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作者事前聲明》
由於這一話有用到日文的地方,如果沒有裝BIG5碼日文字的人,將看不
到在下所打的日文假名、只會看到空格,請各位注意。

※ ※ ※ ※ ※ ※ ※

夢連環47

※ ※ ※ ※ ※ ※ ※


** ** ** ** ** ** **
五月二十六日,元始天尊回到自己的居城丹波龜山城,同行的人有女婿
秀滿、表弟明智光忠、重臣齋藤利三和藤田行政四人。
「各位,我今天把你們找來不是為了別的事情,而是主公命令我們、要
到中國地方去支援太乙。」
元始天尊說,語氣委靡,聽來好像一下子蒼老了十歲一般,
「大人!這實在是太沒有道理了!攻打中國,打不下來我們倒楣、打下
來我們也沒有好處,這樣的話......」
利三首先發難,卻被秀滿制止,
「利三大人,話不是這麼說。在織田家裡頭,主公的命令是絕對的,根
本不容許我們這些家臣插嘴。」
「秀滿大人,雖說主公的命令是絕對的,但是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
為什麼要叫我們去做?」行政也開口了,
「大人,您心裡頭有什麼打算?難道就這樣乖乖的過去支援太乙大人、
然後把織田家第一重臣的地位拱手讓人嗎?要是殲滅毛利,論功行賞,太乙
大人的勢力一定會高居織田家之冠啊!」光忠說,秀滿再度開口:
「大家都安靜一點,我們聽聽大人有什麼看法吧。」
「......秀滿,我之前叫你去蒐購洋鎗,蒐集到了多少?」
「是,洋鎗總數有兩千五百挺,不過善於操縱洋鎗的士兵比較少,只有
大約兩千人。」
「彈藥呢?」
「如果以野戰的使用量來計算,可以維持兩千挺洋鎗兩個月沒有問題;
如果以攻城戰來計算,大概可以......」
「夠了,利三,城裡頭的士兵人數呢?」
「一萬八千人,隨時都可以出動。」
「光忠,城裡頭的糧草跟飲用水儲備量怎麼樣?有多少?」
「可以供兩萬人跟五千匹戰馬使用半年,飲用水方面,由於城內挖了幾
口深井,在水源不被截斷的狀況下,絕對沒有問題。」
「行政,你是負責練兵的,現在士兵的訓練情形如何?」
「絕對沒有問題。」
聽完四名重臣的報告,元始天尊沈吟半晌,
「大人,您打算怎麼做?」秀滿再度問著,
「啊?傳令下去,要大家開始準備,我們過幾天就要出發。」
「是!」
事實上,元始天尊還在舉棋不定,明天要去愛宕山(在京都)參拜,還
得跟通天見面,到那時候,自己也該知道:自己該怎麼做了吧?

翌日,元始天尊前往愛宕山參拜。在愛宕山上有一座據說極為靈驗的神
社,虔誠的洗了手,元始天尊走向放著籤紙的桌前,一邊小心翼翼的抽起一
張神籤。要打開嗎?不,還是換一張再說吧?
元始天尊再度抽出一張籤,一邊仔細的推敲著:這張籤會是什麼樣的內
容,隔著紙背,這張籤是大吉?還是大兇?一邊躊躇著,元始天尊再度放下
這張神籤,還是再抽一張吧?
第三次,元始天尊再度抽出一張神籤,手指顫抖的把神籤解開,(當地
籤詩是寫在一張紙上,然後折成長條狀再打個結。)一個不小心,神籤飄飄
的落進一旁的火裡頭,遇火即燃,連搶救都來不及。
回頭,元始天尊再度抽出第四張神籤,一旁的秀滿看著元始天尊失常的
動作,饒是再遲鈍的人也看得出來:元始天尊一定在想著什麼事情,
「大人、大人,請您振作一點。這兒的神籤只能抽三次,這第四支籤已
經不準了。」
元始天尊如夢初醒的看著秀滿,
「是啊?那我拆這支籤好了,這一支籤你替我保管吧。」
說著,元始天尊把手上的第四支籤交給秀滿,一邊拿起剛剛放在桌上的
神籤,拆開來看,是小吉。長吁一聲,元始天尊把手上的籤詩投進火裡,一
邊合掌默禱,感謝上天給他的指引。
「大人,通天大人到了。」
光忠的聲音響起,元始天尊連忙起身,
「秀滿啊,你替我整理一下,我有事情要跟通天大人談。」
「我知道了。」
看著元始天尊遠去,秀滿拆開剛剛元始天尊所抽的第四張籤詩,頓時,
秀滿的臉色變得一片鐵青,

