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夢連環49

※ ※ ※ ※ ※ ※ ※


太公望自夢中驚醒,身邊的楊戩依舊處於熟睡狀態,但是不知道是什麼
因由,太公望感到一陣莫名的不安,怎麼了嗎?看著窗外的天色,大概再過
半個時辰不到就天亮了。披上外衣,太公望走出楊戩的房間,看著庭院,一
點、一滴,血跡在泥土地上、朝著建築物的方向擴散開來,繃緊神經,太公
望把手搭上絕不離身的短刀,
「......主、少主......」
很微弱的聲音,是楊森?太公望立刻靠了過去,只見渾身是血的楊森跟
高友乾躺在地上,
「楊森!?怎麼了?振作一點!」
「少主......快逃......元始天尊大人......謀反......」
吃力的說出這幾句話,大量的鮮血自楊森的傷口處湧出,
「楊森!你振作一點!高友乾!高友乾!」
身旁的高友乾已經嚥下最後一口氣,楊森抓住太公望的睡衣衣領:
「......少主......元始天尊大人......謀反......帶著一萬大軍朝著
京裡......來了......快逃......」
楊森的手無力的落下,看到楊森死去,太公望連哭的時間都沒有了,老
師謀反了?迅速的起身,太公望跑向天化的房間,房裡傳來微微的鼾聲,用
力拉開紙門,睡眼惺忪的天化睜開眼睛,
「什麼事情啊?怎麼這麼十萬火急的?」
「大事不好!天化!你快點出去偵察!剛剛楊森跟高友乾回來報告,元
始天尊大人謀反了!」
「元始天尊大人謀反?不會吧?」
天化不安的低喃著,隨即披上外衣,太公望再度回到楊戩的房間,但是
在回房間的路上,天井傳來聲響:
「少主!大事不好!元始天尊大人謀反,已經帶領一萬三千人進入京都
了!」
是赤精子的聲音,一旁,道德也開口了:
「少主!請立刻準備撤離本能寺吧!現在在通往安土、以及通往丹波的
路上都有重兵固守,請立刻通知所有人撤出本能寺!」
「確定謀反了嗎?」
一旁,楊戩的聲音突然傳來,
「主公......」
太公望怔在那兒,楊戩只是自顧自的逼問著道德跟赤精子,
「道德、赤精子!回答我啊!」
「......是,已經確定了,攻打本能寺的先鋒部隊為明智秀滿領軍,目
前應該已經開始準備包圍本能寺了。」
「是嗎?他終究還是反了......太公望!叫醒所有人作戰鬥準備!」
「知道了!」

從睡夢中被叫醒,大部分的小姓都還是一臉茫然,一旁,龍吉跟高蘭英
正忙著安慰楊戩的侍妾跟孩子們。背著箭囊,太公望手上握著細槍,腰際的
大小腰刀也已經緊緊的繫住,外頭傳來鈍重的聲音,
「來了嗎?」
楊戩在嘴裡這麼叨唸著,一邊舉起強弓,太公望也知道:那聲音代表著
明智部隊已經開始撞門。既然寺裡頭沒有重兵駐守,面對謀反,楊戩就只能
選擇兩條路:逃走、抑或是戰死在這裡?看著楊戩堅定的表情,太公望比誰
都清楚:楊戩不會逃的。
自己最得力的部下背叛自己,這代表楊戩沒有識人之明,而且楊戩比誰
