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夢連環48

※ ※ ※ ※ ※ ※ ※


本能寺,雖說是寺廟,卻也具有不輸於小型城塞的防禦能力。四周圍繞
著溝渠,簡直就像是一座小型的堅固堡壘一樣。
在本能寺裡,楊戩一家人正開開心心的舉行著宴會,玉鼎、勝長、加上
父子三人的孩子、夫人、小姓,整個宴會熱鬧非凡,宴會上,太公望一個人
獨獨擔心不已:
依照楊森跟高友乾的性格,他們不可能會這樣突然失蹤,不是發生什麼
重大的事情、就是他們被抓了,到底是哪一方?太公望擔心的想著,面前,
楊戩突然一把拉起太公望,
「機會難得,幫我伴奏,我來跳個舞吧。」
「啊?......好。」
說著,太公望拿起一旁的小鼓,輕輕的拍著鼓面,楊戩乘著鼓音起舞,
敦盛......玉鼎張大眼睛看著面前的父親,勝長也面帶笑意的看著,不知不
覺的,夜色已經籠罩整個本能寺。

天上沒有月亮,滿天星斗,很不期然的,元始天尊想起了往事。其實沒
有人知道:自己為什麼要背叛楊戩。對通天而言,他一直認為自己只是野心
勃勃才會謀反;對秀滿等家臣而言,自己不過是不能忍受楊戩的打壓而反;
對外人而言,或許會覺得他只是嫉妒太乙、不願意屈居於太乙之下而反,但
是自己為什麼造反?那理由只有自己最清楚。

不是為了別人,元始天尊是為了楊戩造反的。

楊戩他們都一直以為:元始天尊跟楊戩的第一次見面,是在楊戩三十三
歲的那一年;但是事實上,自己早在那十年前就已經見過楊戩,當時楊戩二
十三、自己二十八。
記得那時,自己還不過是個浪人。那年四月,龍吉的父親道三在兒子的
攻擊下戰死,臨死前,道三留下遺言,要把美濃一國讓給愛女龍吉的丈夫楊
戩。元始天尊怎麼想怎麼不服氣,不過是個尾張的大傻瓜,憑什麼享有美濃
這麼豐盛的嫁妝?這麼想著,元始天尊悄悄的到了尾張。
那天是祭典吧?許多尾張人民都在跳舞作樂,有個戴著天狗面具的男子
(即太乙)在火堆中央跳舞,一旁,一個身材高大、眉清目秀的女子正在聚
精會神的看著男子跳舞,
「請問楊戩公在嗎?」
湊了過去,元始天尊這麼問著女子,
「楊戩公?你不認識楊戩公嗎?」
「我只聽過楊戩公的名字,沒見過楊戩公本人。」
「喔,難怪了,在廣場上跳舞的人就是楊戩公。」
女子掩住嘴輕聲的笑著,容貌嫵媚動人,
「那個人就是楊戩公?」
穿著一身誇張的衣服、身材矮小、頭髮一片蓬亂,這種男人,果然是尾
張的大笨蛋,
「姑娘,請問楊戩公是不是常常這樣在外頭跳舞?」
女子楞了下,隨即再度笑了出聲,笑聲清朗,
「是啊,我常常見到他過來跳舞呢!」
此時,元始天尊才注意到:眼前的女子穿著織田木瓜紋的衣服,(木瓜
紋,織田家的家紋,看起來像是一朵五瓣的花,在下也不知道為什麼叫做木
瓜?一般而言,畫有家紋的衣服是領主一族才能穿的。)該不會是那個大笨
蛋的什麼親戚吧?
「姑娘,我可以請教您的芳名嗎?」
「我?我不過是個不足掛齒的人物,啊,輪到我了,我得走了。」
說著,女子離開元始天尊的身邊,只留下一片芳香。沒多久,果真是輪
到女子上場表演,天人之舞,真的非常的美麗,映著火光,更是顯露出女子
那種難以捉摸的魔性之美。
一曲已畢,女子失去了蹤影,像是被迷惑了似的,元始天尊追了上去,
卻怎麼也找不到剛剛驚鴻一瞥的美女,回到會場,元始天尊隨便抓了一個人
問:
「剛剛跳舞的姑娘是什麼人?」
「啥?俺聽不懂啊!」
尾張話真難聽......(日本各地方的方言腔調不同,尾張腔的特徵是語
尾鼻音特別濃重。)耐著性子,元始天尊再問了一次,
「你可知道剛剛跳舞的姑娘是什麼人?」
「剛剛哪有姑娘跳舞?小伙子,你是瞎了眼還是啥?」
難道那個美女不過是自己的幻覺嗎?元始天尊這麼想,一邊注意著黑壓
壓的人群,但是不論他怎麼找,剛剛的美女就如同曇花一現般的、剎時消失
無蹤。

