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夢連環33

※ ※ ※ ※ ※ ※ ※


還沒時間為紂王好好的哀悼一番,悲劇就接著發生了:根據高友乾跟王
魔所得到的消息,道行跟武田家的往來的確非常的密切,密切到甚至開始密
謀打倒土行孫與楊戩的地步,看著攤開在膝蓋前的信,太公望怎麼也不肯相
信:道行竟會和外人聯手、打算趕走自己的父親。但是鐵證如山,容不得太
公望不相信。
握著高友乾他們油印來的信,太公望躊躇了半晌,卻還是選擇走向楊戩
的書房,清風徐來,太公望只覺得背脊一陣惡寒,
「主公,我是太公望,可以進來嗎?」
「進來。」
拉開紙門,只見楊戩坐在桌前,面前攤著一本平家物語,
「主公,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訴您。」
「什麼事情?」
「請您看看這個。」
說著,太公望把手上的信放到楊戩面前,看了幾行,楊戩把視線轉開,
「是道行的事情吧?我都知道了。」
「主公!您......」
「我自有我的耳目,不過這麼重要的事情,你為什麼要到這麼晚才告訴
我?」
「我只是希望道行大人能夠迷途知返、放棄跟武田家合作......」
「唉,」楊戩搖了搖頭,
「連你也這麼想?」
「連我也?」
「我去年就已經接到道行不太對勁的消息,當然也知道道行跟武田家通
謀的事情,只是我一直不動聲色、一直希望道行能夠痛改前非;但是我還是
錯了,我的忍氣吞聲只換來道行的胡作非為,時至今日,我不懲罰道行怎麼
對得起那些人?」
「可是主公,道行大人是土行孫大人的長子,土行孫大人的次子也不過
才十歲不到啊!」
「我知道,但是這樣的長子,不如不要的好。」
楊戩斬釘截鐵的說,太公望拼命搖頭,
「天下父母心,主公也已經身為人父,怎麼就不能多替道行大人的父親
土行孫大人想想?失去兒子,就如同斬斷了土行孫大人的一隻手一樣,請您
三思!更何況道行大人是您的外孫女們(信康與五德育有兩個女兒)的父親
啊!」
「我為他著想,那誰為其他人著想?你以為這些人都是該死在道行手裡
頭的嗎?你自己看!」
楊戩把一旁的資料遞給太公望,只見紙上密密麻麻的記載著道行這段日
子以來的失緒行為:整天出門跳舞、還對雲霄的侍女動粗;更誇張的,打獵
打不到獵物、竟然遷怒在一個無辜的和尚身上,然後活活的把那個和尚給折
磨到死;甚至是土行孫手下的重臣看不過去、出言勸諫,就差點被道行給殺
了......
嚴格說來,楊戩也沒什麼資格說道行。楊戩年輕的時候是出了名的「與
民同歡」,不但跳舞、有時候心血來潮還會穿著女裝粉墨登場;要說殺人,
楊戩殺的人也絕對比道行多得多,光是說太公望來了之後,就有好幾個小姓
因為一時疏忽、犯了些錯誤,被楊戩給親手斬掉了;說到濫殺重臣,之前為
了迎戰上杉,有好幾個重臣故意跟太公望唱反調,之後一個死了、幾個則被
楊戩下放,跟道行比也實在有過之而無不及。唯一的優點,大概就是楊戩絕
對不動手打女人這點而已吧?
不過楊戩跟道行的地位可是天差地別:楊戩身為織田家實際上的首領、
天下霸主,要殺多少人、大家也只能敢怒不敢言;但是道行現在不過是父親
土行孫手下的一介城主,還沒掌握龐大的權力,竟然就已經如此的兇殘;要
是讓他掌握了權力,那麼事情還得了?太公望不禁打了個冷顫,
「主公,雖然如此,我還是反對殺道行大人;道行大人年紀尚輕、血氣
方剛,只要好好調教的話......」
「連竹千代都管不動他了,還有誰可以管得動他?」
「就是如此,主公您也不能殺了道行大人啊!這樣的話,土行孫大人以
後要怎麼對武田作戰?」
「......不殺道行,只怕竹千代連留在自家的機會都沒了,還奢望打什
麼仗?」
「可是......」
「不必勸我了,我已經寫了封信,告訴竹千代這件事情;接下來就看他
打算怎麼做了。」
「主公!依照土行孫大人的脾氣,為了討好主公,道行大人還有命嗎?
這件事情,我覺得主公做錯了。」
「......」
楊戩看著太公望,
「那你覺得我該怎麼做?眼睜睜的看道行把竹千代趕走、然後與我為敵
嗎?」
「但是主公,道行大人是雲霄夫人的丈夫、也是您兩個外孫女的父親!
您就這麼忍心讓她們......」
「不必說了,」
楊戩阻止太公望,
「我已經把處置道行的權利交給竹千代,要怎麼處置,隨竹千代去!」
楊戩說完便示意太公望離開,知道楊戩正在思考著什麼,太公望再怎麼
忿忿不平也只能乖乖回房去。