都清楚:京都就這麼點大,現在元始天尊派出大軍圍攻本能寺,就代表在妙
覺寺的玉鼎暫時沒有生命危險,元始天尊不是那種敢兩面作戰的人。為了玉
鼎,楊戩根本不能逃走。四五聲之後,門終於被撞破了,但是隨著人影從門
口出現,楊戩把箭搭上強弓、鎮定的發射。
一旁的太公望默默的遞著箭,在兩人的配合之下,第一波攻勢總算是暫
時被擋了回去,身旁的小姓擋到楊戩身前,楊戩示意所有人進入正殿裡頭。
默默的,太公望跟在楊戩背後,天化也回來了,
看著剛偵察完的天化,楊戩開口:
「人數多少?」
「至少有六千人以上,要是加上支援部隊的人數,可能直逼一萬。」
元始天尊把所有能動員的部隊都動員來了吧?楊戩輕笑,一邊轉頭看著
太公望,
「太公望,光頭是你的老師,看在你的面子上,他一定會讓你通過;你
帶著龍吉、蘭英跟孩子去避難吧。」
「不行!」
龍吉喊了出聲,
「我是主公的夫人,怎麼可以率先棄主公而去?而且我已經沒有娘家可
以回去了,主公,請讓我跟著您吧!」
「我也不走!」
高蘭英說,
「寺裡頭的人已經夠少的了,雖說是主公的側室,於情於理,我也不能
率先逃走。」
「笨蛋!」
楊戩大聲斥喝著,
「女人家不要在戰場上多管閒事!」
「主公!我也不走!要走大家一起走!」
太公望試著說服楊戩一起逃走,楊戩搖頭,
「我必須為自己的識人不明負責,所以我決定切腹自盡。」
「主公!您不要想這麼多了,這種事情,就是大羅神仙也沒法子預料到
的啊!」
天化說,一面試著勸楊戩逃走,楊戩只是一個勁的搖頭,
「主公,不論您說什麼,我是絕對不會走的。要說識人不明,要不是因
為我把表哥介紹給您,您也不會遭到這場謀反!」
「不要讓我重複說一樣的話太多次!你們快走!」
龍吉固執的拼命搖頭,一面把孩子交付到高蘭英手裡頭,
「蘭英,這兩個孩子就拜託妳了,逃出本能寺之後,妳一定要好好的活
下去!」
「不行啊夫人,我是側室,再怎麼說,您才是該逃出......」
「不要吵了!太公望!既然還活著,我就是你的主公,連主公的話都不
聽,你是想造反了是不是!?我不是說過了嗎?要是我有什麼萬一,你一定
要繼承我的遺志活下去!」
楊戩大聲的斥喝著太公望,猶豫半晌,太公望起身,
「......我知道了,幾位夫人請跟我來,我帶妳們從後頭的密道出本能
寺,再遲就來不及了!」
「不行!我不走!」
龍吉說,楊戩抓住龍吉的手,
「龍吉,我們三十幾年夫婦,我從來沒求過妳。這次算我求妳:妳一定
要活下去,幫我把孩子帶大,知道了嗎?」
「可是......」
「上戰場是我的事,作為正室,妳能做的就是等待丈夫回來,那妳又何
苦為難我?」
「......」
龍吉生平第一次在楊戩面前哭出聲,站在一旁的太公望示意高蘭英扶起
龍吉,一行人迅速的消失在夜色之中。
「主公......」
一直冷眼旁觀著楊戩的處理,天化開口,
「對不起,我又要害死你一次了。」
楊戩說,一面抬起頭來,外頭傳來混亂的交戰聲,看樣子是敵人殺進來
了吧?
