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玉乙之章 (6) 玉乙

※ ※ ※ ※ ※ ※ ※ 

《成為真正的妖怪……?》

「楊戩公子……」雲霄出來會客:「抱歉,家兄目前不在…」
「沒關係,我的狗呢?」
「啊,在瓊霄那……」

跟著雲霄穿過迴廊,走入秘道,楊戩到達了位於地面下五百尺的研究室。

「你的狗已經改造成功了!」
瘦巴巴的老巫婆尖笑著:「牠現在是一個很棒的生物法寶了!」

白狗躺在實驗台上,虛弱的。但,一見到主人來了,仍奮力搖著尾巴。
「對不起…」他撫摸著白狗:「對不起對不起……」他害這隻狗變成了什麼!?
嗚……白狗舔著主人的手,希望他能停止悲傷。
「對不起…」埋進白狗的毛中,「對不起…」牠還有溫度…還有心跳……
可是…牠已不是「生命」。而是一件「法寶」!!!!

已經脫離常軌了--……

跟那時一樣…

※※※

--「戩兒!!?」
男孩的師父震驚的!想扳開男孩扼著小狗頸部的小手!

--怎麼了?他是怎麼了?--?
男孩瞧著自己的手,空茫的想:
妖怪的血…是他殺了他的狗…他的好朋友的原因嗎!?
--「戩兒…」溫柔的師父,不打罵他,只是嘆息。
--「下次…要好好控制自己的力量…好嗎?」

他點頭,但心裡已經隱隱約約聽到娘親嬌媚的聲音:
--「小戩……(心)再怎樣講,你總是個『妖怪』……」

※※※

「沒錯☆」喜媚自黑暗中出現,身上還是披著那塊詭異黑布:
「楊戩是妖怪☆楊戩是妖怪☆∼∼☆」喜媚用清脆的童音唱道:
「給你☆給你☆∼∼去告別吧☆妲已姐姐說的☆∼∼」

喜媚將詭異黑布披到他身上,黑布如有生命般,緩緩飄動變化……

「要--成為真正的妖怪喔☆」

※※※

《淡紫色的記憶…》

這天清晨,高蘭英照樣起了個大早,梳洗過後,就開始管起太師府大小雜事:
本來,蘭英是太師府副座:張奎的妻子,張奎也是領有朝廷俸祿的官員;
照理說,蘭英是官夫人,實在不該像當家主母般,管著太師府的事了。
但,太師府素來無女主人的存在;
蘭英就理所當然的,一肩擔起太師府內中的家務。
就算太師已經有了一生相許的對象;
但,蘭英也還是不可能卸下這擔子的;
原因無他:因為太師的對象是…不是能管這雜事的人。
在一陣吵雜後,總算大小諸事都告一段落。蘭英叫人備好早點,去東廂房了。

「學士,普賢學士!」
苦楝樹下,正值春色;
普賢坐在樹下閱讀書籍,苦楝的淡紫小花落了他一身,像輕霧般籠罩住他。
聽到蘭英叫喚,他回她一個溫和美麗的微笑;
就像上頭的苦楝花般:「早安,蘭英,用過膳了嗎?」
蘭英搖頭:「蘭英還沒吃,學士也還沒用膳吧!一塊吃吧!」
蘭英手腳伶俐的從下人手中接過一些微甜糕點:
「學士,這是我叫廚房做的,雖然快入夏,天氣熱食慾不振;但也不能不吃東西呀!雖然你不喜甜食,不過這糕餅甜而不膩,很好吃的。」
普賢苦笑:「蘭英,妳一向知道我吃得少的。」
「學士不是吃得少,而是根本忘了吃、不吃。這樣下去,學士身體虛弱,我們怎麼向太師交代?」蘭英用「下人的難處」壓他,普賢也不得不吃了幾塊糕餅。

在用早餐時,樹上落下幾朵淡紫小花;
「真風雅,」普賢笑:「就和著苦楝花一塊吃了也不錯。」
蘭英沈下臉:「學士,別說這種話,苦楝樹的花吃不得的。」那可是可有毒的!
蘭英朝上頭望了望,擔心說道:
「學士,別整天坐在這,蘭英知你喜歡賞花,但這樹本不吉利的。」

