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 ※ ※ 

楊太之章 (4) 有H 完

※ ※ ※ ※ ※ ※ ※ ※ ※ ※


《割捨不下,那一生唯一的心動…》

--到了!
太乙在一片森林前降落。
他笨手笨腳的抱了太極符印下黃巾力士。
「是這裡沒錯…」
他打開充做雷達的太極符卬。

他抬頭望著眼前這片廣大森林:

女媧墓。

妖怪聚集的場所。
太公望失去音信的地點。

「再怎麼樣…我也是個仙人呀!」
應該是有辦法面對一堆兇殘的妖怪的。
雖然,他是因為開發法寶的能力而升級的…
不過,應該有能力找到太公望。

太乙拿了一堆戰鬥用法寶走進森林…

雖然是白天,森林裡卻很陰暗,太乙吃力的走著。
好重!身上帶的法寶好重!
應該要丟掉一些。
可是…如果遇到了妖怪那麼辦?

…還是帶著吧!

--有一個人類!
--進入了森林裡!
森林的黑影傳遞著信息。

--是個男人。
--男人的肉不好吃。

--他在身上有法寶。
--殺了他!
--將他的法寶搶來!

--殺了他殺了他殺了他!!!
--殺殺殺殺殺---

「…吵死了。」
劍影--不,連影子都沒有。
黑影被斬成碎片--
只有像風聲的劍氣…

…咦?
太乙環顧四周。
「好像…」
「是我聽錯了吧!」

在少年時聽了無數次的聲音。
像尖銳風聲的劍氣…

太乙繼續往前走。

夜宿野地,太乙熟練的舖好睡袋。

和那個人旅行的夜晚…
「小乙,你先睡吧!」撥弄著火堆的灰燼,那人總是這麼說。

--怎麼行呢?師兄你也會累呀!
自已要求守夜,不過自已總會睡著,醒來時,身上還披著他的衣服…

「好久以前的事了…」太乙打了個哈欠。
--跟那個人在一起,他不需要害怕…
玉鼎--師兄--…

嘆息。
長髮劍客無聲的走近。
--你怎麼會來到那麼危險的地方呢?
啟動太乙身旁的太極符印。
--原來是這樣。
--太公望的事嗎?

「不過,你也太不知危險了…」
凝視著太乙孩子般的睡臉,再度無聲的嘆息。

「唔…」太乙縮了縮身子。
--冷嗎?
他將太乙擁入懷裡,後者嘆息一聲,貼得更緊了。

--終歸是放不下啊!
只有這一回…在這個虛幻危險的森林中…
讓他暫時抱他一下吧…


--是夢?
太乙微笑睜開眼睛。
--沒想到能在那麼恐怖的地方做了一場好夢。
熟悉的體溫,穩定的心跳聲…
讓他想落淚的溫暖…

「得要趕快去找了…」
揹起法寶,太乙再度往前探索。

※※※

《非人非魔物,一塊青色的布巾,染白又染黑。》

望趴著俯看枕邊人的睡臉。
他一直用普賢的容貌與他生活,雖然兩人都知道他不是真的普賢。

--這個妖怪連在睡覺時都維持普賢的容貌?他真的在睡嗎?
--不知道他的真面目長得怎樣…?

「你在想什麼?」
紫色的眼睛張開,他起身攫住了望的唇。

「沒事…只是在想你的真面目到底是長得怎樣…」

「難道你不喜歡我這樣子?這是你所喜歡的人模樣喔!」
邪氣的笑容,惡質的言語。

「你不是普賢。」
「我只是想要看你的真面目,那跟普賢無關。」

「妖怪的真面目,對於妖怪而言是禁忌。」

「喔?那麼,沒有人可以看見嗎?」

「沒有,如果硬要說的話,就只有被打敗時,會化出原形了。」
「除此之外,就無人可以看見了。」

「是嗎…?」湛藍眼眸望著妖怪。
「你說你是妖怪…你真的想成為那麼寂寞的生物?」
無人可以瞭解,孤傲的生物。

「我有一個妹妹…」
不知為何,望說起了他的事:
「我本來以她以經死了…可是在不久前,我知道她還活在世上--不,她可能以經死了吧!我曾經在仙界待過。年齡的成長已經變得緩慢…」
「但,她還有一個女兒:我的外甥女。」
「我一直以為,我沒有親人了…」
「我想…我想要有親人,可以掛念的人。」
「我要去接她。」
「我需要那個孩子。」

