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你是怎麼進來這裡的?』
抬起眼,紫色的眸子瞬也不瞬地望著從迷霧中走出的人影道。

『怎麼進來……用雙腳走進來的呀。』
望著眼前皺起眉頭的俊美少年,紅髮少年聳了聳肩道:
『看來那不是你想要的答案……其實是我做了一個怪夢想找你談談,卻到處找不到你。後來在你房間內等你時意外發現到這裡的密道……可惜不是通往通往桃林的密道,不然我就可以好好大吃一頓了。』

『……我不記得有讓你進我房間的允許!太公望。』
紫眸少年說話的語氣是冰冷的。

『也沒有說不可以的禁令呀。』
走到了面無表情的紫眸少年身旁,太公望看著少年方才一直注視著的土堆問道:
『這個……像是是某人的墳墓呢,而插在前頭的這把劍……是他的法器嗎?相當高等級的法器呀!就算失去了主人仍有力量殘留……』

『這和你無關。』
紫色的眼眸映著太公望若有所思的神情,少年微微皺眉道:
『在我發怒之前出去吧,這裡不是你該來的地方……』

『是這樣嗎?』
太公望臉上一閃而逝複雜神情後笑著道:
『"斬仙劍"……我沒說錯的話是這法器的名稱吧!』

『你……』

『而這墳墓,如果真是墳墓的話……和"玉鼎"這名字脫不了關係吧。』
說話的太公望笑容中有著一絲苦澀。


『你……究竟是誰?』
片刻地沉默後,紫色眼眸中泛著金色流光的少年開口緩緩道:
『不是普通的勇者吧!和那個時候有關係的人嗎……』

『……好重的殺氣呢。』
碧綠的眼眸沒有任何動搖地直視著站在眼前的麗人道:
『可是我並不懂你說的那個時候是指什麼,雖然我很想知道,更有許多問題想要問你,到目前為止你都不願意和我好好談談,甚至於盡量避免碰面的樣子,現在改變心意了嗎?』

『沒有商談的必要,你只要回答我的問題就好。』

『那樣的話多不公平,只有你一個人的疑惑可以解決,不如我們來個比賽吧!』
無視於橫梗在眼前的三尖刀迫近威脅,太公望神情自若地道:
『我在你的房間內發現了棋盤,你似乎不討厭下棋的樣子,那麼我們就下盤棋吧……誰輸的話才回答對方問題,有了契約的束縛就無法說出謊言,是很不錯的主意吧!』

『哪裡不錯,你以為我會答應這種無聊契約嗎?』

『這個嘛……』


※ ※ ※ ※ ※ ※ 

異界傳說 第十一話

※ ※ ※ ※ ※ ※ 


原本到口的呼喚在瞧清楚眼前的情況後拋到了九霄雲外。
白色的河馬、不、靈獸睜大了雙眼訝異地看著窗內自己尋找有好一陣子的主人和他身旁不可能錯認的俊美少年……

現在的狀況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為什麼主人會和魔王先生在……下棋?
我眼花了嗎?還是在作夢?

白色靈獸伸出手揉了揉雙眼,可眼前的影像並沒有消失,又揉了揉眼睛,眼中所看到的仍是弈棋中的兩人,當不敢置信的他再度揉眼時……

嗚∼眼睛好痛!
那麼……應該不是作夢吧。可是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呀……之前魔王先生就算主人怎麼撩撥也不肯和他多說一句話的,為什麼他們兩個現在會坐在一塊下棋呢?

對眼前情況感到莫名其妙的靈獸多麼想立刻飛奔進去找自己主人問個清楚,可是魔王臉上的表情讓他不敢採取實際行動。


生氣,而且非常生氣。

找了個觀察視野良好的角度窺看著魔王樣子的靈獸如此想著。(效仿申公豹?)

魔王先生怎麼看都像是在生氣的樣子,可是為什麼呢?
主人到底做了什麼事情呀!不久前才對我說要讓魔王慢慢撤下心防的,怎麼才隔了一天工夫就變成這樣了……
好想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可是總覺得一靠近就有變成靈獸大餐的危險可能,魔王先生的感覺好可怕∼∼主人怎麼還能笑得出來呢!?


