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幸福(4)

※ ※ ※ ※ ※ ※ 


黃昏的天際中,飄著閒雲幾朵。
楊戩獨自漫走在沙灘上,一步一步,踏下一個個深淺的腳印。
浪花..又漫了上來,
但是楊戩沒有回頭,只是往前,一直走著。

一陣稍帶黏膩的海風,款款如水波滑動,無聲無息地輕湧而來;微微苦澀的氣味分子,便順著勢襲上了周身,暗引漣漪。
衣袂是蝶,翩翩地翻飛,襯著暮色漸濃的天際,自成一隅風景。

楊戩緩下腳步,幽幽地,嘆了一口氣。

*-*-*

將今日的公文披閱完了之後,
楊戩便把剩下的整理工作一股腦兒交給了張奎,沒多理會張奎那略帶著訝異的神情,楊戩只是一臉漠然地解下束髮的細繩,然後便推門離開了書房。

「看來..我是變懶了吧!」

迎著微風,楊戩輕吐了一口氣,他無奈一笑,有些嘲弄地道。
眉目間卻是難平的皺折,幾重。

從不知道,定心,原來是那樣難的一件事。

方才在面對著滿桌繁瑣的公文時,
他的腦海中,盡是一團紛亂不定的思緒;即使幾番試圖將之撫平,卻依然是無法獲得片刻的平靜;到了最後,反倒換來了更多的挫敗!
於是在所有的耐心都被悉數耗盡後,楊戩終究還是拋下了手中的握筆,
棄械投降!

自從楊戩上任新仙人界的教主以來,
這還是破天荒的頭一次,他捨棄了將公事擺第一的原則。

*-*-*

無計消卻心中的煩悶,
索性,就放縱一回吧!
讓自己暫時充當一片飄零的落葉吧,輕輕地,悄悄地墜落風中。
像是一次出走,
任心隨意地遨翔於天地四方,什麼..都不要再想,都不必牽掛!

如一朵白雲,隨著風,流浪..。

*-*-*

普賢的話語,就像一道低喃的迷咒,
緊緊箍住楊戩心底的某一角落,縈繞不去,反覆地低吟..低吟..

每一次的迴響,就是一個乍然繃裂的瞬間,
透過那道如刀緣滑過的疼痛,總會有一剎那的微光,自那清冷的刀身反射而出。
──彷彿有些什麼,正在崩析瓦解!──

但是楊戩抓不住,看不清,無法辨視究竟是什麼,被他無意地遺漏。

來不及觸碰,也來不及挽留,
他驀然一個轉身的,四周,又是一片無盡的幽暗。

徒剩刀聲低鳴,輕輕地在他心上,劃開了一道又一道殷紅的血痕,一道又一道溫熱卻來自於冰冷的刀吻。

那是始終悶於他胸中的,難以解答的心痛

──無從描摹,也難以捕捉──
轉瞬之間,便已無聲無息地消失隱沒,隱沒在漸趨空洞的心坎中。


楊戩愣愣地看著似水鏡的沙灘上,倒影著晃動模糊的人形與清晰的迷惘。
任青絲在夕陽的餘輝中,篩落成糾結纏繞的影子。

洶湧的白浪,一波,一波,又一波地,湧了上..。

*-*-*

夕陽將落,
最後一筆的燦爛,也終要沉沒於無彩的黑暗。

楊戩頓下了腳步,回首,望向那些落印於身後的足跡。
不過須臾的光景..卻已杳然消跡!
一絲暗然,悄悄地在他紫色的眼眸中暈開。

──是不是,什麼也留不下?──

思及此,楊戩有些含怒地看向那起伏湧起的浪花,
惱它凐沒了多少深淺踏過的足跡!

但是在那一瞬間,
有些什麼,以一種不經意的姿態,撞入楊戩的眼簾,教他心頭微震。

是浪花奔岸的絕然姿態..

