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欸!楊戩……』

『嗯?怎麼了嗎?太公望?』

『可以告訴我吧?很久以前我沒能夠回答你的謎……答案是什麼?』

『謎?唔……你是指我和你……第一次定下的契約嗎?』

『對!那個因為王宮干擾而半途不了了之的賭注……猜出你名字的約定。』

『……為什麼突然想問?』

『只是好奇而已……現在告訴我答案的話也沒有任何約束的力量了,不過把它拿來當作新賭約的話似乎也不錯,如果我贏的話就可以……』

『沒有那個必要也不用去想什麼奇怪賭注……說到這個,我倒是很想知道你為什麼會在那個時候……給了我"楊戩"這個名字。』

『……總不能在人來人往的大街上叫你魔王吧?那時是你說需要一個假名隱藏身份和我走一趟首都的……不過你似乎很喜歡楊戩這個名字,才會從那之後一直用到現在。』



『……大概祇是巧合而已……』

『嗯?你剛剛說了些什麼?』

『……也沒什麼,只是有些好奇你那時為何會說出"楊戩"這個名字,有什麼意義嗎?因為那時我一直認為在之前兩次回答謎題機會時回答"桃子"與"美酒"這種答案的人不會說出什麼好意見,就算那樣的答案明顯故意……像是開我玩笑的惡作劇一般……』

『不過你第一次聽到時的表現確實很有趣……別露出那樣嚇人的表情嘛^^我可是說實話喔……至於為什麼會是楊戩也沒什麼意義,隨便說說而已,只是……』

『只是?』

『就像我很喜歡桃子和美酒一樣,我也很喜歡這個當你隨口問我時,就突然出現在我腦海中的名字喔……楊戩……』


※ ※ ※ ※ ※ ※ 

異界傳說  第九話

※ ※ ※ ※ ※ ※ 




猛然張開眼睛───
首先出現在太公望視線中的是一張再熟悉不過的絕俗容顏……

長長的睫毛低垂,淺淺的氣息均勻……
紅潤的雙頰,令人貪戀的唇……

眨了眨眼望著身旁叫人忍不住要懷疑其性別的俊美少年,尚未從睡夢中完全清醒過來的太公望沒有多想就伸出手撫著眼前麗人遮住背部的散開長髮與隱藏之下的雪白肌膚……



好暖和……




楊戩……

無聲地喚著身旁人兒的名字,太公望的臉上緩緩地漾出了……
溫柔至極的微笑。

「楊戩………」
輕聲呼喚著楊戩的名字,太公望撩起他的一綹蔚藍髮絲至唇邊輕吻,眼神卻未從他仍殘留些許疲累神情的清麗面容上離開……

……還是讓他多睡一些時候吧!昨晚弄得他一夜無法安眠到今晨,似乎稍微過於折騰他了(只有稍微嗎?)……

停下了呼喚的聲音,憶起了昨夜和楊戩自溫泉回來後情景的太公望這樣想著。
可身子卻不聽理智使喚,眷戀的感覺讓游移在他背部的手無法停下,想要汲取更多的念頭促使著太公望湊近他的頸項摩蹭著……

親暱而放肆的行為就這樣持續著,直到一股彷彿被人注視著的異樣感讓太公望打住動作為止───
碧綠的眸子尋找著異樣感的來源,抬起頭來的太公望看著不知何時起就端坐在房間角落椅子上不發一語的小女孩好半晌仍說不出話來。





「……早安。」
眨了眨眼,有著和太公望相似面孔的小女孩神情自若地向他打了個招呼道:
「……雖然這時間該說午安比較恰當……」

※ ※ ※ ※ ※ ※ ※


生怕吵醒了房中猶自沉睡的麗人,放輕動作的太公望小心翼翼地關上房門後才對站在一旁等候他更衣出來有一陣子的小女孩放低聲音道:
「……邑姜,你不知道沒有經過同意就踏入別人房間是很不禮貌的行為嗎?」

「我知道,但是我有急事要找你……你的房間敲門了好一會兒都沒有回應,我才想到楊戩先生的房間看看情況,然後門一碰就自動打開了……我看你們抱在一起睡得很熟,想叫你的話可能會吵醒楊戩先生才在一旁等候……」
黑色的眼眸凝視著眼前的太公望,被稱作邑姜的黑髮女孩表情認真地小聲問道:
「……嗯……太公望,和喜歡的人睡覺時都要像你們一樣不穿衣服嗎?還有你剛剛為什麼要對楊戩先生……」

