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 ※ ※ 

楊太之章 (3) 楊太 有H

※ ※ ※ ※ ※ ※ ※ ※ ※ ※


《究竟是半人還是半妖呢?》

普賢…
--小望。
善良的普賢總是微笑著。
幼時身體虛弱的他總喜歡跟著他。

--好像妹妹。

藉著照顧普賢,心中的空虛逐漸消失。

--呂望好像會笑了。

--普賢的身體也好多了。

太乙師兄如此說道。

普賢的族人們死於一場可怕的瘟疫。

只有普賢倖存。

當初,普賢是雲中子的研究體。
後來發現具有仙人的資質,才進入元始天尊門下。

--原來普賢也是無家可歸的人。

可是卻還能如此堅強的生活著。

--小望比我還堅強喔!
--其實我什麼都不記得了。
--因為那時我還很小。

--但…小望的親人是最近才去世的吧!
--小望感受的悲哀比我還多喔!

--是這樣嗎?
--可是,不記得自己的家人也很悲哀啊!

普賢有時會出現空虛的神情。
但,大多時候,他是微笑著的。

溫柔的普賢。
總是包容著他的任性。

白玉般的臉頰下滴下淚水。
--是我使你哭泣了嗎?
--對不起…
--對不起!

「小望…」

不要那麼溫柔的叫我!我不值得!

「小望!」

※※※

「不要…」
太公望動了動身體。
好痛…全身痠痛…
昨晚…

他睜開眼睛!起身瞪著眼前淺笑的麗人!
「你…別扮成普賢的模樣!你我都知道你不是普賢!」

「既然你知道我不是,你又何必在意?」

「那你也別叫我『小望』!」

「因為,只有普賢能這樣叫?」

「沒錯。」

「可是,我喜歡這付模樣,也喜歡叫你小望。」
『普賢』微笑--反正望是鬥不過他的。

「∼∼算了!」
望下床洗臉,才一起身,就發覺全身痠痛--
「痛---!」

「全身痠痛嗎?該不會是我昨夜對你××又○○還有△△的關係吧?」

「你別明講啊!」望臉紅了。

身後傳來妖怪的笑聲--這傢伙很愛捉弄人。

「妖怪也吃飯啊!」望發現牠和他一塊吃早點。

「我們可以不吃飯,不過吃飯也沒差。」

「你們的主食是什麼?」

妖怪似笑非笑的看著他:「人的精氣。」

「那你昨天…」不會是吸了自已的精氣吧!?

「我若有,你今天就是人乾了。」妖怪好玩的看著望:
「不過,你要不要試試?聽說會很有快感。」

聽說?「等等,你沒吃過?」

「假如,你願意的話,我馬上會有第一次了--第一次吃人的經驗!」
妖怪露出與普賢柔麗外貌極不相稱的森白獠牙。

望馬上倒退三尺。

「說著玩的,你幹嘛嚇成這樣!過來。」

該過去嗎?才有這個想法時,妖怪就靠近自已--以不是人類的速度。

「不會吃了你的,因為,太可惜了。」妖怪低沈的聲音。
「你值得更好的用途…」

「你…別開玩笑了!我才不要…唔!」
硬撬開望的牙齒,望被他的舌技弄得陶醉不已。

「不要?你的身體可不是這麼說的喔!」

於是,妖怪『吃』了望。

※※※

--「嘻嘻…孩兒喜歡那個男孩嗎?」

遙遠的笑聲,望在半昏沈的神智下聽著。

--「他很誘人呀!娘親。」

--「我和喜媚的決定是對的,畢竟孩兒你算半個人類嘛!還是和人類生活在一起比較好吧!」

--「沒有這回事,娘親。」
--「他只是玩具。」
--「我是個妖怪,不會對人類有奇怪的憐憫。」

--「嘻嘻…聽到你那麼說,我就放心了∼∼我總算沒白養你(心)」 

※※※

「…醒來了?」
妖怪俯視著望。

「你是半妖?」

人類和妖怪所生的混血兒,禁忌的孩子。

「不,我是『半人』。」妖怪淺笑。

「難怪你不曾吃過人。」

「是啊,不過等有天我可以吃人的時候…」

就是他擺脫人類身份的一天。

「你願意給我吃嗎?」

不知為何,對這個人類,他有種奇怪的占有慾。

「你剛才不是吃得很高興?」望沒好氣的。

「我要離開一下。」
妖怪推開房門,暖和的陽光灑滿室內。

他用普賢的溫柔聲音說:「小望,你可以隨意走動,不過…」
「別想要出去喔!」

※※※

青草青青,花草鮮艷,假山流水…
--好一座人間仙境!

出□在那?
望走了大半圈,卻走不出去!
這個花園有古怪!

「奇怪…」望躺在草地上。

逃不出去。
自已落入了一個奇怪的地方了。

「可惡!我還要尋找老子呢!」
他忍不住發起脾氣!

像是要澆息他的怒火般,一桶水從天而降--
「哇--對不起∼∼」
一隻肥肥的河馬--不,靈獸在道歉。
「我在澆水,沒見你在這,真是對不起,太公望先生。」

望站起來:
「奇怪…你怎會知道我叫太公望?」
真的很奇怪…他和些妖怪素不相識,他們怎麼會知道他?
而且也知道普賢?