「主公,我只想問你一句:當年為什麼要饒恕我?我謀反未遂,應該是
要以命......」
「因為我知道:你謀反的原因是為了保護太公望。雖然立場不一樣,但
是我也一樣想保護太公望,我怎麼忍心處罰你?」
「但是不論如何,我們兩人今天都無法活著走出這裡!」
「你想的話,你可以砍下我的首級去投奔元始天尊,如何?」
天化沈默的搖頭,
「我不會去投靠他的。主公死了,太公望一定會哭的吧?我才不會去投
靠讓太公望傷心的人、當他的手下。」
「......你要想清楚,不這麼做的話,你只有戰死在這裡這條路可以選
擇喔!」
「這次是我自己願意戰死在這裡,我不會有怨言的!」
這一次,我要為我所愛的人保護他所愛的人到最後!天化暗暗的下定決
心。

後山,摸黑逃到半路,太公望突然停下腳步,一邊回頭交代著一起逃出
來的屬下:
「赤精子、王魔,你們兩個立刻去通知住在妙覺寺的玉鼎大人,請玉鼎
大人無論如何要逃出去;要是玉鼎大人無法逃出,你們就是戰死、也要保護
玉鼎大人到最後,知道了嗎?」
「是!」
「道德,謝謝你這麼長一段時間以來的照顧,請你護送夫人跟少爺他們
回安土城。」
「少主!」
知道太公望的意思,道德驚愕的停下腳步,
「道德,你不是美濃眾,沒有義務跟我一起回本能寺送死。你為我做的
已經夠多了,請你護送夫人他們回安土城,之後就請你自由的......」
「太公望,你真的要回去?」
一旁的龍吉問,邑姜抱住太公望的脖子:
「太公望哥哥不要走!」
唯一一次,太公望把邑姜的手拉開,一旁的高蘭英抱住邑姜,
「這次回去,你不見得能夠活著回來。」
「我早就知道了,但是我早就決定了:主公到哪兒、我就跟到哪兒,我
要跟主公同生共死。」
不管楊戩是不是喜歡過自己,自己都已經決定好了:我一定要與楊戩同
生共死。
「太公望哥哥!」
長兵衛尉抱住太公望的腳,一旁的廣成子沈默的把長兵衛尉拉開,彎下
腰,太公望輕拍著長兵衛尉的頭,
「長兵衛尉,我們以後不能再陪你玩了,你要乖乖聽話、長大以後要成
為一個不輸給主公的武將喔......」
「太公望......」
龍吉看著太公望,擦乾眼淚,太公望站了起來,
「夫人,幾位少爺小姐就交給您了,永別了。」
說著,太公望跟廣成子兩人點了下頭,隨即頭也不回的再度往來時路前
進。

奔馳在黑暗的山路上,太公望的腦海裡頭掠過了很多往事:如果不是自
己為元始天尊求情,或許楊戩早就放逐元始天尊了;要不是因為元始天尊,
自己也不會好幾次都差點喪命;要不是因為他,自己也不會變成現在這個樣
子、或許一輩子就是一個平平凡凡的小忍者;但是不論說什麼,一切都已經
太遲了。
最後結果,就是因為元始天尊,自己又要跟楊戩分離......
原本以為:這一次,兩人終於能有個好結果......楊戩告訴太公望「打
完這一仗就退隱」的時候,太公望曾經暗暗的在腦海裡期待著、暗暗的描繪
著楊戩退隱後的生活。這一次,聞仲是自己的哥哥、又有好幾個弟弟在,自
己也沒有傳宗接代、或是奉養雙親的必要,所以說這一次,自己可以毫無牽
掛的、專心的陪在楊戩身邊,只要楊戩不趕自己走,自己就可以一直留在他
身邊與他終老......但是今晚元始天尊的謀反,毫不留情的打破了太公望的
美夢。
就像妲己說的,「你們兩個在一起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原本就是為了
保護楊戩、自己才會以男兒身誕生到這個世上,現在楊戩有危險了,自己也
不可能一個人活下去。兩人本來就是一對,少了其中一個,另一個的人生就
出現了難以彌補的缺憾,太公望不願意一輩子抱殘守缺的活下去。就是死,
我也要跟他死在一起,太公望從一開始就這麼想。
「少主,還有機會,您快點逃吧!我回去跟主公並肩作戰......」
「廣成子,不必再勸我了,倒是你,你快點走吧。」
「我答應過死去的老爺,就是我死,我也要保護少主到最後一刻,這是
我對老爺的承諾,我絕對不會背信。」
