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 ※ ※ 

楊太之章 (2) 楊太 有H

※ ※ ※ ※ ※ ※ ※ ※ ※ ※

「鳴∼∼好冷。」
太公望將身體浸到冷泉中淨身,冷得直打顫。
已經一個月了!尋找太上老君之旅已經進行一個月了。

「真是∼∼申公豹那傢伙該不會誆我的吧?」
一名強大但性情不定的道士所說的話,實在應該要多想想才行。


「嘻☆四不像,你看那個人怎麼樣?☆」

「喜媚小姐…那人是個男生呀!」

「有什麼關係呢?他長得很漂亮呀☆」

「可是…」

「好啦☆喜媚要去捉他了☆」


「唔?」太公望往上望--一張大網將他網住--!!
「哇--!!這是什麼啊--!!!」

「啊☆討厭,他一直在我肚裡亂動耶☆」

「那,那麼,燒個迷魂香吧…」

「唔…」太公望吸了煙後,昏沈睡去…

※※※

哥哥…

廣大草原上,妹妹騎著小馬來找他。

──妳來這裡做什麼?

──我來找哥哥玩嘛!

──不行,這裡很危險,我待會還要羊群趕到更遠的地方呢!

妹妹騎著小馬走了。

望看著妹妹的背影,他和妹妹感情很好。

經常是他到那,妹妹就跟他到那的。

「不過,我也十二歲了…」
十二歲,在草原上,算是個半大人了。該分擔族裡的事務了。

不能整天陪妹妹玩了
──對不起呀!小妹,但哥哥有應該做的事…

躺在羊背上,太公望想起幾天前,來拜訪父親的兩名道士──

一個較年長,有著俊秀的容貌,是個英俊的青年。
烏黑的長髮,使村裡的婦女們為之讚嘆。
另一個大約十三、四歲,大概是青年的弟弟,
稚氣未脫的黑眸閃著慧黠。

──令公子具有仙人骨,家師想收他為徒。
黑髮青年說道。

──仙人嗎…?小望是我的繼承者,我族將來的領導者。
──所以,可能要婉拒你們對小望的抬愛了。
父親客氣拒絕了。

──令公子是有緣人,無論他願不願意,他注定要與我們有一段緣分的。
青年留下這句話,和他弟弟走了。

「仙人嗎…?」躺在羊背上,他思索著:
他對當仙人是有些嚮往。可是,族裡的事比較重要…
天黑了,他將羊群趕回村裡時,他看見了──

地獄!!!!
族人們的屍體,在熊熊燃燒著的帳篷…
他哭叫著,呼喚著爹娘和妹妹…
可是,他只聽見自已的哭聲…

「真是太慘了…」

幾天前來過的那二名少年飄然出現。

「玉鼎師兄,你想這是誰幹的?」

「妖怪吧…」長髮青年沈思。

「看來,你是這個羌族部落唯一的倖存者了。呂望。」

長髮青年俯視他,帶有一絲憐憫。

「呂望…你想要力量嗎?保護自已,為族人復仇的力量嗎?」

「我知道了,我願拜入仙家門下。」

所以,他成為了現在的他。

※※※

太公望睜開眼睛。
「是夢…」

遙遠的過去,妹妹的笑聲是瞬間消散的春華…

這裡是那?太公望發現自已身處在一間華麗陌生的房間裡。

「妲已姐姐☆新娘醒過來了☆」

「那趕快為他梳頭髮吧(心)」

「你們想幹什麼!?」太公望瞪著眼前二名女子。

一個美豔無雙,姬發王爺看了絕對會流口水的美豔女子。
一個年約十三、四歲,可愛俏皮的小女孩。

「幫你打扮呀∼∼你可是我家孩兒的新娘子呢∼∼(心)」

啊?「我…?我是個男人耶!?」

「想來你也是個可憐的孩子,」美艷女子用絲巾拭淚:
「要出嫁卻沒有家人打理,所以只好由我──你未來的婆婆來幫你打扮了(心)。」

「什麼…」
這個女人有病!太公望體認到這一點時,立刻翻身下床,奪門而出。

「哎呀∼∼新娘是不能隨便出去的喲」美艷女子擋住房門。

「妳這神經病!我是個男的!我才不要嫁給妳兒子!」

「在害羞呢∼∼真可愛∼∼(心)」美艷女子托著臉,露出陶醉的神情:
「不過,那麼活潑實在是很麻煩呢(心)」

太公望看到女子的瞳孔變成狐狸般的妖異金色,然後──

不能動了。

「啊…」開口想說話,卻也沒辦法──

「來喜媚(心),咱們為他戴上假髮吧(心)」
「好☆」
「還有鳳凰冠…」
「喜媚,牽著他的手到大廳去吧(心)」
女人低柔的嗓音使太公望的不受控制的動了起來…

--這二個女人是瘋子!!!
當腳不受自已控制走起路來時,太公感到恐懼。

--她們想把我怎麼樣!?活人獻祭!?
--我會死掉?