即使是粉碎,也要那樣不顧一切地衝上灘;
明知道抓住的只能是一瞬間,下一秒,又得歸回海的襟懷..卻也不願捨棄!
反覆之間,已經堆積了多少無語的歲月成一道綿延的灘。
──那是多麼重..又多麼漫長的傷口──

為什麼海浪不怕痛?
仍舊緊緊追著越來越遙遠的岸。

楊戩糾住自己的胸口,心莫名地緊縮了一下。
一陣亂浪又拍打上灘,彷彿應和著他苦苦遮掩,卻徒勞無功的複雜情緒。

是夜,於洶湧的海潮,降臨。
以沉默的姿態,一筆又一筆,將墨色溶入天地。

*-*-*

教人始料未及的是,即使出走,也無法將滿身的桎梧擺脫!

──因為那把鎖,就囚在他的心中。──

於是千頭萬緒,在心中紛飛,落梅雪亂,拂了一身還滿;
一個情字,卻無從解起,剪不斷,理還亂。



※  ※  ※  ※



夢中。
一片幽遠無際的時空。

伏羲靜靜地置身於緩動的歲月旁,
凝望著眼前潛伏而去的日子,他的思緒像流動的風,輕輕翻動。


如果,
一切照他所料想的軌跡而進行的話,
那麼在這一次的相遇之後,一切都可以罷手了吧!
然後..沒有什麼可以再留住他了!

──即使是『永遠』。──


在最初將魂魄分離時,
伏羲就知道,他,再也不會是最初的『伏羲』了..。
但是他依然是毫不遲疑地選擇了這一條路。

伏羲微綻出了一抹笑,笑對眼前流動不息的歲月。
對於未來會發生什麼事,人間幸福的來到與否,其實一直都不在伏羲的考慮之中,
──因為那並不是他能夠掌控的──

他一直是一個人的,
不管他曾經走過怎樣的星球,走過怎樣的歷史,遇見過怎樣的人。

每當伏羲打開自己的手掌,就會發現,
至始至終,其實雙手可以握住的,就只有這樣。
──只有自己。──
所以伏羲選擇了"順從自己的心意",選擇了"開始"。


然後,
就像一泓出谷的清泉,緩緩地隨著山勢迴轉而下,歷經無數繁華的人間風景;
雖說它本無心於兩岸的繽紛,無意於有情的落花;
卻在不知不覺中,讓殘紅飄零在它的波心,蕩起波紋陣陣。

而今再回首,已非是最初的面目。

「果真..心是最難控制的東西。」
伏羲深邃的眸底,輕氾起一抹如溫水般柔和的波動。

伏羲憶及在那道最後的光芒中,
他忍不住回首,向那群努力想要營救"他"的人們,最後一瞥。
──那群既熟悉又陌生的人啊── 
伏羲微啜了一個笑,有些無可奈何地,
「原來除了我自己以外..,還有些什麼是我眷戀不捨的..」

這就是改變嗎?

伏羲覺得自己好像失去了什麼,
卻又多出了什麼。

*-*-*

夢的另一端,突現出微光,
微光中有一個晃動的身影,緩步而來。

伏羲並沒有回身,只是伸出手輕輕在歲月的流中劃過,波紋蕩起。
「..是你。」

『是我。』
來人徐徐地回聲道,和緩的語氣中有一些慵懶,然後有些不甘願的打了一個呵欠,飾去聲音中隱現的不尋常。

伏羲掩眸頓思了一會,才轉身看向來者,然後道:
「我在等著你呢!」

暗黑的空間,只在彈指間便渲為一片明亮的天地。

*-*-*

『距離上一的次見面,已經很久了吧..』
老子半閉了雙眼,毫不顧形像地打了一個大呵欠,狀似迷茫地看著身前熟悉的黑色身影;當他瞥及伏羲頰上那道淺淺的傷痕時,金黃色的眸中,隱落了一抹深意。