「廣成子,你今年幾歲了?」
「今年剛巧四十。」
「對不起,讓你在這個年紀、還得跟敵人生死相搏......」
「我沒關係,反正活了四十年,我已經活得很夠本了;但是少主,您今
年才不過十八歲,還有大好的人生等著您......」
「不,我受主公賞識、才能爬到今天這個地位;我身為忍者,必須絕對
忠於自己的主人。不論從情、從理,我都沒有丟下主公一人逃走的權力。」
「可是少主......」
「不必勸我了,我只是覺得很愧疚:作哥哥的,竟然沒法子保護兩個弟
弟。」
「坊丸少爺跟力丸少爺都是主公的小姓,他們都知道自己該作什麼。」
眼前,本能寺的外牆已經出現在視線範圍內,太公望從懷裡抽出短刀在
手,
「廣成子,跟我到地獄走一遭吧?」
「不論是上刀山、下油鍋,我都奉陪到底!」
廣成子說,兩個人影同時翻過本能寺的圍牆。

進入圍牆,裡頭已經是一片紊亂,太公望迅速的前進,地上橫七豎八的
倒著好幾具屍體,走到御台所附近,太公望清楚的看見:天化在那兒。
奮戰了許久,面對著一波波殺上來的敵人,天化已經累了,面對著面前
的敵人,天化只剩下防禦的力氣。突然幾道銀光,身旁的幾個敵兵倒下,背
後站著一個人影,
「大哥!」
驚愕之餘,天化喊出了最熟悉的稱呼,太公望將手上的短刀收回刀鞘,
腳旁的地上躺著一具屍體,
「抱歉,我來晚了。」
「不是這個問題,你為什麼又回來了?」
「......我不想在朋友、戀人跟親人都死光了之後,一個人孤伶伶的活
在這個世界上。」
「你這個笨蛋!你為什麼就是不能體諒主公的苦心?」
「我能體諒主公的苦心,但是我不願意這樣一個人苟且偷生的活在這個
世界上!」
後面突然傳來一陣騷動聲,
「可惡,連後面也有?」
天化生氣的咒罵著,太公望連忙問:
「主公人在哪裡?」
「應該還在寢所附近,你快點過去吧!這裡有我擋著!」
「那就拜託你了。」
說著,太公望立刻朝寢所跑去。

太公望走了......看到太公望帶著龍吉等人離開後,楊戩鬆了一口氣,
不管如何,只要太公望沒事就好。一邊這麼想,楊戩接受了小姓們的建議、
退入寢所。畢竟敵人的目標是楊戩,萬一楊戩也在外頭殺敵,那麼只要楊戩
一死,敵人的政變就等於提前成功了;為了拖延時間、讓玉鼎他們有機會逃
命,楊戩不得不先躲在寢所裡頭。
在走廊上用冷水擦著臉,楊戩總算清醒過來。要不是我對元始天尊過於
心軟,或許今天這場政變就不會發生了......所有人都不知道為什麼,為什
麼楊戩對松永久秀、對元始天尊就是如此寬容,但是楊戩自己最清楚:那是
因為自己在這幾個男人身上都感覺到了一種......野心勃勃的氣息。
如果擁有與野心匹敵的才能,這樣的人才太危險了,楊戩絕對不會用;
但是如果擁有無窮的野心、才能卻很有限的話,楊戩會重用這樣的人物。不
為什麼,因為每個人在為野心所驅使的時候,常常可以發揮出自己最大的潛
能。楊戩就是這樣、無情的壓榨著屬下的能力而成長。
但是狗急跳牆,人急了就會謀反。之前的松永久秀、荒木村重、乃至於
今日謀反的元始天尊,那個不是活生生、血淋淋的例子?今天自己死在本能
寺,元始天尊能成為天下霸主嗎?不,元始天尊沒有那種魄力跟魅力,沒有
人會服他的。
那能繼承我的遺志的人是誰?玉鼎?不,失去了自己這個父親在背後支
持,玉鼎沒有成為天下霸主的可能;那是太乙?不,太乙雖然富有魅力與智
謀,但是太乙的家臣不夠團結,就是當上了天下霸主也撐不久;那是土行孫
嗎?或許吧?只要按著自己鋪下來的路子走,土行孫是有資格、也有可能當
上天下霸主沒錯。
背後傳來混亂的腳步聲,「嗖」的一聲,楊戩感到左肩一陣劇痛,中箭
了......楊戩比誰都清楚。沒想到元始天尊的士兵這麼驍勇善戰、這麼快就
殺進內殿了?楊戩伸手拔出仍插在背上的箭,一手拿起身旁的佩刀,刷的一
聲,射中自己的小兵已然人頭落地。但是楊戩的眼角瞄到:在遠方角落,有
另一個小兵正舉著洋鎗瞄準自己,正當楊戩想閃躲的時候......