後來自己娶了熙子為妻,但是在潛意識裡頭,自己還是常常想起那個美
女巧笑倩兮的身影。在朝倉家過了幾年鬱鬱不得志的生活之後,機會終於來
了:落拓將軍足利義昭前來朝倉,在察覺朝倉家無法迎他上洛後,他決定改
投織田家。要去織田家,好歹要有個介紹人才可以,該怎麼辦呢?此時,表
妹是楊戩正室的元始天尊終於被重用了。
在前往織田家的路上,元始天尊知道:自己是個人才,還是個織田家需
要的人才。再怎麼說,楊戩身邊的重臣幾乎都出身窮鄉僻壤,如果想要上洛
稱霸天下,他一定需要一個通曉禮法、能說善道的家臣。如果要到織田家,
至少要跟他要求多少俸祿?元始天尊想著,一邊暗暗的敲定了四千貫這個價
碼。驀然,當年曾經邂逅過的那張臉龐回到記憶裡頭,

已經十年了,那女孩還好吧?既然穿著木瓜紋的衣服,那女孩一定是楊
戩的什麼人囉?要是能找到那個女孩、請楊戩把那女孩賜給自己為妾的話,
我可以接受三千貫這個價錢、就是兩千貫......也可以勉強接受......

一邊這麼想,元始天尊抵達了小牧山城(信長美濃攻略時的根據地)。
但是元始天尊驚愕的發現:自己朝思暮想的女孩不正穿著一身男裝、站在一
匹白馬旁邊嗎?負責出來迎接自己的人叫做伏羲,聽說是楊戩以前的眾道對
象,慌張的,元始天尊拉住伏羲就問:
「那個女人是誰?」
「那個女人?這裡哪兒有女人啊?」
或許是武士跟平民終究有點不同吧?伏羲的尾張腔比較沒有那麼重,
「剛剛牽著白馬、站在門口的那個女人啊!」
「呼呼呼......噗哈哈哈哈!」
伏羲突然大笑出聲,元始天尊有點生氣,
「有什麼好笑的?」
「對不起、對不起,不過實在是太好笑了,等會兒見到主公的時候可千
萬別提起這件事情啊。」
「為什麼?」
「你等會兒就知道了。」
進入會客室,聽到腳步聲,元始天尊低下了頭,一雙襪子出現在視線裡
頭,
「聽說你是龍吉的表哥是吧?久仰大名,我是楊戩。」
抬起頭來,那張熟悉的、自己思慕已久的美麗臉孔,正對著自己盈盈微
笑。(作者亂入:噁......先讓在下去吐一下再說......)