苦楝樹又稱自縊樹:因樹形高大,枝條堅硬,所以使得許多苦命人在這種樹下了結殘生,也為樹搏得了這種不吉祥的稱呼。
在太師府初建時,也是認為這棵苦楝不吉祥,欲除之,但太師知道後,就說:
「樹有什麼吉利不吉利的?都是人空想罷了!」
遂把樹留了來,又因東廂房剛好設在樹旁,所以這棵百年苦楝也成了每年春天,簡單樸實太師府裡少見繽紛色彩之一。

「唉,蘭英,妳想得太多了。」
普賢學士的說法和太師一般;蘭英想:其實學士和太師在骨子裡有些相似。
「其實…我很喜歡苦楝樹的…」普賢靠回樹幹:「苦楝是種很美、很溫柔的樹…」
「學士--你這樣說--」

「夫人!夫人!」遠處一個長工在喚她,不知有什麼要緊事?蘭英起身行禮:
「學士,蘭英先走了。」
「嗯,蘭英,妳辛苦了。」普賢又微笑,蘭英覺得奇妙--
為什麼他的笑能如此讓人心情平靜呢?這就是太師想緊捉住他的理由吧!
「不用客氣,蘭英有蘭英該做的事,學士也有學士你能做的事。」
蘭英笑道:「其實,自學士來了以後,我們這些下人的日子就好過多了。」
普賢笑了:「蘭英,妳認為都是我的功勞嗎?」
「這是當然的。」蘭英再笑:「不多說,學士,蘭英告退了。」

看著對自己溫和微笑的普賢學士,蘭英也回以笑容。
太師,是她高蘭英敬愛的人,她和夫君一樣,以服待他為榮。
他是個嚴以律已的人;沒開心過幾次。
但,自從普賢學士來了後,太師開始有了笑容,整個大宅有一絲溫柔的氣息。
再回頭望一眼普賢,蘭英只想著:
如果這溫和春日能永遠持續下去就好………

※※※

『苦楝是很溫柔的樹』
普賢望著上頭淡雅的紫色花霧,綻出一朵朦朦朧朧的微笑;
其實他不知他為何喜歡,只是每到清明時節,滿樹紫花綻放時,他就特別想看。
以前和小望在仙界修行時,偷遛下凡的確大半是小望的主意;
但,有一兩回,是他想說想看,小望就備了點心和酒,去凡間山林裡賞花。
小望也曾問過他,為何喜歡?他也答不上來,只覺得……
看見苦楝紫花,就好像見到某些東西;很糢糊的幼年記憶。

『苦楝是很溫柔的樹』有人曾在幼年的他面前這樣說過;他忘了那人是誰
--老實說,他對入崑崙以前的事都記不得了。只有這句話,印在他腦海裡。

清明時節,天空飄著細雨…
有個人拉著小小的自己,漫步在苦楝山林裡…
淡紫花色似乎也將空氣染成一片朦朧……
好糢糊…但仍然想捉住的記憶……
「為什麼…要說很溫柔呢……?」

「因為苦楝是清明之樹。」
忽然,一個藍髮青年出現,遮住日頭,使得他的臉看來很暗。
「總在清明時綻放……安慰去祭拜死亡親人的斷魂人的心…也使春日踏青的人喜悅……」
「她是那麼說的。」青年笑,低沈的聲音,和春日裡暖暖的空氣混合了…

她?普賢起身:「你在…說什麼?」
藍髮青年拂了拂藍衣上的紫花,「你應該記得的,因為這是你告訴我的。」
什麼?「等等……我認識你嗎?」
應該不識…普賢瞧著這位絕美青年,努力的想。
「不認識嗎?」青年笑了:「也許,不記得。也是好事吧!」
呃?普賢想再說些什麼時--狂風吹起,紫花雨落下;
普賢閉起眼,以防花瓣吹進眼裡--但,再張開時,
青年已經不見了。

※※※

苦楝樹……清明之樹……從何時開始,他就那麼認為了?