「主公小心!」
「碰!」
子彈擦過了楊戩的衣袖,卻也擦過了奮不顧身撲過來的太公望,
「你不是走了嗎?為什麼還要回來?」
「二哥!!!!!!」
遠遠的,坊丸的聲音傳來,一旁力丸也跟著衝了過來,
「二哥!快點跟主公一起退到房裡去,這裡有我們擋!快啊!」
太公望拉住楊戩的袖子,用力的把楊戩拉進房裡去,「啪」的一聲拉上
紙門。

「我不是叫你走嗎?你為什麼還要回來?」
楊戩責備著太公望,一邊審視著太公望的傷勢:左手手腕被子彈擦了過
去,皮肉之傷,流了點血,楊戩咬住自己的衣袖,「啪」的一聲,撕下了一
大節衣袖,
「......這是主公第三次為我斷袖了......」
以前杜痝Q打得半死的時候,左儒曾經為他撕下袖子包紮;以前董賢哭
累了、睡著的時候,為了不驚動董賢,劉欣斷袖而起;沒想到過了一千五百
多年,楊戩再度為太公望斷袖、包紮傷口,
「我問你:我不是叫你走了嗎?你為什麼還要回來?趁現在他們還沒完
全包圍本能寺,你快走吧!你是元始天尊的學生,就是元始天尊不留你,趙
公明也會護著你的,快走啊!」
「我不走,我以前說過:我詛咒自己的命運,為什麼要讓我投胎當個男
人?可是現在我懂了,之所以當男人,是因為我想保護主公,所以我絕對不
走!」
「你這個笨蛋!我不是說過嗎?你一定要繼承我的遺志活下去!」
「論地位、論身份、論才能,該繼承主公的人都不是我,我該做的就是
留在這裡、為主公戰鬥到最後一刻!」
「太公望!你這是......」
「主公,當年您到兼山說服我回安土城的時候,我說過我有三個條件,
對不對?」
「......沒錯。」
「第三個條件就是:請讓我跟著主公,不論主公到什麼地方去,我都跟
著主公去......」
「......你還年輕,不必為了我死在這裡,趁現在你快點走吧!」
但是說到這裡,楊戩清楚的看到:太公望的臉上連一點讓步的神色都沒
有。
當年,自己為了培養一個「董賢」而照顧太公望,把太公望當成一個精
緻的傀儡娃娃一般、小心翼翼的呵護著;但是經過了五年,這個傀儡娃娃已
經有了屬於自己的生命、屬於自己的思想,再也不聽自己使喚了。楊戩深深
的嘆了口氣,
「......算了,隨你去吧。」
楊戩說,一面坐到牆邊,桌上,一面銅鏡閃閃發亮,
「真是諷刺,這面鏡子跟了我們三世、見證了我們三世的情緣,結果我
們三世都沒有好結局。」
「......那麼『下一次』......下一次,我們就投胎到更快樂一點的世
界去吧,到時候,你、我都不過是一介平民,可以隨心所欲的、不用在乎別
人的眼光過活......」
「......太公望,幫我換衣服、梳頭吧。就是要死,我也要死得乾乾淨
淨、有尊嚴的死。」
太公望沈默的拿出楊戩的替換衣服,白色的和服、水色的腰帶,配上水
色的髮帶,靜靜的,太公望侍候著楊戩換上衣服,沈默的為楊戩梳頭,
「太公望,你後悔嗎?後悔遇上我......」
「不,我不後悔,如果沒有遇上主公,我或許就是這樣渾渾噩噩的活了
幾十年、又渾渾噩噩的魂歸地府。遇上主公,我過得很快樂。」
一邊為楊戩梳頭,太公望的眼淚一點一點的掉了下來,記得五年前跟楊
戩見面時,楊戩的滿頭青絲一根白髮也沒有,不過過了五年,裡頭竟已夾雜
著星星點點的白髮,雖然容顏沒有老去,但是看得出來:楊戩真的老了。
如果我早一點出生的話,我是不是能陪在楊戩身邊久一點?五年,怎麼
說都太短了啊......