幾天後,從三河傳來了消息:土行孫殺了自己的正室鄧嬋玉,幽禁了長
子道行,情勢一觸即發,沒有人敢為道行向楊戩說情。夏日炎炎,一頂轎子
突然造訪安土城,
「主公,妲己夫人求見。」
「妲己?」
意外的客人,楊戩心想。雖說自己一直照顧著妲己母女四人的生活,但
是兩人已經好幾年沒見面,這個時候來,肯定沒好事,楊戩心想,一邊叫來
太公望:
「就說我有事情,由你去接待妲己吧。」
「可是我......」
看到楊戩那副為難相,太公望比誰都清楚:妲己一定不好應付,但是總
不能拒絕身為主公的楊戩吧?正當太公望還在左右為難之際,天化已經帶著
妲己走到門前:
「主公就在裡頭。」
「謝謝你了。」
說著,妲己自顧自的拉開紙門走進來,看到坐在楊戩面前的太公望,妲
己皺了下眉頭,卻隨即恢復原本的表情,
皇太后趙飛燕......太公望一下子就認出對方是什麼人,但是坐在上座
的楊戩卻是一臉苦澀,
「哥哥,妲己今天來安土城有一事相求。」
妲己開門見山的說,楊戩苦笑了下,隨即開口:
「什麼事情?」
「請大哥下令赦免道行大人。」
「不行。」
「為什麼不行?」
「道行他意圖謀反。」
「哥哥這麼說,是有確切的人證或是物證囉?」
妲己問,楊戩微微搖了下頭,
「......只有幾封偷印來的信。」
「那麼說不定是武田家為了栽贓、特地做出來的假信。」
知道一吵起來一定沒完沒了,楊戩轉移了話題:
「道行對雲霄不好。」
自幼,妲己就特別疼愛天資不敏、長相平庸的雲霄,(作者亂入:那哪
裡叫做長相平庸?)這麼說的話,妲己一定也沒話說了,
「那可就奇怪了,怎麼我收到雲霄的信,要我來這兒為她丈夫求情?」
雲霄這丫頭,竟然這樣扯你爹的後腿......楊戩心想,越想越不是滋味
的說:
「可是雲霄之前寫信過來,滿紙都說道行『納妾、寵愛小姓,根本不把
她這個正室放在眼裡』。」
「生不出兒子,道行納妾也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就是自詡最尊重正室的
哥哥不也一樣、納了這麼多個妾、把正室龍吉嫂嫂丟著獨守空閨嗎?說到寵
愛小姓,燃燈不也一樣、跟身邊的小姓打得火熱?怎麼不見哥哥責備燃燈、
卻獨獨責備道行?況且照我看來......」
妲己把視線掃到身旁的太公望身上,
「哥哥你不也在做一樣的事情嗎?哥哥又有什麼立場去責備女婿?」
太公望暗暗咋舌,妲己真有魄力,連一向伶牙俐齒的楊戩都被她罵得說
不出話來,坐在上座的楊戩一臉尷尬的開口:
「妲己,我納妾是為了要傳宗接代、還有為了要實現天下布武的理想;
至於我跟太公望,我不過是在培養人才......」
「說得這麼好聽,那不過都是你做為男人的私心罷了!」
妲己毫不客氣的指著楊戩罵,
「難道道行大人就不必負責傳宗接代了?更何況要培養人才的話,為什
麼盡是把美少年留在自己身邊、把長得平庸一點的送出去?」
楊戩不自在的咳了一聲,示意要一旁的太公望幫自己解圍,難得看到楊
戩被罵得還不了嘴,太公望暗暗的向楊戩雙手合十,代表自己幫不上忙、要
楊戩自求多福,
「你們這些男人,整天只知道殺來殺去的,剩下的呢?什麼都不知道!
天下的吸引力真的這麼大、大到讓哥哥連親生女兒的幸福都不顧了嗎?犧牲
了自己的妹妹、犧牲了自己的姑母,現在連自己的女兒都不顧了?哥哥,拜
託你醒一醒好不好?」