--「賢兒,今年苦楝開得很美啊!」姐姐步伐如舞,拉著他去賞花。

--「……可是,娘說,那種樹,不吉祥的……」

笑語如水晶:「什麼啊,花只有美的,沒有什麼不吉祥的。」
是的…姐姐的美如春天,只有美好的事物停留在她身上。
是個像春日百花般嬌艷的少女。

--「可是,為什麼有人要在那樹上上吊呢?」

--「就是因為溫柔呀!苦楝不願看那些人受苦,所以有堅硬的枝條讓人解脫啊!」

……是的……解脫……

一雙腳板在苦楝樹下、普賢頭上晃來晃去--
姐姐--老是說苦楝溫柔的姐姐在苦楝樹上上吊了!

--「為什麼!!!??--姐姐……」他哭泣著。

「因為她很痛苦。」和姐姐一樣,美麗的藍髮,紫紅的眼眸,白皙的膚色
--那是一個像姐姐翻版的孩子。
「所以,我告訴她,她和他以前告訴過我的事:『在苦楝樹上上吊,會使痛苦消失。』的事」但毫無感情的,說著自己母親死亡的理由。
那是誰--?是姐姐的孩子--他是--

一個妖怪……

※※※

普賢從夢中驚醒。
「怎麼了…?」一隻強壯的手臂環住他肩膀。
「沒事…對不起,把你吵醒了。」
「你做了惡夢?」
「嗯……其實很美的…」
夢中,彷若春神使者的姐姐……和如夢似幻的苦楝花……

「是嗎…?你流冷汗了。」
「沒事…仲,繼續睡吧!」
「別隱瞞我任何事。」聞仲捉住他手。
這男子…普賢在心裡輕嘆;他連他做什麼夢都想知道。

普賢雖然沒有意思隱瞞;但這件事,一時也說不清楚,也怕說了,會讓他擔心。
…還是想辦法轉移他的注意力吧!
普賢吻上聞仲的唇,開始挑逗他。
「賢?」聞仲回應。普賢輕吻,他回以讓人喘不過氣來的深吻。
「仲…什麼都不要想…」普賢惑人的微笑:「只要想著--我。」
聞仲低笑,以更加猛烈的吻回應普賢。
「唔…」普賢身子顫抖,有些承受不住--
真是…好像有假戲真做的感覺…普賢想道。
算了…沒差!

他想忘掉,姐姐吊在苦楝樹下的身影……

還有那名藍髮青年…姐姐的孩子……小望的……普賢睜開眼!
那個人是--小望的副官!?

※※※


「你在等我來嗎?」在春日裡暖暖的陽光下、在開滿紫色花霧的苦楝樹下。
藍髮青年翩然而至。這次,他身邊跟著一隻白色大狗。
「是的…」他果然是小望的副官…那隻大狗不是小望前陣子在說的大白狗嗎?
青年,楊戩臉上泛著一種微微的,嘲弄的微笑。
他長得很像姐姐。普賢想:只不過姐姐絕不會有那種冰冷的「笑容」。
「我想,我知道你是誰了。」
普賢微笑,但不是他常有的溫暖笑容,而是苦澀的微笑。
他是姐姐的孩子,他的外甥。也是--

姐姐發瘋的原因。

「你要什麼?我的命嗎?」他想起,他一切都想起了!
「因為你的父親…沒殺了我。」

※※※

一開始,只有姐姐沒有墳墓。
因為姐姐是被妖怪迷惑,生下「孽種」的壞女人。
村人們都說姐姐很壞,巴不得將她鞭屍,更別提為她造墳了。
娘親不忍心,哀求爹爹將她姐姐埋起來。
爹到山中草草挖了坑,將姐姐丟下去便埋了。
美麗如春日的姐姐,死後竟連個棺材都沒有。

後來……村人們都得了病,會令人逐漸虛弱,最後死亡的病症…
一個,哀悽的舉行葬禮。
二個,更為哀悽。
三個……村人們開始恐慌。
四個…五個…六個…
大家終於知道,那是妖怪的詛咒!沒人逃得了!

