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夢連環02

※ ※ ※ ※ ※ ※ ※


到鎬京為質子的那年,太公望九歲。

作為質子,太公望當然也是滿心的不情願;但是自己的父王不也說了?
只要情勢許可,他一定會立刻接太公望回國,改派其他庶子過來充當質子;
現在是因為不得已,只好將身為嫡三子的太公望給送到鎬京,只要一有庶子
出生,父王就會將自己接回杜國......
可是太公望知道:這樣的情形微乎其微,出發之前,自己的師傅就已經
說過:王后新亡,諸姬爭立,留在杜國只是捲進一個接著一個的奪床鬥爭,
或許到鎬京會是最好的選擇吧?師傅這麼語重心長的對太公望說,一面捻著
花白鬍鬚長嘆,
「紅顏禍水啊......女人可真是天底下最可怕的東西。」

太公望不明白:為什麼師傅會這麼說,但是既然自小照顧自己的師傅都
這麼覺得了,那不如就認命的留在鎬京吧,太公望心想。
但是鎬京的貴公子可不這麼認為,在他們的眼中,太公望不過是個無依
無靠的杜國小質子,哪比得上他們那些系出名門的貴冑子弟?就這樣,他們
明著不跟太公望來往,暗裡卻趁著四下無人,偷偷埋伏在太公望的車駕會經
過的地方,拉下就是一陣好打,
這小子死了嗎?太公望聽到這樣的聲音,嘴裡盡是血腥味,
不會吧?打死他要怎麼向宗正(管理皇族的事務官)交代?似乎有人慌
了手腳這麼說,
誰曉得這小子這麼不禁打?
那該怎麼辦?帶去給醫師(西周官名,主掌醫藥政令。)看嗎?
不行,帶去醫師那兒,不就承認人是我們打的了?
我明年就要行冠禮,我可不想因為這種事情而沒官做。這樣的聲音也出
現了,
那怎麼辦?難道把他丟在這裡?
否則你還有更好的辦法嗎?
......鬧哄哄的,太公望勉強想站起身,卻完全都使不上力,一旁人聲
鼎沸,卻沒人發覺:有人剛好走過巷口。

「喂!你們在做什麼!」
這麼一聲,剛剛圍毆太公望的那群人立刻做鳥獸散,而一個急促的腳步
聲走來,
「你沒事吧?你怎麼會被打成這樣?」來者的聲音充滿詫異,
「我......」
「你家在哪裡?」
「咳、咳」隨著咳嗽聲,太公望咳出一大口血,把來幫忙的少年嚇了一
大跳,
「振作一點!我立刻帶你去找醫師。」說著,少年立刻把身上的外袍脫
下,半抱半扶的帶著太公望上了安車,
「少爺!這孩子是......」
「別多嘴,立刻到醫師府上!」
聽到少年充滿威嚴的命令聲、身上披的外袍還是件絲袍,太公望清楚的
知道:這年輕人的來頭一定不小,
安車上另外還有兩個人,看見太公望,一個比剛剛那少年更年輕的聲音
響起:
「他怎麼傷得那麼重?楊戩你要做什麼?」
「當然是救人要緊!」剛剛抱著自己上來的少年說,一邊把手按上太公
望流血不止的前額,
「楊戩,你的衣服都髒了。」一個非常沈穩、聽來就知道應該是三人中
最年長的男聲說,
「人命關天,管他什麼衣服不衣服的。」楊戩說,一邊示意讓身邊的人
幫忙自己:
「普賢,你先幫忙扶著他的頭;聞仲,也拜託你先把他的手墊高,我看
他的手恐怕也被打斷了。」
隨著楊戩的聲音,太公望勉強睜開眼睛,只見面前三張焦灼的臉,
「不用救我了......」
「你在開什麼玩笑?」坐在自己正前方的少年說,聽那聲音,應該是楊
戩吧?
「我......」
「不要說話,你傷得很嚴重。」說著,楊戩咬住自己的左手衣袖,啪的
一聲撕下一大截袖子,
「楊戩!」普賢驚叫出聲,但是楊戩只是輕輕皺了下眉頭,隨即把那塊
剛撕下的布壓在太公望的傷口上、開始為太公望止血,
「你的衣服......」太公望說,楊戩卻只是輕輕的把食指放在太公望的
嘴唇上,示意太公望不要多說話,
或許是覺得自己安全了?亦或是已經對自己的處境感到絕望?太公望安
靜的閉上眼睛。
馬車依舊以極快的速度朝著目的地奔馳。
** ** ** ** ** ** **
「難道學長也對那面妖鏡有興趣?」
「單純很想看看而已。」楊戩說,一面看著普賢,
「聽說那面鏡子是你同學幫忙挖出來的?」
「對啊,」普賢說,一面回憶起當時考古隊的狀況:

挖掘已經進行了七八天,能挖的幾乎都挖出來了,但是這次的重點搜尋
對象:方格規矩四神鏡依舊是下落不明,
「該不會早在那時候就被挖出來了吧?」難耐炎熱,普賢在太公望身邊
一屁股坐下,同時灌著礦泉水,太公望只是看著地圖,
「不可能的,那面鏡子再怎麼說也是古董,就算早在那時候就被挖出來
了,也不會被當成垃圾丟掉才對......」突然,太公望手上的紅筆落在一個
點上,
「那裡是......居間柱子的遺跡地點嘛!」普賢說,
「那地方有柱子在,應該不可能會藏東西。」
「難說。說不定在那時候,那面鏡子就被藏在柱子底下也說不一定。」
說著,太公望站了起來,朝柱子的方向走過去。
經過大火、炸藥的摧殘,加上三百年的風吹日曬,名稱上說是「樑柱遺
跡」,實際上也不過只是一個小小的方塊面積,
「太公望,我就跟你說:這裡不會......」普賢呆住了,
只見太公望蹲下身去,輕輕的用戴著手套的手撥開泥土,一個金屬物出
現在面前,
「這是......該不會是方格規矩四神鏡的邊緣部分吧?」太公望的聲音
難掩興奮,
「喂!快點來幫忙啊!」看著面前的鏡緣,普賢唯一能做的就是拉開嗓
門叫人來幫忙,

但是......這實在是太奇怪了,為什麼太公望會考慮到這個地方?雖然
說這次的考古隊沒有把這塊地方挖開,但是普賢很難相信:當年大火之後,
豐臣秀吉派人清理現場時,怎可能沒把這塊地方挖開查看?當時史料明白的
記載:在本能寺大火之後,明智光秀、豐臣秀吉,哪一個人不是曾經拼命的
檢查過火場?不過兩人都一樣,一無所獲。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太公望對這面鏡子抱持著異常執拗的關心,竟然特
別為了這面鏡子前往京都,要求開挖本能寺遺跡......而且更怪異的是:那
面銅鏡竟然真的被太公望給挖了出來,簡直就像是......太公望一開始就知
道這面鏡子在那裡等他......不,應該說是這面鏡子在那裡等待著太公望,
等太公望把自己挖出來一樣......
而且說也奇怪,自從鏡子出土之後,太公望的狀況就一直怪怪的,先是
無緣無故的開始不能喝酒、然後開始怕火、最近又開始做惡夢,身為太公望
的朋友,普賢自然恨不得把這面鏡子給砸爛算了,但是這面鏡子卻是「學術
大發現」;砸爛了,別說是普賢,連太公望的本能寺發掘計畫都會因此而停
頓。