「那個說明起來要讓你理解需要不少時間,先談妳說要找我的急事是什麼吧!」
打斷了邑姜的話語,太公望頭也不回地像是要隱藏臉上表情般地往客廳的方向走去道:
「聽妳說話的樣子實在感覺不出來很急迫。」



「……我昨晚見到義父了。」

停下了腳步回頭望著跟在身後神情舉止看來一點也不像個孩子的邑姜,太公望一副篤定的表情道:
「……是在夢裡見到老子的吧,世上目前為止僅有他一人能應用自如的夢行術。」

點了點頭,邑姜向來淡漠的臉龐上浮現溫柔的笑容緩緩道:
「義父提早從沉睡的狀態進入淺眠的情況……他還是老樣子一點也沒變……」

「王宮的人是不敢輕易對他出手的……他們還忌憚著他大賢者的名號和同他交情匪淺的申公豹……」
看著一直以來暗暗在心底擔心著老子安危的邑姜而如此說著的太公望攤開雙手聳肩道:
「所以根本不需要擔心那把麻煩事交給別人然後成天都在睡覺的傢伙(不是和你差不多嗎?把睡覺改成偷懶的話……)。」

「但是"王宮"的人多少察覺了些什麼而作了一些事……」
緊握雙拳的邑姜微微皺眉道:
「義父告訴我他在約五年的時間內可能都無法和我們再度聯絡,要我好好照顧自己……還要我轉告你……如果錯過這次機會的話,這世界的平衡很難說能維持到下次"時刻"來臨……」


「……五年嗎?時間有點不太夠。」
太公望沉吟道:
「要轉移王宮的注意力和……讓大家面對變革的時間都很急迫……」

「平衡……是指什麼意思呢?」
伸出手抓住太公望的衣角,邑姜神情嚴肅地道:
「和王宮對義父、對你、對我還有……已經不存在的一族所作所為有很大關係吧!我本來想要向義父問清楚,但是他不能久留夢中……」

「……這個問題很複雜,解釋起來很花時間耶!」
太公望苦笑道。

「你之前已經答應要對我說明關於王宮這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不能反悔的,要不然,用剛剛問題的答案來代替吧!為什麼你要和楊戩先生那樣抱著睡在一起呢?」
像是打定主意非要獲得其中之一的答案,邑姜的手牢牢抓住太公望的衣服不放。


「唔……」
陷入兩難(?)的赤髮少年沉默著。


※ ※ ※ ※ ※ ※ ※



從有記憶以來,親生父母對我而言只是個淡薄影像的存在……
他們是怎樣的人?喜歡我嗎?疼愛我嗎?是否曾將我抱在懷中呵護……
我全然沒有印象……可是……
回憶中一個小小村落的人們,不知道為了什麼原因而照顧撫養我的人們……
一個像是父親般的男人,一個像是母親般的女人,還有……

一個棗紅色頭髮的男孩……
像是朋友、像是兄長、像是……

『楊戩,找到你囉!一起去玩吧!』

伸出來的手……

『兩個人抱在一起的話就不會覺得冷了。』

溫暖的懷抱……

『這樣子做的話就可以……』

我很喜歡和他在一起的感覺……

『那麼,就一直在一起吧,因為我最喜歡小戩了。』

約定的話語……
我以為會和他一直在一起的,可是……
某一天醒來之後……


『楊戩,我是你去世父母的朋友,玉鼎,受他們之託照顧你……』

他去哪裡了呢?
為什麼我找不到他還有大家?

『他們已經不在了,楊戩。』

但是他和我約定好的。
……不會丟下我一個人的。

『……也許有一天會再見面吧。』

什麼時候?

『……當你變強到足以保護自己,還有……面對命運的時候……』

命運?那是什麼意思呢?
我只是想見他而已。

師匠……




『發現魔王之子了!』

那場雨夜裡突然出現的人們所呼喊的話語,
厭惡而恐懼的目光……強烈的敵意……與憎恨……
我是不應該存在的嗎?師匠?
魔王之子……就是你所說的命運嗎?