「…」妖怪看著望。紫眸詭譎的色彩變幻不定。
「你想說什麼呢!?想說家人間的情感是很美好的事嗎!?」
「無聊!」

冷啍一聲,他起身出去。
孤傲的生物,不需要同情。

※※※

一夜末歸。
望撫著身旁的空位,心裡奇怪。
雖然之前也有過,不過他都會告訴他的…
有點掛念,望披上衣服出去。
夜晚的花園透著詭異,望赤腳步行於草地上。

--「不要再說了!」那是…那名妖怪的聲音…?
好像很痛苦…他在和誰說話呢?
--「我是個妖怪!」
--「你走吧…師父…」師父!?
望想走近點看時--

突然地,他轉過身來,在月光下,望看見原本是普賢的美麗紫眼是--

血色的!!

他撲到望的身上,尖銳的利牙張開--

--要吃了我嗎?
望想起某天早晨的對話…

算了,就給他吃了吧…
他放棄掙扎--或許從一開始就不曾掙扎過…

不過,那名妖怪還是沒吃了他。
「…抱歉。」抱著他,妖怪的聲音從望的上方傳來。

「我還以為你要吃了我呢!」望輕鬆說道。

「…剛剛…是誰?」抱著他,望忍不住好奇心。

「…我的老師。」
「他是個人類,但他待我很好…」
「他一直…認為我是人類…」

「可是我不是!我是個妖怪!」
「我並不想當人類!」
「無人瞭解也好!我只想自已一人生活!」

望抱著他。
--這個人…
「你一定過得很辛苦吧!」

憐憫…
或許吧!
望已經有被推開的心裡準備了--

可是,他並沒有推開望。
而是將頭埋在他的頸項間,輕輕的笑出聲。
是笑聲…聽起來卻像哭聲…

望感到心痛。
他所不明瞭的痛楚傳遍全身。
使他更加抱緊了他…

※※※

《終究,妖是妖,人是人…》

「唉,好無聊喔!」妲已誇張輕嘆。

「妲已姐姐☆不喝酒吃肉嗎?」

「不要∼∼對了,我想吃烤肉。」
妲已一雙美目在望身上轉來轉去∼∼

望頭皮發麻。

「尤其是人肉的滋味…」妲已小巧的舌尖舔過唇邊…
「在銅柱裡烤火,將人綁在上面∼∼相信可以烤得很酥脆(心)」

望被看得不寒而憟。

「娘親想吃自已的媳婦嗎?」妖怪開口了:
「不太好吧…」

「管他的,反正我玩厭了(心)孩兒,你也是吧…(心)」

「這個嘛…不行,我還沒玩夠。」妖怪將望拉到懷裡。

「你幹什麼--唔…」
唇被堵住,舌撬開牙齒,長驅直入--

「他在床上的表現讓我捨不得將他做成烤肉呢!」

「哦(心)他有那麼厲害啊(心)」

「當然了。」手放肆的侵入,搓揉望胸前的敏感點。

「唔…你不要…」在這種地方做啊!
望想大聲咒罵,卻被他弄得渾身酥軟。

「哇(心)他的表情好可愛喔(心)」
妲已的表情讓望覺得屈辱。

--為什麼…我得要在這裡遭人玩弄呢!?

「這是當然的,娘親。」
妖怪還用推銷員口氣說:「他的聲音也很好聽喔!」

--好像他是什麼物品般!

「放輕鬆點。」妖怪在他耳邊低語:
「對…這個表情很好。」

「鳴…!」
--不要!
--自已的身體停止反應吧!--

妲已咯咯輕笑,喜媚興味盎然的瞧著他們…這是一場邪惡的宴會。
而他是這場宴會裡的餘興節目--

「住手…不要--啊--」
他竟然要--
他軟弱無力扶著他--
「不要…」
在這裡--
他被迫與他交合…

望覺得他的自尊被踐踏了…   


「…還站得起來嗎?」

他打掉妖怪伸出來的手,一邊沈默穿衣。

最後,他咬牙切齒的說了三個字:
「我恨你!!」

「…是嗎?」妖怪聳肩:
「不恨,才奇怪吧!」

※※※

他要逃離這裡!
就算會死也無所謂,他要離開這裡!