看著面前的楊戩,普賢有點好奇的問:
「學長為什麼對那面妖鏡這麼好奇?」
「其實這件事說來話長,」楊戩說,
「依照我手邊蒐集到的資料,西周時代應該還沒有銅鏡的存在;但是這
面銅鏡卻打破了這個常識:根據你們的鑑定,這面銅鏡的鑄造時期約在西周
時期,之後歷經西漢、東漢,到了隋代被賜給當時的遣隋使小野妹子,此後
一直留在日本,到了江戶時代才失去蹤影。」
「根據史料記載是這樣沒錯。」
「但是西周時代應該還沒有所謂的『銅鏡』,他......那位叫作『太公
望』的學者為什麼一口咬定這面鏡子是西周時代的產物?」
「這我也不清楚,不過太公望既然敢這樣寫,那就代表他有一定的證據
可以證明:這面鏡子真的是中國西周時代的東西。」
這麼說著,普賢看著台上的主持人,再過三十分鐘,這面鏡子就要被拿
出來拍賣了,
「你們這次為什麼可以把這些古物拿來拍賣?我記得一般而言,挖出來
的古物多半歸政府所有吧?」楊戩說,
「我也不知道,一開始太公望跟對方談的時候我不在場。不過聽說是太
公望一開始就提出了條件,說是不拿政府的經費,但是挖出來的東西歸考古
隊所有,結果政府竟然答應這種奇怪的條件,誰知道太公望是怎麼去跟人家
談的?大概是政府認為本能寺的東西早就已經被挖光了,再挖也挖不到什麼
的緣故吧?」
「是喔......那你們今天拍賣這些古物,是為了籌措第二階段的發掘經
費嗎?」
「是啊,現在考古隊的工作因為沒經費而不得不暫停,為了籌措經費,
我們只好把一些挖到的古物拿出來賣,太公望一開始還挺反對的。」
「為什麼?」
「他那個人喔,」普賢長嘆出聲,
「平時是散散的啦,不過碰到這種場合,他倒是挺能據理力爭的;他認
為古物是拿來教學,不是拿來賣錢的,之前還曾經跟學校裡的工作人員大吵
一架。」
「原來他這麼有膽量。」說著,楊戩看著台上的主持人,只見主持人已
經開始介紹起今天的重頭戲:方格規矩四神鏡了,