妲己說得一點都沒錯。為了實現上洛的夢想,當年楊戩把最寵愛的妹妹
嫁給淺井長政,但是後來,長政背叛楊戩,楊戩成功的殲滅長政,卻讓自己
的妹妹成為寡婦。
說到妲己跟楊戩的姑母,嫁到岩村的豔夫人就更可憐了:為了織田家,
豔夫人嫁了三次、甚至在第三任丈夫死後,在楊戩的命令下,迎入楊戩的第
六個兒子御坊(織田源三郎勝長,戰死於本能寺之變之後的二條城之戰。)
為養子。
照理說,楊戩應該會保護她們吧?但是在她們遭到武田攻擊時,楊戩見
死不救;最後在彈盡援絕的不利狀況之下,豔夫人選擇開城投降,淪落為敵
將之妻、楊戩的兒子則被送到武田家去、淪落為一個微不足道的人質。
楊戩的憤怒可想而知,在長篠之戰大破武田主力之後,楊戩立刻派玉鼎
攻擊岩村城、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攻陷岩村城,俘虜了敵方城主與已經成為
敵將之妻的姑母豔夫人。一般人都會覺得:楊戩應該會好好的補償無辜的豔
夫人吧?結果大出大家意料之外的,楊戩只說了一句話:
「就讓那賤人跟她的丈夫一起死了算了。」
就這樣,無辜的豔夫人和丈夫一起被處以極刑中的極刑:逆磔刑。(磔
刑,先把人綁在十字形的木架上,用長槍先刺個幾十槍,在現場的大夫確定
犯人已經垂死之後,再補上致命的一槍,被稱為極刑。至於逆磔刑,就是把
人頭下腳上的綁在木架上,然後處以磔刑,受刑者會極為痛苦,而且由於血
液逆流至頭部的關係,痛苦的時間會比磔刑長。)
據說一直到死,豔夫人對姪兒楊戩的冷酷無情仍是詛咒不斷:
「楊戩今日竟然對無辜之人都處以如此的重刑!這種罪惡,就是我原諒
他、老天也不會原諒他!楊戩,你看著好了,你將來一定會不得好死、一定
會在地獄的業火中痛苦而死的!」(依照歷史的發展來看,豔夫人的詛咒果
然應驗了......)
一個妹妹變成寡婦、一個姑母被自己親手害死,現在輪到女兒雲霄倒楣
了嗎?一聽說楊戩下令讓土行孫「整肅家中」,妲己立刻從清洲城趕來、想
為道行求情,
「哥哥,再怎麼說,雲霄跟道行都是十幾年的夫婦了,(兩人已經結婚
十二三年。)您就這樣拆散他們小倆口?您不怕雲霄會怨您嗎?」
「不必多說,」
楊戩沈著聲說,
「現在處置道行的權利在竹千代手上,要求情,去找竹千代去!我沒有
插手別人家務事的興趣!」
「大哥!」
「不必多說,我還有重要的事情,妳下去吧!」
「......」
兄妹已經三四年沒見面了,一見面,就是這麼不歡而散,妲己沈默的起
身,
「我知道了,那麼我就先行告退。」
說著,妲己還再度看了太公望一眼,才退出會客室。