暗戀了十年的對象是個男人、而且還是表妹的丈夫,對元始天尊而言,
這算是一大打擊。一開始,元始天尊也想遺忘他,但是不論元始天尊怎麼努
力,那種已經存在了十年的感情是怎麼樣也抹煞不掉的,既然如此,就算是
為了他,我一定要更加的努力才行。所以元始天尊開始了與楊戩一起並肩作
戰的日子。
連續的東征西討,為了楊戩,元始天尊拼了命也要守住京都,不是為了
將軍、不是為了別人,一切只為了那個男人......在楊戩上洛的那一年新年
的時候、也就是說自己「正式的」與楊戩會面後三年,京都突然被三好(日
本大名姓氏,信長的早期敵手。)包圍,岌岌可危,元始天尊只能保著將軍
退守本國寺,面對著數十倍於自己的敵軍,一邊發出使者通知楊戩「京都危
急」,元始天尊硬是咬牙奮戰、苦撐了五天。
正月六日黃昏,楊戩得到元始天尊的消息之後,竟然選擇隻身輕騎再度
上洛,兩天之內硬是趕到京都。在知道楊戩回到京都的消息,三好家的人直
覺的認為:楊戩背後一定跟著數萬大軍,久戰不利,總算解除包圍而去。但
是事實證明:楊戩竟是只帶了少數隨從就趕到京都來,嚴格說來,不用說元
始天尊,就是楊戩本人也在賭命一搏。
在這之後,元始天尊對楊戩報以絕對的信任,像是燒討比叡山,雖說元
始天尊並不贊成楊戩的作法,但是最後,元始天尊還是加入了趕盡殺絕的行
列。不是因為元始天尊被楊戩說服,而是因為元始天尊盲從著楊戩。

這樣的忠誠有回報嗎?其實還是有的。在金崎撤退戰(織田信長進攻朝
倉時,被妹婿淺井長政背叛、因而單騎逃回京都。又名金崎大撤退。)的時
候,楊戩單騎率領部分屬下逃離戰場,由於熟悉越前到京都間的道路,在這
次大撤退中,元始天尊自然是負起了嚮導的任務。
跟著楊戩逃脫,雖說楊戩留下太乙殿後、阻擋追兵,但是以太乙的微薄
兵力,頂多能撐個半天就很幸運了,怎麼能期待他支持多久?更何況在通往
京都的路上,有許多小城寨並立,要是聽說楊戩隻身前來,如果他們想,要
殺了楊戩、然後拎著楊戩的首級投靠別人是易如反掌的事情。一直擔心被人
出賣,楊戩只能在一間漏水的廢棄寺廟稍事休息。
那天晚上,一邊點數著為數不多的乾糧,楊戩默默的喝著水,
「主公,我們已經逃出來一天,看樣子,太乙大人的殿軍應該也已經崩
潰了吧?為了避免追兵趕來,我們要不要考慮連夜趕路通過國界?」
跟著楊戩一起逃出來的可成(蘭丸之父)這麼建議,
「不行,這種大半夜的,要是一個不小心、跌到山谷裡頭,事情可更不
好收拾。」
熟悉附近地形的元始天尊說,這附近都是懸崖,月明星稀,一個不小心
就可能連人帶馬的摔下去,別人摔下去也就算了,要是楊戩摔下去,豈不是
半生心血化為烏有?
「可是我這邊有忍者眾,先讓他們去探路的話......」
「可成、光頭,你們兩個別吵了,」
楊戩說,一邊拿起自己的配刀,
「光頭對這附近的路最熟,他既然都這麼說了,我們就照著他的建議作
吧。況且這樣的晚上趕路,不用說跌到山谷裡頭,這對馬也是一大虐待。」
說著,楊戩信步走到屋外,主僕幾人的座騎都綁在外頭,
「光頭,你的馬怎麼了?」
元始天尊這才注意到:在急行軍之下,自己的馬已經受了傷,怕是再也
走不動了,
「糟糕,這樣的傷勢,明天大概走不動了。」
可成說,楊戩搖頭,
「不管了,今天先好好休息,明天看看馬的情形怎麼樣再說吧。」
說著,楊戩走到一堵牆旁邊,抽出腰間長刀,屈膝坐下的睡著了;看到
楊戩已經入睡,可成只能默默的替元始天尊的座騎包紮,慢慢朝著楊戩走過
去,元始天尊在楊戩身邊坐下,
「可成大人,為了避免敵人狙擊主公,我們還是挨著主公休息。」
萬一敵方狙擊楊戩,我們也可以以身保護楊戩,這是元始天尊的本意,
可成點了兩下頭,
「我知道了,您先休息吧,我還得替您的馬處理一下傷口。」
元始天尊學著楊戩、抽出腰間長刀坐下,清風吹過,楊戩的長髮輕撫著
元始天尊的臉頰。
第二天,要再度出發的時候,果然不出可成所料的,元始天尊的座騎連
站都站不起來,
「光頭,我看你的馬不能再走了,上來。」
楊戩坐在自己的座騎上說,元始天尊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跟楊戩
共乘一匹馬?
「光頭!你在那邊拖拉什麼?快點上來!」
「是!」
這是兩人這一生中最親近的一次。