籤詩上頭,燙著火紅色的的「大兇」兩個字。

跟通天對坐著,元始天尊搖頭,
「我忍耐不下去了,我盤算過了:再過兩天,要出兵中國的時候,我要
調轉馬頭,直朝妙覺寺而去。」
「你是打算謀反了?你可得想清楚,對象是『第六天魔王』楊戩,就是
那麼強悍的武田信玄、上杉謙信、就是讓各地大名束手無策的一向一揆都打
不倒他,你真的要造反?」
「我不造反,他就要把我給殺了;我死還是他死,我當然選擇賭一賭、
看能不能一舉扭轉乾坤。」
「這成事的可能性很小,你可要千萬想清楚。」
「不,我都打算好了:先帶領大軍包圍妙覺寺,然後從密道潛入、活捉
楊戩之後,我要挾天子以令諸侯、一舉囊括天下。」
「喔?那你是有十成的把握?」
「事在人為,我一定要成功。」
「可楊戩是你表妹龍吉的丈夫,捉了他,你表妹怎麼辦?」
「......成大事不拘小節,雖說有點對不起龍吉,但是為了我自己一家
人,我也只得犧牲龍吉。」
「是嗎?那我也不再勸你了。」
「通天,你的人面廣,可以想個辦法、替我招募五百名精通洋鎗的士兵
過來嗎?」
「這麼短的時間,不可能的。」
「那可以幫我想辦法、招募點忍者嗎?」
「這更不可能了。話說回來,你的得意門生太公望還在楊戩身邊,要不
要先通知他一聲、把他召回來?」
「要是我先通知他,只怕我真的是死無葬身之地了。知道我要謀反,他
豈有不告訴楊戩的道理?」
「你們師生的感情親如父子,他會這麼做嗎?」
「以前是親如父子,現在就不一樣了。」
「那到時候攻擊楊戩,萬一他跟你動刀動槍的,你打算怎麼辦?」
「我手上還有趙公明這張王牌,再怎麼說,學生一定打不過老師;更何
況只要活捉楊戩,還怕太公望不會束手就擒?」
「既然你盤算得這麼清楚,我也不攔你了。對了,告訴你一個對你有用
的消息吧。」
「什麼消息?」
「聽說楊戩這次入京不住妙覺寺。」
「什麼?我好不容易蒐集到妙覺寺的資料,他竟然不住妙覺寺?」
「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他要把妙覺寺讓給兒子去住,這次他打算住到本
能寺去。」
「本能寺?這麼秘密的消息,你怎麼會知道?」
「你見過普賢吧?」
「張奎跟蘭英夫人生的兒子嘛,怎麼了?」
「這幾天,他突然到界這兒來調了不少火藥,聽說是為了要攻打中國做
準備,在那個時候,我的下人從他的隨從那兒套出來的。」
「調集火藥?」
「我能幫的都幫了,你好自為之吧。」
「要是我贏了,我一定封你為界市管領。」
「多謝,不過明天土行孫要到界去,我不能久留,先走一步了。」
「慢走。」