「來,孩兒(心)」

觸到一隻冰冷的手,太公望顫抖了一下。
他抬頭--不過他戴著頭巾,不可能看到那人的相貌。

「死不像。」

「啊!是…我開始唸了;嗯…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交拜!」
「送入洞房!」

--奇怪…
在聽著那個「死不像」滑稽的聲音時,太公望一直嗅到一種香味…
--薰香嗎…
--頭好昏…

在妖豔女子的視線下,身體不受控制的做這些動作,一直到太公望和那個冰手的主人進了一間房間為止--
「孩兒,要好好愛惜人家喔(心)」

「我知道。」

「那麼(心)為娘的就不打擾了(心)」
女子一出房門,太公望就發現身體的控制主權回來了,他忙揭開頭巾--

普賢!?
太公望瞪著眼前應該是「新郎」的人,愣愣的想:
為什麼普賢會出現在這裡?

「嚇到了?」
輕柔的聲音,有著普賢從不會出現的嘲諷語氣。

「你…不是普賢?」

「嗯,是不是。」

「為什麼…你是什麼東西!?」

「你的丈夫啊!娘子。」普賢的「人畜無害」微笑。

「妖怪…你是妖怪!」太公望恍然大悟:
「原來…我不知道你們想幹嘛,不過我是個男人--就算是女的也一樣--不可能是妖怪的對象!」太公望站起來。

「你要去那?」

「離開這個鬼地方--喂,你幹什麼--!?」
『普賢』將他壓到床上。

「…沒看過那麼遲鈍的。」
『普賢』臉上充滿著淫邪之色:
「你難道不知道嗎?你的身體…」
他用手指輕刮太公望的胸口--

「--!!!」太公望全身酥軟。
怎麼…?他一直以為身體發熱是發燒的…

「娘真多事。」
他笑著,一邊解開禮服的領扣:
「其實,不用那個,我一樣有辦法讓你快樂似神仙的…」

「唔…」太公望全身疲軟,再苯都知道,他被下了春藥。
已經逃不了,他認命的喊:
「好--如果你真的要做,那就請你變成一個絕世大美女好不好--反正你有辦法變成普賢,這應該不困難吧!」

「不.行。」
妖怪親吻著他的喉嚨,一邊脫下衣服。
「這個人…是你真正想擁抱的人。」

「你在胡說八道什麼--」

「喔,不應該那麼說的。」
他用普賢的嘴唇,綻開一妖異微笑:
「其實你對這種事沒什麼興趣的。」
「不過,當這個人--你說他叫什麼?普賢嗎?」
「用熱切的目光追尋你時,你也是有所感覺的。」
他將手探到望的下體。

「唔…!」

「別咬嘴唇,會受傷的。」
他吻住望的唇。
「嗯…我剛才講到那?」
「嗯…就是,你有時也會想:『不妨回應他好了』的想法。」
「可是你還是沒有勇氣踏出那一步。真的,你很懦弱。」
「但,你也不是不知道他內心的不安。只是裝傻。」
「還是--你認為無論如何他都會在你的身旁微笑,所以不告訴他也沒關係?」
「真卑鄙。」
他在望的耳邊輕笑,呼出的氣息讓望噪熱難耐。

「你這可惡的妖怪,你憑什麼逼問我!唔…混帳!不要舔我!」

「真可愛。」妖怪輕吻望的額頭。
「那,廢話不多說了,來,放輕鬆,我要進去了。」

「啊--!!!」
「好痛…不要…」

望一直哭叫著,被壓在身上的妖怪無情的掠奪著…

※※※

「大人…您的意思是…」

「嗯,我被那個偽裝成普賢的妖怪強暴了。」
「那時,我彷彿聽見了普賢的哭聲,譴責我的驕傲和懦弱。」
「自此以後,我開始思考我和普賢的關係。」
太公望看了楊戩一眼:「要繼續說嗎?」

「假如大人講完的話,那就繼續工作吧!」

「啊--我還沒講完啦!」

※※※

後記:
嗯…應該大家都知道這故事會如何走下去了…
因為聞普之章受到蟲蟲意料之外的好評(?)
(應該算好評吧…)
所以寫這章時壓力好大////bb
雖然是庸人自擾…
有點煩惱…找不到妲已用的心型符號。
知道怎麼用的人告訴蟲蟲一下吧!

再補入後記:
寫這章時,是想寫H場面,所以才想出這些詭異的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