屍體堆積成山,村子裡開始燒屍體。
但,屍體依然堆積成山…

普賢閉上眼,他為何會忘了那地獄景象呢?
「你要殺了我嗎?」他問。
其實…他早該死了,跟著爹娘一起…

※※※

「不,我不殺你。」楊戩道:「父王不殺你,我也不需要殺你。」

--雖然他們叫我要殺你。
--但我不想殺你--…
--因為你是唯一為娘親哭過的人--……

「我只是…來拋棄自己罷了!」

--拋棄屬於人類的自己!

「你說什麼…?」普賢不解,「你…應該是有一半的…」姐姐的血。

「所以才要拋棄呀!」楊戩笑了:「再見了…『舅舅』。」

「等等!你和小望…」普賢叫道:
「你想要做什麼呢!?為什麼…你已經隱藏了很久了呀!」
為什麼要拋棄了屬於人的生活!?

「再見。」楊戩笑了:「你也快走吧!因為我即將…」毀滅京城!
「走吧!哮天。」楊戩將白狗收進袖子裡。

「那隻狗!你…」做了生物改造!?「等等!你的事…小望知道嗎!?」

楊戩沒理會他,捲起身上的六魂幡,消失了。

「為什麼……」普賢看著漫天紫花,竟不知怎麼辦了……

※※※

回到左丞相府,楊戩整理物件。
沒洗的衣服…未處理完的公文…

屏風上,掛著一件外袍。
是太公望的,楊戩拿起,抱在懷中。

一絲淡不可聞的桃子香,仍被敏銳的楊戩捕捉到。

閉上眼,他嗅聞著,想深深記在腦海裡。

「今天…我去見他了…」楊戩喃語著,似乎想講給千里之遙的那個人聽般。
「所以,我要和你告別了……」

唯一,身為人類的證明。
那位比自已還像母親的人……也很適苦楝花的人……
總是微笑,如和煦春風般的人。
也是最瞭解你的人。

普賢………

「我…了斷了!」

--我已不是「人類」…
--所以,不能待在你的身邊了…

「再見了…」將外袍摺好,楊戩閤上房門。

鳴……哮天似乎極不願離去,一直哀哀低鳴著,懇求主人改變心意。

「走吧…哮天…」楊戩疲累的嘆息。

鳴……白狗柔順的陪在他的身邊,讓他關了大門。

※※※

--「哎呀呀,小戩這孩子,心太軟了(心)。」
--「妲已姐姐,要殺了他嗎☆」
--「嗯嗯,這是必需的…」

「所謂『告別』就是將過去全部抹殺啊…(心)」
「咱們來助他一臂之力吧!小王(心)」
「是的…媽媽…」一面血色之鏡出現;
一個瘦小蒼白的少年站在鏡中,手裡捏著一隻小黑蟲。

「嘻嘻……我是『被選上的人』喔……(心)」
「崑崙的老頭…以及那位『至高無上的人』都嬴不了我的……(心)」

※※※

--「你不吃飯嗎?」
--「為什麼要吃?」男孩冷漠的,「我不會死,你不用假好心。」
的確,他是妖怪的孩子,就連成長的速度也很快。
不到一年,就長成六、七歲的孩童模樣了。

村裡的孩子拿石頭砸他。
「妖怪!他是妖怪!儘量砸啊!」
孩子笑著,大人們對於自家小孩這殘忍的行為也不置一詞;也許他們也很想砸吧!

他全身顫抖著--好可怕--!
再怎麼說,大家砸石頭的對象是個小孩啊…!!
應該要袒護他的。
可是他沒有勇氣。

流了血,是紅的。藍髮貼著血紅。

--「你流血了…」他拿著手帕想擦拭他的臉。
--「不用管我。」男孩拍掉手巾。

他盯著被塵土弄髒的白巾。心裡覺得好難過。
第一次,討厭自己。
村裡的人,對他所做的事是不對的。他很肯定。
可是卻沒勇氣……

那孩子,就算是個妖怪,也是個孩子不是嗎?他應該要護著他的。

※※※

普賢張開眼睛。

夢……
之前怎樣都記不得的事,現在像源源不斷的流水般,在夢裡,現實裡--不斷的滿溢出來。

那一日,在苦楝樹下的對話像夢一般,有著很不真實的感覺。
但,不是夢。
那孩子…他來找他做什麼呢?