同時,在安土城,楊戩正在聽取天化跟普賢的任務報告。由於這次的任
務是由楊戩親自下令,就是忍者頭子太公望也不知道任務的內情。兩人走了
之後,太公望走了進來,
「主公,終於要開始了。」
太公望這麼對楊戩說,楊戩點頭,
「是啊,稱霸天下的最後一戰!」
「稱霸天下之後,主公就要移到大阪去了吧?」
「是啊,」
楊戩眼裡含著笑意,
「我已經打了三十多年的仗,殺人也殺得累了,是該退休的時候了。」
「告訴玉鼎大人了嗎?」
「我打算到京都之後再告訴他。」
「這一仗打完,也請主公帶我到大阪去。」
就算只是董賢的替身也好,只要能讓我留在你身邊就好......太公望一
直這麼想著,
「你說什麼傻話?」
楊戩笑出聲,
「我怎麼捨得丟下你一個去大阪?我當然要帶你一起去。我之前不是說
過了嗎?我打算把東攝津給你,讓你可以留在大阪;等到我死了,大阪就給
你。」
「我什麼都不要,不論是東攝津、岩村還是兼山,我什麼都不想要。」
就是給我也沒有用,因為我早已打定主意:要和你同生共死......
「別說傻話了,生為武將,怎麼可以沒有領地?再說,我相信你,你一
定可以把你的領地治理得很好。」
「......」
「這次對毛利之戰就是你的初陣,我都打算過了,到京都之後,六月四
日出兵,當天就替你行『環甲禮』,(環甲禮,跟元服有點類似,但是環甲
禮的意義在於「昭告眾人這個人已經是一個武士」,只要行環甲禮之後即可
出戰。)然後讓你上陣打仗。」
「主公,這樣家裡頭的人會說您私心偏向、讓我輕輕鬆鬆就得到功名利
祿......」
「以後已經不是一個只要會廝殺,就可以出人頭地的時代了,」
楊戩說,
「治理天下,不是光靠會打仗就可以的。現在我必須重用這些只會打仗
的武將,但是時代變了、人才的標準也變了,以後會是像你這種文治派興起
的時代。」
「不論怎麼說,我什麼都不要,我只希望能一輩子跟著主公。」
「笨蛋,我比你大三十一歲,我一定會比你先死。」
「不管如何,我一定要跟著主公,就是主公死,我也要守著主公到最後
一刻。」
「......」
楊戩語塞,一邊重重的拍了太公望的頭幾下,
「就是我死,你也不可以死。因為你要繼承我的遺志、布武天下。」
太公望搖頭,
「我知道自己的份量,也知道我自己的才能。就如同元始天尊老師,我
只能守成、卻沒有開創性的遠見,該繼承主公志向的人絕對不會是我。」
「不要妄自菲薄。」
「這是有自知之明。」
「......別光提這種不愉快的事情了,吹笛子給我聽吧。」
「是。」

翌日,元始天尊在愛宕山舉行了連歌會,(連歌,指日本短歌,當時的
文人常常舉行連歌會,有點類似紅樓夢裡面出現過的詩社。)參加的人幾乎
都是元始天尊的老朋友,其中包括了里村紹巴,當時連歌的第一好手。
「能應邀參加元始天尊大人的連歌會實在是太榮幸了,今天的連歌會就
由元始天尊大人開始吧。」
說著,紹巴的身上已是一身冷汗。外頭的雨聲滴滴答答,梅雨季節的現
在,下雨並不是什麼怪事;但是在這個時代,連歌宗匠(其實就是連歌的作
者,這是日本說法。)多半都有情報販子的性質,所以在座的所有人多多少
少都知道:元始天尊最近有點不對勁。外面一片陰陰慘慘的天色,讓人怎麼
想、怎麼毛。
特別是紹巴,由於跟元始天尊私交不錯,紹巴當然多少知道:元始天尊
對楊戩的作風心存不滿。參加這種連歌會,雖說是看在元始天尊的面子上,
紹巴還是衷心的希望:萬一元始天尊有什麼苗頭不對的地方,自己也能夠勸
勸他。畢竟紹巴雖是元始天尊的朋友,卻是楊戩的莫逆之交啊!
聽著窗外的雨聲,元始天尊思考了下,隨即慢慢開口:
「シわ......」(音TOKI,光秀的祖先為土岐氏,發音亦為TOKI。)
紹巴的臉色一變,接下來會接出什麼樣的句子?沈吟半晌,元始天尊開
了金口:
「シわゾ今 やバゎ下ウペ 五月哉」
(直譯:就是這個時候,下著雨的五月天。暗示「土岐家統治天下、讓
天下廣沐甘霖的日子就在五月」,表現出光秀謀反的決心。)
「......」
接下來該開口的行祐(當天舉行連歌會寺廟的住持)也不知該怎麼接下
去。萬一接得不好、得罪了元始天尊,恐怕行祐就無法活著走出這裡;但是
要是一味的迎合元始天尊的心意,萬一元始天尊謀反失敗、讓楊戩知道了,
自己大概也是人頭不保。
抖了老半天,行祐終於想出接下來的句子:
「水上ネイペ 庭ソネコ山」
(直譯:在聽得見淙淙水聲的庭院裡抬頭一望,可以遠眺松山。)
紹巴吁了一口氣,這樣一接,聽起來就成了在吟味風花雪月,跟政治完
全無關了。一旁的元始天尊看著紹巴,下一句該紹巴接了,想了一會兒,紹
巴慢慢開口:
「花落コペ 流ホソ末メ 關シバサ」
(直譯:落花繽紛,堵住了流水的去路。暗示光秀「就是你再怎麼做,
你的謀反也不會成功,到頭來就如同被堵住的水一般進退不得。」)
元始天尊的臉色突然變得慘白,接下來,眾人也只能敷衍似的隨便接了
些句子,連歌會就這樣草草結束。但是在用點心的時候,元始天尊一邊若無
其事的端起茶杯,一邊問了這麼樣的一句話:
「我聽說過京都本能寺在建造時、建得如同銅牆鐵壁一般,四周甚至還
有壕溝保護。如何?各位可知道那壕溝有多深?」
一言既出,所有人都傻住了,紹巴勉強開口:
「元始天尊,本能寺的壕溝有多深、就如同九鼎有多重一樣,是不能問
的啊。」
「沒關係,反正我很快就會知道有多深了。」
說著,元始天尊起身,一邊拍拍衣服,
「今天的連歌會辦得非常成功,我會把大家今天作的連歌寫下來、奉納
給愛宕山的神社。不過這幾天,京都要忙著出兵的事情,為了避免各位先生
被軍隊騷擾,我已經交代好家臣,請各位在這兒多逗留幾天。」
紹巴等人臉色鐵青,看樣子元始天尊已經決定謀反!為了避免這些人洩
露出去,他決定軟禁今天參加連歌會的人,元始天尊,不要做這種傻事啊!
沒聽到紹巴心裡頭的吶喊,元始天尊昂首闊步的走了出去。
當晚,元始天尊連夜回到丹波龜山城。