但是,在太公望出現之後,一切就都變了。在可成為楊戩戰死之後,有
一天,楊戩突然對元始天尊這麼說:
「光頭,我記得你說過:要比學問,我們家可能沒幾個人比得過你,是
吧?」
「這是事實。」
元始天尊不無驕傲的說,楊戩點頭,
「其實我有點事情想拜託你。」
拜託?
「主公太客氣了,要是主公有什麼吩咐請儘管說,光頭赴湯蹈火、在所
不辭。」
「其實是這樣,」
楊戩搔了搔頭,
「可成的遺孤裡頭有個孩子很聰明,我打算讓你當他的師傅,你說怎麼
樣?」
「當師傅嗎?」
現在京都那裡軍事吃緊,有那個時間教育他嗎?元始天尊有點猶豫,
「不行就算了,我另外找人。」
楊戩說,掩不住臉上失望的表情,
「......不,我答應了。」
不想看到楊戩失望的臉,元始天尊終究接下了這件吃力不討好的工作。
其實教育太公望是件不錯的工作,因為太公望相當聰穎、在武術方面的造詣
也很好,要說有什麼不滿的,就是太公望搶走了楊戩大部分的注意力這一點
吧?
楊戩非常關心太公望,關心到要元始天尊「一個月寫一封信,報告太公
望的近況」,對元始天尊而言,一個月一封信並不是什麼難事,但是最讓元
始天尊難過的是:楊戩的回信裡頭,除了太公望之外,什麼都沒有。

在盛大的宴會中,太公望仍是一臉心神不寧的樣子,
「怎麼了?」
看得出太公望的不安,玉鼎這麼問,
「不,只是有點......」
太公望答得很曖昧,
「那怎麼看你這麼悶悶不樂的?振作一點啊!這次不是你的初陣嗎?」
玉鼎這麼鼓勵著太公望,
「......我總覺得很不安,眼前的一切實在是太好了,好得我有點覺得
不自然......」
「擔心什麼?打完這一仗,父親大人就是天下霸主了,你該不會覺得父
親大人會輸吧?」
「我不這麼覺得,只是我覺得......好像有什麼會發生一樣......」
「不用那麼擔心,」
玉鼎輕拍太公望的肩膀,
「父親大人的運氣一向很好,不會有事情的。」
「......」
太公望勉強笑了,一旁,勝長跟長兵衛尉正玩得不亦樂乎,看到兩人,
玉鼎笑著搖了搖頭,
「勝長,我說你還真是孩子王,怎麼小孩子都跟你特別投緣?」
「在甲斐,我的年紀最小,從小就沒有玩伴;所以我現在要多跟小孩子
玩玩,補償一下自己的童年。」
「真是......自己都有兒子了,怎麼還這麼長不大?」
玉鼎說,一旁的太公望也笑了出聲,突然,天化的身影出現在廳內,附
在楊戩耳邊說了幾句話,楊戩點頭,天化又退出去了,
「對了,父親大人是要天化跟普賢作什麼嗎?怎麼整晚都沒見著兩個人
的人影?」
「普賢拿刀去安鞘,說什麼明天早上一早就得去拿,今天住在外頭。天
化的話我就不清楚了。」
說著,太公望把視線投向夫人所坐的那一排,只見楊戩的幾個側室坐在
那兒,在龍吉跟高蘭英的帶領之下,幾個女人正嘰嘰喳喳的聊著天,一旁,
楊戩突然起身,向太公望點了兩下手,
「主公,有什麼事情嗎?」
「讓玉鼎跟勝長進來,我有話要單獨對他們兩個人說。」