眼看著妲己退出會客室,楊戩突然鬆了一口氣似的趴在桌子上,
「主公!您怎麼了?」
「沒什麼,」
楊戩說,聲音裡頭盡是無奈,
「我以前太寵她了,結果寵得她無法無天的......」
那個她指的是誰?太公望當然也知道,
「話說回來,妲己夫人真是伶牙俐齒......」
「當然,她是我妹妹,從小好勝心又強,當年要把她嫁出去的時候,她
還對我說『要是哥哥沒辦法闖出一番事業,我就會反過來勸我的丈夫把哥哥
滅掉』,這樣的女人怎麼可能不伶牙俐齒?」
楊戩苦笑,太公望暗暗咋舌。

據說當年龍吉嫁給「大傻瓜」楊戩之前,龍吉的父親給了龍吉一把刀,
要龍吉伺機刺殺楊戩,沒想到龍吉竟然回了她父親一句:
「我知道了,但是如果龍吉很喜歡自己的夫婿、覺得他比父親更適合統
治美濃的話,龍吉會反過來勸丈夫奪取美濃,到時候,說不定龍吉會拿著這
把刀、跟丈夫一起砍向父親喔!」
「如果是為了妳的幸福的話,妳就儘管來吧!」

怎麼這個時代的女人都這麼強悍嗎?太公望心想,卻察覺出楊戩心裡頭
的那份苦澀:這時代,不論是親人、是枕邊人,沒有一個人可以相信,所以
楊戩生性殘酷多疑,只要背叛過自己,除非還有利用價值,不然就通通殺無
赦。
再一次的,太公望暗暗的警告自己:不要再把楊戩跟劉欣、左儒混為一
談了,面前的這個男人是經歷過殺戮戰場的強者,跟書生出身的左儒、還有
養在深宮婦人之手的劉欣可是完全不一樣的!
「我還要叫祐筆進來寫封信,你先出去一會兒,我等一下會叫你進來,
我還有事情要找你商量。」
「我知道了。」
說著,太公望靜悄悄的走出會客室,拉上紙門,只見妲己正站在右手邊
的走廊上等著太公望,
「你叫做什麼名字?」妲己問,
「我叫做太公望。」
「......你就是太公望?」
看樣子,太公望還真的是聲名滿天下,連妲己都聽過這個名字,
「有什麼事情嗎?」太公望問,
「我有點事情想跟你談談,你有時間嗎?」
「嗯。」太公望點頭。