二十九日,楊戩把燃燈叫來,要他負責留守安土城。另一方面則率領了
身邊小姓跟幾位夫人、兒女,一行一百多人前往京都。由於打算在京都發表
讓玉鼎繼承的事情,除了將領,也該帶點家裡頭的人去才是。隨行的人包括
龍吉、高蘭英、長兵衛尉跟邑姜。
到了京都,玉鼎已經先楊戩一步到了妙覺寺,這次要一起加入攻擊行動
的勝長也已經抵達妙覺寺,忙亂了兩天,六月一日,楊戩特別要兩個兒子帶
著家人到本能寺見自己,
「勝長,你現在要過去了嗎?」
玉鼎出聲問著,勝長點頭。雖說十年不見,但是由於勝長跟玉鼎同住,
兩人的性格又多所相同,這對兄弟很快的熟了起來,變成幾乎無話不說的好
朋友,
「我是這麼打算,少主呢?」
「我不是跟你說過了嗎?」
玉鼎的眉頭皺了起來,
「沒有旁人在的時候,叫我二哥就成了。」
「可是叫習慣了,有點改不過來。」
勝長說,旁邊,玉鼎的長男三法師(後來的秀信)搖搖晃晃的朝父親跟
叔叔走了過來,
「真是,都三歲了,怎麼連走路都還走不穩?」
說著,勝長一把抱起三法師,
「把三法師放下來吧,整天這樣抱,你會寵壞三法師的。」
「才不會,」
勝長有點得意的逗著肩膀上的三法師,
「源三郎(勝長之子,日後的勝良)小的時候,我也是這樣每天逗著他
玩;小孩長大了就跟自己不親,要趁他還小的時候多跟他相處,否則以後父
子感情會不好。」
「......要是父親大人也這麼想就好了。」
玉鼎幽幽的說,勝長看著玉鼎,
「二哥,你不要怪我多嘴,其實父親大人也很可憐,二哥就別這麼討厭
他了。」
「可憐?」
「父親大人從小就是爹不疼、娘不愛的,怎麼懂得作父親要怎麼對待子
女?我是因為從小被豔夫人跟她的侍女們養大,才很僥倖的懂得什麼叫做家
庭溫暖。其實我看得出來:父親大人嘴硬、嘴上不說什麼,可是他心裡頭還
是很關心兒女的。」
「我知道,可是我怎麼也沒法子原諒他,他有那個心情去關心小姓,卻
沒有心情去關心妻兒。」
「那是人的劣根性啊,」
勝長笑著說,
「人總是不懂得珍惜在身邊的東西;等到失去了,才知道在那兒追悔。
每個人都是這樣,不過是父親大人表現得特別明顯罷了。」
勝長說,一面把三法師放下肩頭,
「三法師,好乖,過去找源三郎玩。」
看著三法師搖搖晃晃的走了,玉鼎開口,
「勝長,你在武田家當了十幾年人質,你不怨父親大人?當年他見死不
救,才會害得你......」
「於今追悔也於事無補啊,」
勝長嘆了口氣,
「要是我怨恨父親大人、就可以改變我的命運的話,我還不怕做個草人
拿來釘?可是不論我再怎麼恨他,事實都已經發生了,與其在那裡恨他,還
不如放過他、讓自己活得快樂一點來得實際。」