※ ※ ※ ※ ※ ※

「現在想起他們第一次下棋時的樣子還是有些心驚膽跳……唉……」
幽暗的樓梯轉角間傳出了輕輕嘆息的聲音道:
「隨著時間的過去,楊戩先生給人的感覺就越來越恐怖,主人卻還是一副笑嘻嘻的模樣,那個時候我還真擔心會見不到明天的太陽。」

「可是後來楊戩先生並沒有對你或太公望做些什麼吧。」
說話的稚嫩嗓音發自一個黑髮黑眸的小女孩,臉上認真嚴肅的神情卻叫人很難當她是一個孩子看待。

「嗯,真要說做了些"什麼"的應該是主人……」
說話的聲音伴隨著苦笑……

※ ※ ※ ※ ※ ※


「你從剛剛就掛在這裡嘰哩咕嚕些什麼呀?四不?」

在耳畔近距離響起的聲音將陷入悲慘未來想像中的白色靈獸喚回了現實,抬起頭來看著正一臉莫名其妙地望著自己的赤髮少年,還來不及反應過來疑惑自己為何會被發現的靈獸腦中一片空白地脫口而出道:
「主人!嗚嗚∼我不想當大餐也不想當飯後甜點啦∼∼」

「啥?什麼甜點?你肚子也餓了嗎?我剛好正想找人拿食物來的說,下棋下得錯過晚餐時間,肚子快餓死了,既然你也餓了就順便幫我去倉庫拿一些桃子來吧!」
紅髮少年靠在窗邊如此說著。

「不是肚子餓啦!」
拚命搖頭的四不像如此說著:
「剛剛……那個……這個……到底主人你和魔王先生發生了什麼事情呀!」

「什麼事情……下棋、泡茶、聊天兼小賭一場呀^^」
瞄了身後正一臉陰沉收拾棋盤的紫眸少年一眼,視線轉回四不像身上的少年道:
「你不是都有看見嗎?呆呆掛在窗口那麼久,如果不是聽見你嘴巴念念有詞吵死人的話,我還擔心你中邪了呢。」

「呃?我哪裡有吵……」
反駁的話語在瞧見有著一頭蔚藍長髮的紫眸少年目光朝向這裡時嚥了回去,同時倒退了好幾步的四不像樣子很是緊張地道:
「我的身體不好吃,不,我是說我身體有些不舒服,所以主人,拿桃子的事情主人還是自己來吧!對不起,我要回去祈禱,不,是休息一下……」

「你的樣子看起來的確是需要好好休息,一張臉變了好幾種顏色……」
手指著身後微微蹙眉靠近的人影,少年說得很是理所當然的模樣道:
「要不要我找他用魔法幫你治療一下呀?」


「不、不用了!!我只要躺一下就好了!」
頭搖得讓人擔心會不會扭到的四不像根本不敢看自己主人所指方向的蒼藍身影,恨不得立刻飛奔逃開這個讓自己心臟負荷過重的恐怖地方,可是身體偏偏不聽使喚地僵在當場動彈不得,只能在心中拚命祈禱傳聞中的恐怖魔王不會拿自己當晚餐或餐後甜點……



「……我並不擅長治療魔法……不舒服的話喝下這個會好一些吧……」

喝下?

四不像訝異地抬起頭看向反應完全不在自己接下來發展預測當中的紫眸少年。
沒有拿自己當點心,也沒有大發雷霆對主人下些什麼詛咒,雖然臉上表情怎麼看都談不上和藹可親,但是並沒有自己原本想像中的恐怖,而且……

「呀∼∼那是我特別留著待會要喝的茶欸!不能給四不啦!」

看著整個人幾乎黏到魔王身上後趁其愕然時拿走他手中杯子的主人,四不像驚訝地說不出任何話來。


「太──」

「四不既然都那樣說了就讓他好好休息睡一覺就行了,這茶可是我向你磨了好久才到手的。」
打斷了紫眸少年話語的靈獸主人一邊喝茶一邊說道:
「何況……長夜漫漫,我不多喝點茶提神的話,萬一中途睡著對你來說也很傷腦筋吧。」

「……這和那沒關係。」
冷冷的語調,卻有著隱約的動搖。

「怎麼沒有關係呢?你也想早一點弄清楚一切吧……我和你之間……與那個人的關係……」

「……早上的時候你就打算告訴我了吧,剛剛那棋局的最後你並沒有認真……否則該是你贏的,為什麼?你這樣做的用意到底是……」

「誰輸誰贏都能達到我的目的,確認事情的真相,弄清楚你身上熟悉的感覺是不是來自於我一直在找的那個人,還有……」
少年又輕啜了一口茶後道:
「正如我發現棋盤時所想的,和你下棋確實是件很有趣的事。」

「太公望……」




呃……那個人是指誰呢?現在的發展到底是……我被遺忘了嗎?