坐在另一間小會客室裡頭,太公望背向妲己開始泡茶,妲己注視著太公
望的背影,
「......很像,真的很像。」
「很像?」
太公望笑了下,
「是說我跟吉乃夫人很像嗎?」
「你知道?」
妲己有點吃驚的樣子,看太公望的年紀,應該不可能認識吉乃才是,怎
麼會......
「到安土城之後,幾乎天天都聽到人家這麼說,我怎麼可能不知道?」
太公望苦笑著說,人嘛,對八卦的熱愛是怎麼也擋不住的,楊戩再怎麼
三令五申,偏偏還是有那種敢在太公望面前嚼舌根的人,
「......哥哥對你好嗎?」
「很好,主公非常的照顧我。」
「你喜歡哥哥嗎?」
太公望頷首不語,妲己探出上半身,
「你覺得留在哥哥身邊快樂嗎?」
「很......快樂。」
太公望坦率的微笑著,
「為什麼?」
「因為在主公身邊,我可以非常任性的作自己想做的事情、可以有一個
撒嬌的對象,我怎麼可能不快樂呢?」
「......你不介意嗎?哥哥他只是把你當成一個替身而已......」
「只要我自己知道:主公不是把我當成替身,這樣就夠了。」
太公望睜著眼睛說瞎話,
「......如果有一天,哥哥拋棄了你的話,你會怎麼做?」
太公望沒有回答,只是逕自把茶碗推到妲己面前,
「你會怎麼做?我看過伏羲、看過龍吉、看過許多被哥哥傷透心的人,
如果今天,哥哥拋棄了你的話,你會怎麼做?」
「......到那個時候,恐怕不是我說了就能算了。」
太公望說,一邊看著面前的妲己,
隔了一千年,太公望並不奢望楊戩對自己不離不棄,當年的董賢是因為
太年輕、根本沒來得及讓劉欣拋棄就死了;今日,自己絕對不會抱著「楊戩
會一輩子保護自己」這種想法,就像伏羲說的一樣:這不過是種緣分,緣分
盡了,情也就了了。再怎麼說,這段綿延了兩千多年的悲劇,也到了寫下最
後一頁的時候了吧?
更何況,自己、吉乃、伏羲,所有人終究不過是董賢的替身罷了。在跟
著楊戩回安土的時候,太公望早就知道:自己不可能一輩子留在楊戩身邊。
只要自己年華老去、不復董賢當年青鬢年少模樣的時候,楊戩就會無情的捨
棄自己。算算,楊戩捨棄伏羲的時候,伏羲不過才二十歲,自己呢?還剩下
幾年?今年自己十五歲,最多也不過剩下五年。
跟個死人搶愛人,太公望有自知之明:我再怎麼樣也不能爭得過董賢。
看過董賢的記憶,那種生死契闊的戀情,自己怎麼比得上?為了保護劉欣,
董賢願意忍受外頭異樣的眼神、只為了能守在劉欣身邊,這種獻身式的、賭
命式的奉獻,太公望真的做不到。喜歡他,就會希望他用同樣的感情回報自
己,現在的楊戩怎麼做得到?
痛、真的好痛,為什麼要遇見他?又為什麼我就是這麼丟人、沒辦法斷
然離開他?太公望好羨慕董賢,起碼他享有劉欣、享有楊戩對他的愛,自己
呢?什麼都沒有,最後只能一個人孤單的舔著自己身上的傷口。
「要是哥哥拋棄了你的話,你不會恨哥哥嗎?」
「為什麼要恨主公?要說恨的話,我自己也是主公的幫兇,第一個該恨
的應該是我自己,與主公又有何干?」
是我沒用,沒辦法斷然離開他,我要恨的話、又得恨誰呢?最無能的不
是我自己嗎?
「......你今年幾歲了?」
「我今年?十五歲。」
「十五?如果那孩子還活著的話,大概也跟你差不多年紀吧......」
妲己喃喃自語的說著,一邊看著太公望,眼神裡充滿哀憐,
「那孩子?」
太公望並不知道:當年妲己的夫家被楊戩所滅,連妲己的長子也被處以
磔刑,算算年紀,要是那孩子沒死的話,只比太公望小一歲吧?要是那孩子
還活著,會跟眼前的太公望一樣、已經差不多可以獨當一面了吧?看著太公
望的臉,妲己想起了死去已久的吉乃。
在自己出嫁之前,吉乃跟自己的交情並不好。由於妲己跟嫂嫂龍吉情同
姊妹,對於跟嫂嫂爭寵的吉乃,妲己當然不會有什麼好臉色,但是印象中,
吉乃絕對不會跟楊戩抱怨說「妲己的態度不好」,相反的,吉乃總是非常溫
柔的包容著妲己的任性。直到妲己出嫁之前,吉乃徹夜為妲己趕製嫁衣,妲
己卻一點也不知道感謝吉乃。在妲己出嫁之後沒多久,吉乃就過世了。
在丈夫被哥哥逼死之後,妲己才知道:其實在自己出嫁之前,吉乃曾經
數次勸阻楊戩,希望楊戩不要讓妲己嫁到淺井家去;理由無他,就為楊戩的
野心太大、總有一天一定會跟淺井家起衝突。或許給人有點事後諸葛亮的感
覺,但是再怎麼說,吉乃對妲己的關心的確讓妲己覺得後悔不已。
在吉乃活著的時候,妲己從來沒給她好臉色看過,但是吉乃竟然這麼為
妲己著想......
雖然年紀、性別都不一樣,但是那種溫柔的心都一樣吧?妲己心想,怪
不得玉鼎會為了這孩子、跟楊戩大打出手......
「你見過龍吉夫人嗎?」
「怎麼可能見過?」
搶了別人的丈夫,怎麼還有臉去見她?太公望心想,卻不敢說出口,
「去見她吧,我想,你需要跟她好好談談才是。」