伏羲聞言淡淡一笑,
風悄然自他身畔迴過,輕輕撩起他額際的黑髮,任飄揚。
他有點慵懶地道:「不會吧,咱們不久前才在蓬萊島見過。」

睨了一眼伏羲帶笑的臉,老子微皺起眉頭,逕自沉默了一會,才緩緩地說:
『伏羲,你變了。』

唉,「連你也這樣說啊..」
伏羲收了笑,低掩了黑眸,語氣中故帶惋惜答道。

『以前的伏羲是不會有遲疑的。』

「是嗎?」伏羲幽深的眼眸漾起一抹迷離,隨即又回了焦距。
「或許是吧,還真有一點不習慣呢!」伏羲又笑了,笑的像事不關己一般,身子微微側過,避開老子的目光,衣幅微盪。

老子靜靜瞧著伏羲,將伏羲帶有迴避的細微動作,盡收於眼底,
明白他的話語中,有些刻意地避重就輕。

『..你確定咱們要"繼續"這樣耗下去嗎?』一收銳利的眸光,老子金色的瞳子又開始有些矇矓,滿是倦意的話語中,別有弦音。

斂去方才的漫不經心,
伏羲回首瞅了老子一眼,幽深的黑眸中是一抹意味深長; 
他收回落在老子身上的目光,轉眺向遙遠的彼方,狀似漠然地問道, 
「你..知道了多少?」

『不算多吧..』
老子睜開沉重的雙眼,凝視著那個背對他的身影,微微抿了一抹苦笑。
對於自己所揣測的情況又獲得了幾分的確定,老子可一點也不覺得欣喜。
他深深吁了一口氣,然後緩緩地接著道:

『"她"的出現..便是一個證明..』老子懸浮的身子輕輕落下。
在觸地的剎那,四周原本沉穩的氣流掀了些許的騷動。

『你的"永遠"已經有了裂痕!』

*-*-*

不動的身形恁地沉默,與無言的對峙;
無法否認的答案,昭然若揭。

紊亂的風影迴盪,
而翩動的衣角,獨自在寧靜中交纏成為唯一的風景,直到風停。


一別老子有些嚴厲的神情,
伏羲只是幽幽地望向天際,低低的聲音如清水般湛然,
「但是我還是我..,不管伏羲還是不是『最初』的伏羲。」

『那麼你還在遲疑些什麼?女媧依舊是女媧。』
「可是"她"不是女媧。」
『或許現在不是,但是總有一天她會是,而那時..』

「我知道。」伏羲嘆了一口氣,「..總有一天。」
老子金色的眸子閃過一抹黯然。


「但是我還是想試一試!」伏羲笑了,那樣地淡然,那樣地教人莫可奈何。
緩緩握緊了手,他回身看向老子,黑眸底漾著一抹認真。

「..再給我一點時間..給我讓她選擇的時間。」

伏羲低掩了眸子,看著自己握緊的雙手,
「未來的方向,雖然已經決定,但是她還是可以選擇的..」
他輕盪出一抹略帶澀然的笑,
「雖然,不論是那一種都是毀滅..」
伏羲鬆開了握拳,低啞而幽然的嗓音於寂靜中,愀然流瀉。

「但是她的確可以不是"女媧"..」

『...就像伏羲,已經不是"伏羲"?』

伏羲只是淡然一笑,沒有回答。

*-*-*

「我依然會往最初選定的未來而走。」

他低下眼眸凝視自己攤開的雙手,感覺風形掠過,留下一點餘溫。
「但是並不是因為我是伏羲..」
「而是我所選擇的未來,剛好與過去的我,選擇的一樣罷了。」


老子凝神注視著伏羲, 
半晌之後,他有些無奈地輕啜起一抹笑。

依照〔那個人〕的個性,對於伏羲這一次的行為,是絕對不會坐視不管的。
可以預期在不久的將來,一場衝突恐怕是免不了。
但是..明知如此,伏羲還是那麼堅持,堅持依照自己的方式去走!
那麼這樣,,他還能夠再說些什麼?