而在本能寺的楊戩也已經忙了兩天。由於已經很久沒到京都來,前來拜
見的達官貴人不斷,加上沒營養的話題、人人又只顧著談那些風花雪月,楊
戩笑得臉都僵了。
等到晚上,一邊享受著太公望的捶背服務,楊戩開口:
「玉鼎他們什麼時候來?」
「不曉得,妙覺寺那兒沒有人來傳話,大概是太忙了、還沒能抽出時間
吧?」
話還沒說完,天化拉開紙門,
「主公,玉鼎大人派人來說:再過四刻鐘就過來了。」
「是嗎?」
楊戩點頭表示知道了,一邊轉頭看著太公望:
「對了,今晚好像有人說要請假外宿,是誰?」
「是普賢跟湯淺甚介大人,兩個人說是拿刀去安鞘、明天一早要拿,所
以不得不住在外頭。」
「那要他們兩個自己小心,別在外頭惹事。」
「知道了。」
說著,天井上傳來微弱的聲響,
「少主,」
是道德的聲音,
「王魔緊急求見。」
「是嗎?我知道了。」
「不必出去,在這兒說就可以了。」
說著,楊戩拉住太公望,無可奈何的,太公望開口:
「王魔,有什麼事情就直接在這裡說吧。」
「少主,楊森跟高友乾不見了!」
「會不會是去辦什麼事情、沒來得及預先通知你一聲?」
「不可能的,」王魔著急的說,
「他們兩個說要去探查武器庫,結果就這樣沒回來。」
......難道是失風了?太公望心想,一邊問著王魔:
「什麼時候的事情?」
「楊森是昨天中午、高友乾是今天早上。」
的確很不對勁,兩人已經失去聯絡超過六個時辰,再怎麼想都的確很不
自然,
「王魔,你聽清楚了:你跟赤精子一起留在京都通往安土的路上,廣成
子跟道德到京都通往丹波的路上監視,有任何動靜,至少要有一個人趕回來
通報,知道了嗎?」
「是!」

丹波龜山城的會議室,圍著燈火,元始天尊跟四名重臣對坐著,
「大人,這麼晚了,為什麼要十萬火急的找我們過來?」行政這麼說,
「是關於中國出兵的事情嗎?」光忠問,
「......我已經決定好了,今晚出兵。」
「大人,這不成啊!今晚出兵的話,我們會變成孤軍,萬一在途中遭到
毛利家攻擊怎麼辦?」
利三這麼驚叫著,元始天尊光禿的額頭上流下豆大的汗珠,看著元始天
尊的表情,秀滿慢慢開口:
「大人,您該不會......」
「沒錯,」
元始天尊抹去額頭上的汗水,
「我要調兵直襲本能寺!」
「大人,這怎麼成?這......」
行政神經質的驚叫出聲,沒想到秀滿立刻開口:
「行政!你何必這麼大驚小怪?楊戩這幾年來對我們百般欺壓、凌辱,
對大人更是頤指氣使、不把大人當人看,像這樣的主公,沒有讓他繼續活著
的必要了!」
「但是大人,我們城裡頭現在能動員的人數不過一萬八千,還得減掉一
部份把守通路的士兵,頂多只能帶個一萬三千人進京;但是要是......」
利三非常的擔心,畢竟楊戩人在京都,萬一有重兵固守,恐怕還沒摸到
本能寺的邊,就會演變成一場前所未有的大械鬥,
「你放心,」
元始天尊說,
「楊戩這個人不是那種會在京都駐重兵的人。他以前說過:京都是天皇
御所所在之地,不論如何,一定不能被刀兵所傷。況且今夜是初一,月黑風
高,梅雨又恰巧在今晚停了,對進兵大有幫助。」
聽到元始天尊的分析,利三只能閉口不發一言;半晌,利三默默的點頭
同意,
「光忠,你怎麼想?」
「......一切唯大人馬首是瞻。」
「行政你呢?」
「......我知道了,我立刻去準備。」
會後,利三、光忠跟行政都走了,唯有秀滿一人留下,
「秀滿,謝謝你剛剛支持我。」
元始天尊說,低頭一看,秀滿竟然淚流滿面,
「秀滿?你怎麼了?」
「大人,我不是支持您。如果您單獨跟我提起這件事情,我就是拼上性
命也要阻止您的不智之舉;但是您竟然同時讓四個人知道您有背叛的意思,
現在您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您非反不可。」
「秀滿......」
擦乾眼淚,秀滿站起身子,慢慢的朝著自家前進。