「太公望大人,你要不要吃桃子?」白色靈獸試圖安慰他。

「喔,好。」
望啃著桃子。向來,桃子就是他最愛的水果。

「四不像,你知道出去的路嗎?」

「太公望大人…你在想那麼可怕的事啊!」

「四不像,這怎能說成可怕?我在外面有一大堆的事等著我去做--我非出去不可!」

「可是∼∼少爺很疼你呀!」

「那個妖怪只是把我當成玩具罷了!」望憤怒的說。
「四不像,你也不是要去仙人那邊工作,養活爹娘的嗎?你現在在那?你忘了爹娘了嗎?」

「我…」

「你的娘親好可憐喔…不但沒有錢,還整日要擔心你的安危。」

「可是喜媚小姐…」

「四不像,你若繼續待在這的話,充其量只是隻河馬罷了!」

「你怎可以這樣說呢!」四不像生氣了,他最討厭別人認為他是隻河馬了!
「太公望大人,咱們出去吧!」

激將成功!望逐眉開眼笑:
「真是太好了!--咦?那是什麼?」

望指著天空中飄著的一個黑點。
「四不像,載我上去。」四不像載著望飛上天。

原來,黑點是個人型氣球,上頭寫著「太乙風船」。
「太乙的道具啊…」望將氣球放氣,發現裡頭有一具電話:

--喂喂,是太公望嗎?
傳來太乙焦急的聲音。

「太乙!?」

--你果然在那個歪斜空間裡頭,幸好我的推測沒錯,空間做得不完整。所以我的氣球才能飄過去。

「等一下,你怎麼知道我在這?」

--我和普賢為你做的發訊器失去訊號,我們都很擔心你呀!

「你們竟然瞞著我--」

--噯,別計較了嘛!你現在不是遇到麻煩了嗎?

「是沒錯啦…」

--幸好你還活著,我和普賢都很著急呢!

「普賢…」
溫柔的笑容,已經變得十分遙遠。
「他--還好吧?」

--嗯…他有點事,所以不能來了…

自已已經下落不明,普賢卻沒來找他?
望感到奇怪,但沒細問。
現在最重要的事是離開這裡。

「要怎樣才能出去?」

--有點困難…我正在搜尋造成這個歪斜空間的主機。你再等我幾天吧!

「拜託你了。」

掛上電話,望感到興奮!
天助我也!有了太乙的幫助,他逃出這個地方的機率就大很多了!

快了!他離開這裡的日子…

※※※

…--喂喂,太公望,我已經找到主機了--裡面的程式是蠻難破解的,不過--

「好了,太乙,告訴我怎樣出去!」
太乙一講起科技方面的事,是可以講個三天三夜不完的!
「真是…能受得了太乙的科學經的,就只有玉鼎了吧!」
想起那個離去已久的劍客…望淡淡的笑了。
「玉鼎…要何時才會回來呢?」逃避,終究不是結局。

…--在滿月那天,我可以使主機暫停運作,那時,你就出來吧!

※※※

…夜,一樣深沈。
在那夜,他看見了那個人的脆弱。
可是,他終究是個妖怪!

沒有…所謂的末來…


「四不像,走了。」

「太公望大人…你真的要走嗎?」四不像還遲疑著…

「廢話!」望暴躁的回答。
再待在這裡,不僅身體會遭受蹂躪--就連心也…

「鏘鏘☆你不可以帶走四不像☆」胡喜媚忽然出現:
「四不像可是我的老公喔☆」

「喜媚小姐…」四不像露出了很為難的表情:
「可是,我不可以再待在這裡的…」

「是啊!四不像的主人可是我喔!我從現在雇用四不像當我的座騎。」

喜媚瞬間變了臉色:「可惡!我要把你切成一片片的,泡在酒裡喝!」

「啊!如意羽衣!快逃吧!太公望大人,你打不過喜媚小姐的!」

「嗯∼∼的確是打不過∼∼」望瞬間勒住四不像,一邊亮出小刀:

「啊☆四不像☆」

「嘿嘿…如果妳想要四不像的命的話,最好把如意羽衣交出來…」
太公望邪惡的(^^bb)舔著四不像的臉頰…

「…我知道了…如意羽衣就交給你吧…」
喜媚柔順的將如意羽衣呈上。

「嘿嘿…謝謝啦!」
太公望一擊敲昏胡喜媚,獲得了如意羽衣。
「計畫會更加順利。」
太公望披上如意羽衣,化成胡喜媚的模樣。

「喜媚小姐…對不起,可是我不能永遠待在妳的身邊的…」
「畢竟,喜媚小姐和我是生活在不同的世界…」

聽著四不像對胡喜媚的告別,太公望臉上出現一抹深思之色:
「是啊,畢竟是不同的世界…」


通往外界的路程崎嶇又黑暗,一路上,有很多形形色色的妖怪。胡喜媚是他們的偶像,他們讓出路給心中戀慕的偶像走過去。而太公望也裝出胡喜媚的招牌甜笑與他們打招呼。

「太…喜媚小姐,已經可以看到亮光的了!」

「嗯,」真的,他可以告別這虛假的幻境了…

「…你真使我訝異。」

盡頭,那人正站在那裡。

「這件羽衣…還給我吧!」

揭去如意羽衣,喜媚的金髮變成望的暗紅髮絲。

「你是來捉我的?」

「如果是,你為什麼不逃呢?」紫眸柔和,淡淡的笑意。

--裡面有一種深沈的哀傷。

望想起--自己還不知道他的名字。
不過,已經無所謂了。

「再見了…」

冰冷的唇覆在他唇上,輕輕的,彷若虛無。

「終究,我是妖怪。而你,是個人類。」

--這理由就能說明一切了。

不是嗎?

他和四不像走出了迷宮,太乙駕著黃巾力士前來迎接。
陽光--是那麼的令人目眩…

※※※

《千年妖狐的姿意妄為,埋下了仇恨的種子…》

「還沒完呢!」妲已飄浮於天空之中。

「妲已…!」太公望在心中大喊不妙,妲已可不是好應付的角色!

「我本來想放你一馬的…」
「可是,你讓喜媚哭了…所以,我要把你丟去餵毒蛇(心)」

要怎麼脫困呢?太公望著急的想:她的全身上下沒一點空隙…

「呵呵∼∼(心)來玩吧∼∼(心)」妲已展開七禽五火扇--

糟了!「四不像!往上!」太公望閃過一道火焰--

「哇∼∼好恐怖啊∼∼」
太乙的黃巾力士有自動迴避功能,雖然無危險,但懼高症讓他連連驚叫。


「到此為止了,妲已。」(蟲蟲亂入:真像超人漫畫的開場白…)

出現了四位道士。

「你們…」妲已嘿的一聲:「不是聞仲身旁的四個跟屁蟲嗎?」

「妖狐,我們絕不許妳殘殺人類!」

「嘿(心)就憑你們?」
「叫聞仲來或許還有可能…因為他是我可愛的師弟嘛(心)」
「不過,他也無法阻止我的,當年,我也不是滅了一座羌族部落(心)」

羌族部落!?太公望全身顫抖了起來--

難道…「喂,妲已--」

「太公望!冷靜點!」太乙阻止他。


「這種罪大惡極的事,妳竟然還得意洋洋!」
王魔怒吼一聲,使出開天珠!
高友乾、李興霸也加入戰局。

「哇!他們的法寶好有趣喔!」太乙興奮的叫喊。

「你們有受傷嗎?」楊森走近他們,露出劈地珠:「我可以治療…」

「哇!這是回復用的法寶嗎?可不可以借我看一下?」

「太乙,不要這樣!」太公望將太乙拉回去,向楊森道謝。

同時,戰鬥也近尾聲了…

妲已用傾世元禳包住自已:
「你們這些無賴,功力倒也進步了不少呀(心)」
「不過,現在還不是和你們玩的時候…後會有期(心)」消失了

「可惡!她跑得還真快!」高友乾氣憤的喊。

「算了,我們的任務已經達成了。」李興霸說。

王魔轉向太公望:
「左丞相大人嗎?我們是九龍島四聖,奉聞仲大人之命前來救助。」

「聞仲…?」他與聞仲素不相識啊!

「是普賢…」聽到太乙的喃語,太公望看向太乙:

「你給我說清楚,太乙。」

「嗯--在你走了以後…」太乙將他所知道的,告訴太公望。

聞仲和普賢--?

「嗯…你覺得怎樣?」太乙試探的口氣。

「普賢…真的喜歡太師嗎?」
想到普賢溫柔的眼神,自已已經迴避多次的情感…

「這個…我也不曉得,不過,他很在意聞仲的…」

「是嗎…」對誰都是一樣的和煦笑容,心裡只在乎他的普賢…改變了嗎?