坐在書房,玉鼎跟勝長的臉色有點蒼白,燭火搖曳,
「知道我今天為什麼要把你們兩個叫來嗎?」
楊戩開口打破沈默,玉鼎搖頭,
「我想過了,這次備中出陣是我的最後一戰,等到毛利滅了,我就要退
隱,我的位置就給玉鼎來坐。」
「父親大人,我還不能獨當一面......」
玉鼎說,楊戩搖頭,
「放心吧,這六年來,我一直在背後默默的看著你;你已經是個大人,
我已經可以放心的把織田家交給你了。」
「可是......」
「別打岔,聽我說完。勝長,你的幾個哥哥不是不成材、就是給人當養
子,所以以後,我要你忠心的輔佐玉鼎,兄弟倆一起撐起織田家,你知道了
嗎?」
「我不過剛從甲斐回來,怎麼有那個資格跟二哥平起平坐?」
「不要妄自菲薄,在這種戰國亂世,有才能比有資格來得重要的多。」
楊戩嚴肅的說,一面看著玉鼎跟勝長的臉,
「玉鼎,等到你入主安土城之後,就把岐阜交給勝長,兩個人一定要同
心協力,知道了嗎?」
「那父親大人,您打算到哪兒去?留在安土嗎?」
明知道楊戩的性格不會留下來,玉鼎還是問了這麼一句,
「不了,」
楊戩的眼神轉趨柔和,
「我要到大阪去頤養天年。」
「可是大阪根本連個影子都還沒建起來啊!」
玉鼎說,勝長跟著點頭,
「到時候我可能得跟你借長秀(丹羽長秀,當年安土城築城時擔任建築
奉行。)來建我的大阪城,你不介意吧?」
「父親大人......」
「玉鼎,我聽說了,你找到武田松了是嗎?」
「......是。」

武田松,武田信玄的六女,原本跟玉鼎有著婚約,兩人也一直以「未婚
夫妻」的身份保持著書信聯絡,由於年齡相近,加上又有婚約,雖然從未見
過面,兩人的感情卻非常的堅定。但是在信玄跟楊戩撕破臉之後,這個婚約
自然被取消了,結果玉鼎另娶他人,阿松卻是到現在都還是雲英未嫁。在武
田家滅亡之後,玉鼎好不容易打聽出阿松逃到了八王子,於是讓人捎了封信
過去:
「我晚一點就會來迎娶妳,請妳暫時在八王子等我。」
對在感情上有潔癖的玉鼎而言,他不願意納妾。但是阿松不一樣,對玉
鼎而言,阿松自始至終都是他的戀人,而現在的妻子則是另一回事;不能說
玉鼎不愛她,但是不論是阿松、是現在的正室,在玉鼎的心目中,兩人的地
位都是無可動搖的。