如此想著的四不像楞在一旁看著眼前互相凝視的兩人,真的搞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那個……主人你們……」
好不容易鼓起勇氣打算向兩人問清狀況的四不像遲疑了一會兒後終於出聲,可是,一句話都還未說完就被自己的主人打斷道:
「啊?四不你還在這裡呀?你剛剛不是說要回去嗎?」


「主……主人……」

「身體不舒服就要好好休息,對了,我今天晚上就睡這裡,不會回去吵你,你就安心睡一覺吧!晚安。」
紅髮少年笑著說完了想說的話之後就把窗戶『啪噠』一聲當著四不像面前關上,根本來不及讓獃住的靈獸有做出反應的時間。


「那個……主人?」
望著緊閉的窗戶,四不像完全忘了自己原先打算說些什麼……



※ ※ ※ ※ ※ ※


「後來呢?」
伸出手扯了扯眼前沉浸回憶當中而沒有聽到自己呼喚的白色靈獸,小女孩像是想要確定些什麼而開口問道:
「我沒想錯的話"那個人"是指玉鼎先生吧?我聽楊戩先生說過……他最重要的師匠,太公望的哥哥,我很久很久以前的血親……他們兩個那天晚上就是在談玉鼎先生的事情嗎?」


「……嗯,我想應該是吧,我只有後來聽主人轉述當天晚上的談話情況,不知道主人是不是還做了其他的事情……」(我能做些什麼? BY一臉無辜樣子的太公望)
回神過來的四不像一邊回想一邊對身旁的小女孩說道:
「總之,以那場棋為開端,楊戩先生雖然還不是完全相信我們,但已逐漸撤下心防,就像主人說過的一樣……而下棋也在那之後成了他們最常用的溝通方式,我也是那個時候開始覺得楊戩先生其實並沒有我想像中的可怕,不像是大家傳聞中的妖魔之王,有時候看到他被主人逗弄時甚至會有些同情他……」
四不像停頓了一會兒後才接續道:
「然後,就在我習慣他們不能用常識理解的相處方法之後……他們突然決定決定要走一趟王都。」


聽見了王都這個名詞,小女孩漂亮的雙眼蒙上一層陰霾喃喃道:
「……釐清一切未解迷團的關鍵都指向王宮所在的都城,這是楊戩先生今天對我說過的話。他也和我提了那時候發生的事情,不過他並沒有說得很詳細,而且也不太願意多談的樣子。」

閉上雙眼回想午後的情景,那對自己說話的麗人身影彷彿就在眼前,提到王城時臉上複雜的神情是自己從未曾見過的……

「我只知道他們後來在調查有些進展時被王宮的人發現追擊,然後在一場混戰中分開,太公望之後被義父所救,而楊戩先生則在回去北方森林時,被守在那裡已經打破結界進入的王宮魔導士與勇者們攻擊……最後在趕到的太公望協助下封印了他自己的力量偽裝成已死的模樣過了好幾年平靜生活,直到王宮的人發現不對勁再度派出人手追殺他們……」
小女孩微微皺眉道:
「一定還有發生什麼事情吧!在王城的時候……」


「嗯……我所知道的簡單來說也是和你一樣的。主人和楊戩先生潛入首都時,因為主人說我太過顯眼會引人注意,所以沒有讓我跟著他們,只是要我躲在附近的林子裡等待他們的消息。」
四不像的聲音響起道:
「當我後來感應到主人的呼喚趕去時,楊戩先生已經不在主人身邊了,而主人則受了重傷倒在血泊之中失去了意識……」


「太公望他……是被王宮的人攻擊的嗎?」

「應該是吧。我想……那時候的狀況一團混亂,王宮的追兵又趕了上來,如果不是大賢者大人突然出現把我們帶走隱藏起來的話,我真不敢想像接下來的情況……嗯?怎麼了嗎?」
注意到面前表情有些異樣的小女孩,四不像疑惑地問著。

「……也沒什麼,只是突然有一個無關緊要的奇怪想法而已……那個時候讓太公望受傷的人,我想……」
彎下腰望著樓梯下站在那裡不知多久的兩人,小女孩直視著其中一位有著紫眸藍髮的俊美少年問道:
「那個人應該是楊戩先生你吧?」


「邑姜……」


_________________

<後話>

最近在重看之前寫的篇章時發現有些地方過去和現在接的不好,很容易讓人產生混亂bb我的寫作能力有待改進(反省中)……所以在這裡稍微說明一下,這篇第十一話開始標題前的對話是接續第八話師叔在夢中見到老子後發生的事情。附帶一提的是第八話中師叔和玉鼎談話的過去是老子讓他做的夢,原本是想喚起師叔失去的記憶,不過沒有成功,和老子談話之後的場景則跳回了現在,一直延續到四不像和小邑姜的對話……好像越解釋越混亂了,故事的發展已經脫離了我的掌況(泣)

by竹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