對於嫂嫂龍吉,妲己一直有著深深的無力與歉疚。嫂嫂生性好強,從來
不願意告訴別人自己很寂寞。在剛嫁給哥哥的時候,哥哥跟嫂嫂的感情原本
是那麼的好,但是為了傳宗接代,哥哥開始納妾。但是漸漸的習慣成自然,
不但納妾,楊戩還開始對眾道發生興趣,為此,背地裡龍吉不知流了多少眼
淚,但是在妲己勸龍吉「不要再為這種冷血的男人流淚」的時候,龍吉卻是
怎麼勸也勸不聽。
「主公是我的丈夫,身為正室,我必須在主公身邊、等主公回來。」
所以不論楊戩在外面玩得多兇,回到家,永遠都會有一個暖融融的笑意
等待著他;但是在楊戩不在龍吉身邊的時候,好強的龍吉只能默默的哭泣、
無助的等待著楊戩回家。看著這樣的嫂嫂,妲己真不知道該怎麼勸她,
「太公望!你在哪裡?太公望!」
外面傳來普賢的聲音,太公望起身拉開紙門,
「什麼事情?」
「主公找你,快點過去吧。」
糟了!只顧著跟妲己聊天,竟然忘記楊戩剛剛說過「晚點會找你」,慌
慌張張的,太公望起身向妲己行禮,
「抱歉,我先過去一趟,晚一點再回來。」
「沒關係。」
妲己說,一面看著面前的太公望迅速離開。

進入會客室,楊戩仍然坐在上座,一邊有氣無力的搧著風,
「主公,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我要讓你去做一件事情。」
「什麼事?」
「去說服龍吉:在雲霄回安土城之後,立刻把雲霄交給他哥哥玉鼎帶回
岐阜。」
「主公!雲霄夫人又不見得會回安土,為什麼......」
「她一定會回來,」
楊戩斬釘截鐵的說,
「不論道行死不死,竹千代家裡的家臣一定不會容忍雲霄留下,一個隨
時會告密的女人,太危險了!」
「但是......」
「就跟妲己一樣,把雲霄留在安土、強迫她天天見我,這是有點太過份
了;不過站在龍吉的立場,一手養大的女兒就這樣回來了,她一定會想要把
雲霄留在身邊、好好安慰她一番。」
太公望不得不承認:楊戩的考慮的確有其道理,但是為什麼要我去?讓
普賢、或是讓天化去不是更好嗎?見到我,龍吉夫人只會想到自己搶了她的
丈夫這種傷心事而已,
「怎麼?你不敢去見她?」
「哪有?我不過是不太想去見她而已......」
前世已經搶了她的丈夫一次,這一次又重演了一樣的歷史......不,如
果連「吉乃」也算在內的話,自己已經搶了她的丈夫三次......要見她嗎?
既然是楊戩的命令,根本不容許太公望說個「不」字,但是要去面對龍吉,
太公望卻感覺到一種由衷的恐懼。
罷了,剛剛妲己也說過:自己該去見龍吉一趟,那就去吧!
「我知道了,我馬上過去。」
** ** ** ** ** ** **
整個會議上死氣沈沈,面對靈魂人物太公望的惡意缺席,不必說慘遭放
鴿子的普賢,連一向紳士的趙公明都是一臉陰沈,
「普賢,你知不知道太公望現在人應該在哪裡?」
「我怎麼會知道?」
「道德你呢?有沒有想到什麼地方?」
一旁的道德已經無聊到開始玩起手上的鋼筆,
「我怎麼知道?太公望一向喜歡這樣到處亂跑的,上次不也是一樣?」
「但是我們再過兩天就要開挖了,太公望是故意的是不是?」
趙公明急得跳腳,再過兩天就是六月,再不快點開始挖,等到梅雨季一
開始,(日本梅雨季是六月,跟台灣不太一樣。)不用說挖,整個遺跡都泡
在水裡頭,連碰都不能碰。
「不如這樣:大夥分頭到京都一些名勝找太公望,你們覺得怎麼樣?」
聞仲提出這麼一個直接的建議,
「不行啦!(愛心)京都這麼大,我們不過二十多個人,這種方法跟大
海撈針有什麼差別?(愛心)」
「那我們一定要在這裡瞎耗嗎?」普賢有點生氣,一直保持沈默的楊戩
轉頭過去,只見坐在太公望的空位上,信長一臉有趣的看著面前正在討論的
人們,
你好像很閒的樣子?
「你不覺得很好玩嗎?」
看大家吵架,有什麼好玩的?
「......」
看你的樣子,難道你知道太公望在哪裡?
「我怎麼會知道?我又不是阿蘭肚子裡的蛔蟲......啊!」
說溜嘴了吧?果然,太公望就是蘭丸吧?
「......我沒有必要告訴你。」
真是喜歡鬧彆扭的傢伙。
「哼。」
他到底在哪裡?
「他應該已經回來了吧?不過你見不著他的。」
為什麼?
「阿蘭不會讓你見他。」