『..我不想管你了。』老子極為慵懶地打了一個大呵欠,

他半掩了眼眸,用愛睏語音說著,
『過了那麼久,我發現..和你說話,始終是最花費我卡路里的一件事。』

真是一個頑固的人!

伏羲又笑了,笑的像風一樣,輕輕的,柔柔的。
不再像是那個無心的伏羲。

老子睨了伏羲一眼,忍不住又嘆了一口氣,欸..

『..申公豹那邊,我會跟他耗上一會的!』

*-*-*

臨走之前,
老子就這樣撐著他那半瞇的雙眼,懶懶地擱下了這麼一句話。

看著老子離去的身影,漸漸消逝在彼端,
伏羲臉上不露痕跡地掠過一個淺笑,笑中閃動著些許的溫暖。

*-*-*

伏羲閉上雙眼,心念一動,周身便陷入方才幽暗的空間;
當他再展眸時,身已脫離了夢境世界,歸回人間的乾坤。


夜色裡,
一簇篝火仍然獨自掙扎然燒著,

伏羲盤坐於林中,與天地無言相對;
隱隱約約,在萬籟俱寂的世界裡,依稀可以感受到一股熟悉的脈動,與他緩緩相應,彷彿千萬年以來,始終不曾有過別離。

伏羲展眸,越過中央的篝火,輕輕看了那已熟睡的小女孩一眼。
嘴畔浮起一抹輕笑。無言。


方才在夢中,老子眼中一閃而逝的為難,
伏羲並不是沒注意到..只是,既然決定這樣做,他就不打算回頭了。

因為那是一個賭注,
一個用"永遠"換來的賭注。
一個不一定會贏,卻也不一定會輸的賭注。
而且..不容他人插手!

伏羲揀了塊石頭,朝上擲去,
一聲輕響之後,就見一根斷裂的樹枝,自上頭尾隨而來,墜落於身前,
恰好砸中了那一簇將滅的火,將僅存的火光於靜默中隱去。

伏羲輕笑,「那是一種任性吧!」原來啊..自己也好不到那裡去嘛。

不過,「不會太久的..」
伏羲狀似無意地撫過頰上淺紅的傷痕,感到一股殘留的灼熱竄起,微微疼痛。

此時一陣清風如浪花倏起,自伏羲身畔襲捲而過,
似乎有誰,於其中低語。

而伏羲只是悠然一哂,便閉上了雙眼,
感覺到些許的暈眩,如海潮般,輕輕地漫了上來..。

待到風過,細語遠颺,伏羲才微微睜開了眼睛。
似沾水的一筆,劃過墨跡,
他原本如深夜般的瞳色,竟於悄然中,褪了幾分。

「因為永遠的崩毀,只在瞬息!」

如水幽咽的嗓音,傾滑,劃入一片漸深的寂靜,
而四方,再無聲響。
只見一望無垠的天際,數點星光。



※  ※  ※  ※



踏著夜色,自黃昏的波濤中歸程。 

自海邊踱回時,四周早已籠罩在大地黑幕之中。
今晚是朔夜,不見明月,
無邊無際的太虛池上,寥落掛著幾顆微弱的星子,
楊戩抬頭,仰望著遙遠的彼方,
彼方,依舊是一片幽暗,沉默而無語。

靜謐的天地,
偶自枝椏中傳來一陣沙沙的聲響;
是風,輕輕俯身的跫音,盪漾遍地的芳霏成起伏的姿態。
乍聽之下,竟有一種恍惚之感,
彷彿自己猶處身於那一陣陣的波浪洶湧,任其水潮一陣陣地將他掩沒。