「嗯…是法寶,楊任先生的『透明神手』。」
「那是可以將腦中一部分記憶取出的法寶。」

「喔…沒想到妖怪們的科技那麼先進了。」
「對了--你是隻靈獸吧!」
太公望打量起這隻像河馬,卻是靈獸的的動物:
「你為什麼要服待妖怪呢?」

「我…」
靈獸落下豆大的淚珠,開始說出了他的故事:
靈獸名叫四不像,是種和仙人有著良好關係的靈獸種族。

四不像原本是和爸爸媽媽住在四不像谷。
四不像爸爸出外為仙人工作。
四不像媽媽操持家務。
一家人過得和平快樂。

「但,爸爸在一場戰役中受了傷…」
四不像爸爸受了重傷,需要靜養。
所以只好由年幼的四不像出外代父工作。

「可是,我被妲已娘娘捉住了…」

「你可以逃走吧!你是隻靈獸耶!你會飛吧?」

「可是,我離開的話,喜媚小姐會哭的…」
 
「搞了半天,原來是為了女孩子。」望想起那名金黃色頭髮的女孩。

「不是這樣啦∼∼啊!我得要趕快作飯了!」四不像快速的飛走了。

望躺在草地上,仰望藍天浮雲。
--這裡這麼的美,卻是妖怪的住處。跟像想中的完全不同。
不過,這裡的妖怪--那位妲已和她的妹妹喜媚,也化做人形生活了…
他們除去沒有什麼常識(就算是要給妖怪兒子找媳婦,也該找個女的吧!),以及鬼魅的氣質外,他們和一般人沒什麼二樣。

--一定是修行千年以上的大妖怪了。

妖怪要修練到化做人類的地步,需要非常長的時間和優秀的天份。
當然,那名凌辱他的妖怪也是很厲害。
身為半妖,竟然可以修成變化術!

--他沒有辦法與他們正面對決。
他只不過是個在崑崙山修練過幾十年,後來下山當官,連法寶都沒有的道士罷了!

--怎麼辦?…
望閉上眼睛,算了,先睡一下,他昨晚都沒什麼睡的…
睡醒再想…

※※※

--好癢!
誰在用舌頭舔他!
唔--竟然將舌頭伸進他嘴裡--想撬開他的牙齒--
「別煩--我在睡覺--」
望起身掙脫--

「我只是想跟你打聲招呼嘛!別生氣嘛!小望。」
他用普賢的笑容,聲音和他說話。

「--這種招呼未免也太激烈了吧!」

「那,換個說法吧!這是表現夫妻間的親愛…」
氣息交纏,雙唇接觸--
熱吻--

「唔…鳴--喂--」
望瞪著他:「你吻就吻,幹嘛還脫我衣服!」
他將被妖怪解開的衣服重新穿好。

「這麼說,你充許我吻你?」

「吻也好,做愛也好,我說『不要』你會住手嗎?」

「不會,但你可以表達你的不滿。」
『普賢』聳肩,唇邊綻開一朵絕美惡意的微笑:
「還是…你喜歡?」

「…」
不能否認,就在最初的一夜,這名妖怪,就讓他感受到激烈的快感。
他不想對自已說謊。
所以,他不抵抗,任這妖怪為所欲為。
「…假如你想做的話,就去房裡。」
他還沒大膽到在草地上做。

「真可愛。」妖怪抱緊他。

「--人類對於妖怪而言只是個玩具。…」
妖怪撫著望的臉,『普賢』的深紫眼眸中充滿溫柔。

「你知道嗎…你的命運…」
嘆息一聲,他不再說話。同樣地,望也無法說話了--

交纏不清的吻,重覆無數次…

※※※

「然後,不知有多久,我一直和他做愛。」
「那,的確是令人瘋狂的快樂。」

「大人,」楊戩直視他:「你真的快樂嗎?」

「嗯…也許是很空虛的快樂吧!」

遠方傳來打更人的銅鑼聲。

「四更了…」
太公望苦澀的笑了:「還要繼續嗎?故事已經快到結尾了…」

※※※

螢火蟲的蟲言蟲語:
附註一下,楊太之章中的「妖怪」
都是以普賢的樣子出現的…
請大家發揮想像力一下…
雖然連蟲蟲有時都會忘記…(旁:沒事編這種爛劇情幹嘛!)
感覺有點像在寫太普…

再載入後記:
嗯…其實很後悔寫了這些東西…
因為和後面的劇情根本接不上來…(果然是沒啥計畫的。)
唉…要改也來不及了…(而且也不知道怎麼改。)
就這樣吧……

再再載入:
最近,有人告訴我:「楊太之章這樣寫,是會讓人討厭普賢的……」
啊!?會嗎?跟普賢沒啥關係啊!?
楊戩只是……對普賢的「皮相」有興趣罷了!
(這樣的說法好愈描愈黑了……)
至於是什麼「興趣」…接下去看吧!(這個寫得不很明顯的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