「哭什麼呢?這樣壯烈的人生結局,多少人求之而不可得?」
「......我只是很遺憾,為什麼我只能陪在主公身邊五年......」
「不要哭了,你明知道我最不喜歡見你哭了。」
「對不起,我不會再哭了。」
擦乾眼淚,替楊戩束上頭髮,楊戩轉過身來,
「太公望,你坐下。」
「坐下?」
太公望靜靜的坐下,一旁,楊戩走到角落,拿起了放在那兒的盔甲;走
到太公望面前,楊戩伸手解開太公望的長髮,
「我現在為你行『環甲禮』,行完這個禮,你就是堂堂正正的武士,要
盡心盡力、為主家而戰,知道了嗎?」
「是。」
原本打算在兩天後為太公望行環甲禮、讓太公望正式成為武士的,結果
卻變成了這樣......外面吹來一陣熱風,夾雜著焦味,太公望比誰都清楚:
明智軍眼見久攻不下、開始放火了,神情肅穆的,楊戩把甲冑披在太公望身
上,隨即拿開,(環甲禮本來就是做個形式,不是非得把甲冑穿上不可。)
「從現在開始,你就是堂堂正正的武士了,知道嗎?」
「多謝主公。」
靜靜的,太公望彎下身子,向楊戩平伏行禮,
「雖然只有五年,但是跟在主公身邊,太公望真的學到很多。」
「不必多說了,」楊戩說,
「今天是你的初陣,要轟轟烈烈的打一仗,知道了嗎?」
「......主公請放心,我絕對不會讓敵兵侮辱主公的遺體的。」
「不必擔心,我有這個。」
說著,楊戩把身旁的榻榻米掀開,地底下儲藏著一罐又一罐的東西,
「那是......」
「我事前吩咐普賢去買的火藥,為了打仗,我讓天化把這些火藥儲藏在
這本能寺的地下,」
楊戩鎮定的說,神色語調不變,
「原本是打算在攻打毛利的時候用的,沒想到竟然會在這會兒派上了用
場......」
「......」
外頭傳來廝殺聲,看樣子,敵兵越來越近了,太公望站起身子,
「主公,再見了......」
「不要說再見,」
楊戩說,臉上掛著一絲笑意,
「再見太傷感了......既然有約定,我們就不要再說『再見』,說『明
天見』吧......就如同睡了一覺醒來一般,當來生我們恢復記憶的時候再見
吧......」
「那麼......明天......不,來生見了,主公......」
曾經怨過他、曾經不想再見到他,但是面對著死亡,太公望驚覺:自己
竟然那麼想再度回到他身邊,
「來生......前世的你叫做杜琚B叫做董賢,那麼來生的你該叫做什麼
呢?」
太公望狡黠一笑,
「如果想見我的話,就請主公來找我吧。」
楊戩撫掌大笑,
「好,那就由我去找你吧。一直以來都是你找著我、以身保護我;這次
該換我去找你、以身去保護你了。」
「......那麼,來生主公要叫做什麼名字呢?」這次換太公望提出了這
樣的問題,
「我......我就叫做楊戩吧。」
「那麼我就叫做太公望。」
「那信物呢?」
太公望將眼光移到一旁,
「就拿這面鏡子做信物吧,」
太公望說,
「畢竟這面鏡子跟我們兩人真是有緣,已經跟著我們三世了,看樣子,
接下來的第四世,也要靠這面鏡子做信物吧?」
楊戩輕輕將鏡子拿了過來,
「那麼就這麼說定了:當這面鏡子重見天日的第一個六月二日,我們在
這裡見。」
「不見......不散。」
太公望笑了,毫無芥蒂的笑容,楊戩也跟著笑了,
「下一次......下一次,我不會再率先恢復記憶了,在這面鏡子出土之
後,我們才會恢復記憶、然後在這裡相識、相戀,你說好不好?」
太公望笑著點頭,
「那麼我出陣了......」
太公望說,一邊輕輕拉開紙門從容離去,看著太公望遠去的背影,楊戩
低低的吟唱起自己最喜歡的敦盛:
「......人生五十年,如夢亦似幻;有生亦有死,豈有不滅者......」
沒有人能永生不死,但是如果能在有限的生命裡頭立下無限的功業,這
不才是真正發揮生命意義的作法嗎?