「等到這次仗打完了,娶她過門吧。」
楊戩說,玉鼎有些狼狽,
「我......」
「不必多解釋,我懂。玉鼎,我一直想告訴你一件事情:或許你會覺得
男人該專情、一生只能有一個妻子,但是有的時候,天下的事情是不能盡如
人願的,感情的事情也是這樣。」
說楊戩不愛自己的妻妾,其實不是,只是楊戩把自己的感情分成了好幾
份、在每一個妻妾身上,楊戩都寄予不一樣的感情。
「......父親大人,對不起,我以前從來沒有這麼想過......」
「不必跟我說對不起,」
楊戩搖手,
「我是你的父親,本來就該負起教養你的責任。只是我過去太忙了,沒
法子跟你好好的談一談,才會讓我們父子倆的感情變得這麼疏遠。阿松的事
情,我也有責任,打完這場仗之後去接她吧,三法師的母親那邊,我會跟她
開口。」
「......對不起。」
「不,該說對不起的人......是我。」
楊戩深吸一口氣,好不容易說出了憋了這麼多年的話,
「父親大人!」
玉鼎大表意外,
「我小的時候,父親也是整天忙著打仗,母親又寵愛弟弟,所以我一直
很寂寞;但是等到我自己也為人父的時候,我還是把你們母子丟下來、拼命
的在外頭開疆拓土。等到我警覺到的時候已經太遲了,你們幾個兄弟跟我一
個比一個不親。」
「......其實我......」
「我知道。你這麼討厭我,無非是因為我不關心你、不關心你死去的母
親。」
吉乃一死,楊戩簡直像是脫韁野馬似的拼命納妾,但是事實上,楊戩不
是不曾喜歡過吉乃,只是那份感情早已跟著吉乃、一起埋葬在楊戩的記憶深
處;用現實的眼光看來,楊戩是變心了,但是從另一個角度來看,楊戩有一
部份的感情,就隨著吉乃一起死去、讓吉乃在楊戩的心目中永遠佔了一席之
地,
「父親大人為什麼會知道......」
「再怎麼說,我也是你的父親,作父親的懂得兒子在想什麼,這也是天
經地義的事情。」
「......」
「我知道說這個很沒有說服力,但是我從來沒有不把你們這些孩子放在
心裡面。」
身為人父,玉鼎也開始懂得楊戩的苦處。每次出戰的時候,玉鼎也常常
擔心家裡頭,擔心三法師跟吉丸(信忠次子,後來的秀則。)有沒有乖乖聽
話、兩人有沒有生病、會不會太調皮。但是自己是個男人,在出戰的時候,
不能老是想著這些兒女情長的事情,
「父親大人......對不起,我以前太任性了......」
「沒關係,」
楊戩輕輕摸著玉鼎的頭,
「每個人都一樣,在錯誤中學習。等到你搬進安土以後,我就打算不過
問世事了,你也記得:多抽點時間跟三法師他們相處,不要重蹈我跟你之間
的覆轍。」
「......」
玉鼎一言不發的低著頭,楊戩轉向一旁的勝長:
「勝長,也請你原諒我這個差勁的父親,竟然讓你到甲斐吃了十年的苦
頭。」
「不,我才需要請求父親的原諒,當年岩村開城,我身為城主繼承人,
卻沒有奮戰到最後,那是我的錯。」
「你那時候不過才七歲,不要這樣責備自己。」楊戩說,
「以後你就要跟玉鼎一起撐起織田家這個重擔,你要有自信、才能夠坐
得了第二把交椅,知道了嗎?」
「......是。」
「不用擔心,你們兄弟倆都比我聰明,當年我不過幾歲就可以繼承這個
位置,你們一定做得來的。」(根據通說,信長十九歲繼承織田家家督,與
信忠繼承時同年齡。不過信忠繼承的只是「家督」這個空殼子,實權都還在
信長手上。)

談話已畢,楊戩回到前頭去,玉鼎、勝長跟太公望還留在書房裡頭,
「......太公望,父親大人要到大阪,你呢?你打算怎麼樣?」
「主公去哪兒,我就去哪裡。」太公望說,
「我大概也猜得出父親大人在想什麼,」勝長說,
「這次戰鬥立功之後,父親大人大概想把東攝津封給你吧?」
「......」
太公望沒有回答,
「太公望,父親大人他跟你差了三十一歲,你還這麼年輕,你還是決定
要跟父親大人一起去大阪嗎?」玉鼎問,
陪在引退的楊戩身邊,太公望不會有什麼工作可以做,只能默默的陪著
楊戩走進歷史;但是如果留在安土,太公望一定還有更多發揮的機會,
「......主公是我的恩人,如果沒有主公,我不過是個生在美濃、長在
美濃的鄉下小忍者而已。除非主公開口攆我,不然我一定會跟主公同生共死
的。」
「......我知道了,這次戰鬥,我就把你排在先鋒吧。」玉鼎說,
先鋒是最容易立功的位置,只要讓太公望立下赫赫戰功,楊戩就是要把
整個攝津封給太公望也沒人敢說話,
「......謝謝少主。」
「不,今後父親大人就拜託你了。」
「我知道,」
太公望輕聲說著,
「不論是什麼情況,我都不會離開主公身邊的。」