「左丞大人,太乙先生,我們四人護送你回去吧!」
九龍島四聖向他們表示道:

「我不用了,你們就送太乙回去吧!」
「我要繼續尋找老子。」太公望捉住四不像:
「而且,我也有坐騎了!」
「四不像,你載我去尋找老子。我會付你工錢的。」

「嗯…可以呀…」四不像乖順的點頭。

最後,要分別時,望問九龍島四聖妲已的來歷:

「妲已是一隻千年妖狐,她和聞仲大人同拜一師,但生性殘忍,常常隨意殺害人類。」

「那,聞太師師承何處?」

「通天教主。」

「通天…據說他行蹤成謎了?」

「是的,不過聞仲大人已經和他切斷師徙之緣了。」

「是這樣啊…」

「太公望,你可別做傻事啊!」太乙擔心的。

「我知道,我不是十二歲的小孩了。

--師兄們不告訴他也是怕他送死吧!

「我要去詢問老子。」如何打倒妲已的方法。


乘坐在四不像的背上,望遙天邊的雲彩。

殺害全族的仇人終於找到了。

妲已--

那個人…是妲已的兒子。
也是個不把人命當一回事的妖怪。

但是…望撫著唇,那個虛無之吻,卻讓他覺得想哭。

※※※

一個故事說完了。

「大人…你對那個妖怪是…」

「我不知道。」太公望凝視楊戩美麗的紫眼:
「我只知道,當我見到普賢時,只有重見親人的喜悅…也許,我對他只有那種情感了吧!」
「偶爾,我會想起他,在這樣的一個夜裡…」
「楊戩,你和那個妖怪很像…」

「…天已經亮了,我去做早點。」楊戩起身。

「嗯…講了一整夜了啊?」
太公望在楊戩走後,打了一個哈欠,躺在榻榻米上睡著了。

楊戩在廚房洗米,點燃灶火。
--他知道?
--被他的眼睛凝視著的時候,自已真的有點心慌。

「不過…我很高興的…」楊戩微笑著。

只是一瞬間也是好的…

「戩兒。」一名長髮男子出現在廚房門口。
「師父…!!」
「我是來阻止你的…」玉鼎哀傷的。

「…」楊戩神色凝重:「這是不可能的,師父,」
「全部…都已經準備好了…」

※※※

螢火蟲的胡言亂語:
鳴…終於打完了,蟲蟲沒想到會寫到那麼多…
這次的情節真是亂七八糟的,
不知道有沒有人看得懂?

關於楊太…蟲蟲在寫這篇時覺得:
還是看別人比較好,自己實在寫不出什麼好情節的。

嗯…關於下一章,大家都應該曉得了吧?
蟲蟲在這回有加寫他們的情節進去了…

故事愈來愈亂,所以,蟲蟲必須取個總篇名了…
可是蟲蟲缺乏取名的藝術才能…

請各位網友們給點意見吧!(旁:有人會在網站上徵名嗎?)

蟲蟲再載入後記:
翎殿∼∼竹里殿,你們真的希望蟲蟲的作品「污染」你們的站嗎?
重新看這篇故事…蟲蟲真的如此覺得…泣…… 



_________________
<不要說污染啊!^^b by 翎>


(^^bb)稍微認識我的人都知道,翎對小說是超級執念的……怎麼可能去申請轉載那種會污染我們站上的小說呢?^^而且比起挑選在發表區的小說,翎對申請轉載的標準可是更加地嚴苛,而且考慮更久……所以蟲蟲殿(呃,可以這樣叫嗎?感覺比較可愛……^^;;)別輕易妄自菲薄喔^^

只是蟲蟲殿(笑)的小說雖然好看,但卻不是輕易能寫出回文的類型……(不是每篇好看的小說都能順利寫出感想的……bb)所以我雖然很喜歡,卻寫不出回文……(汗)回文的多寡有時只是一個指標而已,有時候還要看水準的高低、領悟的程度、還有整理的能力……總而言之,蟲蟲殿要相信自己才好啊^^

說到「楊太之章會讓人討厭普賢」這點,我卻有不同的想法……老實說,雖然我不太介意,但總有種「會讓人討厭楊戩」的感覺……(對楊戩的一切很敏感的翎^^bb)

總之,雖然以這樣的方式開始(還沒看玉乙之章時,很擔心這兩個人的進展……不過看過之後,不知怎的更加擔心……T_T),卻還是希望他們能得到幸福……所以請螢火蟲殿堅持下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