心念一動,楊戩輕掀了衣擺,席地坐於草地上,
任絹般的長髮飄蕩於倏然流動的氣流中,悄然流瀉成千絲萬縷,
輕輕地,在緊閉的琴匣中,悶動一弦心悸。

然而波動未平,一襲輕風便翩然而至,
楊戩低啜著一抹笑,便閉上了眼眸,他敞開雙手,與風相擁。

風動衣袖,滑過指尖,湧向他如白玉的臉龐,如一個輕吻般,繾綣溫柔;
只覺頸項微涼,風已流竄至身後,撫向他如絹的長髮,盪漾三千,
然後在離去之前,最後一個迴身,
像不捨地輕掬起最後一繓青絲,任其飄揚;
接著便如水花輕輕一躍,揚長而去,任人心湖氾波,一如打散的髮,糾纏。 

風息悄然而逝的剎那,
楊戩展開了雙眸,順著風去的方向,輕輕倚躺下了身子,以暫留風跡一瞬的觸碰,似是不忍放手的送別,即使只是多眷戀一秒,也好。

相對無語的,是浩翰的夜空,
楊戩紫色的眸子,與一顆黯然的星,一樣閃動。

*-*-*

躺在地上,
楊戩伸出雙手,懸在半空,等待,再次的風起。

是的,
即使風起風逝只是剎那,他就是寧願這樣候著。
雖然明明知道每一次的相逢,不過是徒惹一回的傷別,
但是他也只能這樣反復地去記憶,
記憶那一陣早已遠飆的風。

可是,為什麼楊戩卻覺得心越來越空洞?

隨著歲月的流逝,海浪將它的執著堆積成灘,
那麼為何在他的心中,太公望的笑靨,越描越淡?

他是如此如此地想要把太公望的一切記的分明的啊!
但是為什麼越是記憶,越見模糊?
──究竟是那裡出了差錯?──

星子以漫長的孤寂等候,等待唯一一次的隕落,
而他呢?
一次又一次,看著風打他身畔而過,卻永遠永遠不會將他帶走。
就連倖存的記憶,都要隨著時光的潛移,被一頁頁剝落。

也許風過,是什麼都不留的..

若是這樣的話,
卻為何獨留他成唯一一片風中的落葉。,以對向晚?

楊戩凝望著那顆微弱的星子,
看似咫尺,卻是天涯;他澄淨的紫色眼眸,頓然暗了下來。

*-*-*

又是一陣風,徐徐而來,
繞過他的手掌,掠過他的指腹,留下一股冰涼的觸感,令人輕顫。

莫名地,
楊戩憶及那夜伏羲予他的冰涼一吻,和無心的擁抱。
就像現下,這一襲氣流。

於是楊戩將他原本欲握住的手,鬆開了。

任風,再一次地,
──擦.身.而.過──





_________________

< 哇~ by  lakeside>


哇~
這是看完之後唯一說得出來的字…
第一次看莫名殿的文~ 
而且,也是第一次這麼為伏羲心痛……
雖然也曾經想過替伏羲寫"翻案文章"…因為在師叔"消失"的最初激動不信之後,第一個想了解的就是伏羲。
一直相信,師叔和伏羲在某方面是相似的。也許理由有別,但,如若不是有情,伏羲又何須耐上這千萬年的孤寂,甚至願意賭上自己無心的澄然,以肉身到人間仙界走一遭呢? 無情不似多情苦……
想知道,伏羲的心。
不過,既然已經有人能寫得這麼深入了~ 真是大飽眼福啊~ ^@^
所以啦~那就用不著我來獻醜了~~ 謝謝莫名殿啊~~ 
對了~順便問一下,只有這樣就結束了嗎? 還是還有後續呢? (相信我,我可"絕對"沒有催稿的意思哦~ (笑)
還有還有~~ 我可以把這篇小說存檔起來,平常沒事拿出來欣賞一下嗎? (想到三位站長大人上次在kkcity祕密計畫著要讓那些膽敢嘗試按右鍵複製的人電腦當死的事就小生怕怕~~ @@)
嗯~說了一堆廢話~ 總之…還是想說真是太好看啦~~ 謝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