既然如此,為什麼要保護我呢?
把我交出去的話就不會受傷了呀!
為什麼?
既然殺掉我的母親,
為什麼又要答應她保護我?
我不明白……

『不管發生了什麼事,楊戩……我希望你知道,你是我值得驕傲的弟子……』

在自己眼前倒下的身影……怎麼了?師匠?
回答我呀!師匠……拜託……
不回答我的疑惑也沒關係,只要你能活著……
拜託……



對不起……我無法保護你……
對不起……我不夠強……

對不起……


我的存在……





『那麼,就一直在一起吧,因為我最喜歡小戩了。』
在雨中不知道走了多久,昏倒之前突然出現在腦海裡的話語……
那個棗紅色頭髮的大哥哥現在怎麼樣了呢……
他知道我是魔物嗎?他還記得我嗎?
如果再次見面的話,他還能說出同樣的話嗎?

不論走到哪裡都只有知道我是魔物後討厭害怕我的人……
無法相處的"同類"……以及要殺我的人……
好幾次……好幾次我都以為自己會孤單死去……
卻還是活下來了,然後……
在森林深處發現的地下城堡……奇怪的妖魔們……

『你終於到這裡了,我們等待已久的魔王。』

對他們而言我是魔王。
對其他魔物而言我是異端。
對人類而言我是恐懼的妖魔。
對勇者而言我是必須消滅的存在……


我不知道自己是誰……
只知道……我想再見他一面。


※ ※ ※ ※ ※ ※ ※

望……


「……不在嗎?」
揉了揉雙眼望著身旁空無一人的位置,喃喃自語的俊美少年撩開身上的被單欲從床上起身,卻是輕輕一動就感受到身上傳來的強烈疼痛讓他費了不工夫才完成原本輕而易舉的動作。


「……唔……望那傢伙!根本不讓我有時間好好發問,最後又因為太累而迷迷糊糊睡著的關係,根本沒問到什麼重點!待會讓我看到他的話一定……痛!那隻大色狼……」
一邊嘀咕一邊費力地穿好衣服後倚著牆扶著腰,花了不少時間走出門外的少年並沒有在外邊廳房發現讓他變成現今動彈不得狀況的罪魁禍首,只見到一個熟悉的小小身影一臉苦惱地坐在椅子上。


「邑姜?怎麼了嗎?」
叫著眼前小女孩的名字,紫眸少年擔心地問道:
「怎麼這樣的表情?發生什麼事了嗎?」

「呀!楊戩先生,你醒來了嗎?午安」
抬起頭來的黑髮女孩露出了淡淡的笑容向少年打了聲招呼,但臉上旋即又出現了煩惱的表情,欲言又止。

「出了什麼問題嗎……呃……這是什麼?」
指著邑姜身前桌上碟子中黑漆漆的不明物體,楊戩疑惑的表情片刻後轉為了悟,然後撫著頭嘆了口氣道:
「……是太公望的傑作吧……廚房目前的情況怎樣?」


對著廚房的方向比了個代表沒救的手勢,邑姜微微皺眉道:
「……他說想要給你一個好好休息後醒來的驚喜而打算親自弄一道大餐……如果早知道會引發爆炸的話我就會阻止他獨自動手,等發現狀況不對時已經來不及挽回了……」


「就驚訝方面他確實是很成功……」
拚命告訴自己要忍耐別失控的楊戩苦笑道:
「只是整修下來這個月的家計又會超支了……對了……他人呢?」


「拉著四不像說要去採買東西來處理善後就消失了,回答我為什麼對你作那些事的說明也只到一半而已。」
邑姜一臉煩惱地說著讓楊戩臉色大變的話語道:
「嗯……可以幫忙補充說明嗎?楊戩先生,我不懂,如果非常喜歡一個人就要把他壓在床上※○*&,像太公望對你做的一樣嗎?還有……」


聽著邑姜重複太公望話語的聲音在耳邊迴盪,覺得如果他此刻就站在眼前很可能會引發一場腥風血雨的楊戩不由得陷入為何自己會和他在一起的自我懷疑中……












『那麼,就一直在一起吧,因為我最喜歡小戩了。』


『嗯,我也最喜歡望喔。』


_________________

<後話>

可以確定無法在十回內完結……
而且還有不少預定內容還沒寫到……嗚嗚嗚……

by竹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