--救救我!!!--

普賢心跳快了--是的…那孩子很想跟他說些什麼的……
有什麼事--是他能做的?

「唔……」普賢無力軟倒,靠在樹上。
近來--身體狀況變得很差……很容易就覺得疲累了……

「普賢?」一個暗影出現在他視線中,「你怎麼了?臉色不太好?」
暗影蹲下,普賢看清那暗影:
「太乙…」普賢想笑,卻發現自己真的很累很累…連打個招呼都很吃力了……

這是什麼徵兆!?
普賢睜大眼--「太乙師兄--」
是的……他怎麼會忘了……
不明原因的體力流失……還有……
普賢坐起身,發現自己的肩膀上--

一個精細優美的黑色雕花圖案…
--死亡的印記!!!

「…普賢…?那、不就是……!!!」當年曾經調查過奇異瘟疫,和玉鼎一塊接普賢上仙界的太乙,當然知道這印記所代表的意義……
「為什麼…普賢你不是……?我們回崑崙去找雲中子!」那時,在唯一活著的藍花村人--普賢身上,他們無法找出病因,所以大家都放棄了…只有雲中子,蒐集了普賢的一切資料,持續的在研究著。

「嗯……」
「現在就走吧!」太乙扶起普賢,才踏出一步,高蘭英就端著茶水點心出現了:
「太乙公子…?啊!學士!」蘭英當然看出普賢臉色不對,著急道:
「學士你怎麼了!?來,太乙公子,交給蘭英吧!」
她俐落指揮長工,將普賢抬走。

「太乙師兄…」普賢對他低語:「請帶走我…」他不能死在太師府內!
「普賢……」太乙呆呆的望著被抬走的普賢……

※※※

雖然不瞭解……但將普賢留在太師府是不行的……太乙在酒樓裡踱步思考。
普賢的狀況危急,但聞太師不會輕易放人…
不是說聞仲是不講理之人;但,一扯上普賢,聞仲就不會有理智存在了。
總不能實話實說吧!說普賢的疲勞是源於一種奇症……這樣說,只會讓事情更糟!

--只好偷偷將普賢帶出了。
「怎麼做啊…」憑他,是不可能將普賢帶出的。
忽然,腦裡出現一個名字--「……啊∼∼∼∼不行不行!!!!」
太乙想到了一個人--他最想見,也最不想見的人。

可是--沒有更適合的人選了……
「……嗯…這是為了普賢嘛……」他喃喃自語地…

※※※

《終於…感覺自己的思念之灼烈…》

春日午後,悠閒的氣息隨著日光,散佈到空氣中。
任何人,在這時刻,都應該會打個哈欠,來個午睡才是。
但,在太師府圍牆旁的兩人絕對沒有心情睡覺;
玉鼎輕盈躍上牆頭。「太乙,你在東門等我。」
太乙點點頭,「我知道。」太乙往太師府的東門步去;

計畫是這樣的:
在聞太師還在皇宮內辦公時、在太師府內下人都在午睡的閒散時刻;
太乙和玉鼎將普賢帶出,立刻坐上黃巾力士,到崑崙山去。

--沒什麼,太乙想。
類似的行動,他們以前在凡間不知做過多少次了。
所以,這次的行動,他們依然非常有默契的進行。
話不用說,就可瞭解他的意思。
他們之間的默契依然存在。
--儘管,已經很久沒見到他了……

前天一早,他就在碧遊宮附近徘徊著,遲疑著要不要進去。
「嗯…嗯…不行!還是得要進去!」
「…太乙?」
太乙抬頭,看見了--「玉鼎師兄…」
玉鼎師兄就在自已眼前!只有一、二步的距離…
他就在那裡,不是夢不是幻影!