走出楊戩的房間,太公望一重、一重的把紙門關好,走出來就不可能再
活著回去了,太公望比誰都清楚這一點。面前,身負重傷的天化跟普賢都站
在那兒,鮮血一點一點的在榻榻米上擴散開來,
「普賢!你今晚不是外宿嗎?為什麼會......」
「我是主公的小姓、也是高蘭英的兒子,我要代替母親為主公戰鬥到最
後一刻。」
母親大人告訴過我:如果不是父親大人賜予自己生命,自己現在不知道
在哪兒;如果不是父親大人的庇護,自己可能只能跟母親、跟哥哥流落到農
村、然後活活餓死卻無人聞問。
但是很幸運的,自己有個願意庇護自己兒子、庇護母親大人的父親;不
論身為人子、身為人臣,我都要留在這裡戰到最後一刻......
「你們兩個的傷勢這麼重,退下吧,接下來由我來擋。」
「不行,」
天化頑固的搖頭,
「你曾經為了保護我而受傷,這次,換我回報你了......」
當年董賢為了袒護弟弟而身負重傷,太公望知道天化的意思,卻沒有看
出天化真正的想法;眼眶一熱,太公望伸出了自己的左手:
「今天我們三人必定不能活著走出本能寺,答應我:如果還有來生,我
們三個一定要再見面、再結成好兄弟。」
天化跟普賢緊緊的握著太公望的手點頭,幾乎同時,也已經傷痕累累的
廣成子走了進來,
「少主,敵軍的第五波攻勢被壓制下去了。」
「是嗎?」
廣成子的背後,所有還活著的小姓全部都跟著進來,看著人頭,沒看到
力丸,
「坊丸,力丸呢?」
問著全身都是血的坊丸,坊丸沒有回答,太公望比誰都清楚:力丸大概
已經戰死了。
「各位,主公已經沒有逃出去的打算。身為主公的小姓,我已經決定以
身殉主,要逃走的人就跟著廣成子去,廣成子會帶你們走密道逃走的。」
沒有人走出來,太公望點了點頭,
「這一戰不會有任何生還的可能,大家都想清楚了嗎?」
「沒有覺悟,我們就不會留下來了。」
說著,天化露出了勇敢的微笑,
「好,那麼各位,只要壓制住敵軍的攻勢,我們就再度回到這裡,我們
要讓叛軍看看織田家的骨氣!」
「喔!」

外頭,負責攻擊的秀滿極為焦躁:連續發動了七八波攻勢,幾乎全部被
留在本能寺裡頭的小姓擋了回來,根據生還士兵說:所有小姓全部都是以一
擋百的奮戰,尤其是太公望,畢竟是趙公明的得意弟子,還沒來得及接近他
就被斬掉了。
「叫趙公明過來!」
沒多久,趙公明走到秀滿面前,
「趙公明,我給你一百名士兵,下一波攻擊由你打頭陣。」
「由我打頭陣?」
「太公望跟其他小姓還在裡頭頑抗,這樣下去,我們會來不及攻打妙覺
寺,你快點進去,速戰速決。」
「......知道了。」
不是沒有信心打贏太公望,但是在已經有所覺悟之下,太公望不會有任
何顧慮、出手也不會再有任何的猶豫、更不會有手下留情的可能,這樣的對
手,自己打得贏嗎?趙公明不敢打包票。

經過了敵軍數波的攻擊,回得來的小姓越來越少了,先是力丸、再來是
坊丸、接下來是天化,現在自己身邊只剩下五六個小姓、還有身負重傷的廣
成子跟普賢,看著庭院,許多屍體橫躺在那兒,跟著清晨的露水漸漸變冰、
變冷,裡頭包括了天化、包括了坊丸、包括了力丸。
「不好了!」
一個小姓跑了過來,
「敵軍又發動攻勢了!這次領軍的人是趙公明!」