「你等會兒就知道了。」
「大消息!大消息!太公望好像回來了!」
跑進來的是這次剛加入考古團的道行,
「太公望那兔崽子回來了?你怎麼知道?」普賢站起來說,
「剛剛我去過櫃臺,他們說剛剛有看到太公望。」
「是嗎?好,那死小子,我要去他的房間把他抓下來!」

氣沖沖的,普賢跑到太公望的房門口,大門關著,門口還掛著請勿打
擾的牌子,很明顯的,太公望人在房間裡頭,
「太公望!你給我出來!」
站在普賢背後的眾人都開始為太公望捏一把冷汗,看普賢這次氣成這
樣,太公望會不會被普賢掐死?沒有人過來應門,普賢索性開了門走進太
公望的房間,眾人面面相覷,就是沒人敢跟著普賢走進去;楊戩轉過頭,
只見站在牆角的信長一臉忍俊不住的笑意,信長在笑什麼?才想到這裡,
房間裡頭適時傳來尖叫聲:
『哇!!!!!!你幹什麼!?普賢君你這個變態!!!!!!』
乒乒乓乓的幾聲,所有人都開始擔心起:房間裡是不是發生了什麼殺
人命案,但是不到一分鐘,只見普賢全身濕淋淋的從裡頭走出來,臉上還
紅了一大塊,
「怎麼了?」
「那小子在洗澡......」
原來剛剛的尖叫聲是......趙公明首先發難、大聲的笑了出來,普賢
狠狠的瞪了趙公明一眼,楊戩這才明白:

信長根本就知道太公望在裡頭作什麼......

但是奇怪的是,楊戩一直覺得:有一種異樣感,裡頭那個人......算
了,應該沒什麼吧?但是那種異樣感依舊揮之不去......
大家都走了,太公望的房門突然輕輕的開了一條縫,縫隙裡頭,太公
望小心的打量著四周,確定四下無人,太公望再度把房門關起,門上掛著
一面鏡子,太公望對鏡子惡作劇似的笑了出來,

那笑容,是屬於蘭丸的笑容。
《待續》

《作者無責任發言》
築山殿事件是一場悲劇,在這場事件中,德川家康失去了自己的正室
與長子、而織田五德則失去了丈夫跟女兒,(她的女兒被家康認為義女,
沒有跟著她回到織田家去。)嚴格說來,沒有人希望這場悲劇發生。但是
很不幸的,因為諸多原因,這件事情還是爆發了。
有人說:信長自己都做不好了,憑什麼去管別人家的小孩?但是從信
長的立場來看,為了保護自己、為了保護同盟者的性命,這或許是信長非
得下的決定不可。
在下沒有興趣去做學說的論爭,(目前有很大的爭論:到底信康之死
是基於信長的命令?基於家康的命令?還是信康自己的選擇?)在下只打
算用自己的觀點去詮釋:在這件事情中,這些主角分別扮演了什麼樣的角
色?
阿市(妲己)是信長的妹妹,在信長死後改嫁給柴田勝家,最後與柴
田勝家一起自焚而死。由於阿市與勝家的結合也是一種戰略婚姻,所以在
下並不認為阿市愛著勝家。只是阿市在經歷過一次國破家亡之後,阿市拒
絕再度接受命運的擺佈,選擇與勝家一起自殺。這樣的女子,加上身為信
長之妹的血統,一定是個女中豪傑吧?結果被在下一寫,怎麼好像變成一
個潑婦......^^;
紫陽 頓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