是什麼時候開始對太公望興起殺意的?元始天尊自己也搞不清楚了,是
在把太公望送回楊戩身邊之後的事情吧?聽說楊戩非常的寵愛太公望,同進
同出、同飲同食,元始天尊不由得妒火中燒:你憑什麼這麼受主公寵愛?我
愛了他那麼多年,但是我什麼都得不到,你又何德何能、能讓主公如此寵愛
你?
更令元始天尊不安的是:他看得出來,楊戩這次是認真的。過去,在楊
戩身旁有多少男女來來去去?但是元始天尊看得出來:這些人都不能讓楊戩
在他們身邊安頓下來。每次看到楊戩身邊有張新面孔出現,元始天尊就會很
快樂的開始揣測起:這些人被楊戩拋棄時會是什麼樣的嘴臉?
但是太公望不一樣,楊戩對太公望的付出是一種細水長流式的付出,如
果不是真的喜歡這個人,很難想像:一向沒耐性的楊戩,竟然肯用這麼長的
時間來培育一個人。結果,軒猿白鶴向元始天尊提出了一個要求:
「你想辦法讓我混進安土城,我會打倒太公望。」
元始天尊跟白鶴合作了,但是令人失望的,白鶴連續失敗了好幾次,最
後連自己的命都保不住。
之後,元始天尊嘗試過:在石山本願寺準備一堆炸藥,打算在楊戩入城
之前慫恿太公望先去偵察、以確保楊戩的安全,再在那個時候引燃炸藥,讓
太公望歸於塵土。結果這個計畫又失敗了,因為忍不住一口氣,本願寺教如
竟然提前了一個晚上引爆炸藥,讓元始天尊的計畫功虧一簣。
元始天尊也注意到:在這幾次事情不成功之後,楊戩開始對自己有了戒
心。當年元始天尊在攻略丹波的時候費盡心思、甚至不惜提出人質,為的是
什麼?就因為丹波離安土太近,他不希望讓楊戩的生命時時刻刻受到威脅,
結果呢?楊戩見死不救,讓自己的名譽受損。
原本自己真的很高興,住在丹波,離楊戩的居城是如此的近、隨時都可
以去見楊戩,但是呢?中國地方的攻略由太乙負責,接下來只剩下四國跟九
州。以楊戩的性格,既然已經指定丹羽跟信孝去攻擊四國,怎麼可能獨留自
己一人在本州?唯一的可能性:自己要到九州去......
說實話,自己今年已經五十五、再活也沒幾年了,楊戩為什麼要這樣咄
咄逼人的、強迫自己到老才離開這塊熟悉的土地、離開他身邊?

既然你要這麼無情的捨棄我,那在你拋棄我之前,我要先......親手殺
了你,這樣你就永遠都是我的了......

沈浸在自己的思緒裡頭,無聲的,大軍已經通過山谷,面前是一片開闊
的平原,
「大人,我們到了,通往京都的路就在眼前。」
秀滿走來,臉色極為蒼白,
「怎麼樣了嗎?」
「在進京都之前,我們必須先告訴士兵,然後分兵包圍本能寺跟妙覺寺
才行。」
「......你說得沒錯,我立刻過去。」