元始天尊家的劍術第一高手親自出馬,所有小姓都有點畏懼,太公望閉
上眼睛,
「趙公明親自出馬了嗎?那好,我來對付他。」
「太公望!由我去吧!你是目前唯一還沒有受重傷的人,讓我去,反正
我已經受了這麼重的傷、再活也活不久了,先讓我去消耗他的體力,你才有
勝算。」
「普賢......」
「記著:我們的戰鬥目的不是突圍,而是要保障主公的遺體不落入敵軍
手中!太公望,接下來就拜託你了!」
「......我知道了,我會貫徹大家的意志的。」
「那麼......再見了。」
說著,普賢跟其他小姓頭也不回的離開,一旁,廣成子正在為自己的傷
口緊急止血。對這群小姓而言,保護楊戩不落入敵軍之手是他們的任務,但
是對廣成子而言,保護太公望才是他的任務。
「少主,主公為什麼還不自盡?」
「主公是個武將,身為武將,不到最後關頭,是絕對不能放棄自己的性
命的。萬一等會兒我打輸了,你一定要搶先進入主公的房間、引燃炸藥,絕
對不能讓主公的遺體被敵軍凌辱,知道了嗎?」
「是。」
片刻之後,沈重的腳步聲傳來,太公望還以為是那個小姓回來報告好消
息了,但是紙門緩緩被拉開,臉色凝重的趙公明站在自己面前。
「......你的朋友們都已經陣亡了。」
看著趙公明手上還沾著血跡的武士刀,太公望當然心底雪亮,緩緩抽出
自己的佩刀,太公望站了起來,
「真不簡單,以兩百人頑抗到現在,真不知道楊戩是怎麼教你們的。」
「跟你們這些叛臣,多談無用!」
「讓開,我的目標是楊戩的首級,如果你讓開的話,我可以替你向元始
天尊大人求情。」
「我的目標就是保護主公到最後一刻,你想要主公的首級,先過我這一
關再說。」
《待續》

《作者無責任發言》
根據所有史料的記載來綜合研判:事實上,從「明智軍闖入本能寺」到
「信長自殺、本能寺燒毀」只經過了不到三十分鐘;而二條城之戰也只有大
約一個鐘頭的時間。換句話說:信長父子是在約一個時辰之內先後自殺,可
見明智光秀所策劃的這場「閃電政變」到底有多成功。
關於本能寺之變,有非常多不一樣的版本。光說安田作兵衛這位仁兄,
他自己晚年提到過:他在進入本能寺時潛伏在紙門後面,結果等到信長經過
時就一槍把信長刺成重傷,一旁的蘭丸警覺不對、掩護信長進內室切腹,卻
被安田作兵衛給砍下首級。
但是根據當時的狀況研判,這實在有點太誇張了點。光說「從通過紙門
的影子判斷出那人是信長、然後一槍就把對手刺成重傷」,安田的神準槍法
簡直只能說是奇蹟,所以在下個人不採信這個說法。
關於蘭丸究竟死於誰的手上、首級的下落如何,一般有以下幾個說法:
一個說法是「死於安田作兵衛之手,首級遭砍下」,另一個則是「死於四王
天又兵衛政實之手,首級遭砍下」,但是還有一個說法認為蘭丸「與信長、
本能寺一同灰飛湮滅,根本沒有首級的問題。」在下個人採用「被安田作兵
衛殺死、然後與本能寺一起毀滅」的說法;至於四王天兄,在下個人認為:
蘭丸被他所殺的說法比較不可信。(因為安田作兵衛的事蹟有許多史書可以
證明,但是四王天「取下森蘭丸首級」的記載僅見於部分劣質史料。)
紫陽 頓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