秀滿的妻子是元始天尊的次女(亦有一說為長女),第一任丈夫是荒木
村重的兒子,在荒木背叛楊戩時,這個女兒被荒木給送回娘家,之後改嫁給
秀滿,
「主公,您怎麼了?為什麼這麼沮喪?」
「......大人決定要叛變了。」秀滿說,
「父親大人他......怎麼可能?秀滿,你是不是哪裡搞錯了?父親大人
不會做這種事情的!你為什麼不阻止他?」
「我怎麼能阻止大人?大人同時讓四個人知道他有反叛之意,就是光忠
跟利三不說,行政一向沒有擔當又懦弱,只要他一不小心給抖了出來,大人
就會人頭落地啊!」
「......秀滿,不要去!我們逃走吧!我不要再當叛逆者了......」
當年從荒木家被休了回來,雖說不是她的錯,但是不論走到哪兒,每個
人都對她指指點點、說她是「叛臣之子的妻子」,這不是一個普通女人可以
忍受的,
「秀滿,我求求你,快點去勸阻父親大人做這種無謀之舉,父親大人不
會成功、一定不會成功的啊!」
嫁給秀滿之後,秀滿對這個妻子非常疼愛,所以說他一定會聽妻子的話
吧?但是秀滿只是沈重的搖了搖頭,
「......請原諒我,我是個武士、也是大人身邊的重臣,我不能只顧自
己、不顧大人......對不起,請原諒我......」
話沒說完,秀滿跟妻子只能相擁而泣。要說秀滿錯了?不,秀滿為了保
護自己的主人、為了保護自己的岳父,他不得不這麼做;但是這麼做會有什
麼後果?秀滿卻沒能預料到。

進入自己的房間,元始天尊看到的是正在痛苦掙扎的兒子,元始天尊的
長子生來體質孱弱,眼看著這種重要的節骨眼上,兒子竟然從昨天就開始發
高燒,
「主公,您要出戰了嗎?」
夫人熙子看著元始天尊。從元始天尊還是一介貧賤浪人的時候開始,熙
子就一直跟著他,無怨無悔的支持著丈夫,讓元始天尊可以無後顧之憂的努
力發展,
「嗯。」
「我聽說了,您要到京都,是嗎?」
「......熙子,妳看著好了,我一定要讓妳坐上天下霸主之妻的寶座!
妳留在這兒照顧孩子、安心的等我回來,知道嗎?」
「主公,什麼天下霸主之妻、什麼名位,熙子什麼都不要,但是為了這
個孩子,請您一定要打贏!」
熙子說,一邊看著丈夫,
「......妳不阻止我?連秀滿也不贊成我的作法......」
「我是主公的妻子,既然主公已經決定要這麼做,一定有主公您自己的
理由。做為妻子,我只能在背後支持著主公。」
「......這條路會很苦、說不定我會打輸、敵兵會追到這裡來也說不一
定。」
熙子抱著兒子,一邊輕輕的笑了,
「我是惟任日向守的夫人,就是死,我也要在與敵兵奮戰之後、不屈而
死。主公,您放心吧,熙子會守住這個城、讓主公再怎麼樣都不會無家可歸
的。」
「熙子,對不起,我一直沒能讓妳們過好日子。」
「不要說對不起,我作為主公的妻子,當然必須要負起所有家裡頭的責
任。」
「......那麼我出征了。」
熙子低下頭,
「祝主公武運昌隆。」
元始天尊慢慢的踱步離開,熙子抬起頭,淚水一點、一點的沿著臉頰滑
落,主公終究謀反了......身為主公的妻子,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讓主公毫
無牽掛的出征,就是我不贊成也一樣......