走在路上,趙公明越想越不對勁,再怎麼說,要是楊戩真的想閱兵,怎
麼可能在今天晚上臨時動員、然後這樣急行軍的趕到京都?再怎麼說都不合
理,畢竟士兵太累、戰力也會跟著下降啊!
遠方,元始天尊慢慢走來,下意識的,趙公明覺得有點不對勁,看看旁
邊被召集來的小隊長,大家都是一臉莫名其妙。跟著元始天尊的秀滿走來,
由於秀滿是第一番隊的主將,目前也就相當於趙公明的頂頭上司,深吸一口
氣,元始天尊開口:
「各位,辛苦你們了,我們終於達成第一階段的目標,一夜之間由丹波
龜山趕到京都,但是我有幾句話要說。」
「我們丹波軍團這幾年來出生入死,為主公立下不少汗馬功勞,但是今
天,主公竟然派我們去支援太乙部隊,這樣的命令,我無法接受。」
「我已經決定了,調兵直襲本能寺!有誰想阻止我的立刻出來!」
四周的氣氛一片詭異,沒有人敢不怕死的當帶頭反對的人,元始天尊再
度深吸了一口氣,趙公明看得出來:元始天尊非常的緊張,
「第六天魔王又怎麼樣?再怎麼說,楊戩不過是個再普通也不過的人罷
了!現在本能寺裡頭只有兩百人左右在防守,以我們的軍力,一定可以輕鬆
攻下本能寺!」
「對!主公說得沒錯!」
不知何時,秀滿對元始天尊的稱呼已經變成了主公,
「既然已經到這裡了,我們再也沒有退路!我們現在能做的只剩下一件
事情:為天下人討伐暴君楊戩!」
「既然沒有人有異議,我就開始分配工作了:秀滿!」
「是!」
「你帶第一、第二番隊前往本能寺!最好能夠活捉楊戩!必要的時候,
你可以捉太公望逼楊戩出來投降!剩下的,殺光也無所謂!」
「知道了!」
「利三!」
「在!」
「你帶第三番隊準備支援秀滿,知道了嗎?」
「是!」
「行政!」
「是!」
「你帶第四番隊駐紮在京都通往安土城的道路上,負責斥候!」
「是!」
「光忠!」
「是!」
「你負責帶著後備隊駐紮在通往丹波的路上,負責斥候;等到我們攻下
本能寺,我要你立刻進京都包圍妙覺寺!」
「是!」
「各小隊長立刻回去準備!」
秀滿大聲的開始發號施令著,
「所有人把鞋子換成草鞋以保持行動方便;把馬腳上的那些草除掉(為
了消去馬蹄聲,馬腳上包稻草,但是已經要進入京都,沒有繼續消去進軍聲
音的必要。);還有,洋鎗隊的人將火繩(點火發射的繩子)切成一尺五吋
(約四十五公分)、隨身點燃五個火種備用!(切短繩子可以減少洋鎗的發
射間隔時間,火種事先點好可以避免沒有火發射不了洋鎗。)」
「大家注意!這是主公稱霸天下的戰鬥!大家都該為主公歡欣鼓舞、拼
命殺敵才是!要是今天立下功業,以後天下絕對少不了你們一份;萬一不幸
戰死,主公也一定會讓你們的兄弟或兒子......不,就是沒有兄弟或兒子,
也會讓你們的家人吃好穿好!」
利三也在旁邊敲著邊鼓,一時,四周的小隊長們開始竊竊私語,趙公明
的心裡頭掙扎著:該怎麼辦?該怎麼辦?太公望還在楊戩身邊,萬一攻擊本
能寺,除非發生什麼意外,不然太公望一定會頑抗到底的!要怎麼辦?難道
這樣眼睜睜的看著太公望死嗎?
「......是!」
事已至此,趙公明除了同意之外已經沒有第二條路可走。身為太公望的
老師,唯一能做的就是說動太公望投降、幫太公望保住一條命。

一刻鐘之後,元始天尊到達已經分配任務完成的所有隊伍前方,負責攻
堅的秀滿跟趙公明站在前頭,看著士兵,元始天尊緩緩揚起手上的馬鞭,遙
遙指著東方的京都:
「各位!跟我來吧!敵人就在本能寺!」
《待續》

《作者無責任發言》
被在下這麼一寫,本能寺之變的原因真是有夠不堪的......
順帶一提的是:關於攻打本能寺與二條城的主將,二條城之戰的主將爭
議性比較少,幾乎都記載為「明智光忠」(這位仁兄也在這場戰鬥中「被信
忠手下士兵用洋鎗打成重傷」,導致無法參加山崎會戰。);但是關於攻打
本能寺的主將,就出現了「齋藤利三」與「明智秀滿」兩種說法。雖說齋藤
利三是光秀手下心腹大將,但是再怎麼說,打虎還需親兄弟、上陣不離父子
兵,利三跟光秀再怎麼親近也還是沒有秀滿親,況且秀滿的才能相當了得,
所以在下採用了秀滿主將說。
另外,當時的一貫約等於現在的日幣一萬元。換句話說:以現代的說法
而言,光秀一年四千貫的薪水就是「年收入新台幣一千萬」,這樣比較容易
瞭解......
紫陽 頓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