「你怎麼……」不等玉鼎說話,太乙就先說了:
「玉鼎師兄,好久不見我這次來是為了普賢的事普賢他的舊病復發情況危急可是聞太師又不可能放人--」(過於緊張,所以根本沒標點符號了^^bb)
「太乙,等等--」玉鼎打斷他:「麻煩你…說慢點好嗎?」
「啊?對、對不起!」太乙臉如火燒般燙。
玉鼎笑了。
「我…我…」太乙臉紅低頭,腦裡竟找不出一句可說的話。
「…找個地方,慢慢說吧!」玉鼎溫柔道。
玉鼎在知道狀況後,就一口答應,他們開始擬定帶走普賢的計畫。

他們選定這時候行動。
在決定行動後,他們兩人;至少太乙--是盡力保持淡然的態度。
非必要不交談。
非必要不接觸。
不要和他眼神交會!

「不要在意,沒什麼好在意的…」像要自我催眠般,太乙一直喃唸著。
「太乙。」
「啊∼∼∼是!」
玉鼎揹著普賢,訝異瞧著他。
「對不起…」太乙連忙摀住嘴,他剛才太大聲了。

「唔……」玉鼎背後的普賢慢慢的張開眼:「太乙師兄……」
「普賢,沒事吧,我們要到雲中子那了!」
「嗯…」普賢笑了笑,又閉上眼了。
「往這邊走。」太乙抄小路,七彎八拐的,到了自已家裡。
屋前廣場上,停著一台黑色機器人。
太乙快速爬上,啟動動力。
「武吉,武吉。」太乙叫著那個超人店小二。
「是∼∼∼∼老闆,有什麼事?」武吉以跑百米的速度奔至太乙面前。
「我要出遠門,店就交給你了。」太乙想了想:
「還有,若聞太師來問,就說不知道,知道嗎?」
「是∼∼∼老闆,不知道什麼事?」
「就是你不知道我帶著普賢回崑崙的事呀!」
「喔,瞭解。」

--這算什麼吩咐?玉鼎苦笑。
太乙脫線的性格依然存在。
幾乎沒變。他想。

「玉鼎…師兄,上得來嗎?」太乙在黃巾力士上問道。
玉鼎揹著普賢,輕巧一躍,就上來了。完全不需幫助。
倒是太乙,本來是想幫忙的,可是在玉鼎跳上來時,腳一打滑,身子往後頭栽去--
玉鼎及時攬住他腰:「沒事吧!」
再次會面以來,兩人首次相觸。
「沒--事!!!」太乙慌張的推開他。

--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碰觸,卻讓他有著電擊般的感覺。
太乙攬住自已:「……果然……」
已經那麼久了呀!
在放棄與等待間徘徊那麼久了……
他以為自已已經被自已說服,放棄了這段感情……

「可是…」他並沒有放棄!

「要走了。」太乙轉過身,去操縱黃巾力士了。

玉鼎輕輕點頭,去看著普賢去了。

※※※

一望無際。
這是邑姜對大運河的感想。

「邑姜,上船了。」太公望喊她。
「啊!?嗯…太公望…我們…要坐船?」
「是啊,從這裡到江南,坐船不過十天。」

要過夜!要在船上過夜!
邑姜被嚇到!
今天,是她第一次見到那、那麼大的「河」(太公望還說那是人造出的…),還有像房屋般大的船隻……
她要在水上過夜……
邑姜心裡湧上一種對未經歷過事物的恐懼。

「邑姜,妳怎麼了?」太公望瞧向她,臉上出現一種「喔,我知道了」的狡詐笑容:「妳是不是在害怕?也難怪啦∼∼畢竟妳是第一次見到大運河嘛!」
「誰說我害怕了!」邑姜倔強的回話:「我只是--有點驚訝罷了。」
「喔,那麼,就上船吧!王爺已經在上頭等著了。」太公望笑道。
邑姜也只有硬著頭皮,踏上甲板,開始她第一次的航行--

江南之行……比想像還不容易啊!