「這面鏡子是今天這個拍賣會的重頭戲,『方格規矩四神鏡』,是難得
一見的周代古鏡,根據放射線元素鑑定,這面鏡子的鑄造時間約莫是西周末
年,而到了晉朝被賜給邪馬台國女王壹與,之後一直留在日本,到了安土桃
山時代之後再度失蹤,一直到最近二十年才又出現。手工極為精美,現存的
古鏡找不到幾件比它好的了。我們現在先休息一下,五分鐘之後再度開始拍
賣。」
「這種東西哪裡當得起放射線元素鑑定啊?」普賢說,一邊已經開始對
今天的代打人選大感不滿,
「為了激起買氣,這麼說也是當然的。最近那個偽造古物的新聞鬧得滿
城風雨,這樣講比較能取信於大家吧?」楊戩慢條斯理的說,
「那學長覺得這面鏡子賣得出去嗎?」
「沒人敢買的可能性很大。」
「沒人敢買?對喔,畢竟這可是出名的妖鏡,那個不怕死的會把這面鏡
子買下來?」普賢說,但是他自己比任何人更清楚:如果不把這面怪異的鏡
子賣掉,太公望搞不好會一直這樣「怪」下去,
「難說,說不定我一時心血來潮、就把這面鏡子買回家,用來檢驗看看
太公望的學說正確度也說不定。」
楊戩笑著說,一面開始注視著台上那面鏡子,奇妙的鏡子......的確,
現存的古鏡裡頭,不論是舶載鏡(進口到日本的中國銅鏡)或是仿製鏡(日
本本身模仿中國銅鏡所做的銅鏡),還真的是找不出幾面比這面鏡子保存得
好、花樣繁多的。但是真的是有點奇怪......既然已經埋在土裡頭三百年,
這面鏡子的保存狀態也實在是太理想了一點,難道說主辦單位曾經對這面鏡
子做了什麼處理嗎?
怎麼可能?楊戩在心裡頭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對古董而言,最要不得的
就是「私自做特殊處理」,如果是塗油防鏽就算了,萬一把銅鏡的表面拿去
拋光、把那些銅鏽磨掉,將會大大的傷害到這面銅鏡的價值。走近銅鏡,楊
戩也沒看到任何加工殘留的痕跡,真是怪了......
但是楊戩注意到一件事情:銅鏡的表面上是怎麼了?為什麼有一些斑駁
的點狀污垢?是保管不當、沾上了什麼髒東西?還是在塗油的時候沒塗好,
結果讓一堆油聚集在同一點上、形成了油垢?為了看清楚,楊戩走到銅鏡旁
邊,開始仔細的端詳起銅鏡,在鏡子裡出現了楊戩模糊的倒影,
「還真的是怪了......」楊戩心想,那些污漬,再怎麼看都像是血跡,
是在搬運的時候,有人一個不小心受了傷、把血濺在鏡子上嗎?還是原本就
有這些污漬?
「普賢,請你過來一下。」
「什麼事情?」
「你看,這面鏡子上沾到了一些髒東西。」
隔著玻璃指著銅鏡,普賢順著楊戩的手指看去......
「沒有啊,很乾淨啊,為什麼你會說沾到髒東西?」
「咦?」楊戩轉過頭去,那些污漬明明還在,為什麼普賢會堅持自己沒
看到?
「看清楚一點,從鏡面的左下角到右上角有一條帶狀的污漬,難道你沒
看到?」
「哪裡有啊?在拍賣會開始之前,我才剛擦過這面鏡子,怎麼可能有問
題?」普賢說,顯然的開始懷疑起楊戩的眼睛是不是有問題,
「......等一下。」說著,楊戩立刻隨便拉了個路人甲來詢問,但是路
人甲給楊戩的答覆卻跟普賢一樣:
「污漬?哪裡有啊?我都沒看見。」
「......只有我一個人看得見嗎......」楊戩開始覺得奇怪,這面鏡子
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一旁,拍賣官已經上台了,
「好,我們開始準備競標,請各位回到自己的座位。」
「這下可有趣了。」楊戩在心裡頭想著,一邊低聲詢問坐在自己身邊的
普賢:
「這面鏡子......你們設的底標是多少?」
「我記得是『待價而沽』吧。」說著,普賢看了看手邊的筆記,
「對,是『待價而沽』沒錯。」
「只要有人出價就可能會賣?」
「嗯。」說著,普賢看著楊戩,
「學長,你該不會是想......」
「真是面奇怪的鏡子,看樣子我的下一篇論文題目就用這面鏡子做素材
吧。」
「學長,那面鏡子可是有詛咒的喔!據說只要擁有那面鏡子,輕則生病
受傷、重則死亡,這可是......」
「你們挖出來人的都沒事了,我這個持有者怎麼會有事?再說,要出事
的話,第一個該出事的應該是之前的持有者太公望吧。」
就是因為太公望已經出事了,我才這樣警告你的啊。普賢在心裡想著,
但是一想到這樣就可以讓太公望擺脫這面妖鏡,普賢也默不吭聲了起來。
《待續》

《作者無責任發言》
本能寺是一個真實地名,但是要事先聲明的是:由於四百年前本能寺之
變中、本能寺完全焚燬,結果當年本能寺的所在今日已經變成別的建築物,
而今日我們所見的本能寺則是後來「遷地重建」的產物。由於本能寺原址上
頭已經有建築物,這裡所提到的「本能寺挖掘計畫」純屬虛構,請不要信以
為真......
相信很多人也看出來了:這面鏡子就是在一開始提到的「信物」,而到
這一話,兩位男主角跟主要男配角總算全部出場,接下來的故事發展......
事先預告一下好了:楊戩跟太公望總共要死三次......