見太公望的拳頭又上來
了,趕忙一擋:「我的睡姿不好嗎?還是……」
「你這……」太公望氣上心頭,想扯回自己的手,卻沒有辦法掙扎,只好大喊:
「你說你喜歡我!!!!!」

「……呃啊?!」楊戩一聽,整個人馬上愣住了。

我……我說了?
怎麼…怎麼會這樣……而且還是在醉得不醒人事的時候……
天啊天啊天啊∼∼∼∼!!!

楊戩鬆開了太公望的手……一個人卻慢慢地往水裡栽進去。

「!…楊戩?」太公望見狀馬上用手一抄,把楊戩拉住:「你泡昏了?」
「不可能!!」楊戩的臉仍呈現呆滯狀態:「我怎麼可能會……犯這種錯!」
「……喜歡我是錯誤?」太公望一聽,怒不可止:
「很好!!那麼我也喜歡你,我是傻瓜囉?」

轟隆∼∼∼∼
楊戩突然覺得腦袋被抽乾一樣,什麼都無法思考……

『我也喜歡你……』

『我也喜歡你…』

太公望的臉孔跟聲音像空谷回音般不停地重複播放……重複……

「你給我清醒點!!楊戩!!!」
太公望見到楊戩那雙失了神的雙眼,開始晃著楊戩的肩膀。
「騙人吧?你……說你也喜歡我………」楊戩口中喃喃自語著:「你…絕對…絕對
不可能會說這種話……我一定是在幻覺…幻覺……」
「很好,你說這是…………我就讓你看看這是不是幻覺!!」
語末,太公望主動地繞住楊戩的脖子,狠狠地吻上去。

Chu∼∼∼
〔秋亂入:帥呆了…師叔!!〕

甜……原來…一個人的唇瓣可以甜得跟熟透的桃子一樣。
閉上眼睛,什麼都不想的感覺不錯喔……

糟了!
因為熱氣,腦袋開始發昏了……
〔平時不做事的關係,體力太差。〕

「……嗯…呃……」
不行了……

手一鬆,太公望覺得身體一軟,整個人就往後一倒…

〔秋再亂入:這……我收回前言……bb〕

「……啊…戩……」等太公望回過神來,就已經發現自己被楊戩攔腰抱起,往泉
邊走去:「幹嘛?幹嘛…」
「……師叔,你已經不行了就不要再撐了…」
到了泉邊的草地,太公望被輕輕地放下後,楊戩就回過身,開始著裝。
「等一下!我還沒有聽到你的回答……」太公望伸手就對楊戩的長髮一拉。

「我已經說過了!!」楊戩臉又紅透了:「絕對…絕對不會再說了……」
「上次你醉了∼!」太公望笑著盯著楊戩:「不算說過……」
「…可是……」看著太公望簡直在閃閃發亮的期待臉龐,楊戩只有紅著臉,輕輕
地到太公望的耳邊小聲說:「喜歡你……」

迅雷不及掩耳,太公望手臂一圈,整個人便賴在楊戩身上,甩都甩不開。

「你完了!!我絕對要把你吃得死死的∼!」
太公望的嘴角邊竟然帶著邪惡的笑容:「絕對逃不了了∼!」

「……呃…」楊戩竟然有種欲哭無淚的感覺……當然還有大禍臨頭的預感。

怎麼我會喜歡上這種恐怖又一無是處的傢伙……?

「好了啦!我要去穿衣服了∼∼!放手啦…」

「我有說我准許讓你走嗎?」太公望的笑更加地叫人毛骨悚然。
「師……」楊戩抱怨的聲音被埋沒在唇瓣的交會裡。

沒辦法,誰叫你的嘴巴吃起來比桃子還香甜……
太公望在心中對自己吐個舌頭……

今晚的月光還真是美好呢!〔甜笑〕

待續
===================================
奸笑『嘿嘿』的後記:
嘿∼∼名副其實的溫泉美人……
嘿嘿∼∼什麼?
嘿嘿嘿∼∼你問我,同棲怎麼了?
嘿嘿嘿嘿∼∼反正17一直孵不出來,就跑來寫這個了……
嘿嘿嘿嘿嘿∼∼下一篇應該就會結束了……
嘿嘿嘿嘿嘿嘿∼∼楊太不滅楊太萬歲楊太第一呀∼∼!!
嘿嘿嘿嘿嘿嘿嘿∼∼我好期待下一回喔!!
〔因為……嘿嘿嘿嘿嘿嘿嘿嘿∼∼〕

〔天音:這女人還真無聊……〕

〔戩、望又同時打了一個噴嚏〕

〔天音:等一下!!難道又要發生什麼了嗎?〕
〔秋:嘿嘿嘿嘿∼∼∼!!〕
〔天音:不要給我嘿嘿嘿打混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