※※※

螢火蟲廢言集:

嗚∼∼∼依然是大意不明的一回∼∼∼∼

蟲蟲陷入自我厭惡中
--真無趣!這一點都不好看!
--這裡…為什麼××要這麼說呢?一點都不通嘛!
--啊∼∼∼∼要改要改∼∼∼∼太爛了∼∼∼∼!!!!
--可是--要改什麼呢--?
已經才華(有所謂的才華嗎?)用盡的蟲蟲無計可施……

唉∼∼∼就這樣吧…我不想管了……

先說明一下一些東西吧!

@故事…

很明顯的,故事已經分為兩部分、兩線進行了…

由於是「玉乙之章」(根本已經名不符實了…^^bbb),
所以蟲蟲是希望將他們的劇情先解決掉。

不過,由於蟲蟲個人私心,下一回先說一下邑姜的事吧!

@普賢和苦楝……

唔∼∼∼不知道有人知不知道這樹種……

先寫一下苦楝基本資料:

苦楝又名苦苓,屬於楝科。為台灣原生樹種。
花紫色,花謝後長出綠色橢圓形核果,對人有毒,是野鳥的重要食物。
種子可入藥,即為「風鈴子」。

還有苦楝的照片:
http://www.nthu.edu.tw/NTHU/plant/plant/gifs/p22-2.jpg
蟲蟲找了半天,只有這張照片。有興趣的人就看看吧!

還有,在故事中苦楝傳說,是蟲蟲在好幾年前,從「綠生活」上看來的。
應該是台灣真實的傳說……

清明掃墓時,蟲蟲看到山下盛開的苦楝花……
粉紫色的花,像雲霧般,盛開在青綠樹葉中…淡淡的哀愁…
總覺得很適合普賢…
(雖然本文是用來比喻唯一的自創人物:楊戩的母親的。)
所以就試著寫寫看了……

PS:另外,苦楝是台灣特有種,
師叔他們所在的世界應該不會有這種樹的…大家就隨便看看吧!

@普賢和楊戩

雖然很穿鑿附會,不過蟲蟲總是覺得:
普賢和楊戩之間「應該」要有什麼「關係」的。
同樣是藍色的髮、紫色的眼。
同樣是師叔喜愛的人…(同人女視點)
嗯∼∼∼應該是有什麼關係的…
蟲蟲曾經在太師府內看過一篇文:封神七不思議 

*FILE3*
通天教主和楊戩的親子長相問題(波爾+?=美形)

嗯嗯,蟲蟲也是如此疑惑過…左思右想下,推論出一個很普通的答案:
楊戩像他娘親^^
所以,就寫了以上的劇情…

再載入後記:
嗯…更動了一些段落…看得出來嗎?
(翎殿∼∼^^您看過後,又更加擔心了嗎?嘻嘻…^v^)
由於加了一點(真的「一點」而已……^^bbb)段落,所以超過16KB…
分上下貼了…(抱歉了!) 


再補充後記…^^bb(真多話…bb)


查到了苦楝的新資料,就補充給大家看好了…(其實這個寫不寫都無所謂的…)

苦楝植栽文化思考(出自「清水鎮植物誌」<--是台中的清水…):

苦楝因其台語似「可憐」、「苦冷」,有孤苦伶仃及又苦又冷之意。
若再種成一排,就真成了「苦連」。加上其紫色小花遠觀如白色,
閩南人多認為不吉,棄置荒野,偶見其生長,從小就砍。
(所以台灣很少看見以苦楝為行道樹的地方…)
(果然是很適比喻…^^bbb)

但,宜蘭地區的葛瑪蘭族常將苦楝種在居家四週。
因為苦楝材質軟硬適中,易刨削加工,又因製柱易爛,故不碰地為宜;
所以經常做成床板使用。(和棺材…^^bbb)

葛瑪蘭族的族人去世時,巫婆會在喪事完時,折苦楝枝沾水在室內外繞灑三次,以淨喪氣。
(喔…又成了驅邪的植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