兩刻鐘後,一萬五千大軍已經整裝完成,秀滿等四人都已經準備好、要
離開丹波龜山城。
很突然的,元始天尊從馬上開口:
「各位,這一戰是我們家稱霸天下的大戰!大家要用心點打啊!我接獲
主公身邊太公望大人的命令,說主公要我們立刻進京、準備閱兵!所有人聽
著:人噤聲、馬銜枚,不准發出任何聲音!路上看到任何行人,一律格殺勿
論!聽到了沒有?」
「是!!!!!!」
軍士們的應答聲撼動天地,也揭開了本能寺之變的序幕。
《待續》

《作者無責任發言》 
在下在玩遊戲的時候,對明智秀滿(又名明智光春)的印象一直是「美
男子」,而且從他在本能寺之變之後的表現,在下一直覺得:其實秀滿是被
趕鴨子上架、為了岳父才謀反的。而且在最後退守阪本城的時候,明智秀滿
竟然會「考慮到許多文化珍寶不應該玉石俱焚」,而主動提出把珍寶交付給
敵軍,避免了一場文化大浩劫,這樣的人,在下特別用比較多的文字去描述
他......
秀滿最後的結局並不好。退守阪本城之後,秀滿雖然成功的一度擊退敵
軍,但是畢竟敵眾我寡、加上光秀在退回阪本城的途中殞命的消息傳來,秀
滿知道友軍已經不可能來援,最後秀滿將阪本城中的一堆寶物跟目錄一起移
交給敵將、然後將城內所有的火藥集中在一處、再親手刺死光秀的夫人、子
女(當然包括自己的妻子)之後切腹自殺。

關於明智光秀的夫人熙子,(雖說是史實,但是由於這個名字多半出現
在「明智軍記」等史書價值低的史料上,在下不敢斷言這一定對。)據說是
個非常賢慧的女性,光秀早年貧窮的時候,有一次家裡頭有客人來訪,卻沒
法子招待客人,熙子竟然毅然剪下一頭長髮、換了酒菜回家。在下很想把她
描寫成跟柔順而無主見的龍吉截然不同的女性,但是最後看來,好像還是失
敗的......-_-;
不過很令在下在意的是:在「明智軍記」中清楚著記載著熙子是「在阪
本城被包圍後被女婿秀滿刺死」,但是在翻閱明智光秀身邊親屬的墳塋時,
在下卻赫然發現了一位「福月真祐大姊」(日本人在死後會取一個法名)的
存在,根據寺方說明,這名死於天正四年十一月七日的女性是「惟任日向守
光秀御台」,亦即光秀的正室夫人;但是本能寺之變卻是在那之後六年的天
正十年六月二日爆發,再怎麼說也不對勁......不過由於一般通說都認為熙
子是死在阪本城,所以在下在猶豫很久之後,還是決定依照通說來寫。

至於明智光秀謀反的時機、還有協商的重臣,在下採用了信長公記的說
法:「六月一日晚上,在丹波龜山城跟四大重臣商量」,許多史書還加上了
一個溝尾茂朝(光秀的「五宿老」之一,跟秀滿、利三等人立於平等地位。
山崎會戰失敗後,跟光秀一起準備逃回阪本城,但光秀遭到趁火打劫的農民
伏擊、身負重傷,由溝尾介錯,溝尾也隨即自殺身亡。);但是由於信長公
記是一級史料,加上佛洛伊斯(天主教傳教士)所著的「日本史」也認為只
有四個人,(這本日本史的可信度也相當的高,可以認定為一級史料。)而
其他記載為「五人」的史料多半是較劣質的史料,因此在下還是選擇了四人
說。
紫陽 頓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